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6年12月29日 星期四

《最美麗的安排》: 最錯誤的安排


        有關喪親如何「放下」的心靈療傷故事題材,本地韋家輝《再生號》是最出色代表作,層層疊空間玩出天馬行空,《最美麗的安排》則掉過來企圖令虛幻帶回現實,可惜既想將愛、時間及死亡為3主角不成,又搞到眾星變成配角同行,主副線全部模糊失焦,幾頭不到岸,尷尬收場。

        又見Will Smith愁眉苦臉,不禁想起《尋找快樂的故事》及《救人7命》延伸再造,喪女後自閉失聯,卻寫信給愛、時間及死亡尋找人生答案,怎料友人拍檔卻找來業餘演員化身愛、時間及死亡,並各自現身跟他會面,沒錯,這個故事聽落好似幾新鮮有趣,不過,編導似乎太自信又貪心,主線未搞好,仲要玩埋33副線就出事。

        對觀眾而言,Will Smith初遇愛、時間及死亡,起初尚有點火星撞地球的黑色幽默,問題是當他們根本搔不及癢零影響後,卻轉移到Will Smith3位拍檔身上,原來人人有本難唸的經,於是順理成章玩完美配對,愛配上Edward Norton父女決裂,時間配上Kate Winslet求子不遂,死亡配上Michael Pena絕症末期,這是最美麗的安排?還是最錯誤的安排?

        開場Will Smith說出成功廣告的促銷3大要點是愛、時間及死亡,其實劇本何嘗不是?《最》巧妙用擬人法來呈現愛、時間及死亡,最後只得老戲骨Helen Mirren的死神來了較到位,只怪劇本薄弱,戲味不足,空有一個玩味概念,完全帶不出如何「放下」這個重點主旨,導致白白浪費一眾好戲之人。


        至於結局有幾令你估不到的意料之外?只怕經歷之前近個半小時無稜兩可的乏魅劇情,就算你話Will Smith個女原來仲未死,相信大家都無動於衷,其實何解不玩大點,棄用角色扮演擬人法,直接將愛、時間及死亡之神活現眼前,再說他們如何弄出「We Are All Connected」生命定律,當然,最重要是換上一位更勝任的導演才有得救吧!

(原文刊於U Magazine@29/12/2016)

2016年12月22日 星期四

《俠盜一號 : 星球大戰外傳》: 最壯烈的星戰七壯士


        睇完《俠盜一號》終於明解George Lucas如此深感老懷安慰,想當年《新的希望》X-Wing戰隊炸破死星的概念,是源自1964年英國戰爭片《633敢死隊》,如今導演Gareth Edwards繼續借用二次大戰敢死隊元素,巧妙將《黑帝君臨》與《新》之間的偷取死星藍圖故事,來個最壯烈的外傳連接,絕對賞心悅目。

    《俠》確令我想起以前睇《六壯士》或《紅一縱隊》之類戰爭片,延伸以小敵眾視死如歸,進行不可能任務,成就革命軍以「希望」為首的信念精神,雨林星球上,當Andor企圖暗殺Galen ,同時Jyn獨自爬上基地,而帝軍武研主管Krennic正準備秋後算帳,多線同步舖排推進,編導不忘向《六》取經致敬, 《紅》片名The Big Red OneRogue One 亦有跡可尋。

       七壯士個性鮮明立體,由智勇雙全AndorJyn領軍,再延續《原力覺醒》女角主導及帝軍叛兵玩變節,今回打孖上有機師Bodhi Rook身負傳訊重任夠忠義,及改造機械人K2-SO似足C3PO搞幽默,兩位亞洲代表Chirrut ImweBaze Malbus將殘餘Jedi原力升華,前者甄子丹眼盲心不盲的念力武術法,棒打白兵招式有睇頭,整隊雜牌軍有情有義有共鳴,久違了的壯烈義士感染力,成功觸動觀眾投入情緒。

        全片節奏明快爽朗,壓軸兵分多路圍攻Scarif帝軍星球,拍出《星戰》系列從未試過的實況戰線臨場感,既有二次大戰戰爭片餘韻,亦重拾多少《帝國反撃戰》及《武士復仇》集體回憶基因,如地面跟上空配合擊破帝軍防護裝置,或偽裝帝軍潛入基地,甚至AT-AT再度登場來襲等情節,編導清晰明白這才是Fans心目中真正的《星戰》共同體 。

        值得一提,多得先進CG技術令已故演員Peter Cushing起死回生,將Governor Tarkin活現星戰世界,完美得近乎零瑕疵,相比完場前的另一驚喜亮相,後者怎能弄得如此多膠?

        更膠的,還有這四十年來,好多本地傳媒一直依然將Star Wars寫成Star War,唉!


