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6年7月29日 星期五

《星空奇遇記-超越時空》:星空重遇Beastie Boys


  當初得知J.J. Abrams只監不導,並轉由《狂野時速》系列Justin Lin接拍《超域時空》,期待度確打了折扣,結果,一如所料,今集故事主線太直接欠起伏,抹掉了J.J. Abrams玩扭橋的好戲味,卻又換來不一樣的官能刺激新觀感,加上幾個令Fans回味的細節位,總算順利過度,超域成功。

  首先,星空重遇Beastie Boys是喜出望外的焦點熱話,宣傳片預告已先聲奪人,跟2009年首集回歸忽然連線,《Sabotage》本是James Kirk主題曲,由童年喪駕出場,到今回電單車分身戰術,不失《狂》派本色之餘,此曲更成為生死關鍵之歌,奇妙設定跟Tim Burton《火星人玩轉地球》同出一轍。

  進退兩難的心結糾纏,又再經一役長一智之後,繼續強化KirkSpock的友情篇,似乎已成指定動作,值得一提,Yorktown登站船員暫別一場頗有神來之筆,既透露SpockNyota感情待續,亦不經意揭示亞洲隊員Sulu的同志身分。

  不可能的任務是Justin Lin拿手好戲,企業號中伏墜毀足令Fans歎為觀止,還要在殘骸現場你追我逐,其中一幕眾人在企業號圓型船身表面邊滑行邊槍戰,形同J.J. Abrams《星戰》的帝國戰艦殘骸堆追逐戰變奏版,敢說應該又是J.J.的鬼主意也說不定。

  至於外星同盟Jaylah造型倒似《Mad Max》世界的新人類,她跟Scotty相遇再發現USS Franklin棄艦是她家,最後此「家」變成眾人回家之路,也為Jaylah尋找新家園,這個「家」的概念玩得相當別出心裁。


  當然,向Leonard Nimoy冼樸隊長致敬是全場最感性時刻,尤其將舊電影版第5集《最後戰線》一張大合照重現大銀幕,真正的超域時空是這樣,傷感亦延伸到完場Credit向剛於上個月車禍不幸身亡的Anton Yelchin悼念,大家永遠記得他來自俄羅斯的英文口音,將導航員Pavel Chekov一角賦予生動演繹活力。

(原文刊於U Magazine@28/7/2016)

2016年7月26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法國優之良音Xavier Jamaux(上)



  Xavier Jamaux,對於影迷來說,是一個經常出現於銀河映像電影配樂一欄的名字,由《神探》開始到最新《三人行》,合作無間,對於樂迷而言,更是一個法國優之良音代言人,先後組過不同樂隊組合;最近,Xavier於自己官方網站發售兩張自家出品的精選黑膠,分別為《Playing With Friends》及《Music For Films》,正好為Xavier於流行曲及電影配樂兩個界別的階段性總結,今期先跟大家一起來分享Xavier的友情歲月。

  最初見到《Playing With Friends》碟題,即時想到已故音樂人,前Japan樂隊低音結他手Mick Karn1982年處男作專輯《Titles》內一曲《Saviour, Are You With Me?》,也曾想以此改成「Xavier, Are You With Me?」作為稿題,只因Xavier真的廣結友緣,早於八十年代,其參予的獨立樂團Orange,如今回看簡直是星光熠熠,成員包括有Alex GopherAir兩位成員Nicholas GodinJean-Benoit Dunckel,幾位識於微時的音樂好友,日後各自成為法國樂壇的活躍分子,可惜,就只差在Orange從沒留下任何錄音作品於後世,只知道當時Xavier是擔任鼓手之位,實則Xavier本是一位多功能樂手,擅玩多種不同樂器於一身。

  其實,早於Orange之前,Xavier與另一位法國著名音樂人Marc CollinNouvelle Vague始創人)及Nicholas Godin已曾合組過一個名不經傳的New Wave組合Spleen Ideal,直至1996年再跟Marc另組Ollano推出同名專輯,主打高檔品味的Easy-Lounge樂風,還記得九十年代中期,歐洲樂壇曾掀起一陣懷舊時尚風潮,如德國廠牌Bungalow出品,Ollano則是法國同系代表之一,《Playing With Friends》亦有收錄其中一曲《Latitudes》。



