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8日 星期五

《慾望鬱金香》: 剎那花開不是永恆


    《慾望鬱金香》宣傳主銷《丹麥女孩》金像女星赤裸激情三級演出,仍沿用本地電影公司千載不變的慣性手法,今時今日,觀眾購票入場要求精采劇情比赤裸激情更重,「花誘罪」算有點意思,以女主角Sophia與鬱金香連線互動,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是老生常談。

       老夫少妻盲婚啞嫁的孤兒女Sophia,與年輕畫家Jan van Loos出軌禁戀,故事主線熟口熟面,古今中外屢拍不少,1983年蔡繼光導演的《男與女》是港產代表,由女僕Maria沿途旁白憶述,最後似証明踏實做人必有回報的道理外,也要巧遇好主人,對不起,不是指Sophia

        前段甚麼赤裸激情的獨自去偷歡,極其平淡乏味,劇情停滯不前,直至SophiaMaria眾人合謀扮大肚臨盆詐死詭計,才喚回一點小趣味,問題是老夫Cornelis何解沒留意到Sophia的肚子平平無奇,反而Maria「大肚臨登」卻視若無睹,絕對說不通,唯一解釋就是Cornelis蠢得太好人。

        全片真正的主角是17世紀荷蘭爆發的一場「鬱金香狂熱」時代背景,也是世上最早的泡沫經濟事件,Sophia手執鬱金香的造型構圖,將情慾與財迷劃上等號,兩者同屬等候泡沫爆破終結時,早時不算計,過後一場空,Sophia覺醒為時已晚,Jan van Loos破產離場,人財兩失,剎那花開不是永恆。


        當然,修道院是另一重要象徵,既是Sophia的成長地,亦是鬱金香的培植地,如此花比金貴的一個失常時期,女院長似乎將Sophia與鬱金香跟世情作一趟試煉,SophiaJan van Loos最後有緣重遇於修道院,真是天意安排,還是刻意撮合,大家已懶得理,只怪這段泡沫戀情,完全觸不動觀眾的心,群星拱照鬱金香又如何,也救不回一個空洞的泡沫劇本吧!

(原文刊於U Magazine@7/12/2017)

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新公民時代來襲


    「Every Breath You Take, Every Move You Make, Every Smile You Fake, Every Step You Take, Every Word You Say, Ill Be Watching You

    《怪奇物語》第2Ending一場浪漫舞會內,播放大量八十年代流行金曲,最後一曲為The PoliceEvery Breath You Take》,眾主角雙雙對對共舞,MikeEleven終極初吻後,鏡頭慢慢拉遠離開Hawkins高中舞會現場,主鏡倒轉過來,聲效變得詭異,轉換Upside Down的平衡時空,巨型八爪怪物出現在Hawkins高中之上,Ill Be Watching You呼之欲出,這一刻,令此首1983年浪漫經典帶來不一樣的震撼新觀感。

        正如上期所言,我們都活在一個如Upside Down的陰影世界之下,巨型八爪怪物是一個幕後操控集團的象徵,《Every Breath You Take》每句歌詞早已話你知,他們如何長期監控世界公民的一舉一動,聽足34年,你以為Sting真的跟你唱情歌咁簡單,The Police知道你的一呼一吸,盡在不言中。

        20146月,中國國務院發表一份名為「建設社會信用體系規劃綱要」,國家打算以評分來定斷每一位公民的身份價值,也就是透過日常生活的多樣化不同監察及評估,從你的消費模式、朋友圈子、支付帳單及稅款習慣、個人行為及偏好…等數據資料,作出個別的評分計算,沒錯,《黑鏡》第3季《Nosedive》又再預言成真,面對人生忽然急轉直下的一群,恐怕正是所謂「低端人口」吧。

        你還記得201410月,神憎鬼厭的689曾公開表示過,體育界及宗教界均為「沒有任何經濟貢獻」的界別嗎?當時,他們早已有著如何劃分人口評分的部署計劃,如果「低端人口」是最低分數而要被趕盡殺絕,那麼最高評分的「高端人口」又有甚麼優越人生共享?據知,如果達到600 分,自動在阿里巴巴享有5,000元信用額購物,650分就有VIP級別的特快辦理登機手續,及租車不用按金,700分可以不需証明文件申請新加坡旅行簽証…如此類推,總之,就是他們眼中「值得信賴」的人口界別,與此同時,截至今年2月為止,過去4年卻有615萬公民被禁飛離境。

