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6日 星期五

《謎之時空》: 隔世追兇救慈母


  不用多說,單看《謎之時空》港譯片名,已知又是拍不完的《回到未來》超時空題材,反觀日版原名《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似乎來得更有意思,起碼多一點日式書卷味,人氣原著先有漫畫,後有小說及電視動畫,到電影版明顯受時限所累,劇力減弱在所難免。

  電影版主線就是「隔世追兇救慈母」咁簡單,主角藤沼悟不斷時空穿梭於2006年與1988年,以「重播」之名,又沒清楚解釋來由,幾時「重播」及「重播」多久,完全不受控,任由編劇自由判決,如此隨機效應,是否過於兒戲,見仁見智。

  先說2006現代曲,講真,對於藤原龍也一貫木口木面沒表情演繹,形同真人電影內的沒靈魂漫畫人物,主演這個成人版藤沼悟,實在不敢恭維,幸好有陽光美少女有村架純從旁點綴,至於及村光博演小學老師,煞有介意的眼神閃動,又是太著跡的選角錯配。

  回到1988少年時,交由幾位小朋友接棒出場,好戲氛立竿見影,童年版藤沼悟人見人愛,由膽小鬼蛻變金田一,全力追查小孩連環殺人犯,聯結同學們拯救受害者之一雛月加代,一切由藤沼悟創作的漫畫超人正義延伸,過程甚有八十年代史匹堡及Stephen King式少年冒險片餘韻。

 「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這句話是來自雛月的手繪畫冊內,也是她不快生活的真實反照,雛月跟藤沼悟一段友情相關照,情節細膩動人,簡單的一對手套禮物,盡在不言中。


  個人而言,殺人犯替死鬼白鳥潤一角,竟然真空處理零交待,始終差了一點,篇幅有限,顧此失彼,入場前,千祈勿當推理懸疑片作前設,並忘掉《謎之時空》此片名,根本沒有甚麼謎可言,全心投入「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更實際。

  真正的謎之時空,恐怕是完場後,你可能才認知「存在的不是我所認識的城市」!

(原文刊於U Magazine@15/9/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