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6年2月26日 星期五

《冰天血地8惡人》: 惡人自有惡人磨


  起初還以為是塔倫天奴的The Wild Bunch《蕩寇誌》,怎料原來是回歸處男作《落水狗》式困獸鬥西部變奏版,《冰天血地8惡人》全體紅色上身,百分百血淋淋的笑裡藏刀局中局,故事本身Old-school好戲氛,只嫌今回招牌式喋喋不休對白設定,明顯玩過火拖累整體節奏進度,中段停滯不前少少悶,幸好戲在後頭。

  幾路人馬往紅石鎮暫留山間驛站牽避風雪,集結賞金獵人與女惡犯、新上任警長、行刑長官、臨時掌櫃、墨西哥牛郎、南軍將領及北軍少校,龍門客棧內你虞我詐,個個有代號之名,巧妙地由南北軍代表衝突掀開觸發點,再借一壺毒咖啡翻天覆地,塔倫天奴沿途講故連線見真章,真的只是8大惡人?凡事不要看表面。

  Samuel Jackson飾演的北軍少校媲美神探加俐略,心裡早已有數,跟你長篇大論講黑人人權、南北內戰、三級獵人鹹故、驛站真相、還有一封林肯的來信…由頭說到尾,真真假假,黑色幽默背後,又幾有以前《雪女》死亡詛咒的異曲同功之妙。

  終償所願,專程邀請西部片配樂巨匠Ennio Morricone原創配樂又是一絕,開場冰封十字架一鏡直落馬車由遠駛近,懸疑氛圍循序漸進,引人入局的懷舊戲味,一聽便知大師招牌風範,不再是塔倫天奴以往開罐頭拼貼,別有不一樣的魅韻,畢竟Ennio對上一套西部片配樂已是1981年《Buddy Goes West》,難怪是Fans極期待且久違了的回歸之作。

  個人建議必需首選大銀幕戲院觀賞,才可全面感受到塔倫天奴特別採用Ultra Panavision 70mm菲林拍攝的超闊銀幕視聽之娛,雖則全片九成屬同一處境鬼打鬼,驛站內各樣佈置均處心經營,鏡頭調度及角色走位亦似舞台劇場般顯張力。


  據知,尚有一個187分鐘片長的Roadshow足本版,比一般公映版長足廿分鐘,不知是否北軍少校再多講一個故仔?

(原文刊於U Magazine@26/2/2016)

2016年2月23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墓碑觀眾


  娜姐襲港,人人激讚,最後焦點卻落在觀眾表現完全失禮問題上,再清楚一點,所指不是全場觀眾,而是全場最貴價位置的觀眾,就連娜姐也忍不住問:「知不知道遞支咪俾你,你們要做甚麼?」其實真的好有問題,當廢府高官及港鐵馬時亨不斷強調港人如何自毀甚麼國際形象、自製甚麼國際笑話之時,這些VIP貴票觀眾又何嘗不是?

  沒錯,這再見證觀眾跟樂迷是兩回事,觀眾是純粹入場坐定定靜觀其演的一眾,也是一般本地演唱會的大多數,樂迷是真正入場支持自己欣賞的,盡情投入其中的,至於今次出事的VIP貴票觀眾區,相信十居其九是一場所謂上流人的俾面派對,即是不乏有錢有地位的城中名人,睇電視訪問Do Do姐,她亦透露是主辦單位邀請她到來,內有一個VIP專用等候區吃喝玩樂,不用擔心延時開場,然後記者問她最喜愛娜姐哪些歌曲?她竟然一首也說不出來,只答好似早期果D好聽些,如此情況早已屢見不鮮,見慣見熟。

  1991《與麥當娜同床》電影內,娜姐已對演唱會一眾呆坐前排的VIP貴賓席甚表不滿,並稱他們為「墓碑觀眾」,個個沒表情沒反應,就只靜坐著觀賞她的演出,當時娜姐亦有向經理人投訴,問他到底這些VIP是甚麼人?原來全屬贊助商高層及一眾大官貴人之類,25年後的香港演唱會,不知娜姐又會否在後台向經理人表態怎能仍遇上「墓碑觀眾」?不同是今時今日是愛玩自拍打卡的一塊塊墓碑!

