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0日 星期五

 《書中自有魔怪谷》: 開卷有魔狂歡夜


 

  以美國最受歡迎兒童恐怖叢書作家R.L. Stine暢銷系列《Goosebumps》為藍本,將其原創魔怪共冶一爐,搞了一場開卷有魔狂歡夜,由Jack Black飾演R.L. Stine先神秘後搞笑,今次阿Sir嚟自魔怪谷,重拾80s史匹堡式有驚無險童話回憶錄。

  前設跟《逃出魔幻記》同出一轍,琴棋書畫暗藏玄機,少年誤闖古怪屋,群魔亂舞大釋放,解鈴還需繫鈴人,R.L. Stine自己知自己「子女」事,木偶先生誓向「爸爸」總動員攻擊,父子情仇有誰知?

  大小魔怪玩轉小鎮是例牌公式,巨型螳螂跟大雪怪屬最強破壞力,足以毀滅全鎮,卻點到即止,反觀打不死的惡魔小矮人,媲美《小魔怪》百厭好玩,再將Jack Black四肢大綑綁在地上一幕,導演Rob Letterman擺明將前作《小人國大歷險》來個延伸呼喚。人狼超市追逐戰,你追我躲如《侏羅記公園》速龍來襲,Jack Black忽然古靈精怪噴香水,惹得全場大笑。

  講真,眾魔怪始終偏向童話味,熟口熟面,驚喜欠奉,主角ZachHannahPuppy Love感情線,建基於秘密森林樂園的摩天輪上,頗有細膩情懷,而R.L. StineHannah非一般的父女情誼,亦成為全片較感人的亮點所在。當然,傻小子Champ是指定角色,造型十足1985Tim Burton創造的Pee-wee重生,搞笑戲份比Jack Black還要多。

  全片不乏大量互動密碼,如最後R.L. Stine以速成新作來收拾殘局,拿著舊式打字機竟遇上「The Shining」字樣橫額飄揚,又或結尾Jack Black又重返校園做阿Sir,甚至R.L. Stine對被大眾經常將他跟Stephen King相提並論的妙語自白,全屬小情小趣,戲迷卻自得其樂,據聞下集已在籌劃中,如此Book 2Book 3Book 4再有魔怪谷下去,不如索性「戲中自有魔怪谷」,戲院開畫就群魔出沒吧!

(原文刊於U Magazine @ 30/10/2015)

2015年10月27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法國氣功一開二



  早前接受某報專訪,需要回答一些指定的Q&A問卷,其中有兩條問題,分別為「在世的人中你最欽佩的是誰?」我答:「仍留守香港的本土原居民」;另一條是「如果你可以改變你的家庭一件事,那會是什麼?」我答:「香港是我家,當然要變走共產黨!」近幾年來,香港人移民之聲,絕不遜於九七回歸是事實,「有得走好走」不絕於耳。

  這陣子,又再想起1993年黃耀明《邊走邊唱》:「二月侷促的天氣,冒著窒息的空氣,道別熟悉的天與地;是我對你不起,沒法與你一起,但叫我遠走的偏是你…」這裡早已不只二月的天氣侷促,而窒息的空氣指數亦早超標無極限,此時此地此模樣,看日落,聽天氣,暫借音樂呼吸來自法國的空氣,今期主角是Air兩位成員2015年的獨腳戲。


Darkel 好氣連場

  先說Jean-Benoit Dunckel,於2006年以Darkel之名開闢個人音樂計劃,推出首張同名專輯《Darkel》,一等又是九年後,到今年三月才發表第二張作品《The Man Of Sorrow》,那是12Single形式;或許,大家還記得去年Jean-Benoit Dunckel曾與Bang GangBardi Johannsson合作,並以Starwalker之名推出一張《Losers Can WinEP,聽後感似乎仍是很重Air招牌氛圍,主題曲及《Bad Weather》主旋律跟二人合唱仍是唯美動聽得沒話說,純音樂《Moral Sex》直情是Air的電影太空配樂延伸。

  至於DarkelThe Man Of Sorrow》,同名序曲以淒美絃樂引子佈局,形同一齣未來世界電影配樂的編排流程,三分多鐘後Acoustic結他引入,才正式聽到Dunckel典型輕聲溫柔的聲線演繹,一聽如故的Air Ballad標誌,跟緊接上《True Lover》一氣呵成的連貫感,純音樂《One Million Of Years》形同一首很七十年代的Folk-pop小品,長達十四分鐘多的《Satanama》繼續最拿手的太空配樂風格,你問我《The Man Of Sorrow》好聽與否?我會答雖仍是好聽,Air迷應該合格收貨,一般樂迷就肯定不外如是,只怪Dunckel似乎不斷重覆食老本,相比首張專輯《Darkel》明顯驚喜欠奉。


