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7年6月30日 星期五

《變形金剛:終極戰士》: 恨變不成戲


        真心話,最好的Michael Bay就只有《重案夢幻組》及《石破天驚》兩套出道代表作,頂多再加埋《謊島叛變》,其他不用多談,《變形金剛》首兩集尚可以,整個系列本是一場拉布不歸路,愈拍愈沒精打采,恨變不成戲。

        今集是終極戰士,還是最後武士已不緊要,Michael Bay當然想最後冇事,本片只徹底証明「爛鐵沒有三根釘」,一個5分鐘可以講完的爛故事,只剩主角一堆廢話「拖拖拖」,加一堆爛鐵「變變變」,及炒耳連場「澎澎澎」,雖換上不同配樂人,卻繼續依據源自Hans Zimmer原創招牌式壯麗配樂大反差,剪接花多眼亂,節奏亂七八糟,花兩個半小時入場疲勞轟炸,是高消費的自虐行為。

        每次聽到柯柏文懶語重深長的不耐煩旁白,總想將它即時滅聲,今次不斷提及點解他們經常來地球,強調外星人與我們常在的真相,然後又話說遠古英國亞瑟王黑暗時代,梅林法師已跟變形火龍合作,不只為狂博兩派之爭留伏線,更揭露老變製造者女魔頭Quintessa殲滅地球大計,幾位主角眾裡尋他,又城中尋寶,愈睇愈似《達文西密碼》加《驚天奪寶》,弊在排面明明很緊張,偏偏打呵欠到口不停張。

        點解Quintessa隱藏星球咁似傳聞中的Niburu?點解世界末日在倒數,生死關頭,Anthony Hopkins還可以慢條斯理帶大家參觀他的古堡博物館,聽他細說家族史?點解壓軸破局變成石中神劍都得,連《魔盜王5》剛剛先玩過?點解拍足十年,套套女主角都例必要似Megan Fox?點解荷李活成日都要有The Chosen One?點解今集咁多疑似《星球大戰》變種機械人?點解Michael Bay仲以為自己好識拍幽默Gag位,而全場可以零反應?


        最大問題是,點解我睇的2D版,全程竟是「變形畫面比例」,一時全畫面,一時16:9,每隔幾秒密集變形,比變形金剛還要變得多,非常礙眼,完全影響觀感,何況本身已夠爛,認真嘥乜戲!

    《變形金剛》再沒完沒了如此求其拍下去的話,只會跟年初二煙花一樣討人厭。

(原文刊於U Magazine@29/6/2017)


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亞里叭叭 : 九七二十歸 ~ 今天有乜好高興?!


        1997630日,下午425分,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正式告別港督府,因為他的3位千金真情流露,淚流滿面,我們都深深記得這一分鐘。

        是夜,忽然風雨交加,當年我們仍然可信任的天文台,尚未有甚麼黑紅黃雨警告機制下,不靠任何玄學大師,也知道香港往後真的不妙,主權移交的背後,好比生娘不及養娘好的寓意,彭千金的淚,交接夜的雨,1983年許冠傑《是雨?是淚?》的那個她,不言而喻。

    「舊日與她愛深沒愁慮,共渡困苦雨打風吹,今天的她怨受罪,不想把她再負累,立定決心離家他方去,夜雨伴隨;想起當初雙依雙對,心不禁唏噓,想起當初一切夢想,破滅那堪追…」

        轉眼又「九七二十歸」,決心離家他方去,又再成為好多港人迫在眉睫的想法,試問今天有乜好高興?二十年前《基本法》說好的落實,有目共睹,全屬落空的謊言,「一國兩制」已逐步變為「一國一制」,「高度自治」根本就是由你老大哥背後操縱欽點統治,「港人治港」又尚剩多少真港人,還是真的從來只有「商人治港」,傷害了多少人來治港?

