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6年9月30日 星期五

《屍殺列車前傳:首爾站》:被遺棄的人性


  真心話,未上車前的《屍殺前傳》動畫,比上車後的《屍殺列車》更吸引,導演延尚昊向南韓政府作出更直接控訴,反映更貼地的首爾眾生相,喪屍只是一種借題發揮的手段,被遺棄的人性,才是更警世寓意的重點,有時候,比喪屍更喪心病狂的,是來自不問責極權製造出來的民間撕殺。


  首爾站外的露宿者群,令我想起日本新宿車站差不多的實況連線,兩地民生同處壓力臨界點,首爾越趨白熱化的世代競爭,及南韓官商勾結後患無窮之下,自殺率長期高企已見慣不怪,前半段描述貧苦懸殊的階層對立,被社會遺棄的低下層,不斷發聲表態,對白句句當頭棒喝,再由露宿者群引發屍變來襲,活像一場官逼民反的革命起義變奏版。

  借古今是延尚昊別有用心的成功部署,上回首爾去釜山是1950年南韓總統在韓戰的逃亡路線,今回繼續暗示當年首爾民眾如何被政府出賣瞞騙,最終慘被北韓軍隊射殺犧牲的史實,經編導巧妙改動後,南韓政府繼續瞞騙真相,硬將首爾喪屍事故定性為暴亂事件,並勒令把硬闖封鎖線的百姓亂槍掃射,一幕血腥鎮壓的震撼場面,正面影射南韓政府如何莫視冷待無階級的赤貧問題。

  露宿者伯伯跟女主角海順同屬天涯淪落人,二人在隧道逃亡時,忽然想家的熱淚盈眶,聞者傷心,前者哭訴根本沒家可歸,後者有家歸不得,離家出走的援交日子,同居男友不務正業,竟視女友出賣肉體是應份的,世態炎涼。

  悲慘世界低處未見低,海順「爸爸」竟出奇不意拼命展開救女之途,壓軸安排眾人另類團聚於豪宅示範單位大樓,簡直是最傷口灑鹽式的揶揄冷諷,盡見編導對「家」前呼後應的細膩筆觸。

  當然,「爸爸」的最後真相是神來之筆,前後傳各有兩極化的父女情為主綫,好明顯,前傳設定更勝一籌,不用再玩韓式煽情,卻有令人拍案叫的驚喜轉折。

  至於大家最關心的前後傳連接位,肯定不是無縫交接,有後傳開場最後登車的那位女乘客,就是海順本人,如是者,這一點應該存在犯駁之嫌,只要記得片末海順出現的身體變化,時間上的差異,對沒可能是她吧!

(原文刊於U Magazine@29/9/2016)

2016年9月27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Planned Obsolescence自毀的陰謀

 《職業特工隊》男主角Ethan Hunt接到總部秘密訊息後,錄音裝置例必作出最後忠告:「此段聲帶將於5秒內自動銷毀!」無論你是60s年代電視版影迷,或是九十後電影系列新生代,應該留下深刻印象。

  回歸現實,你又相信我們常用的電子產品同樣內置差不多的「自毀」程式嗎?

  最近,家中的Printer又出現沒墨水情況,一般來說,大家都不覺有甚麼不妥問題,只當作一件等閒事,墨水用完就去買盒新的換上,真相是否如此習以為常咁簡單?重點是,明明知道自己根本不常需要用Printer,又何來出現墨水不足的問題?

  以下是個人真實體驗,這些年來,先後用過E記及C記兩品牌Printer,前者是4色及黑色合共5個獨立墨水匣,後者則是彩色及黑色兩個墨水匣,共通點是無論彩色或黑色沒墨,都需要用家更換才可正常列印,自己大多數只需印黑白文件,明明黑色有墨,卻因為彩色沒墨已受牽連影響,久而久之,開始意識到問題根源,清楚計算根本沒多少印過Color Copy,偏偏到時到候,彩色匣子又表示沒墨水,從電腦查看用量圖表,竟又再是無原無故的消失於空氣中,迫不得已又花百多元來更換新的,然後,當從Printer內拿出那個「被沒墨水」匣子,卻驚覺匣子內仍有不少墨水存量,不得不懷疑製造商背後的陰謀論。

