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6年4月28日 星期四

《屍孩》: 兒凶孤疑尋屍孩



  排隊買票時前面少女向售票員說:「即場屍童!」售票員沒更正照售票,卻忽然令我想起中村獅童,真佩服本地片商的食字本色,由《孤疑》、《兒凶》到《屍孩》,成雙成對,恐童有理,想找老童嗎?敬請新上任平機會主席不要又胡亂對號入座。

  美國中女離鄉別井做保母,英國深山大宅照顧洋娃娃,一個8歲大的公仔Brahms,主人家視他為重生的亡兒般對待,每日衣食住行有規有矩,離奇怪事當然陸續上演,主要引導觀眾跟女主角Greta一樣,相信有「養鬼仔」這回事,前設舖排順利進行,我們似乎都準備另一回《娃鬼回魂》變奏版之時,Brahms卻不像Chucky活起來會行會走。

  故事有趣之處,是Greta由恐懼、了解、接受到愛護Brahms的心路演變歷程,依足規條守則照料之下,Brahms反而更似不會郁動的小魔怪,跟一般同類驚慄片大不同之餘,觀眾亦私下展開下一步的屍孩推理,只期待好戲是否真的在後頭?

  女主人臨行前向Greta說了一句Sorry是疑點,似暗示Greta要為他們作出犧牲之意,而送貨員Malcolm對談戲言Brahms未死的話今年已28歲是亮點,難道這會是兩老為亡兒的一場冥婚儀式?

 《意大利驅魔揭秘》導演William Brent Bell處理疑魂氛圍別有一手,Brahms公仔眼神令人不寒而慄,閣樓屍孩身世揭秘亦有點《凶兆》魔童再現的舊戲魅,當然,結局出奇不意的破鏡現身,編劇由頭到尾企圖將同類片種元素玩轉再拼合,是娃鬼回魂?是連環殺人狂?就只嫌整體偏重懸疑布局,卻未夠驚嚇氣氛,甚至零緊張進度,未免令一眾純粹入場尋官能刺激的觀眾敗興而歸。


  還是那一句「總之有咁大間屋,冇鬼都必有不可告人秘密」,套套如是捉迷藏困獸鬥,幾十年不變,點解嘅?

(原文刊於U Magazine@28/4/2016)

2016年4月26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Prince你都識?


  為何為何曾共我一起的,像時日總未逗留…

  2016年只不過才4個月不夠,你在面書作過多少次R.I.P.悼念?多少曾共大家一起成長的人與物與世長辭,好多人都好似疑惑2016是不祥之年?

  上星期四,英女皇九十大壽的同一天,國際樂壇又傳來噩耗,紫色小王子Prince的死訊陸續在面書湧現,跟不少友人反應一樣,心想:「唔係嘛?又走一個?」,然後又再喚來林子祥《追憶》兩句歌詞「為何為何曾共我一起的,像時日總未逗留…」之餘,也不得不將「像」改為「是」,因為真是時日總未逗留吧。

  自問不算是Prince死忠樂迷,卻總曾於八十年代迷上《Purple Rain》專輯及電影, 《When Doves Cry》仍是不可多得的王子經典,其他3首至愛是《Condition Of The Heart》、《4 The Tears In My Eyes》及《Under The Cherry Moon》,全屬Prince較感性動人的Ballad,還記得1985年《Around The World In A Day》唱片封面上,Prince & The Revolution一眾成員以不同造型的迷幻構圖,主題曲混入中東元素的玩味,又或《Raspberry Beret》滲透The Beatles餘韻,也是個人最喜歡的Prince專輯,也因此同時買了《Prince & The Revolution : Live》影碟。

  然後,九十年代開始卻沒太著意再追聽Prince,當時Prince也改以一個符號作個人標誌,當然,2003107日維港巨星匯之夜又是珍貴集體回憶,Prince & The New Power Generation現場示範甚麼是專業級水準,還有王子的巨星風範如何壓倒全場,安歌最後一曲《Purple Rain》,我們終於有幸現場一起跟Prince呼風喚紫雨,二千年後至今,對上一張較喜愛的已是2007年《Planet Earth》。

  死訊翌日,面書上看到一個貼文,是輯自一些網民的WhatsApp留言之類,其中一句是「Prince你都識?」,繼而又牽起一陣小風波,有說R.I.P.已變成濫用之潮,人云亦云,只要是名人死訊,男女老幼就自動跟隨R.I.P.一番,等同好多人穿Band Tee卻從未聽過身上的Band一樣;反而,更想理解「Prince你都識?」這句話的出發點,如今21世紀,有甚麼是上網找不到答案的,好多唔識都隨時變識,一切只在乎閣下有幾主動,你唔識沒問題,不過,為何要質疑別人都跟你一樣井底之蛙呢?

