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瘋劫時代的死樹


  我們都活在一個瘋劫時代!

  首先,跟大家玩個遊戲,這是一幅心理測驗圖,從樹上4個不同人物,選出你認為是「最愚笨」的一位,你的選擇,可以反映你的個性。

  選擇1:你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你總認定自己不能令處境改變,只好默默認命接受,屬於不愛爭吵熱愛和平寧靜的一群,是善良誠實的好人。

  選擇2:你是一個有時會作出倉促決定的人,因為不願花自己時間來分析狀況,重覆犯上一些不可避免的錯失,令人覺得你是很固執的人。

  選擇3:你是一個凡事總要去到盡的衝動派,永不放棄誓要爭取自己最後一刻的權利,因為擁有這種思考策略,你可以成為極優秀的商家。

  選擇4:你是一個真正的叛逆者,據利力爭,隔時隨地作出對抗準備,尤其是面對這些每每打擊自己理性思考的「遊戲」制度時,是名副其實的天生革命者。

  玩完以上心理遊戲,你認同自己的個性選擇嗎?你又會問究竟誰是「最愚笨」的一位?或者,有感是否被玩的,根本就是我們曾花時間去想的每一位呢?

  反而,打從開始之時,我已否定這個心理遊戲的假設問題,那是沒有「最愚笨」的存在,卻有「最聰明」的心水選擇,4號是也!

  我會如此解讀此心理測驗圖,本是一幅「4殺圖」,1是被殺,2是謀殺,3是暗殺,4是自殺,他們可以是同根生的互相殘殺暗喻,3位手持利器忙過不停,就只有老伯是手無寸鐵,如是者,這會是一場瘋劫遊戲,跟人口減滅的陰謀論說法不謀而合,3號是主謀者,也是以精英自居的一群領導層,他們掌控全世界經濟命脈,為未來過剩人口秘密部署,先派遣手下2號進行大規模謀殺行動,將他們視為地球上最沒功用的弱勢社群滅絕,也就是1號的象徵代表,那麼,4號又怎樣?

  4號跟3號是同一樹幹上,他們是最清楚明白整個陰謀的人,卻被迫與狼共處,無力抗衡之下,只好自行了斷,劃清界線。結果,只剩3號一個獨霸天下又如何,說穿了,那只是死樹一棵吧!

  然後,大家細心留意的話,他們亦是4個不同人生階段的隱喻,1是老年,2是中年,3是成年,4是少年,如是者,這會是一個瘋劫時代下的攬炒絕望真相,汰弱留強,你死我活,人人為自保求存的眾生相是這樣,老了就要下台,中出亦冇好下場,34號的少壯派本可以共存,唯獨是尚有良知的少年看不過眼,不願同流合污,拒絕代代世襲相傳的後遺,成為青春殘酷物語的犧牲品。

  試問,我們活在一個瘋劫時代,一個被瘋狂騎劫的極壞時代下,見証多少「最聰明」的4號個案,說他們是「最聰明」,是對這個無情社會的一種反諷,絕非涼薄,大樹不一定只求好遮陰,樹大有枯枝才是問題,更何況這裡的所謂「大樹」竟然連根都沒有,且被揭發為「裝假狗」的盆種,遇強風即倒塌,攬炒是必然。

 「離開你,再不用落腳地,似蝶舞,舞遍天地;
  這世界,太多懺悔羞怯,太少痛快宣洩,太快毀滅…」
  達明一派《青春殘酷物語》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9/9/2017)

2017年9月15日 星期五

《小丑回魂》: 小丑起新見回魂


  承接Stephen King原著每隔27年小丑回歸之說,今年Pennywise終告起新見回魂,入場前,確對1990年電視電影版本念念不忘,先入為主少不免,結果一於所料,荷李活式驚慄全新包裝下,只算偶有佳句,整體有讚有彈。

  故事主線跟舊版大不同,不再以少年及成年平衡回憶玩對接,由完全少年篇的第一章重新出發,再加上有四眼仔Finn Wolfhard主演,觀感形同《伴我同行》跟《怪奇物語》 新舊互動玩法,雖將The Losers Club友情相關照來得更細緻,Pennywise也加倍血腥暴力,造型百分百妖魔化,卻失去舊版正邪同體不寒而慄的吊詭個性之餘,也未夠充分凸顯團結就是力量的精神所在。

