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1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OOFJ 讓我們繼續迷醉



  近期最令本土原居民厭惡的五個字:「去殖民地化」,我們只想狠狠地回應一句:「去你的!」廢府有大量民生事務愛理不理,偏要花心神來處理英國殖民時期尚餘的幾十個郵筒,為的就只是郵筒上的皇室標誌篤眼篤鼻所致,擺明跟本土港人對著幹,百分百小學雞行為,歷史就是歷史!郵筒之後,下一步是否連以歷任港督為名的街道也要去殖民地化,「麥里浩徑」轉叫「梁振英徑」好不好?「砵典乍街」變成「董建華街」又如何?「麥當勞道」直情改稱為「當勞曾道」滿意未?

  回歸至今,這個中共廢府如何將香港弄到香非香,港非港,大家有目共睹,以前引以為傲的東方之珠,早已沒多少人在意,活在當下不願承認的一個妖獸都市,才是近在眼前的事實,試問如此刻意暴力閹割本土文物,企圖刪除殖民地歷史遺跡的做法,跟日本刪改侵華歷史有何分別?不如反問有關方面,民調支持度長期高企不合格的689,似乎才真正是港人最神憎鬼厭兼篤眼篤鼻的大獨裁者,又幾時輪到去689化?是否有需要將他蒙臉,免得影響市容,影衰香港呢?

  還好,尚有好音樂掛在耳邊來短暫逃離現實,讓我們繼續迷醉,就好像這對紐約電音二人組OOFJ,記得前年於網上初發現他們,驚艷動人,即時入局,全力推介他們首張專輯《Disco To Die To》,果真人聽人愛,只要你是喜愛GoldfrappPortishead的話,必然對號入座,當時自己形容為「混合電影配樂煽情結構,Trippy電音編排及夢幻女聲互動的淒迷布局,媲美David LynchTwin Peaks》基因分裂新變種的完美成果」,兩年後,OOFJ再度出擊,推出第二張全新專輯《Acute Feast》。


  或許,好多人仍不知道如何讀出OOFJ?那是O-OF-J,亦是從他們前期名字Orchestra Of Jenno的簡稱變身而來,成員為南非女主音Katherine Mills Rymer及丹麥音樂人Jens Bjornkjaer,從最近訪問終於揭開二人為情侶檔真相,卻否認OOFJ歌曲是他們的情書代言,Jens說:「Katherine擁有不同的音樂宇宙觀,較偏向陰暗面,而我本身其實幾光明一派!」

  有聽過《Disco To Die To》的話,完全是Angelo BadalamentiDavid Lynch的延伸共同體,今次《Acute Feast》依然故我,甚至玩得更Deep去得更盡,由全碟十曲一氣呵成的連貫性,到Katherine愈唱愈迷的Dream-pop魅韻,Jens愈趨成熟的電音編曲手法,致令OOFJ的型格個性更上一層,Katherine說:「上次我們只從11首創作選取10首出碟,今次我們合共寫了約50首新作,再從中挑選10首,現在我們已對OOFJ比以前更有遠見的大不同。」

  序曲《Youre Always Good》開首即來OOFJ招牌式弦樂前奏引子,又一個幻海奇情故事將要發生的預告,Katherine詭異夢幻腔調繼續懾人心靈,然後,忽然急轉入劇變式折衷節奏,跟PortisheadThird》入面的《Silence》概念同出一轍,緊接的《I Forgive You》完全是連體怪嬰,負責鼓擊部份正是與Trentemoller合作無間的Henrik Vibskov,到《Snakehips》佈滿陣陣歐陸Electro-pop推進節奏下,美不勝收。

  如喜歡上回《Death Teeth》及《For You》之類淒美Ballad,《Cliffdive》、《Cherry》及《Totally》肯定照單全收,而全碟最Up-tempo的唯一《Wolves》,恰巧跟Ladytron女主唱Marnie早前的細碟單曲同名同字之餘,將兩首《Wolves》相連播放亦有意想不到的驚喜。至於《Acute Feast》最玩破格嘗試盡在最後兩曲,《Sailor》引入色士風的爵士吹奏, 《Stephen Says》以acoustic結他主導,同樣令OOFJ帶來非一般的鮮味。

  OOFJ是屬於煙雨淒迷,跟冬天是絕配,今個聖誕節,《Acute Feast》肯定已是平安夜必聽之選,一場太平山下不太平的夢幻盛宴是這樣。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0-10-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