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6年11月29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地球冇希望,明天陪你葬 (下)


        1976年,歌神許冠傑《半斤八両》「我呢班打工仔,一生一世為錢幣做奴隸」兩句歌詞,敢說是40年來,全人類最應驗的宿命預言。

        延續上期《洪水來臨前》紀錄片,DiCarpio曾表示讓他開始認知全球暖化危機問題,是2006年由前美國副總統戈爾主導的拯救地球紀錄片《絕望真相》,轉眼剛好又一個十年,絕望真相真絕望,如今輪到DiCarpio再向世界作出呼籲,神啊!請多給我一點時間,還可以嗎?今趟連教宗都愛莫能助,誰還可打救你?信者得救?算吧喇!

    《洪》是2016Discovery Channel最新出品,十年前《絕》同樣有Discovery Channel專家如此說:「地球根本已經冇得救,現代人類如此無止境追求新事物新科技,等同死路一條,就只希望發展中的第三國家不要步後塵,尚可延長多一點壽命!」

        其實早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已有專家呼籲世人要有環保意識,並表示溫室效應將令全球出現暖化危機,然後,到戈爾用心良苦100分鐘同大家解構地球有幾危在旦夕,《絕》當年令辛丹斯電影節觀眾睇到汗顏,各地影評人一致勁讚,連預告片亦用上「有可能係你一生中看過最恐怖的一套電影」推介又如何?

        十年後,原來比電影更恐怖的,不只我們都患上建忘症,將戈爾的話忘記得一乾二淨,而新上任美國總統Trump直情話地球冇暖化,力撐北極圈開採石油,死得!

        當年今日,《絕》已曾總結千禧年後的天氣反常現象,好像非洲第一峰克力馬札羅峰同喜馬拉雅山積雪,預計2020年就會全部溶化,北極熊愈來愈難生存,冰塊不斷溶化令牠們覓食環境起變化,有史以來最熱的十年,踏入21世紀後陸續出現,2003年歐洲熱死3萬多人,美國新奧爾良大風災、南亞大海嘯、又或兩個颶風同時襲擊日本及台灣,當時已証明海水溫度不斷上升,前所未見的巨型風暴沒完沒了…如今再回看,怎能不說地球冇希望,明天陪你葬。



        任你再找來更多超級明星偶像,再積極一年拍一套《絕》或《洪》又如何?正如搞甚麼「地球一小時」、膠袋日、便服日、運動日、乜乜日…美其名日行一善,實則又不是一張張商家贊助的贖罪卷,為搞而搞的年度式掛名節日活動,根本同煙花匯演沒分別,搞了這麼多年,搞完又故態復萌,拍了這麼多套,睇完又拋諸腦後,這才是真正的絕望真相!

        其實,2014DiCarpio亦曾監製另一套環保紀錄片《Cowspiracy》,片首導演Kip Anderson已夫子自道,表示當年開始嘗試依照戈爾的一切建議,令自己變成「強迫環保主義者」,完全改變個人生活習慣,這些年卻只見情況愈變愈壞,倒懷疑就算全人類都一起改變生活方式,是否真的可以拯救地球?

        然後,他終於查究出真正的幕後黑手,原來跟整個畜牧業界的大企業陰謀息息相關,他們對地球環境肆意破壞力之高,跟平民陋習生活方式相比,名副其實,蚊脾同牛脾千倍之別,奈何畜牧業跟石油大公司一樣隻手遮天,導演走訪所有相關政府機構及NGO組織,通通對畜牧業的污染問題三緘其口,視而不見,助紂為虐,清晰引証,不用調查,一致裁定「錢作怪」是地球的終極死因。

       最後,再分享去年922日的舊文《明日之後》,5個值得我們反思的問題:

       明日之後,人類是否應該全面實施絕育計劃救地球?
       明日之後,人類是否應該停止生產無止境的奢侈品?
       明日之後,人類是否應該推倒病入膏肓的資本主義體系?
       明日之後,人類是否應該拒絕一切供過於求的消費品?
       明日之後,一切照舊,啊們!

(完)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9/11/2016)






 




2016年11月24日 星期四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英倫奇獸迷失紐約


  無論是《怪獸與牠們的產地》或《神奇動物在哪裡》,同屬悶不可言之譯名,只怪英文原名本身太過求其所致,如是者,下次Marvel再拍新神奇4俠叫做《Fantastic Four And Where To Find Them?》又會點?

