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3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是終結,也是開始


        一年之始在於春,下星期一又猴年到,西曆2016年亦剛過度一個月,不過,對於樂迷來說,這個一月有點邪,外國樂壇死訊接二連三,上網查看之下,分別有David BowieJason Mackenroth(Blue Man Group鼓手)Robert Stigwood(The Bee Gees著名經理人)Nick Caldwell(美國R&B組合The Whispers主音歌手)Rene Angelil(Celine Dion丈夫兼經理人)Pete Huttlinger(John Denver結他手)Dave Griffin(英國樂隊Mott the Hoople鼓手、Mic Gillette(美國R&B樂隊Tower Of Power成員)Glenn Frey(Eagles結他手)…外,今年剛好成立十周年的本地獨立樂隊Modern Children結他手Jimmy Cheung亦於125日離世。

        幾年前,曾寫過一篇名為「像時日總未逗留」文章,畢竟這些年來,愈來愈多「我們都是這樣聽大」的音樂名字,逐一終結他們生命之旅,同是一月份,我們記得還有2011年的Mick KarnJohn Barry2012年的5月亦有Donna SummerRobin Gibb,沒錯,林子祥《追憶》其中一句「為何為何曾共我一起的,像時日總未逗留…」又不斷在腦海中迴盪,好像Glenn Frey離世當日,於某唱片店內,聽到一位男顧客向身邊女友說:「我哋細個就係聽呢啲流行曲大,而家佢哋個個都已踏入六、七十歲之年,逐個逐個好快離開係必然發生,不過前幾年先睇過Eagles嚟香港開演唱會,又真係估唔到…」

        這陣子,面書真的R.I.P.洗版停不了,唏噓不禁之餘,老友袁智聰卻注入正能量,稱之為「Rock In Paradise」,好有意思,萬般帶不走,唯有樂隨身。

        1982年英國新浪漫樂隊Classix Nouveaux細碟單曲《The End…Or The Beginning》,曲中提到「置諸死地而後生」的火鳳凰概念,是終結,也是開始,沒有新,那有舊?正如今期推介的本地全新電音組合Gravity Alterstra,已準備向大家啟動他們自此一家的「重力重構指令」。


        當引力遇上AlernationOrchestra後的Gravity Alterstra(GA),延伸當年Yellow Magic Orchestra的玩味概念,同是三人組卻自稱Orchestra的夠膽死,再轉化自拼Alterstra之名,無窮創意不限於此,原先只是Alok Shelf-Index二人興趣小組,前者是本地獨立樂圈最積極進取的資深音樂人,後者是備受行內讚賞的影像創作人兼DJ,還記得2014年邀請他們參予agnes b. RDM Live,媲美The Chemical Brothers內外俱型的視聽之娛,印象難忘;然後,去年暑假Keep On Spinning系列又再有緣合作,某天活動期間Alok表示他們加入一位女主唱新成員Janni,並即場試播剛好完成的新曲《Dynamyte Love》,這可是全港首播的重要時刻,一聽之下,絕對先聲奪人,如不事先張揚,隨時誤判為外國出品不足為奇,GA本身混合Break BeatUrban元素的精心編排,得到Janni爆發力十足的騷動式聲演,當時我跟Alok說:「這令我想起M.I.A.,好厲害!」

        GA的電音手法如走入一個扭曲現實的原音國度,《Pressure》低潛與高壓交織互動的迷離境界,如愛麗絲夢魘奇遇記,真的Under Pressure不思議;《A.I.》是個人極喜愛之作,沉溺於結集Minimal Techno80’s Analogue Sequence的人工智能亂舞氛圍,再睇埋MV呈現的非常眾生相,一個個骷髏頭在行走,腦袋卻在半空飄浮,靈魂與軀殼,意識與載體,生存到底是甚麼?

    「重力重構指令」是GA別出心裁的中文名稱,聽完他們首張EPDynamyte Love》,嘗試了解多一些重構指令之意,試圖拆解那個心臟起博器計時炸彈,在反引力的無邊界狀態下,讓失常的地球回復最原始的重力,萬物歸一,化零為整。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