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4年8月29日 星期五

《罪惡城2 : 蛇蠍情人》:非黑即白加點紅



  9年前《罪惡城》開創Neo-Noir暴力美學新經典,型格暗黑漫畫與真人破格演出完美合體,正如今集主題「性與暴力,主宰世界」,玩兩極反差淋漓盡致,作奸犯科不覺有問題,非黑即白加點紅,角色個個亦正亦邪,沿途拋售「男人的浪漫」感性旁白改頭換面,Frank Miller似將羅文名曲〈壞情人〉活靈活現於城中,那麼《罪惡城2》是否罪惡X2

  論故事,戲味絕冇X2可言,甚至簡化兒戲如八十年代港產片,主線蛇蠍情人色誘眾男為她謀財害命,設局殺夫承斷遺產,神槍手Dwight情心枉種,十足TVB劇集常規橋段不特止,賭徒Johnny向惡父挑機亦媲美王晶賭片延伸,如果Johnny是新版刀仔,絕地翻身的Nancy則似標殺令The Bride配套〈Bang Bang〉手槍變奏重生。

  全片3段復仇章節由狂人Marv貫通連線,一切由「又是另一個周末夜」出發,開首Marv憶述離奇斷片的意外現場,序曲本屬相當不錯,編劇未有好好掌握Marv的失憶個性大造文章,心想如果交到王家衛手上,隨時足令Marv醉生夢死式高層次升華,當罪惡城碰上東邪西毒,Marv等同歐陽峰同樣做中間人,再將「人最大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重新融合,不妨聯想一回。

  性與暴力主宰全片,前者雖有Eva Green邪鬥邪全裸獻身,卻不及Jessica Alba艷舞形體誘惑出位,後者明顯比首集落重料,MarvMaute兩強相遇眼球連根拔是全場焦點,舊城女子殺人組亦殺得性起,Miho日本雙刀斬首停不了,Nancy弓箭射爆頭,結合Frank Miller自此一家的構圖剪接,就是三級暴力也可以如此賞心悅目。

  至於已故型警Haritgan再度登場,巧妙將Bruce Willis自己名作《鬼眼》破土再返魂有術,忽然帶點出奇玩味,而賭徒Johnny的一個倒楣長夜,亦不失黑色幽默,人財女瞬間全失,還需找三流醫生急救療傷,比當年九龍城寨無牌醫師更不堪的出眾醫術,換來笑聲不絕。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U Magazine@29/8/2014)

2014年8月24日 星期日

《The Fall》: Tarsem Singh 印度美藝極品



  當年多得丹尼波爾《一百萬零一夜》掀起新一輪印度片熱潮,不少朋友開始對印度Bollywood電影及音樂頓感興趣,其實,印度電影不止Bollywood,這位印度名導Tarsem Singh作品影像強烈凌厲,不失印度獨特的美藝風格,《The Fall》是Tarsem2套電影,早於2006年在美國及日本上映。

  現年53歲的Tarsem Singh,出生於印度,24歲便走到美國專修藝術設計,後來成為廣告導演一鳴驚人,奪獎無數,可說是廣告界首屈一指的名導之一,相信大家都或曾看過Tarsem拍攝的電視廣告,代表作包括有Levis《女逃犯公廁巧遇假盲人》、NikeGood vs Evil世界球星與魔鬼決戰》、Smirnoff《酒樽內另有乾坤》、Reebok《暴風雨來臨篇》…等,全屬電影感十足,由鏡頭取景、剪接、配樂、演員、到整個創作構思,都是匠功獨運,有興趣重溫Tarsem的廣告片傑作,可到其個人網頁www.tarsem.org找找看,個人而言,極期待著名的The Work Of Director系列可以出現有Tarsem的一集。
 
    對於流行樂迷來說,其實早已看過由Tarsem拍攝的Music Video,其中R.E.M.冠軍名曲〈Losing My Religion〉便是Tarsem最享負盛名代表作,每個鏡頭構圖如畫般詩意無限,結果成為當年MTV Awards大嬴家,一連奪取8MTV大獎之餘,同樣得到格林美獎項,另一個Tarsem MV得意名作是Deep ForrestSweet Lullaby〉。


  至於電影方面,由於Tarsem的高質素製作要求,超慢工出細貨在所難免,處男作是2000年的荷李活片《The Cell》,港譯《移魂追兇》,由Jennifer Lopez飾演女探員,以一具可以進入他人腦世界的儀器為主,片中最可觀正是那個抽離現實的奇異空間,充斥大量視覺衝擊的構圖畫面,盡顯Tarsem手到拿來的美藝特色。

  第2套電影取名《The Fall》,字面上跟《The Cell》似同出一系,卻又是另一個全新創作,或許《移魂追兇》始終受到典型荷李活制權之下,表現未如人意,Tarsem決定自資開拍《The Fall》,令一切都能在自己掌握之中,觀眾終於看到一套百分百Tarsem電影,更重要是得到兩大名導David FincherSpike Jones幕後支持,令影迷得到信心保証。