  個人初認知Xavier這位音樂人,始於1998Xavier化身以BangBang之名,在法國名DJ Bob Sinclar創立的Yellow Productions旗下,推出的首張專輯《Je TAime Je TAime》,一聽如故,法式電音Lounge,編曲型格十足,亦頗重電影配樂氛圍,同名主題音樂重現多少八十年代Giorgio Moroder的荷李活映像,Xavier亦邀請多位歌手客串主唱,《Playing With Friends》分別輯錄兩首《Two Fingers》及《Believe》都是我的至愛,前者Jay-Jay Johanson媲美Shirley Bassey演繹手法,形同一首仿占士邦主題曲的懾人氣魄,是Two Fingers還是Goldfinger?後者Garry Christian不經意的主唱,全程低調迷離如Massive Attack,同樣散佈陣陣電影片尾曲餘韻。

  Xavier巧手編曲層次玩得細膩,匠心獨運,引人入勝,旋律取向亦夠淒美浪漫,2003BangBang2張專輯《Silicone》比《Je TAime Je TAime》更上一層,可惜宣傳不足,成為滄海遺珠,《Auntie Aviator》是美不勝收的電音佳作,鍾情Goldfrapp迷人Electro-pop必對號入座,不過《Playing With Friends》只收錄細碟《Shoot The Model》,此後BangBang沉寂近12年之久,直至去年才於網上發表《Superstitious GuyEP,只供iTunes發售下載,《Playing With Friends》亦有其中兩曲《Everyday Icon》及《Dusk Till Dawn》,前者編曲結構真心向Heaven 17Let Me Go》致敬,無論採聲及Bassline同出一轍,再重新譜上不一樣的主旋律,玩出新意思,後者亦繼續回歸八十的Electro-Funk曲式,然而,美中不足,獨欠今年最新單曲《Now Is The Time》。

  至於《Playing With Friends》其他選曲,尚有2008Xavier另一新團A Bigger SplashTunes For Teens》專輯兩曲《I Dont Want You》及《Yes We Can》特別混音版本,還有2012年與Alex Gopher合作為鄭保瑞導演的《車手》電影配樂《Time Quest》,一首足以媲美《極速罪駕》同系延伸的精采配曲,奇怪是,此曲理應出現於《Music For Films》才對?或許Xavier也有感自己電影配樂作品較流行曲多之故,留待下期再談《Music For Films》。(待續)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6/7/2016)


2016年7月21日 星期四

《三人行》: 辣手回歸三角錯


  自《辣手回春》相隔16年後,杜琪峰重返醫院大舞台,再造不一樣的三人行新戰場,同屬兩男一女,卻似另有玄機,暗藏中港台微妙連線關係圖,放不下的三角錯,人人自以為是,一意孤行,換轉廿年前的銀河映像,結局應該是非常突然的同歸於盡。

  不妨嘗試如此代入揣測,來自大陸的腦外科副主管佟倩,跟香港總督察陳偉樂,由互不咬弦到坐埋同一條船,好比中港交接適應過度期,共敵是智慧型重犯張禮信,完全知識分子姿態以禮相待,文化修養的新人類,既有台灣文青象徵,更似公民抗命的本土新生代暗示。

  然後,陳偉樂團隊犯錯再想老屈張禮信,不難聯想黑警惡行,佟倩極度自負,手術頻失準,巧合埋身貼緊近期醫委會改革爭議事件,兩者公職失德問題,是誰的錯?佟倩向主管質疑大家對「盡力」二字有多認真看待,陳偉樂連番「Sorry Sir」到不厭其煩之極點,上方無形壓力將他們逼埋死角,惟有堅守自覺永遠是對的,來騙取自我感覺良好的假安慰。

  先以一個手電號碼玩前奏,每次通話提昇危機演變,再到張禮信吹口哨挑釁警方, 延伸同伴出場變成「吹雞」代號,主旋律跟暗湧同步將至,佈局張力甚有Tarantino餘韻,當然,吹口哨跟「Merry Christmas」一樣的不言而喻,還有陳偉樂一句「法官是相信差人的」,心照不宣!


  醫院病房眾生相,有廢青宅男霸病位,有終日埋怨不滿的雙腳癱瘓者,一個怨聲載道的處境實況,你不是不明白編劇玄外之音,我們不就是活在一個患重症的香港病房內嗎?細聽張禮信所說的,好像憤怒背後是恐懼,又或農場雞故事,何解壓軸槍戰配上新版《之乎者也》,其中兩句歌詞「現在看看我們的青年他們在講什麼?但是你要想想到底你要他們怎麼做?」值得反思。

  盧海鵬沿途以傻人心態面對荒謬當下,完場獨自清唱開心果,是一笑已經風雲變,還是可以笑的話不會哭?

