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5年8月4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C Duncan 格拉斯哥新清泉




  音樂世界有好多種,樂風名稱也有好多好多種,通常都是由歐美主力發送出來,曾幾何時,我們都為英國清新音樂派自製了一個稱號,所指是八十年代的British Invasion時期,當時本地一間名為香港唱片公司Hong Kong Records,主力推介英倫新音樂,還記得此句宣傳口號「帶領潮流,創造明天」,幕後宣傳團隊傾力合輯大量英倫新音樂雜錦精選,好讓本地樂迷由淺入深逐步認識,其中一張正是叫做《Water Music》,輯錄了Nick HeywardPale FountainsCareLotus Eaters…等英倫清新好聲音,忽然間,Water Music好像變成一個新樂風之名。

  故事尚未完結,話說若干年後Nick Heyward來港期間接受訪問,被提問他所玩的Water Music樂風時,Nick Heyward表示不知道甚麼是Water Music,沒錯,這從來只是一張本地推出的雜錦精選名稱,取其名Water Music,本是形容清新音樂如水般清澈之意,然而,當時英倫亦曾稱這些以木結他主導的清新派為New New Romantic,新新浪漫也,後來,大家卻統稱為Acoustic PopGuitar Pop之類,總之,就沒有Water Music


  何解為大家回憶這段八十年代音樂趣聞,全因聽過今期主角C Duncan首張專輯《Architect》後,自動立刻聯想到Water Music,如果他是生於那個年代,C Duncan肯定成為《Water Music》合輯一分子也說不定,一股來自格拉斯哥的新清泉之音,1989年出生的九十後,成長於古典音樂的溫室下,到底又如何形容自己的音樂風格?
 「我想會是較夢幻式的Folk Music,引入好多詩歌和唱元素,我的父母都是古典樂手,自少受到不少古典樂薰陶之餘,童年時亦已愛聽Rock Music,所以我的樂風可說將二耆共融而成。」

  記得初接觸到C Duncan的歌曲《Say》,是從YouTube上的BBC Live Session,那是C Duncan自彈自唱,再加一位琴手及主音結他手配套Programming節奏的現場演出,一聽如故,媲美重遇當年China Crisis的和諧親切氣息,旋律悅耳,C Duncan聲線動人,和聲二重唱的Harmonic Voice處理出色,然後,再追看多一首同屬BBC Live Session的大碟同名主題曲《Architect》,觸動心靈到不得了,沿途綠化悠閒,骨子裡卻盛載很七十年代的流行典雅餘韻,讓人想起如The Simon Park OrchestraSeventeen》那種美妙樂韻的新變奏,單是兩首單曲,個人已認定C Duncan是本年度至喜愛的新名字之一。


  不少外國評論一致形容C Duncan是不折不扣的Dream Pop唱作人,試聽聽《Silence And Air》及《New Water》便知一二,擅用優美和聲空間感全包圍,幾有天外凡音的想像構圖感,值得留意《Novices》一曲,前奏結他重覆彈奏段落,引入brush snare節奏,迷離佈局跟PortisheadThe Rip》同出一轍,如換上Beth GibbonsJulie Cruise來演繹必對號入座,至於最後一首《Ill Be Gone By Winter》明顯是今個聖誕溫馨首選恩物之外,聽真一點,也可是C Duncan版本的《Edelweiss》,尤其完結兩句Goodbye的處理取態,似暗地向《Edelweiss》致敬。事實上,整張《Architect》錄音製作都是由C Duncan在家睡房閉關完成,就連唱片封套上的畫作,全都是他一手包辦,名副其實如同一人建築師,一切由零開始。

  C DuncanC字是Christopher縮寫,看他的音樂喜好名單上,由The KnifeBurt BacharachThe CarpentersTalk TalkFleet FoxesMaurice RavelGabriel Faure…等,各式其適,卻成就了C Duncan很有個性的清新Dream Pop風格,這陣子,Belle & SebastianThe Blue Nile都已先後邀請他作演唱會supporting act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4/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