  故事背景為二十年代初期,一位失意電影特技人跌斷腳受傷入院,遇上一位趺斷手臀的可愛小女孩,特技人在病床上開始每天跟她講故事,一個由他自行創作的復仇故事,所有人物均取材自醫院的醫生護士與病人,而劇情內容則將自已的愛情故事做藍本,於是,整個電影就不斷穿梭於醫院的現實世界,與及這個虛構的故事之內,原來,特技人沿途暗中為自己安排食藥自殺的意圖,需靠小女孩到藥庫為他偷藥。


  首先,兩位主角都演出神采,尤其那位得幾歲大的小女孩,人見人愛的肥妹仔外形,完全天真無邪,毫冇任何演戲經驗包袱,全程真情流露,製作特輯內可見到導演如何騙她入局,令她以為眼前都是真實事情,來捕捉她最真摰一面。
  當然,完美畫面構圖又再是Tarsem招牌好戲,為拍出嘆為觀止的影像,走遍印度、法國、意大利、西班牙、中國…等不同國家實地取景,大量天地合一的大自然無限視野畫面,構圖如藝術結晶品,為求完美,一絲不苟,甚至是魄力驚人,他可以專程用船運來一隻大象,為拍大象游泳美態,又可以將一棵巨大樹幹,搬到了無人煙的大荒野…你可曾見過如此匪夷所思的設計。

  總之,全片近兩小時奇幻觀影體驗,故事本身引人入勝,戲中戲充滿史詩式寓言魅力之餘,豐富的影像同樣目不暇給,絕對推介必買Blu-ray版本來觀賞,肯定帶來前所未有的家庭影院新睇驗。
此為2014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AV Magazine @ 3/9/2009)

2014年8月19日 星期二

《The Machinist》: Christian Bale 瘦身之謎



  如果你有追看明珠台《F檔案》,或會對這位Brad Anderson導演有所認識,其中好幾集正是由他執導之外,如果你是荷李活驚慄懸疑片迷,亦可能早於《Masters Of Horror》電視單元系列其中一集《Sounds Like》,又或2001年一套名為懸疑片《Session 9》,從而認識Brad Anderson這名字;然而,他於2004年曾拍過這套名不經傳的代表作《The Machinist》,並找來好戲之人Christian Bale做主角,由於並未在港上映過,亦從未推出港版影碟,恐怕大家或會錯過也說不定。

  故事開始見到由Christian Bale飾演的主角Trevor Reznik,正在處理一具屍骸,並打算搬運到海邊毀屍滅跡,然後,卻被人發現…....原來這只是一個重要關口的序幕,跟著劇情將不斷見到Trevor在工廠的工作情況、跟心儀妓女相聚、及到機場咖啡店跟女侍應傾談,也開始留意到Trevor的非一般生活模式,可以一整年失眠,且骨瘦如柴得不似人形,繼而再發現Trevor好多怪事,好像突如其來的一位神秘大漢Ivan,家中雪櫃找到不明來歷的猜字遊戲標貼,甚至發生兩宗由他而起的嚴重意外,總之,看著Trevor愈來愈迷失的精神狀態,也引導觀眾愈看愈想追看下去的查找真相,可以話你知,結局絕對令人有驚喜,任你如何推斷,也很難完全猜中,就算有某些設定會令人想起《搏撃會》,不過,亦絕不影響觀感睇驗,因為編導演各方面均有很高水準表現。



  沒錯,導演Brad Anderson處理驚慄懸疑氛圍上,確有不少源自希治閣及白賴恩迪龐馬的影子,全片影像風格滲透兩位大師風範,尤其掌控懸疑緊湊張力的節奏感,妙用冷靜得如暴風雨前夕的舖排推進,配樂設計亦承襲一點Bernard Herman餘韻,音樂人Roque Banos聰明地選用Theremin樂器演奏,借用這種vintage電音聲效,為電影帶來更匪夷所思的詭異氛圍,功不可沒。

  從製作特輯得知,全片特地走到巴塞隆拿實景拍攝,卻又想做到有誤導觀眾以為是美國的混淆視聽之效,故此,道具設計亦需要將當地街道及背景自行加工改造,結果,令觀眾愈看愈有似是而非的錯盪感,就算是Trevor工作之地,長期只見好多機器在運作,實則大家都不清楚到底這是一所甚麼類型的工廠,總之,全片由內到外都貫徹這份神秘不思議氣質。



  今回Christian Bale於開拍前四個月努力減磅,維持每天只飲一杯咖啡及食一個蘋果之下,最終成功減掉62磅,開拍時只得120磅,而他當時亦想以100磅為目標,最終被電影公司以健康問題堅決反對,事實上,拍攝期間所有台前幕後都十分尊重其忘我投入態度,據知,每天食飯時間,Christian Bale仍一直堅持不可進食,只問其他演員食物味道如何就當自己吃了一樣;此種方法演技取向,跟羅拔迪尼路拍《狂牛》瘋狂增磅的經典個案不遑多讓,難怪成功令觀眾對Trevor Reznik留下深刻印象,個人認為《The Machinist》始終是Christian Bale出道至今最佳代表作,拍完此片後,他便積極增磅40磅,才接拍《蝙蝠俠俠影之謎》。



