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7年8月30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廣告、廣告


  常言道:「風水佬呃你十年八年」,咁樣,廣告商又點計呢?


  這世上只要一日有商品,就必連繫Marketing,否則個Market好似真係會「停」之餘,廣告同樣少不免,資本主義的運作模式,以努力工作就只為買心頭好為噱頭,先賣自己的營營役役,後買物來換取精神寄托打個和,無限商品推陳出新,無窮無盡的買買賣賣,是一個循環不息的無底深淵,也是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的遊戲原則,基本上,大家未出娘胎已開始在消費中,人的一生,離不了物慾,離不了廣告。

  YouTube網站有一些本地懷舊電視廣告頻道,有心人將大量七、八十年代的香港電視廣告跟大家分享,不斷重看,不斷有感何解以前商品廣告種類如此多樣化,衣食住行,五花八門,廣告歌曲夠鏗鏘入耳,拍攝手法夠簡單直接,不似當下悶悶不樂,不是奶粉,就是貸款,不是保健,就是保險,不是豪宅,就是善終,不是化妝,就是旅遊…這裡生活還有甚麼?

  1980年林子祥有一首非主打歌曲《廣告、廣告》,亦是電影《摩登土佬》插曲,鄭國江老師一針見血的歌詞內容,早已說出廣告跟民生如何息息相關,37年後再重聽重看一字一句,出奇地來得更「立體」更「應景」。

 「蘇蝦蘇蝦,廣告商的寶寶;產品多多,為你種種的好;天天新款,細路的生意好做,父母常為你驕傲…」

  今時今日,賣奶粉的確好過賣白粉,天天新款的奶粉出品,宣稱奇效已媲美「神仙飲料」有求必應,正如某特級奶粉廣告所言,飲咗竟然可以「連接未來無限」,絕對匪夷所思,難道是具有「時空穿梭」功能的科幻奶粉?另一白金奶粉則有「領先科學一步」,講到好似人工智能的聰明奶粉一樣,總之,他們繼續以DHA掛帥搞大龍鳳,再加一大堆佢識你唔識嘅專門配方元素,又Acid又神經鞘磷脂又原生又乜又物,真的「點止奶粉咁簡單」!

  蘇蝦飲奶粉,以前廣告單純主銷吸取豐富營養,如今飲奶粉搞到好似催生劑,廣告畫面見到個個BB不但鬼咁精靈,直情變身速成BB超人一樣,令我不得不跟雞場激活法來個聯想,某奶粉廣告這樣說:「飲咗BB就專心啲同轉數快啲?然後睇闊啲又行得遠啲?」,簡直神奇過離奇,你不如話飲咗連學都唔駛返!難怪愈來愈多家長選用母乳餵哺是有原因,市面上如此千奇百趣的奶粉系列,完全看準「嬴在起跑線」的羊群心理,宣傳手法只會一直愈吹愈大,更何況奶粉市場尚有中老年階層,連DoDo姐都話四十到六十歲要識醒目護腦保身心,你話賣奶粉是否好過賣白粉呢?

 「抓緊青春的廣告招式真高,補丸補酒,為你週身咁補,駛多少錢,去換快慰驕傲,白髮染黑,始終穿煲…」

  1980年補身廣告已風行香港,到二千年過後,保健產品市場更成為主導,事實証明,這37年來,隨著香港人口年齡層愈趨老化,再加上都市人身心生活作息習慣大不同,誘發更多前所未聞的都市症候群。

  這些年,大家都說多了「身體健康」的4字祝福語,守護健康變成重要的生存之道,情況跟奶粉同出一轍,千奇百趣的保健產品Market停不了,個個保健產品廣告好似睇緊ViuTV《恐怖醫學》,表面善意提示你的身體可能暗藏甚麼問題,實則擺明恐嚇你以為真係好有問題,解決方案就是:「食多啲食多啲食多啲,健康啲健康啲健康啲」植入式洗腦。

  有痛必理,有傷風是一種幸福?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9/8/2017)







2017年8月25日 星期五

《無名屍詛咒》: 撞邪不離父子兵


 「無名屍 + 詛咒」五個字,已直接講出本片兩大重點,中文名改得不錯,如果照譯英文原名「為Jane Doe驗屍」就沒趣得多,請勿誤會女屍叫做Jane Doe,查實是外國警方為所有無名屍發現案主角的別稱,男屍叫John Doe,女屍叫Jane Doe,小童就叫Johnny DoeJanie Doe,簡單以一間家庭式殮房,一對驗屍父子檔,一條無名屍,構成一趟不寒而慄的撞邪之旅,有計。