  後來,嘗試上網查究,找到一個專有名詞「Planned Obsolescence」,即是「預謀過時」之意,那是製造商鮮為人知的陰謀政策,為求可以保持長期「推陳出新」的生意錢途,所有產品線的出品質量,總不可以耐用一世來倒自己米,如是者,哪有人再需要買新款式呢?結果,就算你如何好好善用他們的產品,也敵不過「預謀過時」的自毀程式,你不用做職業特工隊,也可以不斷體驗限時自動銷毀的詭計騙局,這就是「Planned Obsolescence」。

  那麼,墨水匣如何「預謀過時」?關鍵在於匣子上的晶片裝置,據稱大部份電子產品內的都已裝置寫入「預謀過時」自毀程式的晶片,時辰一到,通常是保養期過後,全自動由小毛病開始逐步升級,再到你真的有需要拿去維修之時,通常聽得最苦口婆心的一句:「所需維修費都唔平,同買一部新款的差不多!」結果,大家只好乖乖聽從就範,繼續幫襯,沒完沒了。

  看過外國一篇關於「Planned Obsolescence」文章,提問何解19世紀的電燈泡比2021世紀的更耐用好多倍,並舉出一個名為「Centennial Light」真實個案,源自美國加州Livermore一間消防局內的電燈泡,由首回開燈至今,已創造115年不滅歷史,如今仍為該消防局正常照明中,促成「They Dont Make Them Like They Used To」的最佳引証。

  有說「Planned Obsolescence」自毀大陰謀從上世紀50s年代已開始,試問這六十多年來,尚存多少良心企業?或許,始終是你情我願,遊戲一場,企業家長期出陰招「推陳出新」,也多得愚笨用家「貪新忘舊」全程配合,如此本末倒置的荒謬鬧劇,天天在上演,最新一集《全部都是7》,搶先出閘的就像「Planned Obsolescence」失控事件簿,上市不久即自毀,形同科幻電影的智能叛變情節,連粒Chips晶片都忽然自我覺醒,不甘被編入「Planned Obsolescence」罪惡程式,就算踢爆奸商詭計又如何,愚民百姓們還不是盲從附和,個個勢要做潮人,買潮物,趕潮流,快人一步,為潮而活,兩萬一部新手機的拜金主義消費模式下,沒錯,全部都是7

  They Live We Sleep,建立也是人,破壞也是人,最後,真正被「Planned Obsolescence」也是人。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7/9/2016)






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

《薩利機長:迫降奇蹟》: 真‧天空之誠


 「就用這208秒,來定斷我42年機長生涯的功過?」這番薩利機長心底話,試問有誰共鳴?正如他巧妙回答調查員對空前罕有事件之說法,凡事空前罕有,必屬史無前例的第一次,如此迫降奇蹟的誕生,相信任誰也估不到。

  奇連伊士活寶刀從未老,不瘟不火,將薩利機長跟調查委員會之間的對質過程,精確準繩真實披露,透過多角度重現208秒的生死危機,讓觀眾深入淺出認識更多航空守則,也從而了解出事航機,如何由起飛不久,即遭雀鳥擊毀雙引擊,導致在沒動力推進下,繼續維持低飛的不妙狀況,也是薩利指出的時間關鍵點。

  薩利外強內憂的忐忑心理,由夢魘到幻想所見的航機撞落紐約市大廈畫面,不難令人跟911連線聯想,某醫護人員向他說:「這是紐約很久沒出現的好消息,尤其是關於飛機的!」奇連伊士活絕對深明迫降奇蹟對美國人有多重要影響力。片首不久,有一幕薩利在酒店浴室靜坐於霧氣濃罩氛圍下,來預告薩利將要面對人民英雄榮譽,及受調查是否處理失當之間,內心矛盾的浪接浪沖擊,足見導演別出心裁的細膩筆觸。

  如果你有睇過2013年《機密真相》,或許有感兩片內容同出一轍,大不同是虛構與真人真事之別,兩位同屬資深技高機長正邪兩面睇,《機》是一場沉重的醉駕贖罪審判,《薩利機長:迫降奇蹟》剛好相反,是真‧天空之誠的好人好事,薩利堅持留守點足乘客155人數的盡責舉動,到最後也不認為自己是英雄,並表示當日所有參予拯救行動的都是英雄,還記得某年某地「棄船而逃」的客輪船長?

