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4年9月26日 星期五

《移動迷宮》: 出路何價



        如此未來下一代汰弱留強的末世題材,近年沒完沒了,3月才看過《分歧者:異類叛逃》,半年後又有《移動迷宮》,同屬小說三部曲改編,電影宣傳更形容集結《飢餓遊戲》、《迷》及《奪寶奇兵》於一身,再加上「鬥智奇幻冒險大激鬥」做引子,觀後感卻只如睇完一集《生還者》之類的野外求生遊戲,The Maze Runner本已是一個百分百典型同類延伸之名,沒太多驚喜可言。

        一群強制失憶青年被困奇異空間尋出路,講玄妙絕未及《迷》深層次多角度,只算勉強將《童年無悔》重返原始建人性主旨殊途同歸,分黨分派的假團結共識理念,自定不同階級領導層,小朋友青年人一直都依從大人世界固有的一套生存價值觀,是人細鬼大,抑或潛移默化,結局對出路真正的掌控權似有所暗示,這個生存遊戲到底有幾多人可以成功玩得起?

        移動迷宮只是娛樂賣點,出路才是值得思索的議題,可惜此迷宮未如想像般驚天動地,只靠一種機械異獸「夜煞」守護,及迷宮版塊移動大變陣,跟「跑手」追趕跑跳踫,熟口熟面的過關斬將如打機一樣,論原創破格既不敵《心慌方》的驚為天人,又怎能與《奪寶奇兵》的精采刺激相提並論?

        最強「跑手」Minho 來自南韓,亦是唯一東方人種,由他帶領迷宮探險隊,熟悉迷宮藍圖脈絡背景,是否對南韓流行文化目前的盛世隱喻反射,以黑人Alby做領袖亦不言而喻,主角Thomas又再是「He is The One」教世者設定則屢見不鮮,另一位「The One」是唯一女生Teresa,兩者最終會否如阿當夏娃改變世界?

        完場玩局中有局企圖耐人尋味,實則不難估到,尚有二部曲繼續移動這群末世邊青,全片最感共鳴是正反雙方對立爭持局面,支持Thomas入宮主動抗制找出路,被維穩反對派視為搞亂和平秩序的入罪誘因,花上三年時間如認命般循規蹈矩被支配過活度日,對長期活於電腦前十幾平方呎空間的大多數,政治關我干事?打機追韓劇才是正經事。

        如果我們可以活在一個真正人人平等,共享自由的樂土,那還需要找出路嗎?以前,長輩總勸告後輩好好為未來找出路,當下後輩們想為自己未來爭取公義之時,偏偏好多長輩們卻諸多阻撓,甚至謾罵抹黑,這又証明了甚麼?

        原來所謂的未來,最好還是按本子給支配的未來。

        更重要是,活在當下都自身難保之時,未來似乎愈來愈變成一件奢侈品,真相是只要這些表面懶民主,實則獨裁到極的掌權騙徙一息尚存,就算此刻讓你找到出路,也只是「袋住先」的臨時出口,之後,當你以為找到出口之後,發現原來又是另一個被支配的迷宮新版圖,終此一生。

        難怪李國章口出狂言:「退學才算是犧牲!」冷諷以罷課威脅中央根本未夠班,等同有好多人表示:「唔鍾意香港就唔好再留響度!」這到底又是甚麼邏輯思維?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U Magazine@25/9/2014)

2014年9月21日 星期日

蠢規盜矩



    「循規蹈矩」四個字從來都是由上傳下的共同人生理念,不只代代相傳,任何政府都總想如此向平民百姓洗腦操縱,維穩是他們口中唸唸有詞的擔保代言,動亂是他們出言恐嚇的威脅偽言,當然不是要大家殺人放火做壞事,只是大家連思想都要盲跟「循規蹈矩」一套,就好讓他們繼續輕易弄權保位,當愈來愈多不合理,甚至歪理當真理的規矩要大家循蹈之下,大多數人亦只會因習慣而變得盲從附和,貧富懸殊只會更一面倒越走兩極死胡同,矛盾衝突根本從來沒完沒了。

        罷課不罷課,各有各說,各師各法之同時,也替當代中學生感到恩惠,因為目前起碼尚有自選權在你手,只想各位為人父母,為人師表的,請放過我們的下一代吧,中學生好應該開始嘗試有獨立思考的社會新體驗,你們也好好回想自己的青春成長期,何嘗不想擁有自己的獨立思考自選權來表態?更何況事實擺在眼前,這樣自欺欺人的普選制度,仍配做真普選嗎?覺醒吧!