        我們已進入一個新公民時代,北京的「低端人口」事件只是序幕警號,你仍以為可以置身事外?事隔幾日後,入境處已緊接宣布明年第4季為市民更換新一代智能身份證,這個政府如何聽命甚麼十九大精神報告,我們不得不懷疑所謂的新一代智能晶片,內藏多少不可告人的監控真相,就如八達通一樣,你知我知,完全零個人私隱,游乃海導演作品《跟蹤》已全面披露,如今,就算你可以避用八達通,也不能避換身份證,等候老大哥跟你高中低端逐個評頭品足,你的評分如何,你的日子將會如何。

        一切似是事有安排,先有北京「低端人口」,後有新智能身份證更換不特止,再有印度政府剛公布42個中國 Apps屬於Spyware間諜程式,並呼籲軍方人士全面馬上刪除,以防有關資料被傳到位於中國的伺服器,對印度網絡構成進行攻擊的潛在風險,當中包括有大家最熟悉由騰訊、百度、新浪、小米科技及Cheetah Mobile製作的Apps,另一個你知我知已久的不是秘密,老大哥根本已向大家展示一副「食硬你」的高姿態,2017年快完了,明年是2018又如何?對不起,以後年年都會是1984,可惜不是我們曾經在上世紀共同快活過的1984,而是George Orwell預言的1984

        回到1982The Alan Parsons Project同名專輯主題曲《Eye In The Sky》,Every Breath You Take》一樣以情歌作掩飾創作背後卻潛藏George Orwell1984》老大哥在監視你的主旨,作曲兼主唱Eric Woolfson曾花上不少時間到賭場及社區觀察,到處都有CCTV在不停監察大家,每個政府都視所有公民是可被洗腦操控的傻瓜!


    「I Am The Eye In The Sky, Looking At You, I Can Read Your Mind, I Am The Maker Of Rules, Dealing With Fools, I Can Cheat Your Blind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5/12/2017)

2017年12月1日 星期五

《死亡無限Loop》: 該死不該死不死


        同一日無限Loop是一個隱喻,我們當下的24/7生活規律模式,如果沒有年月日之分,今天昨天明天隨時都活像同一天,同類題材電影大同小異,主角被困於同一日不停日覆日,最後他們從不斷重生得到頓悟,沒有明天,反認知活在當下的真義,自力更生的正能量,總不像結界般恐怖收場。

        死亡無限Loop跟無限復活,是死去活來的天生一對,人生總少不免碰上很多「該死」的王八蛋,女主角Tree本是典型Bitchy婆娘,持靚行凶美女病犯眾憎,引來殺身之禍是自討的,編劇巧妙將其生日變成死日無限Loop,讓觀眾看她該死不該死的自省救贖,竟又玩出不一樣的好戲Fun

        當《偷天情緣》遇上《奪命狂呼》有幾好玩?Tree不斷尋兇,屢敗屢試,換來不同死法,媲美《死神來了》層出不窮的玩味,觀眾跟Tree同步找線索,面具真兇不太易估,途中再玩反高潮轉折有驚喜,將Wes Craven校園驚慄經典《奪》玩出新意思,Tree雖似《異空戰士》Tom Cruise同樣玩慣玩熟,身體卻越戰越弱大不同。

        CarterTree笑言他們活像《偷天情緣》情節是神來之筆,建構於「忘了,忘不了」的生死邊緣,最後她戀上Carter的主因,說穿了,還不是一個極現實的Bitch,劇情亦未轉化成《每天愛你第一次》的浪漫延伸,倒留意Carter房間牆上貼著的《They Live》電影海報,不就是提醒大家要帶眼看清真實世界的假面目,隱藏訊息,別有用心。


        一如既往,Tree一連串自我修正,最終成功討好觀眾對她該死不該死的印象逆轉之餘,這幾十年來,究竟有多少校園真實無限Loop,兄弟姊妹幫的圍爐自High,明爭暗鬥的欺凌事件簿,美國校園槍擊才是真正的「死亡無限Loop」。

        最後Tree再度第N次於Carter房間醒來,以為繼續無限Loop,被Carter捉弄互吻完場, 如果改由輪到Carter接上無限Loop又如何?實情是大家都想知為何Tree會無限Loop?如有續集,導演應承話你知。