  Tom Hanks又再成功演活另一傳奇人物,沿途沉實冷靜,據理力爭,跟Aaron Eckhart 演的副機長Jeff Skiles好戲連場,事實上,觀眾好快已投入角色的寫實感,忘記兩位明星在演戲。

  說到底,208秒危機應變的最終決定,本身純粹一場命運賭博,某程度上,迫降奇蹟絕對跟中Jackpot差不多的萬中無一機會率,結尾壓軸的審查會內,人跟電腦模擬的「機密真相」,令人質疑究竟數據與實況的判斷誤差問題,倘若當日薩利沒想到提出時間關鍵點的要求,就沒有那追加35秒的重新模擬,結果肯定不是大團圓。

       實在,薩利機長vs殺你機長, 只差一線!

(原文刊於U Magazine@22/9/2016) 

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高橋‧坂本‧樂不停 II


  延伸今年2月的Part 1,半年後又來《高橋坂本樂不停 II》,只因他倆樂此不疲,以高橋幸宏為首的超級組合METAFIVE,年初出完首張專輯《META》後,馬不停蹄演出不斷,最新出品是《METALIVE》;坂本龍一病愈回歸愈戰愈勇,繼兩套電影配樂《The Revenant》及《Memories Of My Son》好評如潮後,新鮮出爐的《怒》電影原聲專輯更勝一籌,誠意推介。

  先說坂本教授《怒》,電影剛於917日在日本正式公映,此電影原聲專輯則於914日面世,筆者早從日本amazon預訂,推出翌日已迅速收到,一聽入心,可是將《The Revenant》及《Memories Of My Son》二合為一的進階升華,未聽先睇《怒》預告片,兩個版本不同配樂,初回版是用上BachAir From Orchestral Suite No.3 in D Major》,很有《大逃殺》式餘韻,第2版才聽到坂本教授的原創配樂《Trust》,一貫簡約的琴音下,滲現一道淡然無奈的傷痕,已預示《怒》配樂取向。

 《怒》由韓裔日籍導演李相日執導兼編劇,跟上套《惡人》同樣改編自吉田修一的小說作品,故事由東京一對夫婦兇殺案開始,兇手刻意在兇案現場牆上用血寫了一個「怒」字,然後就隱姓埋名,改頭換面不知所蹤,劇情發展轉移到一個漁村小鎮上,兩父女忽然遇上3位分別來自千葉、東京及沖繩的男人,觸發謎一樣的小鎮風雲,主演包括有渡邊謙、松山研一、宮崎葵、妻夫木聰、廣瀨鈴及森山未來…等,盡是好戲之人,暫仍未知香港上映日期,值得期待之作。

 《怒》全碟配樂共有21首,序曲《The Site》是現場檢証一幕,點滴琴音配套氛圍化的空間感,全程由敲打喪鐘的引導下,淨化心靈度過般,延續到《No Mans Land》回歸無念的安眠曲調,末段卻滲透陣陣破裂噪音,當美夢變成惡夢,連接《Special Report》步步為營的緊張演變,一氣呵成,聽齣好戲;若然喜愛坂本教授最拿手的感性旋律的話,《Omen》及《Love》兩段變奏曲肯定對號入座,前者弦樂協契跟後者鋼琴獨奏,依舊懾人動心, 長達10分鐘多的《Trust》,同屬此主旋律的終極組曲版本,碟末最後一曲《Forgiveness》特別找來2CELLOS跟坂本教授的美妙Trio合奏,正好為電影來一趟最完美的Round-up。值得一提,此碟保持坂本教授高水準錄音靚聲表現之餘,鮮明立體的空間包圍感,再令人讚嘆不已,加上今回以Blu-spec CD2形式發行,美不勝收。