  叛逆少年HenryBeverly用激進手法向父權主義說再見,很反建制的獨立起義,而Henry黨派誓將黑人同學Michael趕盡殺絕,跟Michael雙親死於縱火案大屠殺,亦涉及種族仇恨背景,還有電視機不斷重播洗腦兒童節目,都帶來點點新驚喜。

  全鎮盡是問題成年人,家家有個難頂父母,開場任由George橫風橫雨出街玩之同時,神秘媽媽獨自彈琴沿途伴奏已夠騎呢,其他如藥房老闆及學校老師等,冇一個是正常,眾主角最後出走到大城是必然。

  個人最感不滿是加設小丑藏身地入口處,竟似足2006年同名動畫《古怪屋》外觀,硬來多一場「哈佬喂」鬼屋困獸鬥,倒拖拉節奏反效果,沒錯,巧妙引入1989年《猛鬼街5》在鎮上放映,再連接Pennywise學足Freddy大搞鬼玩人出沒場面設計,玩法比舊版層出不窮見心思,不過「3D幻燈片機」立體登場一幕就失笑多於失禁。


  細心留意,片中有不少隱藏彩蛋,好像幾位主角不同的Tee,雪櫃上有《Twin PeaksLaura Palmer同聲同戲玩失蹤,又或舊版Pennywise公仔快閃現身…等,至於飾演BeverlySophia Lillis愈睇愈似當年《艾曼妞》Sylvia Kristel年青版模樣,當然,仍期待下集可以為Pennywise身世之謎大揭盅。

(原文刊於U Magazine@15/9/2017)

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小丑回歸,香江回魂!


  不一樣的夏天,差不多的暑假。

  上星期看《小丑回魂》之時,竟跟《消失的檔案》忽然連線,海報上手持血紅氣球的小丑誘惑黃雨衣小孩,你即時想到甚麼?同來自某年夏天發生的不思議事變,《小》是廿七回歸,《消》是五十回魂。

  先說改編自Stephen King同名小說的《小》,殺童小丑「Pennywise」是緬因州不存在的Derry小鎮傳說,每隔27年回歸大屠殺,先由198810 月殺掉雨衣男童George啟動,後正式於19896月向全鎮孩童逐個捉,沒錯,是19896月,那個夏天,你又記起甚麼難忘的殺人回憶?

 《小》本潛藏一個關於跟極權抗衡的主題,涉及同性戀、種族仇恨及父權主義等內容,「Pennywise」變成一種邪惡勢力的暗喻,就只得尚有純潔心靈的孩童及少年見得到,所有成年人都視若無睹之餘,甚至整個鎮上冇一個成年人是正常的,眾主角家家有個問題父母,他們活像苟且偷生的愚民,幸而下一代不是逆來順受的延伸,今回新版有心將反父權主義立體呈現,Henry BowersBeverly Marsh兩段弒父情節,很有反建制的獨立革命意識,「Pennywise」就等同一個極權領導思想的老大哥,利用恐懼來威嚇弱勢社群就範,只能靠團結力量將它全面撃倒,可惜從來都跟片中The Losers Club面對處境一樣,即達明一派《十個救火的少年》命題是也!

  原名「It」是用上死物的「它」,也說明「Pennywise」的出現,可解作以任何潛意識化身來襲的象徵,戰勝心魔覓自我是唯一希望,故此,The Losers Club七戰士最後出走Derry小鎮是必然;同是19896月的夏天,位於東方的這個小島上,有更多人同樣開始想到要出走香江的打算,只因當時大家忽然覺醒起來,這裡的「Pennywise」原來已在倒數回歸。

  1990年《It》初現的「Pennywise」,仍是很傳統The Dancing Clown同類小丑造型,屬正邪同體,笑裡藏刀的「它」,源自19896月的不寒而慄,如今廿七回歸後的「Pennywise」,面目猙獰,肆無忌諱,擺明話你知:「我是魔鬼,食硬你!」,27年前後,只見証這裡快將一無所有,你我他都是百分百The Losers Club犧牲品,最終同被消失於「Pennywise」的血盆大口內,Derry小鎮比我們還好,起碼他們的歷史檔案未被消失。


  五十年前的夏天,這裡亦曾經滿城腥風血雨,19675月至12月的一場「六七暴動」重要歷史事件,理應是生於斯的港人集體回憶,偏偏政府新聞處留存只有21秒無關痛癢的影像資料,其他相關文件檔案竟不知所蹤,是已被貪狼政府銷燬?還是存心被消失?天知曉!

