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5年8月30日 星期日

《屈機起格命》: 末日打機救未來


 

   打機冇出息,是上世紀阿媽教仔的過去式,如今打機救未來才是正經事,既是電影橋段,極多真實個案,你看多少電子神童名利成就改變自己未來,《屈機起格命》亦有電子神童搞革命向現實表態,中年危機巧遇外星人襲地球,就算總統有幾無能,最緊要有個打機高手及陰謀論學者做死檔齊自救。

  承襲Adam Sandler八十年代情意結,回到1982年開心放暑假,一切由打機開始,如果你是4字頭肯定對號入座,重遇《食鬼》、《大蜈蚣》、《青蛙過河》、《大黃蜂》、《太空侵略者》及《Donkey Kong》等最早期經典電子遊戲,回想幾蚊一舖街機亂咁打的成長歲月,百般滋味在心頭。

  選取大蜈蚣做首個對戰對象是捉錯用神,如果轉由Space Invaders立體襲地球,肯定更好玩有Fun,試想當一整排太空侵略者列隊壓境,跟軍隊地對空攻防戰情況,已夠視聽之娛,其他電玩角色逐一比試,亦愈玩愈失戲氛,壓軸猩猩王未免過於兒戲,外星人Pixel化攻擊未夠盡,起碼未見全Pixel 城市亮相。

  玩轉八十,當代歌影視明星片段被轉化為外星人宣言有心思,食鬼變追車有鮮味之餘,穿Arcade制服捉食鬼,加上Dan Arkroyd客串,似暗向《捉鬼敢死隊》玩致敬,然而,大家或誤以為食鬼原創者Toru Iwatani粉墨登場,那個只是扮演他的日藉加拿大演員Denis Akiyama,此Im Your Father相認亦玩寸《帝國反撃戰》,今回變成老父右手出事;另外,最初數粒外星光體從天而降一幕,完全跟足《第三類接觸》同一組鏡頭調度處理。

  人到中年,回望輕狂歲月留低多少遺憾追憶,烙印記心,下站不明,不自覺質疑自己的存在意義何在?打機不知時日過又如何?活得自在就是了,試問日做夜做不停忙的現代都市人,有幾何會知時日過?是時候拿回封塵的雅達利及紅白機打過痛快,重新Reboot再戰人生下一Round

(原文刊於U magazine@28/8/2015)

2015年8月22日 星期六

《進撃的巨人》: 牆內牆外人食人



  自問並非原著迷,只看過幾集動畫版,印象不深,潛藏寓意卻有無限延伸,古文明的巨人遺跡已非傳說神話般看待,《普羅米修斯》或復活島石像謎之揭盅,巨人是人類祖先也說不定,一百年前巨人來襲食掉人類的構思,似將人口大滅絕跟史前5次物種滅絕來個偷換概念。

  從來都對日本動漫真人版打定折扣,《進撃的巨人》不外如是,偶像星級選角流於表面,有形冇神,群戲例必舞台化處理,死板欠戲氛,導演十居其九交足差不多的公式樣板貨色,拍過《日本沉沒》的樋口真嗣亦不例外,果然繼續日本沉悶。

  不知是否製作費有限,由末世市集到廢墟戰場,景觀比動畫版來得取巧欠細節,後半段戰場上的灰塵滾滾,愈睇愈眼倦,就連巨人出沒亦失卻應有的埋身迫力,CG巨人跟真人演出部份未見融會貫通,好像開首炮兵面對巨人近距離接觸一節,竟如以前超人怪獸特撮片懷舊味。

  牆內牆外人食人,巨人如Walking Dead 變奏版覓食小人類,是對地球既得利益霸權主義的隱喻迴響,也有自困迷城沒出路的宿命感提示,倒似《移動迷宮》同系思維演化,資本公利體制建造人食人世界,這個妖獸新世代只會愈演愈烈。

  憲兵團的立體機動裝置及噴射飛行,形同蜘蛛俠飛來盪去,揮刀砍殺巨人頸部一招了,不失日本武士道精神,引入大量全新原創角色,企圖跟動漫版添加大不同新觀感,可惜吃力不討好,抹煞原著脈絡的緊湊連繫本質。

  最大問題:何解不以 III 級原版上映,令《進撃的巨人》變成最激氣的巨人,多幕巨人血腥食人場面硬被刪剪,未夠原汁原味,連唯一視聽賣點都如此不濟,極為掃興收場。

  心想,如果真的交由中島哲也執導,肯定更有睇頭得多。

(原文刊於U Magazine@20/8/2015)

2015年8月18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聽膠應該很膠興



  儲物嗜好不分男女老幼,人各有志,只要自己喜歡,切忌玩物喪志就是了,尤其活在如此愈走愈不尋常的社會狀況下,一個個潛伏待爆的精神壓力煲,早已成為天天日報見慣不怪的都市實況劇主角,人人都自圓其說「現實就是這樣!」,逼不得已時刻忙為自己的未來積極計劃盤算,無論心神財富愛情友情均望全面分散投資有回報,等價交換的利益關係主導同化自己的真本性,回頭已是百年身,人生是否「係咁㗎喇!」沒完沒了就完了。

  20年前,Minimal曾有幸參與商台廣播劇《天空小說》電影歌曲創作,我們編寫了一首名為《說不出的快活》插曲,由黃偉文填詞及主唱,記得當時Wyman跟我說《說不出的快活》本是葛蘭一首同名代表作,即是1960年《野玫瑰之戀》改編自《Ja Jambo》之作,他一直都極喜歡《說不出的快活》這個曲名,所以便寫了自己版本的《說不出的快活》,當時副歌歌詞是這樣:「是某些習慣,某一個偏好,還是某位伴侶,某一次境況,明知,如果說出了原因,誰都會尖叫,只能請你心照,而我在笑。」