  由《哈利波特》前傳故事出發,好比一趟British Invasion魔法版,當英國奇獸學家闖入美國魔法圈,一個奇獸皮箱,內藏稀有奇獸大世界,主角Newt Scamander等同挪亞一樣,沒有方舟,卻有鎖不住的方箱,走失奇獸玩轉紐約,然後,於1926年展開一場Pokemon Go逐隻捉遊戲,主線就是如此簡單小小趣。

  美國魔法議會形同非官方認可的政府機構,令人聯想影子政府的陰謀論,隨時可以令城市推倒重來,幾似1998年《移魂都市》概念,又或一場忘情雨,將平民洗掉記憶的魔法,又跟MIB的世界觀同出一轍。

  反巫術極端組織「賽倫復興會」跟邪教沒分別,領導人Mary病態單親媽媽形象,其擁有闇黑怨靈念力的兒子Ezra,及終日念讀殺女巫洗腦禱文的設定,相信靈感或許取材自1976年《凶靈》,EzraCarrie同樣長期受壓於邪母魔掌下,同屬備受欺凌的悲劇人物,此段神秘家庭倫理關係造就全片最黑暗時刻。

  整餅師傅Jacob誤打誤撞變莫魔,跟Newt及魔法姊妹花共度魔法之旅,娛樂無窮,笑料不弱,原著有近百種奇獸,今集亮相只屬冰山一角,卻各有特色,以玻璃獸Nifflers最出位,似冷諷貪得無厭的拜金族。

  沿途不乏《哈》魔法世界公因素延伸,如報紙上的活動硬照,又或James Newton Howard配樂不經意滲入《哈》主題旋律點綴,有趣是,《哈》從來不是我杯茶,估唔到出走英倫後,《怪》比想像中好睇得多,整體亦較《哈》多一份鮮味活力。

  值得一提,冷不防全片最強魔法,竟落在Collin FarrellJohnny Depp的急變身,絕對有意外驚喜,Magic


(原文刊於U Magazine@24/11/2016) 

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地球冇希望,明天陪你葬 (上)


  不知道有多少人關注留意,一套由Leonardo DiCarpio主導攝製的全球暖化危機紀錄片《洪水來臨前》(Before The Flood),約大半個月前,即10 30日曾於不同收費頻道及網上平台免費播放一個星期,如果你現在才知曉,或許要付費或從非法途徑才能收看,唔……?先看DiCarpio拍攝此片因由:「我們要拍一套影片,喚起大眾的迫切性,讓大家可以透過甚麼方式來解決此問題!」

  既然知道如此關鍵時刻,既然知道如此需要讓全人類知道,就是免費也不代表很多人會想睇的情況下,你們還搞甚麼免費限播一星期?認真廢話!

  看完後,絕望真相真絕望,平民百姓根本愛莫能助,就是DiCarpio3年到處走訪,連美國總統奧巴馬及天主教教宗方濟各,又或一眾舉足輕重的知名人士,都俾面亮相又如何?

  一致表態的愛莫能助,純屬美麗謊言,他們當然心明肚明問題原罪點,只是不能說的秘密,始於上世紀美國影子政府建構一個貪婪自肥的銀行業制度,幕後玩家錢搵錢巨型雪球效應下,衍生培育多少大企業怪獸集團,長年累月將周邊的中小企吞拼壯大,成妖變魔,隻手遮天的惡勢力,支配及影響目前全世界衣食住行的日常生態霸權,最後DiCarpio終於也知道又如何?答案又是愛莫能助!

  地球今日搞成咁樣?三個字講完「錢作怪」!洪水來臨,一起攬炒大結局!如此想法未免太天真,你有睇過《2012》,到時,你已是權貴精英嗎?你有資格成為末日方舟搭客嗎? 你以為他們沒有做足末日準備嗎?奧巴馬同方濟各應該一票在手冇有怕,DiCarpio到時亦應該可以「You JumpI  Dont Jump」吧!你呢?