  娜姐以外,Simply Red主音歌手Mick Hucknall在其《Farewell Live in Concert At Sydney Opera House》專訪,亦曾公開抨擊這些呆坐於前排的「墓碑觀眾」,令他感到莫名其妙,是如果他們親身到來卻如此反應冷淡,倒不如留在家看DVD算吧!

 「墓碑觀眾」是怎樣形成?以本地為例,一切多得紅館Show的集體培訓,任何演唱會都例必劃位坐足全場為準則,山頂朋友固然要被迫坐定定,因為又高又斜,免生危險,山下台前的又如何?為方便分配劃位,同樣要排排坐,結果,大多數觀眾樂迷都要被習慣坐定定睇Show當然,VIP貴賓席的大官貴人,就更加注重禮儀,顯赫身份不容有失,久而久之,「墓碑觀眾」自然誕生;坐定定聽慢歌沒問題,可是,有時熱情爆瀉,勁歌熱舞之下,主角總想台上台下打成一片,主動呼籲大家站起來舞吧!此時會否衍生尷尬情況,絕對視乎不同場館保安指引,皆因只要你在演唱會途中站起來,就好比觸犯場館條例隨時被保安阻撓叫你坐番低,心想:「你都戇居,你憑甚麼叫我一定要坐下來睇Show?」

  正如娜姐演唱會,眾所週知本是狂歡派對,九成Up-tempo勁歌熱舞下,你話娜姐面對一座座「墓碑」會幾沒趣?實在,好多外國Tour舞台都設有樂迷專區及Free-Standing,也就是為歌者跟「真‧樂迷」最近距離互動接觸而來,只怪本地主辦單位九成不設Free-Standing,娜姐如是,Pet Shop Boys如是,試問如此國際頂級跳舞音樂名牌演唱會怎能坐定定參與,你估是「黎明唱快歌」,傻的嗎?你見過Clockenflap設有座位嗎?正如哥哥都唱:坐坐坐,你會「錯」足一世!

  如果廢府高官真的那麼注視甚麼國際形象,早就應該重新考慮再開放香港大球場來舉辦演唱會之用,試想,今次娜姐如果可以在香港大球場開Show,肯定令她另眼相看,首先,既可令門票數量増倍,票價可以更平民化一點,讓更多「真‧樂迷」有緣參與外,無論是現場先天開放環境,到全場爆滿的震撼氛圍,肯定非AsiaWorld-Expo足以媲美,只要你有幸參與過1994Jean Michel-JarrePeter GabrielDepeche Mode僅有的3香港大球場外國演唱會,你一定明白此大球場有多浪費公帑!就只為豪居於山上只懂密室聽靚聲影音的小眾訴求,白白犧牲全港最佳的露天演唱會福地,嘥氣!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3/2/2016)


















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亞里叭叭 : 高橋‧坂本‧樂不停


  如果你是真‧樂迷,你應該明白聽歌亦是一種緣份,是你與歌者之間潛移默化的曖昧關係,是戀一世的愛,是聽一世的歌,也有緣起緣滅時,有些一聽鍾情,有些後知後覺,同樣可以情定終生,有些激情過後淡如水,純粹一夜情的剎那興奮,音樂緣份天天有,新歡舊愛何其多,總之,只要你喜歡就是了。

  YMO是七十年代的日本電音殿堂級,這三十多年來,經歷多番解散復活再重組,3位元老依然玩樂不停,既不定期一起合作,也繼續燃亮個人音樂路,就如今個猴年的賀歲假期,完全被高橋幸宏及坂本龍一的最新出品全包圍,沒錯,YMO注定是我們都是聽電音大的終生戀人之一。