        政府總動員說甚麼大家終於有機會一人一票選特首,電視公民廣告:「有票,真係唔要」,地鐵站大大幅政府宣傳廣告:「有票,梗係要」,通通都沒提及真正重點大前題:「實情是你們內定提名人給大家選!」如此玩弄語言偽術法,難怪這個拜金都市這麼多蒙在鼓裡,不理政治,不求甚解的,加上看準一般市井港人「有都好過冇」怕蝕底心態,有得選總好過冇得選,求其有得袋住先也不錯,騙子簡直輕易瞞天就順利過海,真要命!

        最近,蘋果推出iPhone 6都有多選擇,世界各地爭相選購,惟獨沒中國份,心想,如果中國以米還擊,同時立法限制全國(包括香港)以後只可用內置侵犯閣下私隱的米米手機及指定國內網絡,並只提供三款指定米米手機讓大家選購,試問,到時你又會點打算?


        還記得2007年,廣管局分別對無線播映的電影《秋天的童話》含不良對白,及港台《鏘集》之《同志‧戀人》鼓吹同性戀之嫌的投訴個案作出裁決,分別勒令無線刪剪《秋天的童話》對白,以及強烈勸喻香港電台的同性戀紀錄片。

        到底,21世紀的香港家長,是否較20世紀的來得更保守後退,難道他們都想自己子女,人人都以方力申做榜樣,乖足一世,表面不沾半點壞思想就最完美嗎?如果看《秋天的童話》,聽到發哥大大聲講『仆街』、『躝癱』、『你老母』、『隊冧佢』就有問題,那麼,出街時豈不是要配帶耳筒阻隔一切外來粗言穢語?電影中的發哥如此說,就是想反映現實生活中,如船頭尺這樣的人物角色性格,確實大有人在,就是沒有看過《秋天的童話》,你都或曾遇見過,所以,電影在電視播映前,都會以「家長指引」字眼提示,即是家長陪同小朋友收看。

        事實上,諸如『仆街』、『躝癱』、『你老母』、『隊冧佢』這些對白,以前一直都可以在本地電視劇集找得到,又不見有任何強烈投訴問題,何解如今卻愈鬧愈大,甚至要勒令刪剪《秋天的童話》對白,有誰會想到這位極受歡迎的船頭尺,竟落得如此收場,一套被影迷視為八十年代港產片經典,一套難得叫好又叫座的文藝愛情片,十幾年來相安無事,早已在電視台重播過好幾遍,就是VCD/DVD一直熱賣中,試問有幾多家庭一起看過此片,到底出了甚麼問題?難道,21世紀的今天,有人真係做茶煲?重要係加多舊魚的大茶煲!



        至於港台《鏗鏘集》之《同志‧戀人》有鼓吹同性戀之嫌,又是另一匪夷所思的多舊魚大茶煲,難道不小心看了此集,就會令人有改變性取向衝動,到底如何鼓吹同性戀呢?那麼,你都可以投訴李安導演,表示《斷背山》一片鼓吹同性戀,又可以投訴本地年青人雜誌,當時不斷製造所謂「斷背」熱話題,甚至,Twins唱片封面都可以說成是鼓吹同性戀之嫌,如果真的又有多舊魚大茶煲投訴Twins,那時候,阿嬌真的又要哭著再說多次:「我以後點樣面對小朋友歌迷?」

        說到底,面對現實吧!閣下既然想清楚要生BB,就應該好明白帶他們來到的,是一個甚麼樣的世界,有些實況並非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就可以當作沒有存在,這只是自欺欺人的行為,反正他們遲早都會知道這世上是一樣米養百樣人,倒不如以平常心及較開放態度,從旁引導他們去認識這個世界,這才是閣下應有的責任,一個人是好是壞,並不是單靠看電視就會影響一生,試問,如果過於為保護子女而保護,就會變成溺愛,倒過來害了他一生也有可能,這樣成長於過嚴監管之下,並非家長指引,而是家長止癮。

        家長止癮,即是強烈管制子女的自由思想發展,為他們提供指定而有限的課餘興趣,灌輸一些封建舊思想,如做藝術創作必定一世冇發達之類,如此這般家長止癮,恐怕食幾多叻仔奶粉,即是那些含有不同「DNA」等一大堆助長思考思維的超級奶粉,食完也補唔番。

        不循規蹈矩,亦不等於一定行差踏錯,一切只視乎大家到底有幾清楚甚麼是對,甚麼是錯?然而,甚麼是規,甚麼是矩?是蠢規,還要盜矩?



