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4年9月26日 星期五

《移動迷宮》: 出路何價



        如此未來下一代汰弱留強的末世題材,近年沒完沒了,3月才看過《分歧者:異類叛逃》,半年後又有《移動迷宮》,同屬小說三部曲改編,電影宣傳更形容集結《飢餓遊戲》、《迷》及《奪寶奇兵》於一身,再加上「鬥智奇幻冒險大激鬥」做引子,觀後感卻只如睇完一集《生還者》之類的野外求生遊戲,The Maze Runner本已是一個百分百典型同類延伸之名,沒太多驚喜可言。

        一群強制失憶青年被困奇異空間尋出路,講玄妙絕未及《迷》深層次多角度,只算勉強將《童年無悔》重返原始建人性主旨殊途同歸,分黨分派的假團結共識理念,自定不同階級領導層,小朋友青年人一直都依從大人世界固有的一套生存價值觀,是人細鬼大,抑或潛移默化,結局對出路真正的掌控權似有所暗示,這個生存遊戲到底有幾多人可以成功玩得起?

        移動迷宮只是娛樂賣點,出路才是值得思索的議題,可惜此迷宮未如想像般驚天動地,只靠一種機械異獸「夜煞」守護,及迷宮版塊移動大變陣,跟「跑手」追趕跑跳踫,熟口熟面的過關斬將如打機一樣,論原創破格既不敵《心慌方》的驚為天人,又怎能與《奪寶奇兵》的精采刺激相提並論?

        最強「跑手」Minho 來自南韓,亦是唯一東方人種,由他帶領迷宮探險隊,熟悉迷宮藍圖脈絡背景,是否對南韓流行文化目前的盛世隱喻反射,以黑人Alby做領袖亦不言而喻,主角Thomas又再是「He is The One」教世者設定則屢見不鮮,另一位「The One」是唯一女生Teresa,兩者最終會否如阿當夏娃改變世界?

        完場玩局中有局企圖耐人尋味,實則不難估到,尚有二部曲繼續移動這群末世邊青,全片最感共鳴是正反雙方對立爭持局面,支持Thomas入宮主動抗制找出路,被維穩反對派視為搞亂和平秩序的入罪誘因,花上三年時間如認命般循規蹈矩被支配過活度日,對長期活於電腦前十幾平方呎空間的大多數,政治關我干事?打機追韓劇才是正經事。

        如果我們可以活在一個真正人人平等,共享自由的樂土,那還需要找出路嗎?以前,長輩總勸告後輩好好為未來找出路,當下後輩們想為自己未來爭取公義之時,偏偏好多長輩們卻諸多阻撓,甚至謾罵抹黑,這又証明了甚麼?

        原來所謂的未來,最好還是按本子給支配的未來。

        更重要是,活在當下都自身難保之時,未來似乎愈來愈變成一件奢侈品,真相是只要這些表面懶民主,實則獨裁到極的掌權騙徙一息尚存,就算此刻讓你找到出路,也只是「袋住先」的臨時出口,之後,當你以為找到出口之後,發現原來又是另一個被支配的迷宮新版圖,終此一生。

        難怪李國章口出狂言:「退學才算是犧牲!」冷諷以罷課威脅中央根本未夠班,等同有好多人表示:「唔鍾意香港就唔好再留響度!」這到底又是甚麼邏輯思維?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U Magazine@25/9/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