        這個所謂特別行政區,二十年來的行政表現,超越歎為觀止,足以叫世間驚訝,歷任政府首長,有破壞冇建設,首屆又老又懵,美其名只懂建華,不是建港,先拔頭籌,搞亂攤子,最後忽然腳痛退位夠離奇,轉交一條口說做好份工的「起錨煲呔」接任,結果,自己卻以權護蔭之下私自謀利,貪污罪成收場,現於赤柱監獄服刑20個月,輪到人見人憎的大話狼上任,5年來,全程遍地謊言,莫視民情,不聽民意,一切以黨優先,將香港民生加速推入死胡同的深淵,長期自我感覺良好,就自以為問心無愧,再有政協副主席之位做後盾,就自以為隻手遮天,說穿了,又不是老大哥掌控下的一頭畜生,所以,「狗出23歸」是真的,明白未!

        至於「九七二十歸」,二十年全面赤化香江,去舊殖民地文化,香非香,港非港,每日混入大量新移民,製造中港矛盾大災難,樓價天天創新高,地產霸權主導生活指數,住屋店舖瘋狂加租,物價不合理暴漲,民生不自主受壓,這就是所謂「可持續發展」?

        試問,這二十年來,這裡有多少陪伴度過美好歲月的街坊老字號被消失?
        你居住大廈的各層鄰居單位先後作過多少次搬遷裝修,當中又有多少被改建成劏房單位?
        街上只剩金舖錶行藥房,及一大堆集團式飲食購物商店,當下藥房還要主銷奶粉多過藥品?
        營商對象只為自由行,香港原居民連行街購物都變得冇自由?
        如此匪夷所思問題,日日循環不息新鮮出爐。

        以前「九出十三歸」是大耳窿放貴利的慣例,二十年來,這裡一直被財爺引以為傲的財政儲備,何嘗不斷被老大哥的大耳窿自動提取鉅款,數不盡的大白象工程追加撥款沒完沒了,下下億計公帑如射落海一樣,偏偏本土民生急切需求的醫療住屋問題拖得就拖,名副其實闊佬懶理,對於日日死做爛做,年年強顏交稅的平民百姓,簡直有一種「㩒住搶」的厭惡無助感。

        二十年來,試問政府有哪一個部門是值得讚賞?又有哪個局長未曾需要接受問責?再看下一屆新舊不分的爛班子,個個繼續衣不稱身,隨時交換位置升官上任乜都得,反正他們都是坐辦公室聽老大哥旨令行事,甚麼聽民意,看民情都是一場離地戲,大時大節才落地探訪低下層派派禮物包,再在鎂光燈對住鏡頭向大家說:「我們對香港所有事都表示很關注!」這裡民生已不見安居樂業,就只見他們共謀的戇居惡業!

        今天有乜好高興?! 這裡在二十年前已死了,是回歸,還是回魂,是人是鬼,是雨是淚,殊途同歸…西!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7/6/2017)








2017年6月23日 星期五

《去吧!啦啦兵團》:好景自己去尋


        日本人拍勵志片屬專家級,斜陽裡氣魄更壯,幾十年各行各業,比比皆是,《去吧!啦啦兵團》亦不例外,未入場,睇預告,已略知另一個壯志驕陽故事大綱,由日本福井縣鄉下小鎮,如何闖出國際名堂,衣錦還鄉,真人真事,誰不共鳴。

        當地獄老師遇上啦啦雜牌軍,內憂外患,越矛盾越有戲味,開首即來「十個啦啦的少女」逐個走,留低一眾三尖八角的騎呢組合,特訓過程活像聯合國開大會,各自各精采,由零共識玩玩吓,慢慢建立友情相關照,重新認真愛上啦啦舞蹈,麻雀變鳳凰,戲路縱使一如所料,你還是會想追看下去。