  故事主線幾幻海奇情,當資深驗屍專家碰上不死屍之謎,令我聯想《活跳屍》遇到《迷離劫》另類變奏,Jane Doe抹去活跳屍的幽默,混合Laura Palmer的懸案魅影,全程就躺在解剖枱上,不動聲色任你劏,艷屍當前,一劏一驚心,父子檔愈劏愈似金田一,線索盡在Jane Doe體內器官逐件尋,大量古物有血有肉被發掘之時,睇到毛管棟,問你怕未?

  北歐驚慄片向來別樹一幟,跟荷李活大不同,挪威導演Andre Ovredal循循善誘的說故事手法,跟《血色童話》瑞典導演Thomas Alfredson同樣滲出非凡懾人劇力,你可以同步感受到停屍間傳來的陰冷凶氣,由前段解謎疑點重重,投人心弦的伏筆,到後段收音機失常轉台聽到詭異廣播,群屍亂舞一觸即發,演變一場人鬼困獸鬥,全片86分鐘一氣呵成,引人入勝。

  無名屍牽動其他屍首來襲,以爛面老女人破門現身向《閃靈》致敬,驚嚇一般,始不及「無面男」咄咄逼人,連上一個鬼腳鈴傳說前呼後應,觀眾例必驚呼狂叫,阿仔女友離奇現身惹禍,企圖玩人鬼不分,略嫌有點兒戲犯駁。


  到底屍從哪裡來?又有甚麼詛咒?何解她的屍體竟能「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一切都跟無名屍Jane Doe身世之謎有關,撞邪不離父子兵,老豆不信邪,阿仔知不妙,二人合作劏屍,同牢抗鬼,有講有笑,事事分享,拍出一段討人共鳴的父子情誼,最後警長免找麻煩的轉介決定,既聰明妙絕,又似有續集埋伏線的可能。

(原文刊於U Magazine@24/8/2017)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詭娃》斷片啟示


  早前,知道銅鑼灣重新改裝轉新院線的JP剛開始試業,第一時間走去先睹為快,選看《詭娃安娜貝爾:造孽》,先說對新JP的觀感,整體大致上跟舊JP銅鑼灣沒太大分別,只是售票處及戲院走廊通道換上明顯新裝,戲院內部則保持原貌;不過,或許仍是試業運作之故,是晚放映途中,卻發生一件「斷片」小插曲,正確一點來說,應該是電腦播放系統出現毛病,導致畫面呈現大量「綠格」及「窒格」的亂碼情況,睇到眼花撩亂,大煞風景!

  無疑,去戲院睇戲遇上「斷片」絕對是久違了的觀影睇驗,對於生於數碼化放映年代的新生代,可能已不知道甚麼是「斷片」?他們可能只知道是飲醉酒的代名詞而已,在此不妨溫故知新,「斷片」是屬於昔日以菲林拷貝放映電影時代的集體回憶之一,由於一本菲林拷貝片長有限,當時一套足本電影需用上近十本菲林拷貝來完成放映,戲院放映員就負責將每本菲林拷貝順序按時逐本緊接連上,觀眾才可以一氣呵成觀賞整套電影,「斷片」最關鍵問題正在於菲林拷貝身上。

  其中主要有三大「斷片」問題,一是放映員手腳慢或一時忘了,接駁不了下一本菲林拷貝,於是銀幕頓時出現空白一片;二是放映機過熱產生不良接觸,致令菲林燒溶導致「斷菲林」,名副其實「斷片」,結果銀幕同步呈現燒菲林的畫面,然後同告空白一片收場;第三種「斷片」情況,則跟菲林拷貝多院共用有關,由於菲林拷貝成本頗貴,有些電影發行商為求慳皮,跟旗下院線的多間戲院配合各場放映時間,利用其中的時間空隙走位,多院便可共用一套菲林拷貝,當時戲院會聘用電單車手做速遞員,穿梭同一區域不同戲院運送菲林拷貝,俗稱所謂「走片」,當然,「走片」偶而亦有延誤,最後亦變成「斷片」。

