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3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墓碑觀眾


  娜姐襲港,人人激讚,最後焦點卻落在觀眾表現完全失禮問題上,再清楚一點,所指不是全場觀眾,而是全場最貴價位置的觀眾,就連娜姐也忍不住問:「知不知道遞支咪俾你,你們要做甚麼?」其實真的好有問題,當廢府高官及港鐵馬時亨不斷強調港人如何自毀甚麼國際形象、自製甚麼國際笑話之時,這些VIP貴票觀眾又何嘗不是?

  沒錯,這再見證觀眾跟樂迷是兩回事,觀眾是純粹入場坐定定靜觀其演的一眾,也是一般本地演唱會的大多數,樂迷是真正入場支持自己欣賞的,盡情投入其中的,至於今次出事的VIP貴票觀眾區,相信十居其九是一場所謂上流人的俾面派對,即是不乏有錢有地位的城中名人,睇電視訪問Do Do姐,她亦透露是主辦單位邀請她到來,內有一個VIP專用等候區吃喝玩樂,不用擔心延時開場,然後記者問她最喜愛娜姐哪些歌曲?她竟然一首也說不出來,只答好似早期果D好聽些,如此情況早已屢見不鮮,見慣見熟。

  1991《與麥當娜同床》電影內,娜姐已對演唱會一眾呆坐前排的VIP貴賓席甚表不滿,並稱他們為「墓碑觀眾」,個個沒表情沒反應,就只靜坐著觀賞她的演出,當時娜姐亦有向經理人投訴,問他到底這些VIP是甚麼人?原來全屬贊助商高層及一眾大官貴人之類,25年後的香港演唱會,不知娜姐又會否在後台向經理人表態怎能仍遇上「墓碑觀眾」?不同是今時今日是愛玩自拍打卡的一塊塊墓碑!

  娜姐以外,Simply Red主音歌手Mick Hucknall在其《Farewell Live in Concert At Sydney Opera House》專訪,亦曾公開抨擊這些呆坐於前排的「墓碑觀眾」,令他感到莫名其妙,是如果他們親身到來卻如此反應冷淡,倒不如留在家看DVD算吧!

 「墓碑觀眾」是怎樣形成?以本地為例,一切多得紅館Show的集體培訓,任何演唱會都例必劃位坐足全場為準則,山頂朋友固然要被迫坐定定,因為又高又斜,免生危險,山下台前的又如何?為方便分配劃位,同樣要排排坐,結果,大多數觀眾樂迷都要被習慣坐定定睇Show當然,VIP貴賓席的大官貴人,就更加注重禮儀,顯赫身份不容有失,久而久之,「墓碑觀眾」自然誕生;坐定定聽慢歌沒問題,可是,有時熱情爆瀉,勁歌熱舞之下,主角總想台上台下打成一片,主動呼籲大家站起來舞吧!此時會否衍生尷尬情況,絕對視乎不同場館保安指引,皆因只要你在演唱會途中站起來,就好比觸犯場館條例隨時被保安阻撓叫你坐番低,心想:「你都戇居,你憑甚麼叫我一定要坐下來睇Show?」

  正如娜姐演唱會,眾所週知本是狂歡派對,九成Up-tempo勁歌熱舞下,你話娜姐面對一座座「墓碑」會幾沒趣?實在,好多外國Tour舞台都設有樂迷專區及Free-Standing,也就是為歌者跟「真‧樂迷」最近距離互動接觸而來,只怪本地主辦單位九成不設Free-Standing,娜姐如是,Pet Shop Boys如是,試問如此國際頂級跳舞音樂名牌演唱會怎能坐定定參與,你估是「黎明唱快歌」,傻的嗎?你見過Clockenflap設有座位嗎?正如哥哥都唱:坐坐坐,你會「錯」足一世!

  如果廢府高官真的那麼注視甚麼國際形象,早就應該重新考慮再開放香港大球場來舉辦演唱會之用,試想,今次娜姐如果可以在香港大球場開Show,肯定令她另眼相看,首先,既可令門票數量増倍,票價可以更平民化一點,讓更多「真‧樂迷」有緣參與外,無論是現場先天開放環境,到全場爆滿的震撼氛圍,肯定非AsiaWorld-Expo足以媲美,只要你有幸參與過1994Jean Michel-JarrePeter GabrielDepeche Mode僅有的3香港大球場外國演唱會,你一定明白此大球場有多浪費公帑!就只為豪居於山上只懂密室聽靚聲影音的小眾訴求,白白犧牲全港最佳的露天演唱會福地,嘥氣!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3/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