        以戲論戲,《去》只算拍得四平八穩,正如本文序所說,日本勵志片種確有一套自家模式,就算編導平舖直述欠驚喜,只要選角對號入座,整體表現不會有太大偏差,《去》正好完美示範演員配對的影響力,天海祐希外冷內熱的魔鬼老師是絕配,初看定必對其講多過做的訓練有所懷疑,還要邀請好友助教,最後真相大白,換來賺人熱淚,是始料未及。

        廣瀨鈴大情大性的開朗少女,天生笑看風雲的精神領袖,跟中條彩未的萬人迷女神,事事認真的啦啦隊長,互補長短,情同姊妹,擦出不錯的合作火花,還有山崎紘菜自我中心派的Hip-Hop型女,富田望生的有苦自己知的可愛肥妹…等,總之,這個啦啦雜牌兵團,勝在人物鮮明,每個角色活靈活現,交足好戲氛。


        無疑,整體側重文戲,訓練過程變其次,別期望有甚麼秘技殺手鐧之類的啦啦舞蹈地獄特訓,主調以「好景自己去尋」的鬥心儲備為命題,後段挑釁隊員之間的內鬥上位,也就是凝聚一團火的集結力量,與「要嬴人先嬴自己」同出一轍,當然,目測她們的舞技實力,確跟美國冠軍勁旅差了一截,總決賽之夜,全場觀眾前噓後呼兩極反應,媲美當年《Rocky 4》美俄大戰一幕。

        去吧!無謂再停留,也無謂再回頭,如廣瀨鈴最後跳躍尋到的剎那風景,難以言喻,一切在心中。

        離場後,回歸現實,最大感慨是活在當下,就是如此日式傳統正能量亦難起死回生,好景自己去尋?真的嗎?哪裡尋?無景應該點?究竟應該點?

(原文刊於U Magazine@23/6/2017)

2017年6月20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醉生‧夢死


           其實,你的一生,到底發過多少個夢?

        大家都知道「我有一個夢」,是出自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的名言,我們當然不只發一個夢,這不過是「一人有一個夢想」,睡眠的發夢是另一回事,人愈大,愈明白醉生夢死,自問不是酒徙,從未試過飲醉酒的親身體驗,醉生的意會,卻可從不少電影及歌曲間接認知,你有聽過葉蒨文《淺醉一生》?盧冠廷動人的曲,唐書琛觸心的詞,「即使希望似夢幻,人漸醉在夢裡海市蜃樓,讓我編織海市蜃樓,一天一天淺醉過一生…」

        醉生,半夢半醒,最後,一切皆空氣;夢死,就讓我在睡夢中不辭而別,The dreams in which Im dying are the best Ive ever had,能夠長期活在自己的美夢中,而不知自身已經死去,夫復何求!

        任何人說死後是怎樣那樣,是上天堂,是落地獄,有誰可以肯定知道?他們曾經死過嗎?他們曾經去過天堂地獄嗎?說穿了,一切又不是一場自欺欺人的心靈大騙局,死亡,看似是一個階段的終結,也可以是另一層次的開始,人必需都要死一次,既來之,則安之,Every life comes with a death sentence是錯不了,誰可改變?

        我們每個生命體自出娘胎之後,全都自動依照大都會城市,一日24小時的生活循環定律模式,從「moving, watching, working, sleeping, driving, walking, talking, smiling, crying, fxcking」中消耗過度每一天,如果這就是現實,那麼,每次進入睡夢時刻的想像空間,某程度上,可說是非現實的second life

    「夢,是一種主體經驗,從睡眠產生的想像中的影像、聲音、思考及感覺,通常是非自願的。」維基百科如此說,至於夢跟潛意識的互動,Christopher Nolan《潛行凶間》已略知一二,事實上,這幾十年來,我們都曾看過不少關於夢的電影,聽過大量描述夢的歌曲,亦有好多不同的解夢專家為你揭露當中隱藏的答案,然而,正如安全地帶《夢的延續》,一場遊戲一場夢,難續未了夢,人追夢,夢追人,不願醒來,大有人在。

