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1日 星期四

《三人行》: 辣手回歸三角錯


  自《辣手回春》相隔16年後,杜琪峰重返醫院大舞台,再造不一樣的三人行新戰場,同屬兩男一女,卻似另有玄機,暗藏中港台微妙連線關係圖,放不下的三角錯,人人自以為是,一意孤行,換轉廿年前的銀河映像,結局應該是非常突然的同歸於盡。

  不妨嘗試如此代入揣測,來自大陸的腦外科副主管佟倩,跟香港總督察陳偉樂,由互不咬弦到坐埋同一條船,好比中港交接適應過度期,共敵是智慧型重犯張禮信,完全知識分子姿態以禮相待,文化修養的新人類,既有台灣文青象徵,更似公民抗命的本土新生代暗示。

  然後,陳偉樂團隊犯錯再想老屈張禮信,不難聯想黑警惡行,佟倩極度自負,手術頻失準,巧合埋身貼緊近期醫委會改革爭議事件,兩者公職失德問題,是誰的錯?佟倩向主管質疑大家對「盡力」二字有多認真看待,陳偉樂連番「Sorry Sir」到不厭其煩之極點,上方無形壓力將他們逼埋死角,惟有堅守自覺永遠是對的,來騙取自我感覺良好的假安慰。

  先以一個手電號碼玩前奏,每次通話提昇危機演變,再到張禮信吹口哨挑釁警方, 延伸同伴出場變成「吹雞」代號,主旋律跟暗湧同步將至,佈局張力甚有Tarantino餘韻,當然,吹口哨跟「Merry Christmas」一樣的不言而喻,還有陳偉樂一句「法官是相信差人的」,心照不宣!


  醫院病房眾生相,有廢青宅男霸病位,有終日埋怨不滿的雙腳癱瘓者,一個怨聲載道的處境實況,你不是不明白編劇玄外之音,我們不就是活在一個患重症的香港病房內嗎?細聽張禮信所說的,好像憤怒背後是恐懼,又或農場雞故事,何解壓軸槍戰配上新版《之乎者也》,其中兩句歌詞「現在看看我們的青年他們在講什麼?但是你要想想到底你要他們怎麼做?」值得反思。

  盧海鵬沿途以傻人心態面對荒謬當下,完場獨自清唱開心果,是一笑已經風雲變,還是可以笑的話不會哭?

(原文刊於U Magazine@21/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