  正如好多人成日貪新厭舊,只懂盲追潮流,就以為自己與時並進,其實自欺欺人,沒有過去,那有現在,聽歌睇戲如是,你一生中有多少歌幾多戲未聽未睇過?凡事從未在你生命中出現體驗過,根本就是新事物,絕不關出產年份問題,大家從來都只是懵而不知盲活於商業世界推陳出新的洗腦布局,再想深入一點,這個失衡資本主義制度,一直強調的五個大字「可持續發展」,本是地球致命的元兇,你看一個城市的死因是這樣,當政府帶頭向人民灌輸可持續發展」思維,以此來說服大家貪新厭舊是好事,嫌老嫌過時嫌棄歷史,統統無得留低之時,那麼,一眾幕後決策者又何嘗不是過時之物?何不集體自決,無謂獻世吧!

  1983年日本電音殿堂級YMO有一首名曲《以心電信》,副歌唱著「See How The World Goes Round, You’ve Got To Help Yourself…」,當年一直誤以為他們是唱著「See How The World Goes Wrong」,事實上,無論是RoundWrong都是殊途同歸,這部資本主義怪獸機器早已世代相傳,恐嚇每一代沒有可持續發展」,地球就會停轉,所以,你明天還是乖乖返工吧喇!前年Lego英雄傳》已擺明冷諷「世界會變美麗」的大騙局,我們不是正活在不斷重建再拆再重建的Lego世界嗎?

  今年94日,未知When Doves Cry可否成真,只期待反烏托邦時代覺醒降臨。


  If U Don’t Like The World You’re Living In, 
  Take A Look Around U, 
  At Least U Got Friends, 
  Oh, No Let’s Go! Let’s Go Crazy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6/4/2016)

2016年4月21日 星期四

《末世街10號》: 末世禁室再凶煞


  如果《末世街10號》似樓盤之名,《Cloverfield》更似J.J. Abrams外星人來襲的名盤系列,以人為本,多角度設想不同的人,如何面對世界末日來臨,8年前首回《末世凶煞》異形恐襲大城市,以第一身角度陪你走難,身同感受好震撼,今回不是續集,卻揭示末世人性真面目,比外星人更冷不勝防。

  海報構圖別出心裁的座標暗示,末世街10號是一個地下堡壘,由屋主Howard這位Doomsday Prepper主導,即是2012年湧現的「為末日作準備」一族,全片就只得兩男一女共處密室,玩轉一場內憂外患心理戰,觀眾同樣沿途你猜我度,究竟身邊人是忠定奸?宣傳用上「怪獸以不同形態現身」相當弔詭。

  正如預告片所見,他們亦共享媲美天倫樂的快樂時光,畢竟寄人籬下,獨臂孤男Emmett跟腳傷寡女Michelle相形成趣,地堡秘密愈揭愈多,最後一觸即發,整體類近《恐懼鬥室》的外星人來襲變奏版。

  個人而言,深信編劇應該有睇過2006年《Masters Of Horror》電視劇系列其中單元《Family》再融洽轉化成《末》,該劇以獨居宅男為建立夢想之家,誘騙心儀的鄰居目標逐一殺害,最巧合是飾演毒男HaroldGeorge Wendt,外型扮相都似足John Goodman,就連那桶高濃度溶解液也同出一轍,當然,相信沒多少人有看過《Family》,所以對《末》觀感影響不大。


  沒錯,九成篇幅屬地堡困獸鬥,壓迫張力推陳出新,最後Michelle如同《異形》首集的Ripley逃出太空船後,再遇上異形大作戰,面罩內呼吸喘氣聲的埋身特寫是致敬位,另外,心水清的影迷,也留意快樂時光睇影帶之時,亦向John Hughes暗地致敬,Emmett問是否在看《Sixteen Candles》,Harold答是《Pretty In Pink》,總言之,《Cloverfield》系列應該可以長拍長有,估你唔到又一襲。



(原文刊於U Magazine@21/4/2016)

2016年4月20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鷹雄嬴得英樂歸


  有說:一個人死前腦海會快閃一生回憶片段,當中有多少喜怒哀樂?又有多少一生中最珍惜的重要時刻?

  2004年《絕命改造》(The Final Cut)電影入面,由Robin Williams飾演的葬禮剪接師,將死者一生的腦記憶畫面剪輯留念,問題是,活著是否一定精采?最近剛看完一套英國勵志運動片《我要做鷹雄》(Eddie The Eagle)主旨是承傳甚麼是人生的最重要時刻這個命題,以1988年英國跳台滑雪奧運選手Eddie Edwards真人真事改編,對奧運只在乎有幾全心全意參予過,輸嬴已不再是重點,最終憑著一份傻勁赤子心,成功挑戰最高難度的90米高台,沒有奪得任何獎牌,卻以一個勇者無懼的業餘運動員恣態嬴盡人心,締造自己人生最難忘的15 Minutes Of Fame

 「輸在起跑線,嬴在著陸點」是本地電影公司精警獨到的宣傳字句,完場時,少不免被Eddie的此志不渝激盪心靈,忽然自省反問自己一生有多少曾全心全力參與爭取過的理想,然後,戲院傳來一首從未聽過的全新完場曲《Thrill Me》,愈聽愈親切有共鳴,不得了,原來尚有好歌在後頭,導演Dexter Fletcher本是聽英倫八十成長的,全片選用不少八十名曲如Frankie Goes To HollywoodTwo Tribes》來襯托跳台滑雪的感官刺激之餘,電影原聲專輯同樣有心有力向英倫八十全面致敬。