        曾幾何時,約九十年代初,自己真的試過《夢的延續》,在夢中多次重覆去到一個相同的地方,那是一座很暗黑的工廠大廈之類建築物,背景有點似灰沉沉的戰場,最重要一點,夢中的我,是同樣意識到又回到這個地方,並跟自己說:「唔係嘛!又…返嚟呢度!」情形倒似某些無限重覆主題的荷李活電影如《偷天情緣》或《異空戰士》等,然後,總會自動不情不願行入這座不明大廈之內,就只是不停漫無目的自困式行來行去,想起來,感覺等同當下的第一身RPG冒險電玩遊戲,並未有遇上Freddy,卻曾經歷多次中彈體驗,是子彈射穿身體的埋身襲擊,通常不久就自動醒過來。

        今時今日,情緒抑鬱病跟都市人的感冒一樣普及化,你說是逃避現實好,是痴人夢話也好,一個人有情緒壓抑問題,不斷尋夢是一種解脫,從非現實的second life重生,現實非現實,已沒甚麼大不了,就讓我在睡夢中不辭而別的話,最想留住這一刻的美夢,到時,我只要一個長眠不醒的夢就是了。

        莊周夢蝶,如果現實才是一場活生生的夢,死亡原是夢醒時刻,那又怎樣?

        醉生,是最忘我的入世。
        夢死,是最安樂的離開。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0/6/2017)








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盜墓迷城》: 無味的 combo雜菜「湯」


  我真的在看《盜墓迷城》?除了開場幾分鐘又講另一個古埃及木乃伊傳說,可以找回點滴《盜》靈魂外,根本我以為自己睇緊一場「湯告魯斯作品展」,即係好似奧斯卡金像獎那種致敬montage環節,最弊還要是一碗無味的 combo雜菜「湯」,零Mummy不特止,零Yummy乏味非常,才是重災致命傷。

  主線好像《金剛》盜墓版軌跡,古埃及千年公主Ahmanet,被現代人類發掘解咒重生,由伊拉克運回美國途中,凶降英國與十字軍骸骨相聚,並視老湯為被選中者,最莫名其妙是加入Dr. Jekyllcrossover極其突兀,似乎是為環球影片全新怪人系列Dark Universe作開路先鋒,可惜,此頭炮看來reboot不成。

  雜菜「湯」是怎樣形成?開場即來《職業特工隊》式恐怖分子對戰,跟住金髮女考古學家一起追趕跑跳碰,以為重睇他與Cameron Diaz《戀戰特務王》,起死回生的不死傳說,又似《異空戰士》概念,見到老湯走在死人塌樓前逃生,想起《強戰世界》是必然,編劇投注在老湯身上的大量黑色幽默元素,完全尷尬得笑不出聲,只怪老湯不懂處理Nick Morton此新角色,四不像的雜菜「湯」成最大敗筆。

  全片較出位是Nick的受咒拍檔Chris Vail,兩個美國「人鬼好兄弟」,在倫敦酒吧女廁對談一幕,編導擺明有心向1981John Landis《鬼追人》取經致敬,當然,烏鴉老鼠蜘蛛群魔亂舞場面,仍是《盜》系列最有睇頭的指定動作,問題是Ahmanet邪氣有限,沿途狂吸陽氣,收喪屍兵又如何,全部不堪一撃,孤軍力弱,比同系以往大魔王給比下去。


  完場NickChris重回沙漠大地,說出有時亦需要魔鬼來對付惡魔之類旁白,寓意他倆已變身等同如DCMarvel的另類暗黑新英雄人物,下集是否變成《盜墓奇俠》?Dr. Jekyll又會否如S.H.I.E.L.D.Nick Fury角色變種?講真,最好睇的《盜》已在1999年及2001年首兩集超額完成,算吧喇!

(原文刊於U Magazine@15/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