  今年「六七暴動」剛好五十回魂,有心人羅恩惠導演花了4年時間拍成獨立紀錄片《消失的檔案》,為我們追溯這段重要歷史,將有限而零碎的拼圖花整為零,走訪不同相關人物憶述當年的所見所聞,聽著他們如何被出賣被蒙蔽為共產黨幹活,看到當年那些共產黨宣傳片段,等同《小》電視不斷重播洗腦式兒童節目用出一轍,活像「Pennywise」在城中肆虐搞催化,迷惑人心,殊途同歸,最深印象是有關方面企圖將8,400把大鐮刀及大量軍火槍械由堔圳運來香港,以群眾鬥群眾,借「反英抗暴」之名血洗香江,幸得香港恩人吳荻舟暗中制止,那年真的差點被「中國移動香港」吧!

 《消》帶大家重返當年北角清風街被土製菠蘿炸死的小姊弟現場,同被無辜慘死於邪惡的「Pennywise」老大哥手上,最後以51832傷埋單結算,只想跟你說:「同胞勿近,同你老味!」,這種沒人性的黨才是「生人勿近」!

  五十回魂,是時候要還吧!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2/9/2017)















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黑魔塔》: 擄子佬與呆槍客


  話說另一空間有一個黑塔,長期為我們的世界鎮壓住黑魔力,不過,有一個小孩可以將黑塔毀滅,《黑魔塔》預告片見到的正邪對決,兩位主角正是擄子佬與呆槍客,又是一場為「The One」末日救世者的生死之戰,講真,悶得很!

  雖則改編自Stephen King同名奇幻小說系列,卻拍到好似M. Night Shyamalan的低能童話故事水準,最大問題是劇本太多笨拙情節,先說大反派本是黑衣魔法大王,實則只是擄子佬的Walter,全程就只穿越不同平衡宇宙秘道,行來行去,玩吓街頭魔術,以為自己好鬼型,最後型過龍一撃即潰,令人失笑收場。

  正義代表是最後神槍客Ronald,為報父仇變成呆槍客,遇上地球天子Jake,聯繫帶子洪郎的師徙之緣,玩槍唸口訣夠騎呢,甚麼憑良心開槍,是否參考自周星馳古惑的槍?試問,當「吳宇森雙槍王大戰街頭魔法師」,痴呆同台爛鬥爛,近乎零娛樂觀感是致命傷。

  再說 Jake這個「靈」氣迫人的「The One」,擄子佬終償所願將他進行毀滅黑塔之時,想不到Jake竟可用念力反抗不特止,且能遙控操縱在場機器,媲美《阿基拉》的鐵雄上身,擄子佬見狀先驚訝後冷靜已夠搞笑,再走埋Jake耳邊用激將法誘發他的毀滅力,你話可以有幾低智兒戲?

  開首Jake從夢境啟示畫圖紀錄,跟地球天變地動的末日連線,前設引子尚有一些奇幻趣味,城中潛藏披著人皮的外星人,及擄子佬與呆槍客出沒於紐約市決鬥,令人想起1986年《挑戰者》餘韻,直至Jake走入平衡空間後,就呈現停滯不前的持緩困局,劇情毫沒進展可言。


  離場後,只感全片一切來歷不明,編導好似預設觀眾已看過原著小說,所有都不用交代解釋,沒頭沒尾,結局是Jake跟呆槍客結盟上路,最後消失於門上寫著「Hong Kong Palace」的秘道,今時今日,香港仍是昔日的天堂嗎?或許,守護這裡的黑塔,早於20年前已被毀滅消失了。

  其實要永遠守護黑魔塔,不如索性把Jake殺掉就是了?