(原文刊於U Magazine@21/7/2016)

2016年7月19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電緣無限Touch


  聽電音得電能量,今期想介紹的希德美電力補給,來自希臘、德國及美國的電音三寶,分別有MarsheauxThe Rorschach GardenXeno & Oaklander,他們近期先後推出全新專輯,別來無恙,電源不絕。

  去年向Depeche Mode完美致敬的《A Broken Frame》一致好評,完成精采的巡迴演出後,希臘二人女子電音組合Marsheaux隨即埋首錄音室製作第6張全新專輯《Ath.Lon》,碟題看似一頭霧水,實則暗藏玄機,AthAthensLonLondon,分別是Marsheaux出身之地雅典,及她們至愛的英倫電音二合一之意,還記得今年3月才於UNDO Records官網訂購她們的限量版《Broken Frame Tour Souvenir Box》,屬是次巡迴於巴塞隆拿及馬特里最後兩站的特別紀念品,內有一張《A Broken Frame》純音樂版本CD及寶麗萊照片,兩個月後,便收到UNDO的電郵開始預購全新細碟《Safe Tonight》。

  真心話,初聽完《Safe Tonight》確有點失望,編曲旋律均非常大路,極平庸乏魅,過耳即忘,致令對大碟《Ath.Lon》有先入為主的不懷好感,在零期待的心情迎接之下,倒又總算別來無恙,未致被《Safe Tonight》拉倒下來,序曲《Burning》來勢洶洶滲出post-punk節奏式急激推進,配合SophieMarianthi一貫迷離夢幻的合唱聲效,一聽如故,型格依舊,接上的《Like A Movie》及《Sunday》則回到80s synthpop好風光,流動大量早期OMD的基因血脈,《Wild Heart》及《Strong Enough》則保持Marsheaux招牌式爽勁電音餘韻,聽到《Now You Are Mine》鮮明cool爆的lead-syn主導,不難推斷是向Gary Numan取經致敬之作,《The Beginning of the End》是不可多得的dream-pop ballad,很八十年代電影配樂化的編曲手法,亦似當代的低調電音重塑,是Marsheaux罕有的成功新嘗試。

  美國紐約電音2人組Xeno & Oaklander亦帶來自2014年《Par Avion》後的全新專輯《Topiary》,足足闊別兩年之久,主力花時間將他們的錄音室全面革新後,真的換來不一樣的新感覺,首先,Sean McBride完全退居幕後製作岡位,自2004年出道以來,今回首度不作主唱部份,新曲全交由Liz Wendelbo一人獨唱,再沒有男女合唱的混聲標誌,轉入純女聲dream pop電音懷抱之餘,McBride的編曲表現亦愈趨成熟有匠氣,開首《Marble》新浪漫琴音引子,配套Wendelbo感性演繹下,迷人魅韻跟Marsheaux同出一轍,《Palms》徐疾有致的synthpop節奏佈局,Rhythm編排玩得出神入化,《Worlding Worlds》不其然找到源自DMConstructing Time Again》時期的工業電音構圖,酷到極;另外,McBride苦心經營了3首純音樂作品,同名主題曲《Topiary》兩首組曲甚有電影配樂氛圍,《Chevron》繼續回歸八十電音好年華,中段Tribal式變奏層次鮮明過癮,個人而言,《Topiary》比《Par Avion》更上一層,可是2016年其中一張最出色的電音正碟。

  喜見德國電音3人組The Rorschach Garden愈戰愈強,出道27年仍長期保持創作力,去年推出精選合輯《The Rorschach Dossier》作出第2個十年階段性總結後,2016年即來全新專輯《A Game Of Passion》,跟以上兩團同屬80s synthpop的死忠分子,The Rorschach Garden演繹上卻明顯多一點師承同鄉Kraftwerk的冷酷機械味,序幕《Transcendental》跟《The Mix》時期Kraftwerk同聲同氣不容置疑,《City At Night》的原始synthpop卻令人想起當年初出道的加拿大電團Rational Youth成名作《City Of Night》,背後不知是否真有致敬意圖,《Worms In My Head》則媲美John Foxx早期型格電風,整體跟兩年前《Tales Of Fragile Mind》繼續保持不俗水準,總言之,The Rorschach Garden仍是80s synthpop迷對號入座的信心保証。

  電緣無限TouchSynthpop never die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9/7/2016) 

2016年7月15日 星期五

《寒戰2》: 點解咁好笑?


