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殺戮職場


  上期「恐懼鬥失」的最後結論,人生就是一場大逃殺,我們自細就聽這些做人處世真言嚇大,甚麼適者生存,甚麼汰弱留強,全天候聽證於不同時代,活用於不同時勢,何謂「大逃殺」,即是你只有兩個選擇,一是逃避現實,一是等待屠殺,除非你穩坐金字塔的高層重位,故此,自出娘胎後,眾生的首要求生教條,由以前的默默向上游,到現在的嬴在起跑線,根本冇差別。

  2001年深作欣二《大逃殺》寓意深遠,說明人生的首個殺戮戰場,早於求學階段始動,16年前是中學生自相殘殺,16年後「恐懼鬥失」已在幼稚園醞釀發酵,幾歲大就開始面對多方位連環壓力,來自家長們理想寄托、社會精英制度玩分化、同學間明爭暗鬥…等,難怪連小學生都出現自殺潮,如此殺童殺校殺師生,毋須植入炸彈頸環,同樣死傷慘重。

  如果你仍相信「學校生活是社會縮影,好讓大家學懂待人接物的處世之道」這一套,對不起,今時不同往日,我們未來的新生代,恐怕只會變得更自私更功利更缺同理心,不要抱怨任何人,因為是你們一手造成的孽,可持續的禮崩樂壞,在所難免。

  當畢業等於失業,跟著佔據你的大半生,便是殺戮職場,緊箍咒將會愈箍愈緊, 剛看了一套形容為「當《上班一條蟲》遇上《大逃殺》」的新片《The Belko Experiment》,此片未有在港上映,最近剛推出美版藍光碟,中文譯名可以改為《辦公室大逃殺》,Belko是一座為政府工作的辦公大樓之名,這場不明來歷的困獸鬥大逃殺實驗,擺明挪喻殺戮職場,也是辦公室「恐懼鬥失」的政治戰爭,為上位為保位,拼過你死我活,全城辦公室司空見慣,看不見的血洗辦公室,總有一間嚮左近!

  辦公大樓忽然變成恐懼鬥室,所有員工頸背被植入自爆晶片,跟《大逃殺》同出一轍,密封凶間強逼大家限時殺人達標,否則時辰一到,死得人更多,看到幕後玩家將眾人逐個爆頭,大逃殺也是大裁員,不論公司有難,高層自保,改朝換代,例必殺過片甲不留,風聲鶴唳,就如片中的COO最高話事人Barry Norris,由他選擇的犧牲者,先由老人家入手,到沒有家庭負擔包袱的個體戶,然後輪到眼中釘,跟裁員手法大同小異,問題是,何解大難臨頭,人人平等,階級觀念仍需盲從理會嗎?COO最終變成槍桿子,黑人護衛最先行出跟極權對抗起革命,可圓可點。

  這是一種千載不變的辦公室習性,自古至今,上司與下屬是一間公司的金字塔員工架構基礎,上有再上,下有再下,層層疊疊,成日都聽到「我上頭」「我老細」又或「我條靚」「我手下」,其實上頭同老細,有幾上?有幾老?條靚同手下,又有幾靚?有幾下?總之,整個殺戮職場遊戲,不是開會開會又開會,就是搵錢賺錢又蝕錢,「恐懼鬥失」的無限輪迴,誓死天天向上爭權奪位,否則生活必向下流,得的多還失的多,何必呢?有誰想找到那個安然嘅自己?

  此片令我想起2007《He Was A Quiet Man》,辦公室最沉默的員工,往往是最意想不到的,主角Bob並非被炒員工,卻有感每日重覆相同的死板工作是絕路,由不滿公司同事惡行而來,起辦公室槍撃事件念頭,每天幻想自己手持一個自製的虛擬引爆器,將整座辦公大樓完全炸毀,講真,試問有誰不曾想過將無能刻薄的上司殺掉?你看大家入場睇《邊個波士唔抵死》大快人心,聽My Little Airport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咁有共鳴,就知道殺戮職場見盡多少人性,失盡多少人心?

  Evolution to Revolution,進化的只有物質,不是人的本質。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1/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