(原文刊於U Magazine@22/12/2016) 

2016年12月21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DM 音樂錄像35年 (下)


    《Depeche Mode Video Singles Collection》只推出3DVD,沒有藍光碟版本,跟2014年《Live In Berlin》只有CD+DVD情況一樣,難免令不少Fans若有所失,大家始終想追求高質影音視聽之娛,不過,細心一想,畢竟年代久遠,回看DM歷年MV佔大多數仍是舊式4:3畫面比例,再加上屬錄影帶時代出品,畫質本身雖難跟當下高清媲美,卻有感今次DVD聲質修復得幾靚聲。

        先說DM御用攝影及形象設計的長期合作夥伴Anton Corbijn,由1986年《A Question Of Time》到2013年《Should Be Higher》為止,共拍了17MV,眾所周知Anton偏愛拍黑白及極raw的粗微粒影像,畫質根本就跟高清背道而馳,反令DM型格立體呈現,名副其實如Black Celebration般完美重生,從《Strangelove》、《Personal Jesus》及《I Feel You》構成情慾三部曲,大膽破格帶DM去嫖妓的話題焦點,到《A Question Of Time》活像1987年高安兄弟《寶貝夢驚魂》前傳,結尾DM四子手抱BB一幕夠弔詭,然後《Enjoy The Silence》促成最深入民心之作,原來此MV最初Anton花了頗多時間來說服Dave Gahan,只因Dave堅持不肯穿上那套皇帝的紅衣自由行,怕太搞笑影響形象,怎料最後成品人見人讚,後來Anton將此概念延伸,並於ColdplayViva La VidaMV拍成續集版本。

        若然你問我最愛哪個DMMV?《Walking In My Shoes》仍會是個人首選之一,Anton以但丁神曲《Divide Comedy》為藍圖,充斥不少象徵性的造型構圖,以黑紅藍3種主色調拍出詭異的地獄世界觀,手法跟之後《In Your Room》同出一轍,不過,近十年來,Anton只為DM拍過《Suffer Well》及《Should Be Higher》兩曲而已,據Dave所言《Suffer Well》已算是大Budget製作,主要花費建造頗多不同佈景所致,全程見到Dave飾演的角色如何一路由富變窮再變正常,期間巧遇商店櫥窗內由Martin GoreAndy Fletcher扮一對結婚模特兒公仔,Martin以新娘Look現身絕對眼前一亮,提到Martin驚艷演出,不得不提《A Question Of LustMV最尾一個鏡頭,那是拍於演唱會後台的私人片段,大家是可以隱約見到Martin全裸亮相。
        還記得DM早期合作無間的唱片封套攝影師Brian Griffin,由《Speak And Spell》至《Black Celebration》及《People Are People》精選都是出自他手筆,一直以拍硬照為主的Brian,其實亦曾於1998年為《Only When I Lose Myself》初嘗MV導演之夢,以一個車禍現場拍出不一樣的美學示範,不過不失,有趣是2001年法國導演Stephane Sednaoui亦要DM繼續於《Dream On》玩遊車河奇遇記,忽然一脈相成。

        這十年由Ben HillierDM監製的3張專輯,個人最愛的單曲必是《Wrong》,整首歌基本上是沒有Chorus部份,就只不斷來回重覆同一段Verse,張力十足,就連MV亦別出心裁,美國導演Patrick Daughters先以一輪無人駕駛房車在倒行,然後才發現車內一位被戴上面罩的人醒來,展開一場不思議的自救之旅,好似睇緊《Saw》系列的扣人心絃懸疑氛圍,DM三子則只作路人般快閃亮相幾秒而已,Dave說他們是刻意將此MV無聲無色地放上YouTube,以一種反傳統宣傳手法曝光,真的引來不少網上討論關注,後來亦有機會於Grammy Awards得到最佳Short Form Video提名。

        最後,論最差MV的話,我會選來自《Stripped》細碟背曲《But Not Tonight》,因為《Stripped》成為電影《Say Anything.》插曲,反令《But Not Tonight》有幸於美國作獨立細碟變成大熱,可惜Tamra Davis求其將電影片段跟DM演出亂拼一通,馬虎了事,就算重新處理的Pool Version亦好極有限。

        DM 音樂錄像35年尚有更多留待大家回味之時,亦為明年DMSpirit》新碟新世界巡迴做定熱身準備,香港的DM迷衷心等著你們回來,拭目以待。(完)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0/12/2016) 

2016年12月16日 星期五

《詭魔童》: 詭不成,魔不就


        荷李活拍鬼片好比賭大細,Blumhouse是近十年刀仔鋸大樹的最佳代言人,密密拍密密搏,一套好一套差,在所難免,《詭魔童》是他們今年第11套出品,睇預告就知想食James Wan條水,繼續擅用單字戲名《Incarnate》玩簡約型格,未入場期待新派驅魔人有新搞作,怎知今回連出刀仔都懶得出,玩潛行凶間居然比電視電影也不如,全程詭不成,魔不就,算吧喇!