  先說以高橋為首的超級組合METAFIVE,其他5人包括小山田圭吾、Towa Tei、砂原良德,LEO今井及爵士組合Anonymass的権藤知彥,始於20141 17日,由高橋主導的One Night Only演出,並於同年12月首度以METAFIVE之名推出現場專輯《Techno Recital》,引來極大迴響,集結日本電音界叱吒一時的音樂名人,先後將YMOSketch Show及高橋個人作品重新改造,型格十足,此初回限量版CD買少見少,日本amazon目前最新定價已升到13,500日元,其後,METAFIVE亦不繼參予不同音樂演出,並為《攻殼機動隊 ARISE》創作主題曲《Split Spirit》,只限於iTunes發售。

  今年1月,METAFIVE首張專輯《META》千呼萬喚始出來,未聽先睹他們網上發放的兩曲Studio Live版本,已夠先聲奪人,人見人讚,其一是爽勁好玩的Electro-Funk序曲《Dont Move》,混雜各成員招牌特質於一曲,可找到Towa TeiCornelius精妙貼拼,砂原良德的電音舖排,権藤知彥的小號伴奏,LEO今井酷到極的聲演,火花不絕,主打單曲《Luv U Tokio》則偏重Towa Tei與高橋的Techno-Pop手法,一聽入心,副歌搞鬼地引入YMOTechnopolis》的Tokio原聲Sampling又是一絕,其他如《Maisies Avenue》、《Albore》及《Anodyne》等,主旋律仍不離很典型高橋曲風,奇就奇在,全碟12曲只有《Anodyne》及《Threads》是出自高橋手筆,畢竟眾成員仍是YMO及高橋信徙所致;然而,編曲層次豐富多變始終是METAFIVE強項,將3年前Towa TeiLucky》內《Radio》舊曲新編是最佳示範,個人推介由砂原良德作曲的《Whiteout》配套簡約電音節奏玩出劃時代型態。

  病愈回歸的坂本教授,新舊出品同樣停不了,兩套電影配樂《The Revenant》及《Memories Of My Son》好評如潮,前者跟Alva Noto以簡約弦樂及電音氛圍,成功觸動聽者感性層面,為電影帶出人性與大自然互動角力的觀影體驗,配套更完美無暇的留白自省空間;後者為山田洋次新作編寫的孝感動天觸發力,媲美當年《鐵路員》延伸共鳴,又是坂本教授最拿手的煽情琴音,未入場先聽為快,已有準備紙巾的溫馨提示預報。

  承接去年《Year Book 2005-2014》未發表作品集,今年再有《Year Book 1971-1979》重拾七十年代更多坂本教授初出道時期的創作珍品,好像少年少女合唱團主唱的《星的河流》及友部正人《獨自一人在房間》傳來最原裝的70s J-pop風味,又或《宇宙》將 Giorgio MoroderVangelis當代電音曲風大結集的星空之旅,甚至YMOThe End Of Asia》珍貴現場錄音版本,照睇下次應該輪到八十年代;另外,坂本教授於1978年推出的首張個人專輯《Thousand Knives》,亦分別以復刻版黑膠及SACD版本重新發行,戀一世的愛,聽一世的歌,就是這樣的。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6/2/2016)





2016年2月19日 星期五

《死侍》: 搞乜鬼變種特工


  我的外甥問:「同樣擁有不死身,如果狼人跟死侍對戰,邊個會嬴?」我答一定係死侍,因為口水多過浪花,煩都煩死狼人;沒錯,《死侍》應該是漫畫英雄系列中,最多對白又最反英雄主義的頭號異端分子,只因睇得太多眼花撩亂的CG英雄,套套大同小異叫悶時,《死侍》忽然反傳統起革命,玩味媲美《勁揪俠》。

  以披上死侍裝束的Ryan Reynolds棟篤笑為主打,既保留超級英雄指定正邪對壘,更同時落力寸盡荷李活,對白句句夭心夭肺,是笑足全場、大半場或半場,視乎閣下對荷李活電影有多認識,跟《搞乜鬼》系列有異曲同功之妙,最抵死是Ryan Reynolds不忘分享自己的從影體驗,由旁白自述到對住鏡頭跟觀眾直言,完全非一般的拍攝玩法,真過癮!