 《寒戰》首集以香港警隊權力架構內部鬥爭做主題,講政治陰暗面,配套一觸即發的恐襲香江做動作賣點,上回借用Tony Scott《紅潮風暴》做參考藍本,尚算引人入勝,今回李氏父子跟幕後集團誓不罷休企圖掌控香港未來的延伸,卻換來笑話一場,明明應該好緊張,點解愈睇愈好笑?

  開場即聽到觀眾驚訝地問:「乜架衝鋒車仲未搵番?」心想,搵番你就唔會坐響度睇續集喇!然後,銀幕接著傳來一段發音怪怪的英文發言,原來是劉處長向上集殉職警司葬禮道詞,其後全片亦不斷中英對白大兜亂,究竟如何決定幾時講英文?好像簡大狀與劉處長同步畫Board分析李文彬,甚麼Power/Family/Money/Personal之類,你中我英,十分造作又礙耳。

  周潤發扮大狀模仿立法會會議質問官員,想扮雄辨滔滔卻吃力不討好,對Digital Analogue之別的執著,品味就是任性,當其手下陣亡,還有閒情從雲端取來相片檔案再沖晒一張黑白照片,一場為發哥度身訂造的晒相示範show,換轉是音響發燒友,是否需要將偷錄聲音從雲端取來的audio file,再轉錄到卡式帶給警方?

  劉傑輝與李文彬破口對罵是否變成指定名場面?任你如何花心神排練都是徙勞,真心覺得只是一個嘈字,完全強化不到二人仇恨層次,反而今回不經意的爆粗駐腳:「如果乜乜乜,我就唔X叫做李文彬!」,引來全場大笑,心想,你改名換姓關人鬼事?有其父必有其子,李家俊揚言要挑戰警隊一哥未免流於一般,不如直斥「挑,香港警隊喎!」更有挑釁性吧。

  笑源陸續有,用咁大架航拍玩追蹤,隊友還好意思溫馨提示「唔好飛咁低怕被發現」,看過《天眼狙擊》必笑到反肚,灣仔追車轉入莊士頓道,明明船街就在面前,點解仲花一輪兜來又兜去,為的就是讓李家俊出口術?King Maker背後黑手是否暗示中共,如是者,又何需搞咁多場大龍鳳?全片配樂出奇地比郭富城更overacting,導致畫面跟著配樂為緊張而緊張,營造過份煩厭的凝重氛圍,當然,TVB老將大雜會是另一奇觀大發現。

 《寒戰2》點解咁好笑,其中重點出於選角問題,仍要盲信上世紀星光熠熠就是賣座保証,排面明明想拍一套好認真嚴肅的政治陰謀片,偏偏搞到成套八十年代群星賀歲片,全程人肉佈景板如一場TVB耆英聚舊Show,愈睇愈失真是必然,其他如方健儀及伍家謙亦未成「戲」候,方健儀忽然以女警司角色客串亮相,現場觀眾真的笑出來問候:唔X係呀嘛?拍警訊呀?


  想真一點,《寒戰2》跟《天煞2》都幾殊途同歸,人哋有前任美國總統捲土重來又再做話事人,完全將新任女總統置諸不理,又親自駕機直搗黃龍,我哋都有前任警務處處長隨便返回總部指點江山,現任的竟又親自駕車護送重犯,人哋打外星人,我哋就仲未知打乜嘢人(好似暗示係自己人),目前所見,不外乎又是虎頭蛇尾的所謂背後集團組織,十足007又或Ethan Hunt近年碰上的所謂神秘強大組織,最後不堪一撃,有頭威冇尾陣得啖笑收場是慣常事,其實今次《寒戰2》序幕冰人槍戰設計亦學足007手法。

(此為加長版本,原文刊於U Magazine@14/7/2016)