此為2014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AV Magazine @ 2/6/2007)

2014年9月20日 星期六

《國定殺戮日》1+2 : 滅貧殺戮大陰謀



《國定殺戮日:全民瘋殺》

        一年一度國定殺戮日如開派對一樣,去年以鬼片手法玩互動困獸鬥,效果未如理想,今年續集終於走上街頭,視野擴闊到不同階層角色,新政府新元首加入大開殺戒,殺戮一夜媲美《28日後》喪屍橫行,再有型男主角沿途拯救,整體出奇地比首集可觀有驚喜。

        開場由平民角度為殺戮日做準備出發,聽得最多的一句祝福語是「Stay Safe」,事實是任你留在哪裡也難保平安,入屋殺人比比皆是,且以特擊隊形式入侵,更恐怖是人心難測,不論是左鄰右里身邊人,人人本是計時炸彈,兩集都有不同面具殺人黨,揭示社會充斥大量表裡不一,口是心非的偽人類,美其名叫國定殺戮日,潛台詞是「心魔爆煲日」更貼切。

        全民瘋殺12小時,自相殘殺合法化背後,奉行減少人口論不容置疑,初亮相的反殺戮日地下組織,揭露政府與軍火商互惠互利陰謀真相,編劇明示美國槍械合法化的荒謬實況,片末那個貨櫃車重型機槍殺人王高姿態聲明,政府擺明要殺人滅人口,不容任何救人行為,可圓可點。

        政府出動特擊隊滅貧,富豪聘用獵頭隊收買人命玩殺戮遊戲,未來世界是否勢必盲從精英汰弱留強制,衣冠禽獸華麗盛宴的舞台上,槍桿下的惶恐百姓,跟近期「伊斯蘭國」斬首事件沒兩樣,也想起21年前吳宇森在荷里活處男作《終極標靶》已先知先覺,早將如此沒人性的富豪殺戮遊戲搬上大銀幕公諸於世。

        如果再有第3集,可以再交待殺戮日之後屍骸遍地的殘局處理,全民是否真的從瘋殺12小時回復生活正常?離場時聽到不少觀眾笑談香港殺戮日,如是者,相信好多高官富豪早已潛逃海外一避之餘,大義勢必滅親的話,梁家幼女初長成,到時一定有債有還,香港有幾咁愛惜生命,你看港鐵如何視狗為無物的公事公辦冷血行為,又或殺虐貓狗狂徙事件簿,不用國定,殺戮日日在進行中。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U Magazine@19/9/2014)


《國定殺戮日》: 仇富滅窮殺殺殺 

    《國定殺戮日》在港上映前,適逢美國國會終通過化解財政危機法案,聯邦政府得以恢復運作,不其然倍添對號入座的投入感,跟日本《大逃殺》或《死亡預告》相若,未來世界國家紛紛立惡法,美其名改善民生,實則想控制人口,2022年美國為維穩設立每年一天 「冇皇管」任人犯罪12小時,編導似存心反射當下「人都癲」都市生活下,人與事都壓力爆煲遲早一鑊熟的預警啟示,惜有心無力。

        電影並非如大家所願的GTA 式全國大逃殺規模,只集中以Ethan Hawke為首一家四口的豪宅受襲,諷刺是他以先進保安系統生意賺大錢,最後竟自身難保全家失守收場,編劇出身的James DeMonaco首次執導,企圖延續其擅寫的困獸鬥處境劇題材如《冇數講》及《暴火線13》之餘,監製之一James Blum更注入其代表作《午夜靈異實錄》系列、《兒凶》及《邪靈》等驚嚇手段,等同近作《夜凶》一樣以鬼片手法跟其他題材玩互動。

        結果,不足八十分鐘內容見人如見鬼,CCTV下的面具殺戮團隊形同喪屍徘徊,入屋後則如惡鬼玩突襲,好笑是每到主角們面臨生死關頭,總有背後一槍及時營救,逃亡窮黑人既是引禍入宅觸發點,也是人性大考驗,最後看似出奇不意卻猜得到的扭轉設局,引証出明刀明槍始不及笑裡藏刀的冷不勝防,仇富是否只屬窮人獨享,富人也有妒忌猜度的壞心腸。

        問題是,劇本再沒有將《國定殺戮日》此別出心裁主題深化反思,只流於很表面化的賣點綽頭,淪為一般借題發揮的純娛樂追撃未免太可惜,其實前半段可交代更多全世界貧富懸殊及人口過盛前因,又或不同階層的社區如何為殺戮日準備的前設,帶出普羅被權貴長年累月壓抑生活下的所思所想,豈止「邊個波士唔抵死」咁簡單。

        想深一層,如今美國每年根本都有好多非國定殺戮日,且以校園槍殺享負盛名,難道真的有人要你滅亡,必先要令你瘋狂,未到2022已見嚴重汰弱留強精英化的當下,到底滅窮又是否滅絕低下層人口的陰謀論揭後語?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U Magazine@25/10/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