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亞里叭叭 : 九七二十歸 ~ 今天有乜好高興?!


        1997630日,下午425分,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正式告別港督府,因為他的3位千金真情流露,淚流滿面,我們都深深記得這一分鐘。

        是夜,忽然風雨交加,當年我們仍然可信任的天文台,尚未有甚麼黑紅黃雨警告機制下,不靠任何玄學大師,也知道香港往後真的不妙,主權移交的背後,好比生娘不及養娘好的寓意,彭千金的淚,交接夜的雨,1983年許冠傑《是雨?是淚?》的那個她,不言而喻。

    「舊日與她愛深沒愁慮,共渡困苦雨打風吹,今天的她怨受罪,不想把她再負累,立定決心離家他方去,夜雨伴隨;想起當初雙依雙對,心不禁唏噓,想起當初一切夢想,破滅那堪追…」

        轉眼又「九七二十歸」,決心離家他方去,又再成為好多港人迫在眉睫的想法,試問今天有乜好高興?二十年前《基本法》說好的落實,有目共睹,全屬落空的謊言,「一國兩制」已逐步變為「一國一制」,「高度自治」根本就是由你老大哥背後操縱欽點統治,「港人治港」又尚剩多少真港人,還是真的從來只有「商人治港」,傷害了多少人來治港?

        這個所謂特別行政區,二十年來的行政表現,超越歎為觀止,足以叫世間驚訝,歷任政府首長,有破壞冇建設,首屆又老又懵,美其名只懂建華,不是建港,先拔頭籌,搞亂攤子,最後忽然腳痛退位夠離奇,轉交一條口說做好份工的「起錨煲呔」接任,結果,自己卻以權護蔭之下私自謀利,貪污罪成收場,現於赤柱監獄服刑20個月,輪到人見人憎的大話狼上任,5年來,全程遍地謊言,莫視民情,不聽民意,一切以黨優先,將香港民生加速推入死胡同的深淵,長期自我感覺良好,就自以為問心無愧,再有政協副主席之位做後盾,就自以為隻手遮天,說穿了,又不是老大哥掌控下的一頭畜生,所以,「狗出23歸」是真的,明白未!

        至於「九七二十歸」,二十年全面赤化香江,去舊殖民地文化,香非香,港非港,每日混入大量新移民,製造中港矛盾大災難,樓價天天創新高,地產霸權主導生活指數,住屋店舖瘋狂加租,物價不合理暴漲,民生不自主受壓,這就是所謂「可持續發展」?

        試問,這二十年來,這裡有多少陪伴度過美好歲月的街坊老字號被消失?
        你居住大廈的各層鄰居單位先後作過多少次搬遷裝修,當中又有多少被改建成劏房單位?
        街上只剩金舖錶行藥房,及一大堆集團式飲食購物商店,當下藥房還要主銷奶粉多過藥品?
        營商對象只為自由行,香港原居民連行街購物都變得冇自由?
        如此匪夷所思問題,日日循環不息新鮮出爐。

        以前「九出十三歸」是大耳窿放貴利的慣例,二十年來,這裡一直被財爺引以為傲的財政儲備,何嘗不斷被老大哥的大耳窿自動提取鉅款,數不盡的大白象工程追加撥款沒完沒了,下下億計公帑如射落海一樣,偏偏本土民生急切需求的醫療住屋問題拖得就拖,名副其實闊佬懶理,對於日日死做爛做,年年強顏交稅的平民百姓,簡直有一種「㩒住搶」的厭惡無助感。

        二十年來,試問政府有哪一個部門是值得讚賞?又有哪個局長未曾需要接受問責?再看下一屆新舊不分的爛班子,個個繼續衣不稱身,隨時交換位置升官上任乜都得,反正他們都是坐辦公室聽老大哥旨令行事,甚麼聽民意,看民情都是一場離地戲,大時大節才落地探訪低下層派派禮物包,再在鎂光燈對住鏡頭向大家說:「我們對香港所有事都表示很關注!」這裡民生已不見安居樂業,就只見他們共謀的戇居惡業!

        今天有乜好高興?! 這裡在二十年前已死了,是回歸,還是回魂,是人是鬼,是雨是淚,殊途同歸…西!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7/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