  對於本地METAFIVE迷來說,《METALIVE》絕對是本年度又一恩物,終於可一睹他們的現場音樂會,收錄自今年121日於六本木的一夜演出,且一次過以Blu-ray + CD形式推出,BD足本版比CD多了4曲,共玩了18首,包括《META》全碟一首不能少,整體編曲比錄音室玩得更放更盡,個人至愛《Whiteout》更加入不一樣的Jamming引序,明顯玩得更活化的新層次境界,小山田圭吾的過門電結他聲效最大不同,驚喜不絕;翻玩YMO名曲是指定動作,今回有《Key》及《Cue》外,也有來自Towa TeiCute》專輯由高橋主唱的《Luv Pandemic》,更找來Yuka Mizuhara同場合唱,氣氛熱鬧夠Fun。另外,現場視像設計亦首首皆精采,匠心獨運以大量歌詞字句為首,玩出千變萬化的CG效果,型格十足。

  精采陸續來,剛於94 日舉行的World Happiness 2016 METAFIVE又有特別嘉賓參予演出,正是高橋老友Steve Jansen,還要玩了1983YMO流行榜大熱《Kimi Ni Mune Kyun》,簡直令YMO迷嘩然起來,實在,也期待他們3位元老有機會再重玩此曲一趟,最好跳埋當年MV裡面的草蜢舞,那就肯定Like爆互聯網;實在,METAFIVE本身也樂不停,最新預告是119日將會推出全新細碟《METAHALF》,此張5EP已開始接受訂購。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0/9/2016)






2016年9月16日 星期五

《謎之時空》: 隔世追兇救慈母


  不用多說,單看《謎之時空》港譯片名,已知又是拍不完的《回到未來》超時空題材,反觀日版原名《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似乎來得更有意思,起碼多一點日式書卷味,人氣原著先有漫畫,後有小說及電視動畫,到電影版明顯受時限所累,劇力減弱在所難免。

  電影版主線就是「隔世追兇救慈母」咁簡單,主角藤沼悟不斷時空穿梭於2006年與1988年,以「重播」之名,又沒清楚解釋來由,幾時「重播」及「重播」多久,完全不受控,任由編劇自由判決,如此隨機效應,是否過於兒戲,見仁見智。

  先說2006現代曲,講真,對於藤原龍也一貫木口木面沒表情演繹,形同真人電影內的沒靈魂漫畫人物,主演這個成人版藤沼悟,實在不敢恭維,幸好有陽光美少女有村架純從旁點綴,至於及村光博演小學老師,煞有介意的眼神閃動,又是太著跡的選角錯配。

  回到1988少年時,交由幾位小朋友接棒出場,好戲氛立竿見影,童年版藤沼悟人見人愛,由膽小鬼蛻變金田一,全力追查小孩連環殺人犯,聯結同學們拯救受害者之一雛月加代,一切由藤沼悟創作的漫畫超人正義延伸,過程甚有八十年代史匹堡及Stephen King式少年冒險片餘韻。

 「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這句話是來自雛月的手繪畫冊內,也是她不快生活的真實反照,雛月跟藤沼悟一段友情相關照,情節細膩動人,簡單的一對手套禮物,盡在不言中。


  個人而言,殺人犯替死鬼白鳥潤一角,竟然真空處理零交待,始終差了一點,篇幅有限,顧此失彼,入場前,千祈勿當推理懸疑片作前設,並忘掉《謎之時空》此片名,根本沒有甚麼謎可言,全心投入「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更實際。

  真正的謎之時空,恐怕是完場後,你可能才認知「存在的不是我所認識的城市」!

(原文刊於U Magazine@15/9/2016)

2016年9月13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謎之平行時空


  某年,在錄音室錄製《萬福瑪利亞》期間,一位本地著名時裝師向我提問:「點解人需要瞓覺,而唔可以完全用盡每日24小時?」當時我只想到Depeche Mode一曲《A Question Of Time》的副歌:「Its Just A Question Of Time, Its Running Out For You」,轉眼又已是廿年前的回憶,你又瞓了多少個小時呢?

