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5年5月29日 星期五

《明日世界》: 生存只限會員獨享



       迪士尼《明日世界》點只科幻懸疑歷險咁簡單,Brad Bird處理手法貼近史匹堡式娛樂包裝風格化,沿途未算賞心悅目,卻擺明有心宣揚末日精神論;未來就由下一代主導,主角有長不大的未來再造人Athena,美少女戰士Casey及童心未泯的Frank Walker,標誌著TomorrowlandNeverland本是同根生,同樣由純真出發的夢想成真概念,連世界末日也不怕,真的可以嗎?

        實則,全片滿布大量弦外之音的潛藏密碼,到底明日世界是甚麼?

        如果將整個招募專才行動過程,換轉成是外星人擄拐事件,明日世界的次元空間是外星人跟人類共建成果又如何?你看主角們如何超越時空進入明日世界,Athena如何神出鬼沒兩邊走,所謂的AA機械人等同外星人化身,迪士尼這個本名為《1952》的電影計劃,似乎正有意向大家隱晦地公開外星人與美國影子政府精英幾十年合作的陰謀訊息。

        美國建設大量地下城準備迎接世界末日是不爭事實,童年版Frank Walker首度進入明日世界,就是透過迪士尼「世界真細小」內的秘密機關向下進發,第二回則輪到巴黎鐵塔下之謎,變出火箭發射台,衝出太空再回返地球直衝而下,沒錯,「世界真細小」是對的,地底別有洞天,地球是空心,兩極設有超時空通道,絕非天方夜談。

        至於科幻古董店內,那張《黑洞》電影原聲黑膠唱片,正是1979年迪士尼首部真人科幻片,可惜當年黑洞主題走得太前太深奧,口碑票房滑鐵盧收場,女店主將明日襟章在黑洞位置轉了幾轉的近鏡,喻意顯而易見。

    「樂觀的人有福了」是命題,Casey兩隻狼的故事已清晰無誤,然而,結局卻未免太一廂情願為正能量而自圓其說,反觀明日世界領導人David Nix死前一夕話才是真心話,末日在倒數是人類疚由自取,當外星人也深明地球人的自私暴行劣根性,試問救了又如何?

        完場想起John LennonImagine》,造夢者從來不只一人,你想得到明日襟章嗎?

        你有懷疑襟章背後的真相,本是影子政府及神秘組織的減滅人口陰謀隱喻嗎?

        明日世界終結時,你才知道電影早已向大家預警,生存只限會員獨享。

(原文刊於U Magazine@29/5/2015)

2015年5月27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世界奇妙物語25周年



        愛看電視單元劇,一集一故事,精簡原創好戲氛,由本地《幻海奇情》及美國《迷離境界》開始迷上,由城市傳說到玩創詭異人間劇場,兩套經典系列名字已道盡一切,直至九十年代尾,日劇大行其道之時,多得本地老翻VCD市場同時引進大量其他日本電視節目,其中就包括《世界奇妙物語》系列,跟以上兩套名作同出一系,轉眼間,今年又已是《世》25周年。

        沒錯,如果沒有老翻VCD/DVD版本,海外影迷肯定錯過了認識《世》的機遇,就是日本原版DVD也不設中文字幕,只嘆不懂日文也未能支持,記得自己初遇是當時由皇冠標誌出品的《世》VCD因為有Smap兩位成員草剪剛及香取慎吾主演之故,於是被引進市場,結果一看如故,每個單元約20分鐘左右,完全展現日本編劇們的天馬行空小宇宙,集奇幻、恐佈、懸疑、黑色幽默、人生哲理、有時甚至感人落淚,驚喜不斷,自此便一直追看至今。


        雖則名為《世》,實情故事也並非很世界性,背景仍集中於日本為主,然而,本地觀眾大多從2000年電影版《奇幻世紀》開始留下深刻印象,尤其《雪山凶靈》最深入民心,到2009TVB亦有不定時播映本地配音版,同樣取名為《奇幻世紀》;說回《世》在日本富士電視台首於1990419日,最初以一年四個季度再加七夕及聖誕特別篇,每集五個單元為主,到1995年轉為只作春、夏、冬三季,而1997年至今,就固定為春秋兩季,25年不變的,是同一位帶黑超的森田一義做主持人,他本是日本藝能界著名的節目主持及喜劇笑匠之一,如果你有睇J2台的日本音樂節目《Music Station》必不感陌生。


