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4日 星期四

《樹大招風》: 賊王來朝的時代


  人在做,天在看,樹大招風不只是賊世界,九十年代香港3大賊王,更似是一個社會縮影象徵,3種人性做世界,自大自傲自以為是的,食腦撈偏偷呃拐騙的,97前後大有人在,不一定是賊王獨享,乜王都可以對號入座。

  銀河映像出品當然不只十大奇案咁簡單,玩仿平衡時空穿針引線,三一合體連鎖互動,比《鐵三角》更青出於藍,巧妙透過犯案、分贓、走佬…點對點同步相提並論,一氣呵成好戲氛,編劇細膩剪接無縫,應記一功。

  跟港人97前景不明朗一樣,賊王亦有共通大前題,北上是唯一出路,還是末路?中港黑道曖昧關係自由行,當年聽聞已久,今天見慣不怪,葉國歡轉職大飛走水貨,吃不消貪得無厭的層疊式官威霸權,盜亦有道始不及魔高一丈,悍匪賊王也敵不過共匪黑社會,難怪葉國歡一段最得人心。

  卓子強好比葛咸城的小丑,視犯罪為X-Game的自我挑戰,玩轉本土笨警,高調懸紅企圖促成3大賊王終極大茶飯,最緊要好玩是致命傷,明明成功標參30億唔駛憂,性格判決命運,聰明反比聰明誤,成就全片最娛樂無窮的輕鬆時刻。

  相比之下,季正雄卻是較潦倒的千面賊王,典型冷血狂徙,遇佛殺佛,凶狠成性,寄居天台與舊友一家的危情十日,知人口面不知心,可樂哥真面目揭露,一步一驚心,剃刀邊緣的生死關頭,拍出叫人同步窒息的張力。

  貪求嗔怒再加癡,自食惡果也是必然,賊王鐵三角最終不成事,三人卻相逢恨在同一晚,是銀河映像久違了的宿命主題,最後一鏡出奇不意回到內地飯店的另一夜,忽然來個「世間所有偶遇,都是久別重逢」的名場面,心水清的影迷,可能早已洞悉先機,留意到背後二胡音樂環境聲效,之前已暗藏連貫於他們個別情節內。

  就讓一切隨風的話,你又可感到活在當下的,才是真正的賊王來朝時代。


(原文刊於U Magazine@14/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