  最有感而發,反是現場觀眾的奇趣反應,好比當下香港眾生相縮影,首先,《詭娃》本是一套恐怖鬼片,碰巧畫面出事位置,正是惡鬼捉弄不良於行的小女孩Janice的情節,大家看得緊張投入,初時銀幕出現一些錄色快閃跳格,好多人都以為是特攝效果,一陣子覺得驚奇詫異,不過,當這些媲美「老翻」的亂碼窒格問題不斷延伸後,在場觀眾反應不一,先說佔最大部份的,他們居然可以繼續不發一言安坐觀賞,活像大眾逆來順受的真實反照,真的,這十數分鐘如此眼花撩亂,他們是可以不聞不問「硬食」下去,傻的嗎?

  然而,其實只要有少少觀影要求的話,初見那些錄色快閃跳格,已清楚肯定不是甚麼特攝效果,當時,就只想等待放映員會作出修正,怎料過了5分鐘後問題仍未解決,且愈趨嚴重,我已忍不住離座去找服務員示意放映出問題,期間亦有幾位觀眾先後作出相同舉動,最後,放映員趕快回到放映室進行搶修,電影終告被迫暫時停播,當服務員安撫大家靜心等候之時,卻有一位觀眾在座上不斷大聲表不滿,甚麼「退票」及「睇咗一半點計先」之類控訴,相當吵鬧擾人,事實上,這位觀眾跟朋友在放映途中已經常高談闊論,公德欠奉。

  只想說,機器故障是無可避免,任你狂鬧戲院服務員也於是無補,何況仍是試業階段,情有可原,只希望日後多加改善,完場後,院方亦送贈每人一張免費小食卷以表歉意。

  如果一直都沒有人行出去說出問題,最後全場觀眾是否就可以啞忍睇完成套戲?又到底會忍到幾時?

  答案極可能:是!逆來順受是與生俱來的港人生存之道。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2/8/2017)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詭娃安娜貝爾:造孽》:James Wan的娃鬼回魂


  詭娃源自詭屋,由2013年《詭屋驚凶實錄》序幕一嚇難忘,2014年《詭娃安娜貝爾》正式擔大旗再嚇一輪後,大家都想知道片首看似邪教倫常大屠殺是怎樣形成?詭娃又點解叫做安娜貝爾?

  洋娃娃工匠夫婦痛失愛女安娜貝爾是前因,邪靈附身詭娃是延伸,夫婦二人獨居12年後的詭屋大開放是重點,暫托收留孤兒院遺下的6個小孤女加一位修女,再來一場詭屋驚凶實錄,沿途戲魅熟口熟面,仍是James Wan恐怖工廠的娃鬼回魂。

  無論是玩捉迷藏留紙仔遊戲、躲於衣櫃裡的暗黑詭秘、懷舊小玩具、留聲機傳來的歌曲聲響、主角身體缺陷、及出奇不意的快閃詭影…等,依舊是James Wan出品系列的招牌標誌所在,選用親子名曲《You Are My Sunshine》換來不尋常的反差效果,這個You是否仍是愛女安娜貝爾,而生活根本再沒有Sunshine可言。

  個人而言,同是夫婦痛失愛女的詭屋之謎,觀感倒跟去年《屍孩》一脈相承,最巧合是兩片都有鬼公仔做替身,《屍》一個8歲大的公仔Brahms,與詭娃安娜貝爾同出一轍,當然,詭娃始終鬼王上身,更邪一籌,甚至比《娃鬼回魂》Chucky更不寒而慄,有趣是,詭屋內的自動輪椅升降樓梯設計,又跟2013年《鬼娃魔咒》不謀而合。


  兩位小主角JaniceLinda演出投入,Janice不良於行,惡鬼纏身,惹人憐憫,Linda勇氣可嘉,自強不息,夜深獨自將詭娃掉進井底一幕,手拿一盞燈火的畫面,拍出不錯的恐怖童話情懷,結尾亦交代詭娃安娜貝爾如何轉生,再串連上集開首的大屠殺現場,來個完美大合拼。

  細心留意的話,另一出自《詭屋》系列的邪靈The Nun亦有忽然亮相,為明年新片預告外,據知,《The Crooked Man》亦已打算獨立開拍它的故事,詭屋、詭娃、詭尼姑、詭扭人…James Wan一定同你詭下去。

(原文刊於U Magazine@17/8/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