  記得2008年參予《人山人海擁抱X色和平》音樂會時,我玩了一曲《Remember》並製作MV配合演出,畫面以一個地球不停自轉由彩色變黑白,途中穿插一些相關字句,包括「環保從來都是一個漂亮的口號」這一句,沒錯,當時我已深感「環保」等同大家掛在口邊的贖罪卷,就好似去便利店買東西不要膠袋,店員機械式口吻跟你說:「多謝你支持環保!」一樣,心理上如日行一善?事實的真相恐怕你不願知道,世上的膠袋還是會繼續大量生產的,生意始終是生意,你看環保袋如何濫生成潮,當「環保」變成可持續發財工具,就知我們發錢寒到有幾病入膏肓?

 「錢作怪」無孔不入,大家究竟知道這些打正拯救地球旗幟的知名非牟利組織有多少?坦白說,我是絕對有心以「環保從來都是一個漂亮的口號」來暗寸相關國際組織,只因早已聽聞他們以非牟利之名中飽私囊成惡習,當鉅額資助變成掩口費,他們從來重覆公演大龍鳳交足好戲,停不了的醜聞愈揭愈多,今年5月,又有一間愛爾蘭林地管理公司The Forestry Company正式控告他們如何欺詐美國及全世界,基於他們聲稱的「環保運動」作出重大虛假及誤導聲明,一切由數以幾百萬美金計的捐獻為重點,而非為環保出發,這才是他們真正的目標。



  正如《洪》片中揭露亞瑪遜森林如何被大企業蹂躪提取石油,變成如DiCarpio形容活像《魔戒》索倫魔王的煉獄一樣,背後涉及數間上市石油大公司,何嘗不是NGO幕後資助的大財源所在,大美國最拿手的混淆視聽技倆,就是不斷做一場又一場給全世界看的戲。

  大家知道點解「環保」搞/講咗幾十年可以亳無寸進,根本就同這裡的泛民搞/講咗「民主」廿幾年沒兩樣,偽命題,真搵銀,保席位,天下烏鴉一Q樣黑,洪水來臨前,猛獸齊搶錢,地球冇希望,明天陪你葬。(待續)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2/11/2016)



















2016年11月18日 星期五

《怒》: 三個只能怒一個


  殺一次人,變一次臉,誰是惡魔化身?首先,如果你對號入座,想睇一套連環殺人犯的懸疑犯罪片,恐怕有入錯戲院睇錯戲之感,相反,如果你有睇過《惡人》,對於李相日與吉田修一這個完美組合,《怒》肯定是更上一層的人性大考驗。

  劇本巧妙以一宗兇殺案嫌疑犯為出發點,並分別於千葉、東京及沖繩3個地方,出現3位神秘男子,各自潛藏多少嫌疑犯的可能性,再延伸3段不尋常的人際關係,觀感跟墨西哥導演Alejandro Gonzalez《巴別塔》殊途同歸,愈睇愈不自覺忘掉誰是真兇的慣性收視角度,反被他們一帶一怒,3個不同的可怒也遭遇牽引入局。

  來歷不明的信任危機是命題,科技如何進步,始敵不過人心難測,當隔空短訊的社交模式是防護罩,見面就輸了是事實,你的樣子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你看田中信吾、田代哲也及大西直人的共通點,同屬被世界遺棄的小人物,直至他們有機會重拾信望愛之時,三個只能怒一個。

  當一個人被所愛的人誤解,失信失望失愛,心如刀割的痛,就如一宗沒有血的兇殺案,無論是獨自沉默的離開,還是歇斯底里的吶喊,雙方都一怒不好走,是為己而怒,也為他而怒,由東京同志的愛,千葉純樸之戀及沖繩荒島奇緣,穿梭於城市與郊外的人與事,借真兇的隨機殺人罪行,亦暗示現代人隨時畏懼於迷失的無助感。

  坂本龍一簡約配樂再發揮無痕殺傷力,點滴在心頭的琴音空間感,沿途累積循序漸進的情緒抑壓,建構別樹一幟的電影節奏感,人生是無奈的宿命體,前後呼應的一個「怒」字,配以弦樂協奏的懾人張力,一下子推進極致的大爆發,簡單幾粒音韻,完場後仍揮之不去,心有戚戚。


  心想,如果揭盅田中、田代及大西是真兇整容變臉後的不同化身,整個故事原是由不同時空結合而成,那是否更有驚喜呢?

(原文刊於U Magazine@17/1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