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8日 星期四

《屍孩》: 兒凶孤疑尋屍孩



  排隊買票時前面少女向售票員說:「即場屍童!」售票員沒更正照售票,卻忽然令我想起中村獅童,真佩服本地片商的食字本色,由《孤疑》、《兒凶》到《屍孩》,成雙成對,恐童有理,想找老童嗎?敬請新上任平機會主席不要又胡亂對號入座。

  美國中女離鄉別井做保母,英國深山大宅照顧洋娃娃,一個8歲大的公仔Brahms,主人家視他為重生的亡兒般對待,每日衣食住行有規有矩,離奇怪事當然陸續上演,主要引導觀眾跟女主角Greta一樣,相信有「養鬼仔」這回事,前設舖排順利進行,我們似乎都準備另一回《娃鬼回魂》變奏版之時,Brahms卻不像Chucky活起來會行會走。

  故事有趣之處,是Greta由恐懼、了解、接受到愛護Brahms的心路演變歷程,依足規條守則照料之下,Brahms反而更似不會郁動的小魔怪,跟一般同類驚慄片大不同之餘,觀眾亦私下展開下一步的屍孩推理,只期待好戲是否真的在後頭?

  女主人臨行前向Greta說了一句Sorry是疑點,似暗示Greta要為他們作出犧牲之意,而送貨員Malcolm對談戲言Brahms未死的話今年已28歲是亮點,難道這會是兩老為亡兒的一場冥婚儀式?

 《意大利驅魔揭秘》導演William Brent Bell處理疑魂氛圍別有一手,Brahms公仔眼神令人不寒而慄,閣樓屍孩身世揭秘亦有點《凶兆》魔童再現的舊戲魅,當然,結局出奇不意的破鏡現身,編劇由頭到尾企圖將同類片種元素玩轉再拼合,是娃鬼回魂?是連環殺人狂?就只嫌整體偏重懸疑布局,卻未夠驚嚇氣氛,甚至零緊張進度,未免令一眾純粹入場尋官能刺激的觀眾敗興而歸。


  還是那一句「總之有咁大間屋,冇鬼都必有不可告人秘密」,套套如是捉迷藏困獸鬥,幾十年不變,點解嘅?

(原文刊於U Magazine@28/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