  鷹雄不只嬴在著陸點,還要嬴得英樂歸,《我》監製Matthew Vaughn找來Gary Barlow合作此片電影原聲專輯,最初Gary只當是一件優差,因為只需選輯一堆八十年代英倫金曲就交功課了事,不過,或許也深受電影故事主題薰陶,Gary覺得既然是八十年代英國運動史上一個人所共知的重要時刻,電影原聲專輯企劃也好應該來得有多一點意義吧,結果,他親力親為邀請一眾八十年代的新音樂英雄齊集,為此合輯以Inspired By之名再唱作新曲,是完全重拾八十魅韻的全新創作。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of your life, was the time that you spend with these people, to remember and to let go, not leave, moving on...

  這句來自《迷》結局篇Jack父親Christian的最後對話,一直銘記於心,如今看著《我》電影原聲專輯上的參予名單,每一個名字都令我跟此對號入座,他們確曾於自己音樂生命中佔有重要時刻,更欣喜是每個單位似乎都傾心傾力做到最好,每一首如當年今日的完美迴響,為自己留下一個重要的回歸時刻。

  由Holly JohnsonAscension》氣勢磅礡揭序,好比占士邦主題曲式的引人入勝,也滲透QueenWho Wants To Live Forever》煽情力量;Howard JonesEagle Will Fly Again》重拾初出道的synth-pop爽勁,中段過門不忘向成名作《New Song》變奏重整;Andy BellFly》旋律極動聽,足以媲美當年《Ship Of Fools》;Heaven 17Pray》同告回到《Let Me Go》時期的高水準表現;Marc AlmondOut Of The Sky》也特意玩回典型electro-pop,調子catchy易唱易記;Nik KershawThe Skys The Limit》真誠唱出不同人生不同目的地,一首好有意思的非凡好歌;Tony HadleyMoment》更有可能是他最出色的個人單曲。


  之前提及的完場曲《Thrill Me》,由兩位男主角Taron EgertonHugh Jackman合唱,原來是出自Gary BarlowOMD主將Andy McCluskey手筆,難怪一聽如故,十足OMD招牌快歌曲式,lead synth鏗鏘搶耳,副歌「Come On Thrill Me, Come On Find Me.」一段令人愈聽愈熱血沸騰,至於Matthew Margeson負責的原創配樂同樣非常八十,主題音樂《Eddie The Eagle Theme》混合VangelisDavid Foster元素於一身,振奮人心;上個月唱片發布會,GaryAndy 首度親自現場演繹外,其他單位亦有到場演出,不妨到YouTube找找看。值得一提,今年7月此專輯將推出透明膠唱片版本,就讓我們一起再起飛。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9/4/2016)







2016年4月14日 星期四

《樹大招風》: 賊王來朝的時代


  人在做,天在看,樹大招風不只是賊世界,九十年代香港3大賊王,更似是一個社會縮影象徵,3種人性做世界,自大自傲自以為是的,食腦撈偏偷呃拐騙的,97前後大有人在,不一定是賊王獨享,乜王都可以對號入座。

  銀河映像出品當然不只十大奇案咁簡單,玩仿平衡時空穿針引線,三一合體連鎖互動,比《鐵三角》更青出於藍,巧妙透過犯案、分贓、走佬…點對點同步相提並論,一氣呵成好戲氛,編劇細膩剪接無縫,應記一功。

  跟港人97前景不明朗一樣,賊王亦有共通大前題,北上是唯一出路,還是末路?中港黑道曖昧關係自由行,當年聽聞已久,今天見慣不怪,葉國歡轉職大飛走水貨,吃不消貪得無厭的層疊式官威霸權,盜亦有道始不及魔高一丈,悍匪賊王也敵不過共匪黑社會,難怪葉國歡一段最得人心。

  卓子強好比葛咸城的小丑,視犯罪為X-Game的自我挑戰,玩轉本土笨警,高調懸紅企圖促成3大賊王終極大茶飯,最緊要好玩是致命傷,明明成功標參30億唔駛憂,性格判決命運,聰明反比聰明誤,成就全片最娛樂無窮的輕鬆時刻。

  相比之下,季正雄卻是較潦倒的千面賊王,典型冷血狂徙,遇佛殺佛,凶狠成性,寄居天台與舊友一家的危情十日,知人口面不知心,可樂哥真面目揭露,一步一驚心,剃刀邊緣的生死關頭,拍出叫人同步窒息的張力。

  貪求嗔怒再加癡,自食惡果也是必然,賊王鐵三角最終不成事,三人卻相逢恨在同一晚,是銀河映像久違了的宿命主題,最後一鏡出奇不意回到內地飯店的另一夜,忽然來個「世間所有偶遇,都是久別重逢」的名場面,心水清的影迷,可能早已洞悉先機,留意到背後二胡音樂環境聲效,之前已暗藏連貫於他們個別情節內。

  就讓一切隨風的話,你又可感到活在當下的,才是真正的賊王來朝時代。


(原文刊於U Magazine@14/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