        個人而言,近幾年《世》編導水準極不穩定,觀感已不及以往玩創無限新意思的信心保證,就算今回最新的25周年紀念特別篇,找來五位人氣漫畫家互動合作,效果只算一般,較滿意只有伊藤潤二《地縛者》及楳圖一雄《蟲之家》,前者延伸咒怨式的贖罪驚慄氛圍,後者承襲作者一貫怪異不思議的非常人間故事,其他如尾田榮一郎將《One Piece》引入黑幫兄弟情,又或石川雅之《相信自己的男人》玩隱形小男人的悲劇人生,奇情不足,戲味平淡。

        論好玩,上回2010年廿周年特別篇以幸福為題更有睇頭,如江口洋介主演《討厭的門》,神秘酒店進行一次人生大考驗,跟電影《一百萬連鎖兇殺》同曲異功之妙;另外, 普通文員玉本宏在辦公室找到一本《殺意使用說明書》, 教你如何令自己善用殺意尋找幸福人生;《燔祭》廣末涼子是擁有火念力超能力的人,近似《Heroes》的復仇變奏版,集懸疑浪漫於一身。


        畢竟,《世》最受歡迎始終非J-horror類型莫屬,好像2011年《罐子》由一段小朋友玩捉迷藏的回憶引發,令永作博美童年陰影重現,類似「預咗你梗等埋你」主旨, 跟昔日友人找尋失蹤小朋友仔,重玩捉迷藏逐個捉;2009年最精采的《真夜中之殺人者》,兩位少女密室對談暗戀狂迷,同步見到神秘男潛入大廈逐家逐戶展開大屠殺,驚喜結局任你如何猜也猜不中,近十年《世》編導超高水準的絕佳代表作;2000年十周年特別篇亦值得推介,《管理員》講松嶋菜菜子新居入伙,卻如搬入恐怖大廈遇上怪房客,大廈充斥匪夷所思住客守則,奇妙到極;菅野美穗《慾望之夢》由希治閣《後窗》偷窺開始,再引展成一個詭異的暗戀三角關係又是一絕。

        群星拱照《世》亦是矚目賣點之一,好像木村拓哉飾演過一位狗仔隊,不斷偷拍名人私生活,卻發現自己開始被人秘密反監視,角色忽然倒轉過來,本身已是很弔詭的構思;松田聖子亦演過名成利就的設計師,不斷收到由神秘女子寄來物件,全屬聖子跟她一起求學時借用過的,愈寄愈離奇,問你驚唔驚?

        最後,還是期待《世》可以繼續長賣長有,始終同類型的電視單元系列早已絕無僅有。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6/5/2015)

2015年5月25日 星期一

亞里叭叭 : 無定向岌岌可危



  早前睇西班牙電影《無定向喪心病狂》,想到更多無定向岌岌可危的問題,尤其活在當下如此世態失常,人心難測到極點,根本人人都不自覺染上各式各樣的都市情緒病,「人都癲」的幻海奇情實況劇場,就連電影編劇也想不出,不定時人肉炸彈總有一個嚮左近,一觸即爆比比皆是,隨時隨地殺你一個措手不及。

  就以電影序幕的死亡嚇機奇遇記為例,正是之前德國日耳曼之翼,副機師同歸於盡的客機撞毀事件變奏版,編劇提醒大家上機前千萬不要撞到太多熟人同機,現實中,搭客又是否有需要知道機師是何許人?公共交通工具是都市人其中一樣最重要的日常集體活動,「海陸空全日凶」並非危言聳聽,如果不幸遇上無定向殺手船長/機師/司機,死傷例必慘重。

  當船長/機師/司機變成死神來了,背後離不開都市失衡後遺症元素,生活愈受壓,意外愈頻生,由個人情緒失控到過度疲勞失眠,又或機件失靈…諸如此類,意外從來都是意料之內才是,幾十到幾百條性命操縱在你手,祝君旅途愉快是必然,有誰想搭上馬航730又或日耳曼之翼9525一去不返。

 《無》另一個《The Rats》夜雨餐館女侍應撞正殺父仇人故事,重點不是塔倫天奴式的報仇雪恨,而是肥婆女廚師的一句話:「既然現實人生如此坎坷又活得不快樂,倒不如入獄更了無牽掛!」這令我想到同曲異功的弦外之音,那是「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有可能,被俗世視為不正常的精神病人,才是真正活出真我的人類,只因他們再不受任何社會既定的規條及價值觀綑綁生命,換過來說,到底誰才是真正被現實無情迫瘋?

  廚師同屬無定向殺手的高危類,不用落毒,單是衛生問題也足以令你的肚子不好過,你見過燒臘店斬大舊叉燒的各大師傅,那無法可休息的一對手,每日接觸多少燒味斬完又斬,以前他們有些會邊食煙邊斬燒味,當下他們有些卻邊玩iPhone邊落刀,如果外國報導智能手機上的驚人含菌量屬實,你自己想想那無法可休息的一對手到底有多髒?