  全片只有兩場動作大場面,開首公路埋身槍戰,三級暴力美學賞心悅目,乍看死侍身手動態,有幾分似揸了槍的蜘蛛俠,壓軸背景以一艘荒廢航空母艦大對決,令人想起《復仇者聯盟》,又真有變種特工小聯盟內戰之餘,死侍照寸爆自己友,甚麼「超級英雄式落地」或「兩條友住咁大間X-Men學院」,且多番暗寸電影公司投資有限,認真大無畏到極。

  正如死侍自言:這本是一套愛情片,其實更似典型韓國悲喜愛情片,Wade WilsonVanessa嗅味相投的一對完美戀人,絕症來襲,離合聚散,情義兩心知,Wade說要多看她一眼,簡單直接,拍出叫人動容的效果。

  回歸街頭,拒絕離地是大勢所趨,《死侍》亦深明《勁揪俠》成功本色,少不免被擺上枱戲謔Ass番,完場不少觀眾期待結尾Bonus,死侍明示續集有Cable登場,最後提醒大家保持戲院衛生就完了,離場聽到一些不滿之聲,又說動作場面咁少,始不及《鐵甲奇俠》咁好睇,畢竟,給寵壞了腦的普羅觀眾仍多得是。

(原文刊於U Magazine@19/2/2016)


2016年2月11日 星期四

《恐龍大時代》: 人中之龍古文明


    《恐龍大時代》大膽假設史上沒有恐龍大滅絕,哪顆傳說中的天災隕石只跟地球擦身情緣,當恐龍變成地球掌門人,地球可能變得更美。

        主角是一隻小宅龍阿勞,膽小怕事,一家五口過著農耕生活,自給自足,講人話,做人事,有人性,跟其他所有動物完全擬人法逐一登場,好比古文明版《動物農莊》,相反地,僅有人種盡是不懂說話的野蠻人,獸性多過人性,如此顛覆離地狂想設定,你又收到多少反思啟示訊息?

        前半段先來《獅子王》式延伸變奏,差不多的子承父訓,一場「愛回家」迷路歷險記,令阿勞心智得到成長之效,挑戰心魔覓自我,等同離家出走的少年宅男,終於明白世途不是表面般非黑即白,張牙舞爪的暴龍一定是惡霸嗎?這令我想起成奎安,而噓寒問暖的飛翼龍又是好人嗎?會否想到哪個寒夜扮親民的陸佰狗呢?

        後半段阿勞與小蠻人細細粒Spot化敵為友的感情大躍進,笑中有淚,尤其各自畫出家庭成員圈的一幕,純身體語言互動交流,一切不言而喻,事實上,Spot角色似足《怪獸公司》阿Boo跟《古魯家族》Sandy混雙變種,有點沒頭沒腦,卻可愛得意,人見人愛。

        照英文原名,誰是一隻好恐龍?如果真是阿勞,好的意思是從善良的心出發,阿勞連自家養的雞都怕,吃素不吃肉,如此類推,其實他的父母都是好恐龍,暴龍一家亦然,反而《恐龍大時代》改得更直接了當之餘,將大時代三個字,連結阿勞人生大逆轉與方展博拼配之下,同是喪父陰霾下絕地翻身,又幾有共鳴感。


        值得一讚,Pixar超凡電腦畫功又上一層,全片大自然背景幾可亂真,場景層次極其細緻,目不暇給,片首短片《Sanjays Super Team》同樣別出心裁將漫畫英雄跟印度宗教信仰擦出鮮趣火花。

(原文刊於U Magazine@11/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