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鄧寇克大行動》: 戰場上的一息尚存


 《鄧寇克大行動》是Christopher Nolan充滿野心挑戰自己的最新習作,嘗試顛覆一般同類史實戰爭片的說故事手法,甚至沒有很清晰的主線劇情跟隨,主角就是鄧寇克,主題就是大撤軍,一個最簡單直接的大行動,Nolan全面聚焦於戰場上的一息尚存分秒時刻,以連串生死扣生死的緊張關頭,讓大家從多角度體驗戰爭的臨場感。

  概念源自《黑夜之神》的小丑打劫經典序幕,少對白多角度的交接氛圍層疊凝聚,加入Hans Zimmer循序漸進的配樂布局,Nolan成功建構自此一家的懾人張力,今回《鄧》索性將這種招牌經營手法不停Loop,來凸顯戰場炮火無定向,生死無定數的危機感,如捲入萬劫不復的結界漩渦,個人覺得Nolan是刻意想令觀眾產生無形的不安,而多於感動。

  問題是,電影長片不同於YouTube 短片,沒錯,《鄧》每幕場面張力十足見真章,卻棄置令人欲知後事如何的戲魅引力,所以,大家或有感Hans Zimmer的配樂愈聽愈煩厭,因為你總不能長期過度重覆受高壓,要做到Philip Glass簡約見張力的配樂境界不易,就如希治閣《觸目驚心》浴室殺人名場面,那一段小提琴高音符是點到即止,怎能無止境擾人視聽?

  以海陸空3個不同視點時序玩結合,1星期11小時,最初看似有睇頭,實則愈睇愈不太理會,反觀全程德軍近乎不見其真身,或許本身形象太深入民心,Nolan似乎別有用心製造看不到的恐懼,跟英法軍人感同身受,你看沙灘上的空襲,及船艙內的狙擊兩幕,生死盡於此一時彼一刻,這才是「彩數真的話嚟就嚟!」。


  全片最神來之筆是Tom Hardy飾演的英國空軍機師Farrier,最後單挑追擊一眾德軍戰機,堅守長空至油盡飄飛,不經意來一幕「The Eagle Has Landed」的夕陽西下,傳來一份心有戚戚然的無奈傷感,大行動背後尚遺留多少英法兩軍的下落不明,有家歸不得?Nolan並沒有再借畫面交代,只以字幕輕輕帶過,Farrier的結局已說明一切,避免過度販賣感性是明智。

(原文刊於U Magazine@27/7/2017)

2017年7月26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Good Kill


  對於Good Kill這個字,最常出現於面書上一個秘密群組「二手唱片交易區」,雖說是秘密群組,成立至今,已有近5,558位成員加入,這裡真的乜碟都有,驚喜不絕,貴為黑膠迷尋寶勝地,每有超荀價絕版碟秒殺場面出現,必有Good Kill留言,比一般Kill碟得到更多讚好回應,殺得好!

  其實《Good Kill》亦是一套2014年荷李活電影之名,香港從未正式上映,只曾發行本地DVD版本,卻有一個極不吸引的中文譯名《空中狙擊手》,然而,自己則於去年在HBO電影頻道觀看,一直想在本欄介紹,可惜遲遲未如所願,只因有其他題目早已安排,今期終於可以跟大家分享。

  跟去年個人十大電影之一《天眼狙擊》不謀而合,以高科技智能反恐恩物無人機為題,《天》強烈冷諷英美軍方的問責層層疊,《Good Kill》則從無人機狙擊手的心理道德問題作主導,兩片同時帶出這種隔岸搖距殺人武器,當寧枉莫縱變成借口,無辜受害竟是小我救大眾的犧牲品,反恐是不是大過天?