  強者當道,是遇強越強,還是有風不要駛盡(巾里)?《The Strongest》先口角後動武,街頭劇場天天上演,只証明有時「火遮眼」比「鬼掩眼」來得更可怕,高溫民生培育狂燥基因,名貴房車惡鬥爛鬼拖車,貧富懸殊陰霾包庇下,難為文明不文明定分界,人車爭路時時有,你Cut線我爬頭,就只為「執輸行頭慘過敗家」潛台詞,試問,一頭家哪有這麼多來敗?

 《Little Bomb》要爆的炸彈有兩種,分別是百分百真炸彈及不定時人肉炸彈,面對橫蠻無理的政府失誤政策,當非常變成習慣,官逼民反是天意,順民等同助紂為虐的原罪犯,非常手段對付非常時代,人民要深明有向政府政權說不的自主權,正如片中主角Simon Fischer用其最擅長的來表態,水深火熱自會怒火中燒,當民主自由真普選不用再爭取而隨手可得之時,才說甚麼活著就是精采吧!

  Depeche ModePeople Are People》:「人有不同膚色不同國籍,不同人有不同所需不同信仰」,不過,究根到底,人就是人,是太陽系的地球人,你與我互不相識,也沒對你犯過錯,為何又會有仇恨呢?

  坂本龍一《War & Peace》:「到底有戰爭還是有地心吸力先?又為何他們定斷戰爭是男人的,和平是女人的?是否有些動物喜愛戰爭,有些喜愛和平?」歌曲最後一句是「Why Is It Dangerous To Say Never Forget?」

  王家衛《東邪西毒》歐陽峰曾經說過:「一個人的記性不好,就不要去太多是非之地,因為你可能會忘記你的仇人。」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2/5/2015)




2015年5月22日 星期五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 開路先鋒末日瘋



        1979年《Mad Max》是澳洲商業電影開路先鋒重要之作,導演George Miller低成本開創末日公路英雄新經典,捧紅Mel Gibson,首集片名《霹靂神探怒掃飛車黨》已交代Mad Max來歷,後兩集《開路先鋒》及《末日戰士勇破雷電堡》才正式玩出黃沙萬里的末世生死鬥格局,事隔三十年後,George Miller繼續為Mad Max開路延伸,不是重拍,也不假手於人,老馬火氣十足,後現代世界觀依然賞心悅目。

        序幕Mad Max如長髮乞丐被War Boys改造正式出場,如當年《天蠶變》借練功練到主角都易容一樣玩法,Tom Hardy酷中帶點傻氣又對白不多,加上事過境未遷,劇情又不是Mad Max老年版,成功接任是必然,有趣是Charlize Theron型格演活Furiosa女戰士一角,論戲份及矚目度都比Mad Max強勢得多,George Miller亦聰明地前題不用多說,今回甚至一開車就唔好俾佢停下去,純粹一場蠻荒沙漠追逐戰,鬥足兩小時,全無冷場可言。

        末世資源是權力象徵,電油是《Mad Max》系列最基本爭奪之由,沒有電油,何來飛不完的車,不死阿祖以掌控水源獨裁執權,女助手Furiosa 聯結阿祖五位美妻,合謀造反向綠洲尋出路,可惜又重蹈「以為外邊一切正常」的烏托邦思維。

        George Miller表示過以《阿基拉》為創作靈感,日式動漫設定薰陶少不免外,其實更似邵氏武俠片重金屬變奏版,不同黨派佔據山頭,策馬奔騰變戰甲飛車,Mad Max從來都是浪人俠士,Furiosa是女獨臂刀,不死阿祖是《射雕》金毛獅王,也集結H.R.Giger與黑武士於一體。

        頹廢美學亦是《Mad Max》系列獨賣風格,當年Lo-Fi玩創廢鐵爛車合拼大翻新、黑皮戰衣、標奇立異黨員造型、媲美X-Game的飛車特技…等,今集那位戴面罩電結他手,與其超級無敵流動舞台喇叭陣,簡直一絕,電音人Junkie XL配樂亦見張力緊扣,完場不禁說一聲:Welcome Back, Mad Max

(原文刊於U Magazine@21/5/2015)

[後記]
        外國海報有多款都好有氣勢又有型格,本地版海報偏選一張較普通觀感做主圖,可惜;

        海報上Tom Hardy造型亦跟當年《2020Harrison Ford好相似,同出一轍的末日英雄感覺;
        實在,這幾十年來,《Mad Max 2》先後影響過Duran DuranThe Wild Boys》MV,北斗之拳及Gary NumanWarriors》造型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