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6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Good Kill


  對於Good Kill這個字,最常出現於面書上一個秘密群組「二手唱片交易區」,雖說是秘密群組,成立至今,已有近5,558位成員加入,這裡真的乜碟都有,驚喜不絕,貴為黑膠迷尋寶勝地,每有超荀價絕版碟秒殺場面出現,必有Good Kill留言,比一般Kill碟得到更多讚好回應,殺得好!

  其實《Good Kill》亦是一套2014年荷李活電影之名,香港從未正式上映,只曾發行本地DVD版本,卻有一個極不吸引的中文譯名《空中狙擊手》,然而,自己則於去年在HBO電影頻道觀看,一直想在本欄介紹,可惜遲遲未如所願,只因有其他題目早已安排,今期終於可以跟大家分享。

  跟去年個人十大電影之一《天眼狙擊》不謀而合,以高科技智能反恐恩物無人機為題,《天》強烈冷諷英美軍方的問責層層疊,《Good Kill》則從無人機狙擊手的心理道德問題作主導,兩片同時帶出這種隔岸搖距殺人武器,當寧枉莫縱變成借口,無辜受害竟是小我救大眾的犧牲品,反恐是不是大過天?

  幾年前的某日,全球有八十幾萬人透過Channel 4的面書,觀看伊拉克實地戰況直播,大家不斷聽到槍聲炮彈聲之同時,卻同步俾哈哈笑又俾Like不特止,更有人留言表示嫌畫面冇變化覺得悶?當直播也看得麻木,人性跟同理心亦被高科技完全扭曲,正如《天》的引言「世上任何戰爭,真相都是受害者」,活在當下的網絡新世代,如此隔岸觀火看世界,肓成事不關己的都市人陋習。

 《Good Kill》 亦有借用希特拉的名句「人民的無知,即是政府的財富」,這個跟George Orwell1984》老大哥的黨號「戰爭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役,無知就是力量」同出一轍,極權政府最希望掌控的國度,必屬愚民當道之國,《Good Kill》片中的美國軍官以希特拉思維來教化下屬,似暗喻美國納粹主義的影響力所在。

  男主角Thomas Egan是空軍少校,原本是真正的戰鬥機機師,前線沒戰場,再不用出機作戰,如今埋首軍事基地的一間密室,當上無人機機師,每日定時望住電腦即時畫面進行遙距監察,變得麻木沒靈魂,高科技改寫取締人類工種又一個案見證,連實戰經驗豐富的資深空軍機師亦不能幸免,Egan不只失去實戰質感,更重要是不可再在天空上飛行,跟長期受困於幽閉密室駕無人機,天淵之別,意志消沉,在所難免。

  當大家見到現代美國軍方是如何招募新機師,又是頓感錯愕,沒錯,全屬打機高手就可以了,誰還在說打機沒前途?早於九十年代《燃眉追撃》已顯示無人機如何殺人於無形的震撼力,廿幾年後,遙視畫面已晉升一覽無遺高清化,當CIA全權介入操縱,Egan等同受薪扯線公仔一樣,要你炸甚麼就炸甚麼,目標突發出現無辜平民百姓,就如《天》美國國務卿一句「盡量減輕傷亡」來斷定一個人的生死,戰爭就是和平?

  Ethan Hawke一貫沉鬱而無奈的入型入格,令Egan活像來自當代《Top Gun》時期的過氣戰機機師,跟後911反恐新戰爭時代,來個世代交接的殊途同歸,未來數碼科技取締實體實物,最後一個人都可變成一堆數碼轉生。

  這陣子,我們這裡亦全民目擊一單被建制派認定Good Kill的謀殺案,今天人人熱話的「DQ DQ」,這個Q一點也不Cute4位目標人物是被Killed,不是被Q,是Definitely Kill,是用強權終極否定你們當日的投票意向,是幾十萬港人一起陪葬,老大哥遙距操縱狙擊的手法,是比無人機更無人性的,你知我知,自由就是奴役!

(原文列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5/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