(原文刊於U Magazine@30/11/2017)

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The Lie We Live in and Life in Shadow


    「我們日復日返工無限Loop,他們給予我們金錢來偷生,我們卻拱手相讓整個世界給他們!」

        2015年,一位美國年青人Spencer Cathcart自製短片《The Lie We Live》,以「我們都活在一個謊言世界」為主題,透過44種不同語言字幕譯本,向全人類作出覺醒呼喚,YouTube專頁至今已超越2,600萬觀看次數,迴響極大,看過的人是否得到啟示,大家真有反思過來嗎?對不起,一個Black Friday已全面擊潰Spencer Cathcart一番心機,沒法子,他們永遠是終極大嬴家!


    《黑鏡》剛發布第4季最新預告片《天使方舟》,宣傳字句「操控就是教養子女的關鍵」,繼續揭示「操控」這個重要命題,你仍相信「少數服從多數」這個荒謬說法嗎?這世界,從來只有「少數操控多數」是常態,George Orwell1984》早已說出:「誰控制了過去,就控制了未來;誰控制了現在,就控制了過去」,他們是誰?你知我知,全球最有錢的85位大富豪,他們坐擁全球75億人口一半以上財富,聯結不同時代掌權者,完全支配全人類日常所有,只剩時間及空氣是免費共用。


        問題天天都多,回歸基本第一問:「為甚麼生世間上?」根本沒有真正答案,與生俱來就可概括一切,不用解釋,自動落入一個所謂代代相傳的生活體系,「少數操控多數」是既定程式,以物慾利誘來催化大家幪著耳目,認命於「多數服從少數」的金權統治下,把我們囚禁於「WorkBuyConsumeDie」的循環宿命結界無限Loop,萬劫不復,終此一生。只想說,他們本是世間所有生活問題的始作俑者,也是毀掉地球的元兇,任誰都知道,要解決問題,先要解決原罪犯,Wheres The Revolution?是他們最懼怕的,世界急需Jigsaw出手撥亂反正。


        還記得去年Steve CuttsMoby創作發人心省的動畫MVAre You Lost In The World Like Me?》,近期亦有兩套一脈相承的動畫短片向大家推介,同是提倡覺醒精神意識為主,先說由英國插畫家David James Armsby創作的《Autodale》系列,分別有《Being Pretty》及《No Monsters》兩片,以一個由機械人掌控的未來國度Autodale作背景,揭示反烏托邦的遍地謊言,《Being Pretty》由Autodale公民教育電視宣傳片開始,以洗腦形式灌輸下一代甚麼是Pretty的定義,要學他們父母一樣,帶著一副相同面具盲從過活,那就是Pretty的生活模式,與生俱來,世代相傳,其他所有異見人士,被列入Ugly類別冇得留低,亂葬坑的屍首面具上,均印有DisfiguredRetardDeafFatCrippledOldDivorcedGay…等入罪字眼, 如此自以為是的優生學式人口控制計劃,是否覺得很面善?

        另一套《No Monsters》以睡前講故事出發,又是Autodale的騙人童話,優生女孩得到國家保護,免受怪獸來襲的絕望真相,Autodale正是怪獸真身,你是沒法逃離它的操控之下,Autodale既是A.I.的末世寓言,也是「他們」的暗喻。

        來自保加利亞的知名插畫師Lubomir Arsov,亦於兩星期前發表首個動畫短片《IN-SHADOW : A Modern Odyssey》,籌備兩年多時間的13分鐘純影音沖擊,不用旁白,好比《The Lie We Live》更震撼的補完觀後感,每一格畫面構圖寓意深長,一幅幅活在當下的現實大觀園,直插冷諷病入膏肓的眾生相,幕後集團如何千方百計操控大多數的「日常」,失衡資本主義如何扭曲人性價值觀,藥物科技教育成為新世紀的操控靈丹,變本加厲的層壓式人食人維生系統,同理心蕩然無存,跟Autodale的假面具生存法則同出一轍,最後,誰願打破面具轉化火鳳凰,置諸死地而後生,就是覺醒時刻。


    「我們的目光只顧沉迷於手機及電腦螢幕,前面的路,卻視而不見,生活不是電影,劇本尚未完成,我們才是編劇,這是你的故事,我們的故事…」Spencer Cathcart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8/1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