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9日 星期二

《The Machinist》: Christian Bale 瘦身之謎



  如果你有追看明珠台《F檔案》,或會對這位Brad Anderson導演有所認識,其中好幾集正是由他執導之外,如果你是荷李活驚慄懸疑片迷,亦可能早於《Masters Of Horror》電視單元系列其中一集《Sounds Like》,又或2001年一套名為懸疑片《Session 9》,從而認識Brad Anderson這名字;然而,他於2004年曾拍過這套名不經傳的代表作《The Machinist》,並找來好戲之人Christian Bale做主角,由於並未在港上映過,亦從未推出港版影碟,恐怕大家或會錯過也說不定。

  故事開始見到由Christian Bale飾演的主角Trevor Reznik,正在處理一具屍骸,並打算搬運到海邊毀屍滅跡,然後,卻被人發現…....原來這只是一個重要關口的序幕,跟著劇情將不斷見到Trevor在工廠的工作情況、跟心儀妓女相聚、及到機場咖啡店跟女侍應傾談,也開始留意到Trevor的非一般生活模式,可以一整年失眠,且骨瘦如柴得不似人形,繼而再發現Trevor好多怪事,好像突如其來的一位神秘大漢Ivan,家中雪櫃找到不明來歷的猜字遊戲標貼,甚至發生兩宗由他而起的嚴重意外,總之,看著Trevor愈來愈迷失的精神狀態,也引導觀眾愈看愈想追看下去的查找真相,可以話你知,結局絕對令人有驚喜,任你如何推斷,也很難完全猜中,就算有某些設定會令人想起《搏撃會》,不過,亦絕不影響觀感睇驗,因為編導演各方面均有很高水準表現。



  沒錯,導演Brad Anderson處理驚慄懸疑氛圍上,確有不少源自希治閣及白賴恩迪龐馬的影子,全片影像風格滲透兩位大師風範,尤其掌控懸疑緊湊張力的節奏感,妙用冷靜得如暴風雨前夕的舖排推進,配樂設計亦承襲一點Bernard Herman餘韻,音樂人Roque Banos聰明地選用Theremin樂器演奏,借用這種vintage電音聲效,為電影帶來更匪夷所思的詭異氛圍,功不可沒。

  從製作特輯得知,全片特地走到巴塞隆拿實景拍攝,卻又想做到有誤導觀眾以為是美國的混淆視聽之效,故此,道具設計亦需要將當地街道及背景自行加工改造,結果,令觀眾愈看愈有似是而非的錯盪感,就算是Trevor工作之地,長期只見好多機器在運作,實則大家都不清楚到底這是一所甚麼類型的工廠,總之,全片由內到外都貫徹這份神秘不思議氣質。



  今回Christian Bale於開拍前四個月努力減磅,維持每天只飲一杯咖啡及食一個蘋果之下,最終成功減掉62磅,開拍時只得120磅,而他當時亦想以100磅為目標,最終被電影公司以健康問題堅決反對,事實上,拍攝期間所有台前幕後都十分尊重其忘我投入態度,據知,每天食飯時間,Christian Bale仍一直堅持不可進食,只問其他演員食物味道如何就當自己吃了一樣;此種方法演技取向,跟羅拔迪尼路拍《狂牛》瘋狂增磅的經典個案不遑多讓,難怪成功令觀眾對Trevor Reznik留下深刻印象,個人認為《The Machinist》始終是Christian Bale出道至今最佳代表作,拍完此片後,他便積極增磅40磅,才接拍《蝙蝠俠俠影之謎》。



密碼尋查搜

  睇完第一次後,已即時有想重看多一次的吸引力,那是源自導演悉心安排於每一格畫面內,潛藏大量值得細讀密碼所致,結果,第二次重看之時,確是另一趟不一樣的全新觀影睇驗,純為挑戰影迷密碼尋查搜而設,好讓觀眾再重新發掘大量跟故事脈絡有關的密碼/符號,好像「1:30的時間」、「分叉路口的決定」、「Route 66」…等,在此不便多談,就讓大家各自追尋。


  另外,此片亦有不少來自19世紀俄羅斯著名存在主義小說作家Fyodor Dostoyevsky影響薰陶,不乏潛藏Dostoyevsky的相關密碼,如Trevor所閱讀的正是其代表作之一《The Idiot》,一個長期不眠的人,到底甚麼才是生存?是早將自己從現實抽離,長埋於自己的夢境求存?還有Trevor Reznik這個名字,筆者初次見到時,已覺此名字似曾相識,並聯想到是Nine Inch Nails主腦Trent Reznor的變奏,後來經查証,果然不出所料,編劇真的以Trent Raznor為概念。

此為2014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AV Magazine @ 22/6/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