  以前,我會相信就只有時間是最公平,人人每天共同擁有同樣的時、分、秒並進,是嗎?94日之後,你仍相信世上有公平這回事?更莫論公義何在?我開始意識這裡已變成一個迷離境地,比《Stranger Things》更不思議的Upside Down宣布正式活現眼前,謎之平行時空之下,時間也變得不公平。

  你有你嘅生活,我有我嘅忙碌,我不懂政治,我只想安居樂業…這絕對是大多數的蟻民意願,弊在當蟻民也是選民,就算最後建制全勝,他們應該也無動於衷,你看元秋鼠王之流仍可穩操勝票,西環契仔契女幾乎自動入閘,票從何來?心照不宣。到底,那些真心笨投元秋鼠王的,知不知自己跟投娥姐、私煙及香聞是沒分別,一群低質潑婦傻惡婆殊途同歸,只差在有冇蛇齋餅糉益街坊呃票!

  翌日《慌張北望》某男主持「以為自己好醒」如此說:「噚日我花咗成3個鐘不停咁睇選舉論壇,睇吓邊個對談如流,口才了得,就投佢一票。」心想,你同睇晨操買馬有何分別?阿叻對此台真有影響力啊!

  選舉前夕跟友人傾談,他作出一個頗有趣的比喻說法:「如果當下立法會是一個本地樂壇反照,同樣一池死水,觀乎新一屆所有候選單位似乎又選不落手之下,那只好投一些不懂玩音樂的入去搞亂檔,就好似Punk友咁同佢對著幹,可能仲有一絲新希望吧!」

  選舉主任可以有權DQ一些不同政見的參選人資格,卻又容許大量「垃圾」入閘參選,不為爭取選票,只為抹黑吵鬧,連立法會參選門檻都擺明玩手段助紂為虐,這一邊廂,建制派掌心雷繼續肆虐橫行,黑勢力威嚇事件接二連三,票站無故停電,票數有出入;那一邊廂,屆屆都誓要玩告急,最後棄選停不了,何解事前不好好協調,浪費無盡人力物力又錯配敗選。

  總言之,世上有一種霸權,能令票數唾手可得,永遠在掌握之內,有時,票數落在他人手裡,他們總有法將之化為灰燼,貪求權貴只因利,一切公平公義都是徙然。

  蟻民人云亦云,羊群心理作崇,再次見証於最後兩小時的選戰人情,人在投,天在看,如今真的打雷觸動愚民心,此雷跟掌心雷本質無異,食飽晚飯,飯氣攻心,得到指引,公民責任,跟隊自投,如果真心出投,早上7點半已選門為君開,何必偏偏臨尾大包圍?

  最後報數,全港220萬人投票,真的值得欣喜嗎?58%投票率創新高,尚有42%哪裡去?如果他們是自決棄投的話,香港赤化沉淪,自食其果是必然,也總好過以上任由「雙雷」操縱,又或那些「睇晨操買馬」的盲投木偶。

  是屆最高票王帶出的新界黑勢力死亡威嚇事件,成功再令蟻民關注官鄉商黑勾結的問題,幕後黑手可以有幾隻手遮天,根本不可再只當作《竊聽風雲3》睇戲食花生,從周日新聞報道所知,警方已就事件開始於元朗進行反黑掃場行動,並命名「犁庭掃穴」,聽落十足大片格局,原來只簡單去幾間酒吧查牌就是「犁庭掃穴」,交戲程度跟三色台例牌劇情不遑多讓,近期人人追劇再度留意昔日城寨,查實今時今日的新界就是新城寨!

  問題是,明明尚有其他好幾位參選人同受黑勢力威嚇,何解警方各界似乎又處之泰然?

  謎之平行時空是這樣形成,當局者迷的,跟事不關己的,共存相同而不一樣的時空,They Live We Sleep是不爭事實,你又瞓了多少個小時呢?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3/9/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