(原文刊於U Magazine@8/9/2017)

2017年9月6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如霧起,Stephen King 警告你!


  天有不測之風雲?這個相信天文台最清楚,港澳同胞應該身同感受,不過,霧有未知的危機,就要多得Stephen King的警世寓言,如霧起,人心比天氣更難測!

  這陣子,香港的Stephen King迷有福了,上星期先上映的《黑魔塔》強差人意,可以不看後,本週有《小丑回魂》接力登場之餘,《迷霧》首季共十集亦已於登陸Netflix,此兩部同名小說早有前科可鑑,同樣一看難忘,前者於1990年已有電視電影版本,後者則於2006年拍過電影版本《霧地異煞》,今期先分享Stephen King迷離境界的霧之戀。

  自問從沒看小說的習慣,未能跟原著相比之下,所有改編電視劇集及電影版本全屬第一觀感,回想11年前入場睇《霧地異煞》愈看愈心寒,怪霧突襲小鎮,居民被困超市不知所措,霧內出現不同怪物異形,沿途內憂外患,進退兩難局面,人類在恐懼失慌狀況下,衍生不尋常的人性變異行為,比一切異形怪獸來得更可怕,是人人為我,還是我為人人,一幕又一幕人性大考驗,活像揭示《人性的弱點》最陰暗之處,導演Frank Darabont第3度將Stephen King小說搬上大銀幕,相《月黑高飛》及《綠里奇蹟》監獄風雲見陽光,《霧》是對人類的絕望真相。

  故此,當知道《迷霧》電視劇於Netflix上架,急不及待將首季十集一氣呵成,觀後感倒跟Stephen King另一佳作《天幕圍城》同出一轍,繼續以小鎮發生匪夷所思的神秘事件,人民困身於不知名危機中,再轉化無政府狀態下的民情逆轉,由天幕到迷霧,背後潛藏一些神秘陰謀論元素;《迷》將電影版本重新拉闊延伸,不單是一間超市的故事,改以一座購物廣場為中心點,並與教堂及醫院連成3條脈絡,殊途同歸,向「人在做,天在看」作出無限挑釁及批判。

  由主角Copeland一家三口的愛女被性侵事件作引子,再逐層觸發他們自家及週邊人之間的互信危機問題,如漣漪的環扣環連鎖效應,處境氛圍巧妙裡應外合,大家同被蒙在鼓裡,企圖努力撥開大霧覓真相,目前迷霧裡尚未見電影版的變種巨蝗蟲巨蜘蛛,卻有由自我心魔演變而來的不同黑物來襲,人人死法各異,死狀血腥恐怖,真的面前幻化不定。

  生逢亂世,總有一個《天》Big Jim嚮左近誓要做領導,由購物廣場內亂分黨對立,主管經理Gus以權謀私,訂立規條維穩人心,到教堂成為信徙避難所,神父Romanov為捍衛宗教信仰,以天父之名玩非常手段,還有失瘋醫生Bailey,以尋找迷霧殺人解藥之由,非法進行人體實驗…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是這樣;至於電影版妖言惑眾的宗教狂熱婦人角色,亦轉化以大自然代言人自居的老寡婦Natalie同將她認定的罪人作祭品為己任。

  另外,劇本亦向現世不同的價值觀提出反思,凡是不只看表面,人人有本難唸的經,亦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好像同性戀少年Adrian、毒海奇女子Mia、自責警長Connor、甚至失憶士兵Bryan…等,迷霧埋伏大量不解謎團,整體劇力不俗,就只嫌有關如何逃避迷霧的解說,以薄霧安全及濃霧殺人簡單劃分,未免有感自圓其說,首季以購物廣場一觸即發作壓軸,眾主角生死關頭的逃亡過程,來得牽強欠說服力,有點美中不足。
 
  片末為第二季留下伏線的揭秘點子,神秘列車忽然出現,不禁想起S8驚世檔案》及《怪奇物語》的同系連繫,是大自然反撃?是美軍陰謀論?令人充滿期待。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5/9/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