Nicolas Godin 現代對位法

  相對之下,Nicolas Godin個人曝光度比Dunckel低調,甚至要待到今年才告正式首度推出個人專輯《Contrepoint》,一聽之下,大家自會發覺Godin很努力嘗試從Air以外尋找不一樣的平衡取向,碟名取題《Contrepoint》,英文即是《Counterpoint》,也是跟古典音樂相關的對位法之意,關於旋律組合上的多聲和弦縱橫交錯的微妙處理手法,其中以Glenn GouldBach的作品最為代表性,全碟每一首作品都用上Bach不同的古典曲目為創作藍本,再將之混入Air美樂基因玩互動而成,那是一種現代對位法的全新創作探索過程,所以也可說是Godin版本的Reimagining Bach合輯,碟內亦分別有《Glenn》及《Bach Off》兩首致敬之作,前者更引入Glenn Gould一段講話作過門Sample

  序曲《Orca》先傳來很Progressive的電子琴音,跟電結他及弦樂協奏出一首很七十年代的Classical Rock鉅著般,先聲奪人,《Wilderstehe doch der Sunde》有如Serge GainsbourgBach相約在德國的華麗邂逅,《Club Nine》則破格地讓Dave Brubeck Quartet名曲《Take Five》架構來個巴哈式的Cool Jazz變奏重建,《Clara》陣陣懷舊 French-pop魅韻,依然美不勝收,完場曲《Elfe Man》形同Tim BurtonDanny Elfman的暗黑美學延伸,曲題已說明來意;總言之,《Contrepoint》會是個人本年度十大之選。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7/10/2015)






2015年10月23日 星期五

《毒裁者》: 墨西哥毒戰風雲



  今次《毒裁者》中文譯名改得相當不錯,英文原名《Sicario》是殺手之意,片首也作特別介紹,何解明明講墨西哥毒戰風雲,卻用上殺手為名,且強調是墨西哥某種不一樣的殺手,到底誰是真正殺手?好弔詭,完場自有分曉。

 《罪迷宮》導演Denis Villeneuve繼續以一貫凝重潛心的層疊氛圍打壓,沿途戲味張力循序漸進,本身處理手法已冷酷得如一位專業殺手,不急就章的平穩節奏,讓觀眾跟隨主角FBI女精英Kate同步一呼一吸,走入這個野獸之城,共同大開眼界。

  全片披露FBICIA之間的不尋常政治角力,CIA如何用非常手段對付非常敵人,跟FBI按本子辦案的矛盾衝突,甚至蒙在鼓裡被利用的真相陰謀,凸顯美國要在墨西哥進行緝毒反罪惡行動有多高難度的不協調阻礙,劇力應景而生。

  別期望荷李活式槍戰連場大追捕,行動過程以仿實錄形式迫力呈現,一觸即發的潛伏危機最扣人心弦,越境押犯重火力步步為營,到過關塞車的十面埋伏,又或夜潛突襲地下道,不說是墨西哥,還以為是伊拉克駐軍特種部隊的電影故事。

  Emily Blunt延伸《異空戰士》強中帶柔的型格個性,面對愈陷愈深的正邪兩難存困局,演出表現稱職,Benicio del Toro深不莫測的戰術高人,全程Cool到無朋友,懾人魅力依然寶刀未老,兩個角色互動出微妙悅目的好戲火花。

  擅用大量空鏡靜看美墨邊境的壯闊視野,帶出暗黑背後出奇不意的另類詩意,亦不得不讚冰島音樂人Johann Johannsson的簡約電音配樂佈局,跟本片低壓進程屬完美組合打造,建議不妨追看埋Kathryn Bigelow監製的墨西哥毒戰紀錄片《Cartel Land》,兩片原屬一對的。


(原文刊於U Magazine@23/10/2015)

2015年10月21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OOFJ 讓我們繼續迷醉



  近期最令本土原居民厭惡的五個字:「去殖民地化」,我們只想狠狠地回應一句:「去你的!」廢府有大量民生事務愛理不理,偏要花心神來處理英國殖民時期尚餘的幾十個郵筒,為的就只是郵筒上的皇室標誌篤眼篤鼻所致,擺明跟本土港人對著幹,百分百小學雞行為,歷史就是歷史!郵筒之後,下一步是否連以歷任港督為名的街道也要去殖民地化,「麥里浩徑」轉叫「梁振英徑」好不好?「砵典乍街」變成「董建華街」又如何?「麥當勞道」直情改稱為「當勞曾道」滿意未?