密碼尋查搜

  睇完第一次後,已即時有想重看多一次的吸引力,那是源自導演悉心安排於每一格畫面內,潛藏大量值得細讀密碼所致,結果,第二次重看之時,確是另一趟不一樣的全新觀影睇驗,純為挑戰影迷密碼尋查搜而設,好讓觀眾再重新發掘大量跟故事脈絡有關的密碼/符號,好像「1:30的時間」、「分叉路口的決定」、「Route 66」…等,在此不便多談,就讓大家各自追尋。


  另外,此片亦有不少來自19世紀俄羅斯著名存在主義小說作家Fyodor Dostoyevsky影響薰陶,不乏潛藏Dostoyevsky的相關密碼,如Trevor所閱讀的正是其代表作之一《The Idiot》,一個長期不眠的人,到底甚麼才是生存?是早將自己從現實抽離,長埋於自己的夢境求存?還有Trevor Reznik這個名字,筆者初次見到時,已覺此名字似曾相識,並聯想到是Nine Inch Nails主腦Trent Reznor的變奏,後來經查証,果然不出所料,編劇真的以Trent Raznor為概念。

此為2014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AV Magazine @ 22/6/2009)

 

2014年8月13日 星期三

交出我的頭



   梅艷芳有一首〈交出我的心〉深入民心,若然,換轉是〈交出我的頭〉又如何?

  銀幕上最性感而誘惑的洗頭場面,有可能是來自1990年一套法國電影《The Hairdresser’s Husband》,片中主角是一位美艷動人的女理髮師,由當代意大利大美人Anna Galiena飾演,她亦曾參演過一部著名西班牙電影《Jamon Jamon》,女理髮師與丈夫及客人由洗頭理髮建立奇妙曖晦的親密關係,配合背後由Michael Nyman的美妙配樂,與及她不時聆聽的東方音樂,魅力絕對沒法擋,如有看過此片的男士們,相信都曾經幻想過如果可以交個頭給她洗一回就好了。

  相反地,回到現實中,個人卻認定九十年代一套港產片《同居蜜友》,其中一幕梁朝偉在高級髮廊的理髮遭遇,是真正貼近民意寫實反照,劇情講述梁朝偉被迫去到一間所謂高級髮廊理髮,先來一位Hair Stylist為他提供一堆浮誇意見,再來交由一位後生仔為他洗頭,洗頭途上又再被問一大堆問題:「先生,覺得邊度痕?」,梁朝偉即時寸答:「史忽痕!」,然後,後生仔繼續在其頭上按摩一輪,最終搞到梁朝偉立刻起身,表示不用他洗了,決定自已拿回花灑幫自己洗埋個頭,洗完頭後,自己吹埋頭,最終只求其給該Hair Stylist輕輕剪了一條頭髮就極速離開。

  這一段洗頭戲,梁朝偉完全揮酒自如,出奇地達到很幽默抵死效果,香港一般髮型屋的洗頭員工,全屬該店內所謂學徒擔任,剛入行不久的初牲之䄣,也是全店人工最低的員工,所以流失量最多最快,完全不明所以,何解消費者竟然要交個頭給他們來任舞練習?點解沒有專業洗頭員工為客人提供服務?

  回看《The Hairdresser’s Husband》電影中的洗頭場面,那是讓人感到極舒服享受的洗頭過程,如果個個都可以如此細心幫客人洗頭,就不會出現《同居蜜友》的尷尬場面;相信,到髮型屋洗頭理髮已是都市人平均一兩個月一次的指定動作,髮型屋洗頭跟家居洗頭最大分別,除了有人幫你洗之外,頭顱傾向亦大不同,前者是身體需要躺下,頭向後放下面向天,後者則通常站立,頭向前彎躬面向地,所以,他們總會示意閣下將頭放在他們手上,並由此刻正式開始交個頭給他們處理。

  首先,水溫是第一個問你的問題,是冷是熱悉隨尊便,反而他們絕少會問水力問題,好多時,他們都偏愛用過猛一點水力方便沖洗,卻完全沒有任何示意;然後,就到「先生,覺得邊度痕?」,大家當然不會學梁朝偉的答案,不過又實在幾難回答,除非你用手協助指引痕處,否則真的難以言喻?呢度果度對上對下向左向右前一點後一點,人都癲!好了,終於來到讓他們一顯身手的時刻,那就是為君在頭上進行一些指壓按摩之類,通常都是擦上護髮素之後的指定動作,也是最懊惱的洗頭重要關口。

  都說他們大部份全屬剛入行不久的初牲之䄣,未學好洗好一個頭之餘,還要他們去幫客人指壓按摩,根本就是越級挑戰,需知指壓按摩本身真的要功多技熟,易學難精,敢說遇過有八成以上幫你洗頭的,根本就是亂按一通,完全不懂甚麼是陰力,只像求其在你的額上「懶有手勢」地用力按用力捽,有些甚至求其按一兩按就完事,講真,按完頭痛多過鬆馳,還是事先早響不用做指壓按摩為妙!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AV Magazine @ 25/4/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