  20年後,剛睇過《星期日檔案》談論港人快活指數嚴重偏低問題,甚至有團體搞「愛笑瑜珈」班推動開心生活之類學習大笑,心想,回歸至今,港情民生如何給一任不如一任的政府爛攤子弄到一團糟,嚴重赤化下的新香港,本土居民真的日日如見UFO一樣般不可思議,鑊鑊荒謬倫,個案謊言遍地,一班自以為是的官商權貴,天天侮辱我們的智慧,卻反稱自己受侮辱,沒錯,他們全屬名副其實的UFO, Unqualified Fxcking Object是也。

  由《說不出的快活》延伸回想,還有歌神許冠傑都唱過:「快樂,其實邊一位都有份,不管你是富或貧…」又或黃耀明:「願每天快活,直到不能,無論有沒有發生…」,人人都知道開心快樂是由心出發,開心兩字已道明一切,問題是我們都市人的心可以有幾開?當環環緊扣的生活壓力無止境囤積沉澱,是富或貧已是有分別,笑不出聲已成習慣,看見甚麼愛笑瑜珈做運動「嘩哈哈」,說穿了,那只是一種自我強迫之下,自以為是的強顏歡笑,試問一個人真開心,又怎會笑成這樣生硬造作且機械化?難道,我們連開心都要自欺欺人來騙自己?多可悲!

  沒錯,愛音樂,自會笑看人生,正如近兩個月太古城中心以《Live Happy》為名的宣傳活動,亦不忘提倡慢活態度;如此資訊泛濫新世紀,大多數長期不自覺墮入消化不良的洗腦系統模式,時代步伐愈走愈快愈失衡, 大快活時代卻沒有真正的快活,消費多於消化,更莫求細味品嚐,直入直出的不良生態,比比皆是。

  所以,聽膠的人是有福,只因他們深明盡享慢活之意,樂在其中,今個周末灣仔POPPLAY的午後茶座,亦繼續帶來Keep On Spinning系列的「黑膠珍藏家」音樂分享會,一眾嘉賓盡是愛膠的資深樂迷,特別承蒙《音樂一週》創辦人Sam Jor蒞臨,跟大家分享極罕見而珍貴的絕版黑膠唱片私藏,好像有關The Beatles最負盛名的《Yesterday And Today》屠夫封面初回絕版禁碟故事,又或外國絕版黑膠拍賣會二三事…等,全屬難得一見的超罕有黑膠珍品。

  另外,超級樂迷Sun Gor主力分享八十年代的經典藏品,包括大量不同國家版本的大碟、圖案碟、十二吋Single、七吋細碟…諸如此類,Ben Soo就集中以八、九十年代一些獨特設計限量版黑膠唱片,至於Ryan Hui則會分享自己由童年受爸爸薰陶成長,到自己組Band出黑膠,與及個人喜好的黑膠唱片收藏,聽膠應該很膠興,快樂人共並肩,到時見。

Keep On Spinning
「黑膠珍藏家」音樂分享會
22/8   4-6pm
免費入場
POPPLAY by sport b.
灣仔聖佛蘭士街4-6號聖佛蘭士大廈地下A舖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30530647281670/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8/8/2015)




2015年8月14日 星期五

《親子樂膠遊》: 家家有求膠爸嗲



  活在當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念不到經,不如家家有求難得的膠,一笑置之,《親子樂膠遊》話你知,如果不幸地只得689Tree Gun俾你揀做老豆,揀個膠爸嗲得啖笑,總比要扮幸福搞到自己精神分裂好得多。

  延伸八十年代《National Lampoons Vacation》親子膠遊樂,Rusty承襲Griswold老家戇膠精神,一家四口維穩自駕遊,雖則由頭黑到尾,卻面不改容,迎難而笑,瀕死邊緣的騎呢家庭,置諸死地而後生是這樣,縱使千般錯,患難建親情, 由自駕獨唱轉化最後全家大合唱 《Kiss From A Rose》,如歌曲提到灰暗盡頭必有曙光乍現之意,並借助過山車終極之旅同步互動下,笑中有淚,必具意思,Shine A Light

  沿途膠膠樂不停,一部日產多功能旅遊車玩到爆炸收場,由不明所以的搖控器、防夾手關門、電插、雙油缸、到韓語定向導引、甚至仿似納粹標誌的按鈕…任你如何2015最新最先進,始不及原裝系列的Wagon Queen般親切經典,難怪完場前亦要亮相一番,將Rusty一家送到終極目的地,編導別有用心。

  擅用懷舊經典金曲玩相沖,先有《Summer Breeze》大仔James初戀無限Touch忽變膠袋笠頭惡搞事件,後有《Without You》失戀導遊同歸於盡的生死激流,極盡荒謬好笑之效。到訪妹妹Audrey豪宅玩牛牛,明星妹夫Stone擺甫士show 雄風一幕,又是抵死啜核,想不到雷神Chris Hemsworth都幾玩得笑。

  Rusty膠足全場,老婆Debbie乜都得亦是亮點,重返母校被點相揭盡年少荒唐事,人誰無過?人人都有不同的過去,才成就今天的自己,過程觀感比終點美景更銘記於心,正如Rusty本想一心借自駕遊來個困獸鬥,令兩子不和及夫妻隱憂釋放抒發,卻黑鑊連環全家揹的共同度過,換轉不是有個膠爸嗲的話,恐怕一早家破人亡各自飛,最後喜見元老主角Chevy Chase現身再演Clark來個Griswold三代同堂。

  最後魔童細仔Kevin不耐煩問:「可以返屋企未?」沒錯,有家可歸是主題所在。

(原文刊於U Magazine@13/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