  回歸至今,這個中共廢府如何將香港弄到香非香,港非港,大家有目共睹,以前引以為傲的東方之珠,早已沒多少人在意,活在當下不願承認的一個妖獸都市,才是近在眼前的事實,試問如此刻意暴力閹割本土文物,企圖刪除殖民地歷史遺跡的做法,跟日本刪改侵華歷史有何分別?不如反問有關方面,民調支持度長期高企不合格的689,似乎才真正是港人最神憎鬼厭兼篤眼篤鼻的大獨裁者,又幾時輪到去689化?是否有需要將他蒙臉,免得影響市容,影衰香港呢?

  還好,尚有好音樂掛在耳邊來短暫逃離現實,讓我們繼續迷醉,就好像這對紐約電音二人組OOFJ,記得前年於網上初發現他們,驚艷動人,即時入局,全力推介他們首張專輯《Disco To Die To》,果真人聽人愛,只要你是喜愛GoldfrappPortishead的話,必然對號入座,當時自己形容為「混合電影配樂煽情結構,Trippy電音編排及夢幻女聲互動的淒迷布局,媲美David LynchTwin Peaks》基因分裂新變種的完美成果」,兩年後,OOFJ再度出擊,推出第二張全新專輯《Acute Feast》。


  或許,好多人仍不知道如何讀出OOFJ?那是O-OF-J,亦是從他們前期名字Orchestra Of Jenno的簡稱變身而來,成員為南非女主音Katherine Mills Rymer及丹麥音樂人Jens Bjornkjaer,從最近訪問終於揭開二人為情侶檔真相,卻否認OOFJ歌曲是他們的情書代言,Jens說:「Katherine擁有不同的音樂宇宙觀,較偏向陰暗面,而我本身其實幾光明一派!」

  有聽過《Disco To Die To》的話,完全是Angelo BadalamentiDavid Lynch的延伸共同體,今次《Acute Feast》依然故我,甚至玩得更Deep去得更盡,由全碟十曲一氣呵成的連貫性,到Katherine愈唱愈迷的Dream-pop魅韻,Jens愈趨成熟的電音編曲手法,致令OOFJ的型格個性更上一層,Katherine說:「上次我們只從11首創作選取10首出碟,今次我們合共寫了約50首新作,再從中挑選10首,現在我們已對OOFJ比以前更有遠見的大不同。」

  序曲《Youre Always Good》開首即來OOFJ招牌式弦樂前奏引子,又一個幻海奇情故事將要發生的預告,Katherine詭異夢幻腔調繼續懾人心靈,然後,忽然急轉入劇變式折衷節奏,跟PortisheadThird》入面的《Silence》概念同出一轍,緊接的《I Forgive You》完全是連體怪嬰,負責鼓擊部份正是與Trentemoller合作無間的Henrik Vibskov,到《Snakehips》佈滿陣陣歐陸Electro-pop推進節奏下,美不勝收。

  如喜歡上回《Death Teeth》及《For You》之類淒美Ballad,《Cliffdive》、《Cherry》及《Totally》肯定照單全收,而全碟最Up-tempo的唯一《Wolves》,恰巧跟Ladytron女主唱Marnie早前的細碟單曲同名同字之餘,將兩首《Wolves》相連播放亦有意想不到的驚喜。至於《Acute Feast》最玩破格嘗試盡在最後兩曲,《Sailor》引入色士風的爵士吹奏, 《Stephen Says》以acoustic結他主導,同樣令OOFJ帶來非一般的鮮味。

  OOFJ是屬於煙雨淒迷,跟冬天是絕配,今個聖誕節,《Acute Feast》肯定已是平安夜必聽之選,一場太平山下不太平的夢幻盛宴是這樣。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0-10-2015)

















2015年10月14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先敬羅衣亦敬樂



  常言道:「先敬羅衣後敬人」,也有云:「時裝嘅嘢,你識條鐵咩?」,到底你是屬意前者或後者?這個問題,可能先要問問自己,究竟衫係為著俾人睇,抑或跟隨自己喜好就是了?自古以來,人靠衣裝,佛靠金裝,聽聽埋埋,潛意默化,回到基本,我們由出生到離世,又不是赤條條而來,化灰燼而去,外表只是包裝,內在才是靈魂,弊在現世太多本末倒置,尤其是中國人,面子大過天,只求門面落重本,內涵空洞零投資,普世價值失衡淪亡,比比皆是。