  幾年前的某日,全球有八十幾萬人透過Channel 4的面書,觀看伊拉克實地戰況直播,大家不斷聽到槍聲炮彈聲之同時,卻同步俾哈哈笑又俾Like不特止,更有人留言表示嫌畫面冇變化覺得悶?當直播也看得麻木,人性跟同理心亦被高科技完全扭曲,正如《天》的引言「世上任何戰爭,真相都是受害者」,活在當下的網絡新世代,如此隔岸觀火看世界,肓成事不關己的都市人陋習。

 《Good Kill》 亦有借用希特拉的名句「人民的無知,即是政府的財富」,這個跟George Orwell1984》老大哥的黨號「戰爭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役,無知就是力量」同出一轍,極權政府最希望掌控的國度,必屬愚民當道之國,《Good Kill》片中的美國軍官以希特拉思維來教化下屬,似暗喻美國納粹主義的影響力所在。

  男主角Thomas Egan是空軍少校,原本是真正的戰鬥機機師,前線沒戰場,再不用出機作戰,如今埋首軍事基地的一間密室,當上無人機機師,每日定時望住電腦即時畫面進行遙距監察,變得麻木沒靈魂,高科技改寫取締人類工種又一個案見證,連實戰經驗豐富的資深空軍機師亦不能幸免,Egan不只失去實戰質感,更重要是不可再在天空上飛行,跟長期受困於幽閉密室駕無人機,天淵之別,意志消沉,在所難免。

  當大家見到現代美國軍方是如何招募新機師,又是頓感錯愕,沒錯,全屬打機高手就可以了,誰還在說打機沒前途?早於九十年代《燃眉追撃》已顯示無人機如何殺人於無形的震撼力,廿幾年後,遙視畫面已晉升一覽無遺高清化,當CIA全權介入操縱,Egan等同受薪扯線公仔一樣,要你炸甚麼就炸甚麼,目標突發出現無辜平民百姓,就如《天》美國國務卿一句「盡量減輕傷亡」來斷定一個人的生死,戰爭就是和平?

  Ethan Hawke一貫沉鬱而無奈的入型入格,令Egan活像來自當代《Top Gun》時期的過氣戰機機師,跟後911反恐新戰爭時代,來個世代交接的殊途同歸,未來數碼科技取締實體實物,最後一個人都可變成一堆數碼轉生。

  這陣子,我們這裡亦全民目擊一單被建制派認定Good Kill的謀殺案,今天人人熱話的「DQ DQ」,這個Q一點也不Cute4位目標人物是被Killed,不是被Q,是Definitely Kill,是用強權終極否定你們當日的投票意向,是幾十萬港人一起陪葬,老大哥遙距操縱狙擊的手法,是比無人機更無人性的,你知我知,自由就是奴役!

(原文列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5/7/2017)


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猿人爭霸戰:猩凶巨戰》:現代猿示錄


  由2011年猿人回歸,不再襲地球,進化爭霸戰,Caesar一生被人類出賣,同類背叛,Ape Shall Never Kill Ape,堅守人不犯我,我亦不犯人原則,蛻變成這個藍星球最後的和平智者,卻逃不了造物與創造者敵對宿命,自私殘酷的人類遇上自己的原祖,揭開地球爭霸戰,自己人打自己人,由納粹集中營到美國內戰,歷史不斷重演,現代猿示錄是這樣。

  光頭將軍率領軍團稱作Alpha-Omega,本是基督教的符號象徵,由希臘字母首尾兩字,延伸一切造物的始與終,如果真的有天意,結尾一場大雪崩,已說明誰是天下萬物的終極創造者?