       輪椅驅魔人Seth一心找女惡鬼復仇,一切由私心出發,最終遇上詭魔童決一死戰,玩法是進入「鬼上身」受害者的潛意識凶間,限時內從惡魔手上喚醒對方,將之帶回現實世界就是成功驅魔,不然,Seth就會長困鬼域,永不超生,首場示範尚算有點鮮味噱頭,可惜後兩場決戰詭魔童,簡直兒戲得過份求其,半點緊張懸疑也欠奉,唯一可取只有詭魔童造型本身夠陰森冷酷而已。

        首先,若要以玩潛行凶間為賣點,編劇是否需花多些心思在「凶間」設定及劇情處理上,何解可以如此平庸乏味,走去公園碰過面打回頭,又或遊樂場你追我避一陣,現實過現實,完全沒有任何玩味創意可言,只靠眾人忽然露出「黑瞳」就以為夠驚嚇大家,那不如回家重看廿年前的《X檔案》更有睇頭吧!

        講真,Seth似談判專員多過驅魔人,要說服受害者離開虛擬鬼域不易,更何況他本身說服力有限,每每只依賴「你最喜愛的顏色」來找逃生門,又是離不開抄襲自《Matrix》概念,你話可以有幾詭異?


        輪到女惡鬼開首嚇一跳,原來得啖笑,鬼上魔童身這麼久也不成事,第一回鬥法其實已可以輕易將Seth收檔,偏偏又要繼續靜坐玩拉布,究竟你想點?凶間扮慈父根本勝卷在握,第二回偏要以「黑瞳」又出事收場,有冇咁失策?

        想深一層,活在當下,一個他媽的爛世界,Seth應該是最不受歡迎的多事之徙,既然現實如此多辛,「凶間」也可是另類樂土,就如今季黑鏡的《San Junipero》一樣,何必硬要拉人走呢?

(原文刊於U Magazine@15/12/2016)

2016年12月13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DM 音樂錄像35年 (中)


        對於不少DM死忠來說,心目中頭3位至愛DM專輯,據非官方統計所知,應該是《Black Celebration》、《Violator》及《A Broken Frame》,然而,大家或曾聽聞DM自己卻最大不喜愛《A Broken Frame》時期表現,一直只當視為Vince Clarke離隊後的臨時轉接期,雖則此碟是英倫新浪漫公認代表作之一,前年也曾被希臘二人電音組合Marsheaux將全碟重玩致敬,成為一時佳話。

        說回《A Broken FrameMV,包括 《See You》、《Leave In Silence》、《The Meaning Of Love》及1985年單曲《Get The Balance Right》,這幾首「被棄選」MV的真相,他們終於首肯披露,《Depeche Mode Video Singles Collection》的講評環節,同是出自Julien Temple執導的,只有《Leave In Silence》未有分享,其他兩首《See You》及《The Meaning Of Love》有Martin Gore盡爆心中情,《See You》內的商場已不存在,Martin重見自己亂按不同工具扮彈琴又跳舞,不禁笑說一聲:「Oh, God!」,到最後當Dave Gahan將手上《See You7吋細碟拿到收銀處,見到女收銀員一幕,Martin亦笑言:「Its Her!」,不知道當時有多少人留意此MV的重點所在。


        Dave不諱言當時不斷有人向他們推介哪位MV導演,純粹只是不斷嘗試尋找不同人選,而Julien Temple是當時Daniel Miller認為最好的,Martin卻有感《The Meaning Of LoveMV拍得很差,更認定Julien Temple本身應該好憎此曲,於是拍出一個極蠢笨的MVMartin更首度公開一個秘密,就是此曲當時初上榜成績不錯,居於第12位,怎料當MV正式出街後,立即下跌到第17位,簡直急轉直下,事實上,Julien Temple本是Punk仔出身,首套音樂紀錄短片就是跟Sex Pistol合作,極有可能對當時稚氣未減的DM不屑一看也說不定,就好像最初Anton Corbijn也視早期DM是吹波糖年青偶像組合一樣。

        個人而言,《Leave In SilenceMV其實都幾過癮,將DM四子以不同顏色效果出現,又用鎚仔亂打爛運輸帶上的物件,副歌又有Dave忽然憤怒離隊,印象深刻;至於《Get The Balance Right》則轉交到Kevin Hewitt導演手上,聽他們的講評繼續笑不停,Martin笑說導演根本連誰是主音歌手也不知道,竟變成Alan Wilder做主角,Dave一開始就說此MV奇奇怪怪的,開首哪間白色房間及哪位小孩,感覺很詭異,邊重看邊不斷嘆氣說「Oh, God! Its Terrible!」,坦言此曲不太特別很普通,也說出「I Dont Know Why Im Singing This Fuxking Song」,更不明白何解當時大家都愛唱此曲?結果,Kevin Hewitt從此亦再沒跟DM合作。

        這4MV不解之謎終告真相大白,這些年來,DM演唱會Tour的舊曲新唱選單上,最早期就得以下3首,分別是《Just Cant Get Enough》、《Photographic》及《Leave In Silence》而已,難道他們還要扮後生扮Cutie跟大家唱《See You》或《The Meaning Of Love》嗎?也許他們當時年紀少,正如Dave說如今回看只有感真的很年輕又嫩口。

        下期將會跟大家分享最精采及最差勁的DM 音樂錄像,與及幾首特別版MV。(待續)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3/1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