2016年7月12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U2 黃燈泡下尋足跡


  剛看了U2最新推出的《iNNOCENCE + eXPERIENCE Live In Paris》藍光碟,從封面的親切感始動,那個似曾相識的鮮黃色電燈泡,跟1994Anton CorbjinDepeche ModeIn Your Room》細碟封面設計同出一轍,又似1993U2Zooropa》專輯的《Lemon》細碟於PopMart Tour出現的巨型檸檬變奏版,回想這段美好日子,可是DMU2 最微妙的轉接時刻。當時,Anton Corbjin不約而同為他們負責攝影及形象設計,大家自會發現同屬4人樂隊的DMU2,外觀愈走愈近之餘,適逢他們樂途上各自嘗試轉型,DM由電音轉入Stadium Rock,而U2卻掉過來首試玩電音舞曲,相映成趣。


 《iNNOCENCE + eXPERIENCE》舞台設計極有心思,主台以i的年少無知主旨,重塑出道時U2一切從簡的演出環境,BonoThe Edge均穿上黑皮褸,開場不久更選唱早期舊作,每晚不同選曲包括《I Will Follow》、《Gloria》、《The Electric Co.》及 1979年首張《ThreeEP內的《Out Of Control》…等;主台前方有一條長長的走廊,連結另一端的圓型小舞台,也就是e的演變體驗,最矚目是走廊上設有一塊超巨型的橫度LED顯示裝置,那是雙面式半透明兼可作昇降獨特設計,內裡還設有通道讓樂隊走入內圍跟畫面同步互動演出,特別推介《Invisible》玩得出神入化,歎為觀止。

  說回黃燈泡的真相,始於2014年《Songs Of Innocence》回歸基本概念,再延伸到《iNNOCENCE + eXPERIENCETour主題:一起追尋U2舊日的足跡,一切由上世紀七十年代Bono的睡房開始,房內正懸吊這顆同類黃燈泡,重點落在《Cedarwood Road》一曲, 出生於愛爾蘭都柏林的Bono成長故事,藍光碟尚有一個由Gavin Friday旁白的特別版,細訴他跟Bono及前衛藝術家Guggi識於微時的二三事,如何終日活在暴力陰影下,直至受到David Bowie的啟蒙影響,Bono沿途跟Cedarwood Road動畫風雨同路演出後,緊接上獻給太太Alison的《Song For Someone》,由Bono兒子親自扮演自己的少年版接力參演於動畫中,然後,4 人列隊走到長廊上唱出《Sunday Bloody Sunday》,鼓手Larry Mullen Jr. 揹上Snare DrumMarching Beat敲擊,編曲跟以往不一樣,張力依舊懾人,再連上《Raised By Wolves》講述1974年都柏林一場炸彈襲擊的流血衝突真人真事,一氣呵成,I Don't Believe Anymore, Raised By Wolves, Stronger Than Fear..


  今回演出Bono不斷強調「愛必勝恐懼」,事實上,是次巴黎站4 場原本於去年111014日舉行,然而1113日旁晚卻發生連環恐襲事件,被迫取消最後兩場,U2卻向巴黎樂迷承諾會再回來,結果,原本以家鄉都柏林為終站的4場演出後,他們便於1267日回歸巴黎站,成為整個Tour的最後兩場之外,對於剛飽受恐襲體驗的巴黎樂迷來說,可是對《iNNOCENCE + eXPERIENCE》最有同感共鳴的集體回憶,這兩晚亦找來不同嘉賓合唱《People Have The Power》為法國加油打氣,先有Patti Smith振奮人心,後有當日於巴黎連環恐襲僥倖生還的美國搖擺樂隊Eagles Of Death Metal


  另外,Intermission亦是U2 Tour史上首現,以《The Fly》作過場曲,見到Bono是全程邊換衣邊現場幕後演唱的,畫面不斷散播大量警世訊息,好像「Everything You Know Is Wrong」、「This Is Not A Rehearsal」、「Enjoy The Surface」、「Watch More TV」、「Silence = Death」…等,更以大特寫「BELIEVE」藏有「LIE」字樣溫馨提示,對愛與和平及世間暴力控訴的不平鳴,亦繼續於《Bullet The Blue Sky》向世界質問吶喊,經過一段霍金《Global Citizen》演說,帶出連串關愛主題選曲,到全場大合唱《One》集結公民力量的熱與光,People Have The Power是這樣!

  最後Credit Roller以《40》為完場曲,不禁跟住唱「How Long To Sing This Song」之時, 正如Bono直斥ISIS將真善美的伊斯蘭宗教信仰全面沾污,由當年北愛血腥衝突問題到今時今日,不同國家的恐怖暴力事件不斷升級如日俱增,是沒完沒了的無奈,到底,天佑我們到何時?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2/7/2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