  猿流感後遺症是人類失去說話本能,有口難言,回歸原始,活像巴別塔的打亂語言變奏版,比末世更末世的終極懲罰,將軍背信棄義,自立建國,自以為神,用集中營囚禁猿人,強迫建立高牆背後,似有巴別塔隱喻,多於自我防衛用途,結果不堪一擊,兵敗如山倒,Caesar早有所料。

  Caesar仇恨種仇恨的報復途上,遇到Koba夢魘與Nova女孩,好比魔鬼與天使之間心神歷練,跟將軍勢不兩立,不屈己從人,直到屠刀是否放下的最後決定,盡顯猿與人本是同根生的真本性。

  來自動物園的倖存者Bad Ape,老成神態有幾分似《魔戒》的Gollum,聽他講古極其生動有戲氛;Woody Harrelson飾演光頭將軍,巧妙借用《現代啟示錄》Kurtz將軍半神形象及劇情,再跟《天生殺人狂》Mickey二合為一,入型入局。

  全片傳遞一份人間悲憫的末世情懷,Michael Giacchino細膩感人的配樂應記一功,為Caesar三部曲完結篇劃上完美句號之餘,亦跟當年原版的NovaCornelius兩個重要主角成功連線。


(原文刊於U Magazine@20/7/2017)

2017年7月19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Shhh………


 《猿人爭霸戰 : 猩凶巨戰》劇情提及猿流感後遺症新變種,最終令人類失去語言能力,人人活在「聽不到的說話,說不出的心聲」末世下,有口難言,回歸原始,你認為是苦是樂?你有多久未感受過寧靜的美?Enjoy The Silence由此而生,Shhh………

  記得2005年曾訪問過本地作家黃擎天,當時他剛推出新書《帶南極企鵝回家》,我問他到南極用iPod聽乜嘢歌?他說:「難得第一次去南極,當然好好去感受這個極地的現場寧靜氛圍,置身其中,根本毋須再聽任何音樂作陪襯。」當時聽完他的回答,即時彈出的畫面,就是Depeche ModeEnjoy The SilenceMV最後一幕,主音歌手Dave Gahan在一個雪山峰頂,獨自坐在摺椅上,然後接上清唱的一句Enjoy The SilenceShhh………

  現代世界步伐愈走愈快,城市聲音愈來愈嘈,任何人與物時刻在發聲,多媒體密集資訊爆醬式串流不息,甚麼都要求聲畫同步,效果等同《食神》做快餐名句,畫面要有幾爆得幾爆,聲量要幾大得幾大,配字幕扑咪有Soundbite是指定動作,最緊要呃LikeShare,相比5年前曾寫過的一篇《狂噪廣告》,今時今日,廣告宣傳已不只是電視獨享,廣告狂噪症早已蔓延到不同的數碼媒體平台,以前Andy Warhol名句15 Minutes Of Fame已不合時宜,15 Seconds有時都嫌你多,如此串流式殺戮生態,真的秒秒鐘由零至萬上落的一盤大生意,你話想唔嘈都幾難?Shhh………

  八十年代《430穿梭機》時代,有一首大熱兒歌《我都做得到》:「人人肯心努力做,個個都做得到!」1993Radiohead都曾經唱過《Anyone Can Play Guitar》,如今數碼化網絡新世代,只要有一部智能手機,真的差不多Anyone Can Play乜都得,就如不同社交平台,造就多少人人直播,最先有大量網台節目,然後帶出YouTuberKOL潮流文化,再到Facebook的全天候直播功能,對住鏡頭一按即來,試問有多少內容是真正的王道,有需要甚麼都公諸於世來直播分享?Shhh………

  這令我想起1996年林海峰《廢話小說》,其中一節由大班鄭經翰做主角,就只是簡單拍攝他由朝到晚說話停不了,到最後一個人獨對空櫈,都跟空氣在對話,活在當下,我們每天起床後,基本上,大多數跟大班一樣,當然不是做大班,只是角色掉換,成為被動的「聆聽觀望者」,由自家出發,一打開電視電腦手機,大量聲畫資訊自動蜂擁而至,上班途上,繼續聽到大量民間聲音,一半是怨聲載道,一半是強顏歡笑,香港有嘻哈,沒錯,好多電台節目,好多嘻嘻哈哈,回到公司,又到同事上司七咀八舌Gossip一輪,今天天氣呵呵呵,午飯時段,他也在找,我也在找,煩囂食肆限時搵食… 如此類推,循環不息,Shhh………