  早前,本地揭發多宗外匯投資基金騙案,幕後集團被網上起底發現全屬一些「搵快錢」的年青新生代,個個西裝骨骨身光頸靚,派頭盡顯如富豪才俊,沒錯,不知由何時開始,香港地全面鼓吹一種崇尚高檔次奢華生活品味,甚麼新樓都稱豪宅,甚麼食肆都要米芝蓮,甚麼節目都推銷華麗,甚麼劇集都是豪門怨,甚麼消費都有尊貴獨享,甚麼宣傳都借名人效應,久而久之,病入膏肓,歪風助長貪慕虛榮的物質崇拜主義,人人都以才俊配佳人有車有樓為成就目標,果真十八銅人,18歲就銅臭過人之流,隨街可見,你看大學講座都邀所謂投資達人跟大學生講金融買賣商機,這個拜金城市還有甚麼未來可言?

  先敬羅衣後敬人,也是1980年許冠傑《念奴嬌》專輯內的同名歌曲,當時歌詞已如此一針見血,洞悉世情:「如果識著衫,泥鯭充正斑,做嘢亨通包冇話難;只要著得好款開聲屋到震,有冇現款冇人問。」回看這群基金騙案集團的新生代,完全看準中國人濫於充數的門面功夫陋習,泥鯭充正斑就呃人易過乜,講真,活在當下,你仍相信打呔穿西裝就代表斯文有誠這一套嗎?更莫論是打煲呔的,君不見好多初生之襩西裝友,總是細佬扮大人似去飲喜酒多過返工,衣不稱身到根本托不起件老西,這班犯罪之徒也不例外。

  這令我想起去年Scarlett Johansson主演的《皮下之慌》,當時我的影評曾這樣形容:「連外星人也懂找女神人皮的重要性,以貌取人,源自這個藍星球體系都市人的不變定律,你看如果換轉是一副醜陋人皮,外星人早就要食穀種!」查實我們活在如此混沌末世,群魔亂舞妖言惑眾之下,人人多少都有不一樣的皮下之慌,那是由現實的失衡普世價值觀迫壓出來的不安感;再早一點,2011年艾慕杜華《我的華麗皮囊》,謎一樣愛的膚換,正如英文原名「皮層下活著的我」,大家平時有否思考過這條關於真我的問題?當我的皮囊變成華麗,還需更美麗的一夥心靈,心中富有,再不用依附先敬羅衣後敬人,這種發自內心的自信,因為到時你就是你,Be Cool, Be Proud, Be Yourself是這樣!

  個人而言,「時裝嘅嘢,真係識條鐵咩?」自問對時裝潮流從沒敏感觸覺,近十年來,甚至對衣著追求一切從簡,獨沽一味只穿自己喜愛的圖案Tee,不論是Band TeeMovie Tee,總之上身永遠一件Tee就行,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沉悶乏味,件件都是差不多的黑色Tee,懶理你是天天不同圖案,又不是一件Tee,當然,對很多愛Tee同路人來說,我們就是喜歡將自己喜愛的音樂電影文化穿上身,每個圖案都可是一種個人生活品味取態的認同象徵,明白的,自會懂得欣賞,也不需太多解釋。

  先敬羅衣亦敬樂,絕對是今次Keep On Spinning音樂分享主題「音樂 x 時裝」的中心思想,資深傳媒人梁兆輝跟大家暢談七十年代Glam RockPunk到八十年代新浪漫的音樂時裝Icon重要影響力,獨立唱作人黃靖則分享60s The Mods及Ska與其音樂創作之間的微妙關係,流行歌手林奕匡亦從本地樂壇新生代角度前瞻音樂與時裝的未來變化所在之餘,同時,我們也會回看八十年代本地唱片公司跟當代時裝品牌合作的雜錦成果。今個周末,穿上你喜歡的衣服,一起到來灣仔Popplay先敬羅衣亦敬樂,到時見!

Keep On Spinning
「音樂 x 時裝」音樂分享會
17/10   4-6pm
免費入場
POPPLAY by sport b.
灣仔聖佛蘭士街4-6號聖佛蘭士大廈地下A舖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30530647281670/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3/10/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