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3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謎之平行時空


  某年,在錄音室錄製《萬福瑪利亞》期間,一位本地著名時裝師向我提問:「點解人需要瞓覺,而唔可以完全用盡每日24小時?」當時我只想到Depeche Mode一曲《A Question Of Time》的副歌:「Its Just A Question Of Time, Its Running Out For You」,轉眼又已是廿年前的回憶,你又瞓了多少個小時呢?

  以前,我會相信就只有時間是最公平,人人每天共同擁有同樣的時、分、秒並進,是嗎?94日之後,你仍相信世上有公平這回事?更莫論公義何在?我開始意識這裡已變成一個迷離境地,比《Stranger Things》更不思議的Upside Down宣布正式活現眼前,謎之平行時空之下,時間也變得不公平。

  你有你嘅生活,我有我嘅忙碌,我不懂政治,我只想安居樂業…這絕對是大多數的蟻民意願,弊在當蟻民也是選民,就算最後建制全勝,他們應該也無動於衷,你看元秋鼠王之流仍可穩操勝票,西環契仔契女幾乎自動入閘,票從何來?心照不宣。到底,那些真心笨投元秋鼠王的,知不知自己跟投娥姐、私煙及香聞是沒分別,一群低質潑婦傻惡婆殊途同歸,只差在有冇蛇齋餅糉益街坊呃票!

  翌日《慌張北望》某男主持「以為自己好醒」如此說:「噚日我花咗成3個鐘不停咁睇選舉論壇,睇吓邊個對談如流,口才了得,就投佢一票。」心想,你同睇晨操買馬有何分別?阿叻對此台真有影響力啊!

  選舉前夕跟友人傾談,他作出一個頗有趣的比喻說法:「如果當下立法會是一個本地樂壇反照,同樣一池死水,觀乎新一屆所有候選單位似乎又選不落手之下,那只好投一些不懂玩音樂的入去搞亂檔,就好似Punk友咁同佢對著幹,可能仲有一絲新希望吧!」

  選舉主任可以有權DQ一些不同政見的參選人資格,卻又容許大量「垃圾」入閘參選,不為爭取選票,只為抹黑吵鬧,連立法會參選門檻都擺明玩手段助紂為虐,這一邊廂,建制派掌心雷繼續肆虐橫行,黑勢力威嚇事件接二連三,票站無故停電,票數有出入;那一邊廂,屆屆都誓要玩告急,最後棄選停不了,何解事前不好好協調,浪費無盡人力物力又錯配敗選。

  總言之,世上有一種霸權,能令票數唾手可得,永遠在掌握之內,有時,票數落在他人手裡,他們總有法將之化為灰燼,貪求權貴只因利,一切公平公義都是徙然。

  蟻民人云亦云,羊群心理作崇,再次見証於最後兩小時的選戰人情,人在投,天在看,如今真的打雷觸動愚民心,此雷跟掌心雷本質無異,食飽晚飯,飯氣攻心,得到指引,公民責任,跟隊自投,如果真心出投,早上7點半已選門為君開,何必偏偏臨尾大包圍?

  最後報數,全港220萬人投票,真的值得欣喜嗎?58%投票率創新高,尚有42%哪裡去?如果他們是自決棄投的話,香港赤化沉淪,自食其果是必然,也總好過以上任由「雙雷」操縱,又或那些「睇晨操買馬」的盲投木偶。

  是屆最高票王帶出的新界黑勢力死亡威嚇事件,成功再令蟻民關注官鄉商黑勾結的問題,幕後黑手可以有幾隻手遮天,根本不可再只當作《竊聽風雲3》睇戲食花生,從周日新聞報道所知,警方已就事件開始於元朗進行反黑掃場行動,並命名「犁庭掃穴」,聽落十足大片格局,原來只簡單去幾間酒吧查牌就是「犁庭掃穴」,交戲程度跟三色台例牌劇情不遑多讓,近期人人追劇再度留意昔日城寨,查實今時今日的新界就是新城寨!

  問題是,明明尚有其他好幾位參選人同受黑勢力威嚇,何解警方各界似乎又處之泰然?

  謎之平行時空是這樣形成,當局者迷的,跟事不關己的,共存相同而不一樣的時空,They Live We Sleep是不爭事實,你又瞓了多少個小時呢?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3/9/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