  目前世界現存語言大約有6909種,只有二千幾種語言有書面文字,其中2,500種語言瀕危在即,漢語及英語是最多人口使用的兩種語言,即是全世界講嘢最多的,就是這兩種語言的人?Shhh………

  當然,不平鳴就要發聲,沉默不一定是金,可能仲甘也說不定,只怪全城愈來愈擠滿人,四周圍都嘈得很,廢話噪音滿天飛,戲院遇上說不停,裝修重建永不完,天天在你的生活圈密密進行中,Shhh………

  1995BjorkIts Oh So Quiet》是一首很百老匯歌舞劇味道的代表作,有時候,我們確需要知道Enjoy The Silence為何物,才能珍惜片刻Peaceful的心靈洗滌有多可貴?所以,一對優質隔音耳筒,一些ambient隔世音樂,請勿打擾,Just Leave Me Alone是必需的,Shhh………

  Its Oh So Quiet, Shh Shh, Its Oh So Still, Shh Shh, Youre All Alone, Shh Shh, And So Peaceful Until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8/7/2017)









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蜘蛛俠強勢回歸》:舊俠不需記


  最初知道蜘蛛俠又再reboot確不存好感,雖則上兩回驚世現身真的amazing有限,以尋找「我是誰」為主線,總算舊網有新絲,不過,自《美國隊長3》客串初登場後,有Tony Stark全程力撐,新人事新作風,回巢強勢再現新,從未如此升呢大改造,進化創科版蜘蛛俠,人見人愛。

  回歸大過天,片名《Homecoming》已直白「歡迎回來Avengers大家庭」還未夠,序幕上演一場新舊公司交接劇情,帶出禿鷹俠的來由,再說出一句「新世代已來臨」,擺明顯示棄舊迎新的引子,舊俠不需記,一切由《美3》從頭開始。

  當鐵甲奇俠遇上蜘蛛俠,兩師徙妙語連珠,火花不絕,蜘蛛俠破解升呢戰衣誤打誤撞,跟當年初版鐵甲奇俠屢敗屢試同出一轍,好玩有fun笑不停之餘,也帶出適當時間做適當事情,欲速則不達的真理,更將以往「能力愈大,責任愈大」作出新修訂,蜘蛛俠最終獨自救不了輪船分裂事件,展現一己之力始終有限,結盟歸隊是明智之舉,別問責是誰。

  Michael Keaton飾演禿鷹俠亦應記一功,可謂是《飛鳥俠》與《蝙蝠俠》完美混合變體,並非大奸大惡,純粹時勢做壞人,一心只為家人為同事,站出來向大集團權威公民抗命的熱血之徙,借外星科技研發高科技武器做地下買賣,矛頭直指Stark科研企業集團的軍火武器生意,難為正邪定分界。


  Peter Parker校園生活同樣有情有趣,玩暗戀雖不及 《心跳500》導演Marc Webb的純愛鮮味,好幾幕「分身現真身」決定,如方尖碑救人及失約舞會均見不俗戲氛,沒有Mary Jane,卻有Michelle Jones簡稱MJ惹人聯想,最過癮還有一位肥仔摯友同學Ned Leeds,戲份甚重,媲美蜘蛛俠助手,沿途協力相關笑。

  整體reboot全面大功告成,極其賞心悅目,只盼未來集數可以承先啟後,就只怕Tom Holland愈拍愈老愈殘,到時難道又要換角reboot

        個人而言,《蜘蛛俠》無論由Sam Raimi三部曲,到上回Amazing重新現身的兩集,以至現在強勢回歸Marvel的Avengers大家庭,一直成功保持不錯的可觀娛樂性。

(原文刊於U Magazine@11/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