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5年5月25日 星期一

亞里叭叭 : 無定向岌岌可危



  早前睇西班牙電影《無定向喪心病狂》,想到更多無定向岌岌可危的問題,尤其活在當下如此世態失常,人心難測到極點,根本人人都不自覺染上各式各樣的都市情緒病,「人都癲」的幻海奇情實況劇場,就連電影編劇也想不出,不定時人肉炸彈總有一個嚮左近,一觸即爆比比皆是,隨時隨地殺你一個措手不及。

  就以電影序幕的死亡嚇機奇遇記為例,正是之前德國日耳曼之翼,副機師同歸於盡的客機撞毀事件變奏版,編劇提醒大家上機前千萬不要撞到太多熟人同機,現實中,搭客又是否有需要知道機師是何許人?公共交通工具是都市人其中一樣最重要的日常集體活動,「海陸空全日凶」並非危言聳聽,如果不幸遇上無定向殺手船長/機師/司機,死傷例必慘重。

  當船長/機師/司機變成死神來了,背後離不開都市失衡後遺症元素,生活愈受壓,意外愈頻生,由個人情緒失控到過度疲勞失眠,又或機件失靈…諸如此類,意外從來都是意料之內才是,幾十到幾百條性命操縱在你手,祝君旅途愉快是必然,有誰想搭上馬航730又或日耳曼之翼9525一去不返。

 《無》另一個《The Rats》夜雨餐館女侍應撞正殺父仇人故事,重點不是塔倫天奴式的報仇雪恨,而是肥婆女廚師的一句話:「既然現實人生如此坎坷又活得不快樂,倒不如入獄更了無牽掛!」這令我想到同曲異功的弦外之音,那是「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有可能,被俗世視為不正常的精神病人,才是真正活出真我的人類,只因他們再不受任何社會既定的規條及價值觀綑綁生命,換過來說,到底誰才是真正被現實無情迫瘋?

  廚師同屬無定向殺手的高危類,不用落毒,單是衛生問題也足以令你的肚子不好過,你見過燒臘店斬大舊叉燒的各大師傅,那無法可休息的一對手,每日接觸多少燒味斬完又斬,以前他們有些會邊食煙邊斬燒味,當下他們有些卻邊玩iPhone邊落刀,如果外國報導智能手機上的驚人含菌量屬實,你自己想想那無法可休息的一對手到底有多髒?

  強者當道,是遇強越強,還是有風不要駛盡(巾里)?《The Strongest》先口角後動武,街頭劇場天天上演,只証明有時「火遮眼」比「鬼掩眼」來得更可怕,高溫民生培育狂燥基因,名貴房車惡鬥爛鬼拖車,貧富懸殊陰霾包庇下,難為文明不文明定分界,人車爭路時時有,你Cut線我爬頭,就只為「執輸行頭慘過敗家」潛台詞,試問,一頭家哪有這麼多來敗?

 《Little Bomb》要爆的炸彈有兩種,分別是百分百真炸彈及不定時人肉炸彈,面對橫蠻無理的政府失誤政策,當非常變成習慣,官逼民反是天意,順民等同助紂為虐的原罪犯,非常手段對付非常時代,人民要深明有向政府政權說不的自主權,正如片中主角Simon Fischer用其最擅長的來表態,水深火熱自會怒火中燒,當民主自由真普選不用再爭取而隨手可得之時,才說甚麼活著就是精采吧!

  Depeche ModePeople Are People》:「人有不同膚色不同國籍,不同人有不同所需不同信仰」,不過,究根到底,人就是人,是太陽系的地球人,你與我互不相識,也沒對你犯過錯,為何又會有仇恨呢?

  坂本龍一《War & Peace》:「到底有戰爭還是有地心吸力先?又為何他們定斷戰爭是男人的,和平是女人的?是否有些動物喜愛戰爭,有些喜愛和平?」歌曲最後一句是「Why Is It Dangerous To Say Never Forget?」

  王家衛《東邪西毒》歐陽峰曾經說過:「一個人的記性不好,就不要去太多是非之地,因為你可能會忘記你的仇人。」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2/5/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