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3日 星期五

《黎巴嫩1982 : 亡命救參》: 亂世尋覓信望愛


    《黎巴嫩1982 : 亡命救參》上映前,適逢黎巴嫩剛於5月舉行大選,本片帶大家回到1982的中東,重返當年黎巴嫩內戰現場,名副其實,黎巴亂到飛起,故事先由1972年恐襲始動,然後,十年人事幾番新,亂世尋覓信望愛。

        1972年,主角Skiles是美國駐黎巴嫩貝魯特外交官,與愛妻Nadia收養一位13歲沒家可歸的黎巴嫩男孩Karim,當CIA好友Riley告密,原來Karim哥哥Rami1972年慕尼黑奧運大屠殺事件有關時,Rami率領的恐怖分子已殺到搶回Karim,並殺死了Nadia收場,Skiles從此酗酒逃避過去,轉眼又十年,Riley為贖罪仍留在黎巴嫩工作,卻被恐怖分子綁架,身處波士頓的Skiles被邀重回舊地救好友。

        Skiles百感交集的非常遭遇,本身已夠劇味濃郁,尤其從新面對已變身恐怖分子組織首領的Karim,為救其兄Rami而綁架Riley作換參之計,夾雜著多少友情與兄弟情的因果循環之餘,到底捉走Rami真的是以色列軍,還是其他黨派,構成一個很重要的換參轉捩點;長期背負亡妻之痛的Skiles,更反被Riley妻子問責,還要應付內鬼的遍地謊言,內憂外患,Skiles跟黎巴嫩局勢同出一轍。

        1982年的黎巴嫩內戰時期,也是以色列國防軍第2度入侵之年,致令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遭受驅逐,所以,片中同時涉及美國、以色列及巴解組織之間錯綜複雜的利益衝突,再看整個所謂救參行動背後,又不是一場金錢掛勾的陰謀佈局,一個美國人在中東值多少?Riley就值4百萬!

        導演Brad Anderson沿用舊派手法踏實處理,一切以環繞Skiles兜兜轉轉的救參又尋參心路歷程出發,入場前不要期望是另一套《ARGO救參任務》,全片沒太多動作場面,劇情未算亡命緊湊,最後,亂世真的尋到信望愛,SkilesKarim真心守信用,Riley的友情不變,足以令人從低谷重拾一絲希望,反觀Rosamund Pike礙於角色平凡關係,演技發揮有限,白白浪費了她。

(原文刊於U Magazine@13/7/2018)

2018年7月11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世界真細小小盃


        世界真細小小盃,今個星期日又盃終人散,百感交集,4年後的新世界,是否已人面全非?

        世界從此重新洗牌,撰寫本文之時,4強剛誕生,大家都有感眼鏡遍地,驚嘆以前所謂公認強隊竟逐一出局,由德國、阿根廷、西班牙、葡萄牙、巴西…到連入圍都入唔到嘅荷蘭同意大利,今時唔同往日,這些全屬我們以前世界盃回憶共存的集體認定,早已時不與我,真相是現代足球模式主導下,全世界足球踢法變得一體化,去掉以往國家隊各自各精采的個性特色,甚麼巴西森巴足球、德國機動式踢法、又或經典3R三角短傳滲透組織…等,已成集體回憶,俱往矣。

        更大問題是,就算球星如雲又如何,球會大過國家隊是事實,論默契,始不及所屬球會隊友夾慣夾熟,論組織力,短時間內教練組隊特訓成軍,只能踢多一場熟多一場,球運比球技更重要,當然,足球智慧不是人人有,所謂球星,也需從旁支援造就,好多只限球會聯賽表現卓越出眾,不等同於國家隊同樣踢得出色過人,情況好比全球流行樂壇歸一化,當主流曲風大同小異,任你是哪國最好聲音,出戰國際大舞台,亦隨時不外如是。

        新加入VAR是好事之餘,更強烈要求加入「不誠實展示痛楚」新規條,犯者例必黃牌侍候,簡東拿已成功用尼馬做例子作完美示範,教大家如何揭發犯者裝假的痛腳。事實尼馬同泥碼冇分別,一推即倒,一撞即跌,整個世界盃最容易跌倒的球員,非他莫屬,慣性屢犯「不誠實展示痛楚」,演技遠比球技好的偽球星,超身價是否包埋影帝級表現?

        有賭波才有球迷,有英超歐聯才有NowTV及有線,所謂指定電視台已不算是甚麼,今屆根本搞不出任何Hyper好玩氣氛,請回看2006年有線在九展搞世界盃嘉年華如何有聲有色,如今求其搵個商場,玩廣告贊助無聊遊戲唱悶歌,低成本HeaHea播,現場只得十幾個觀眾佈景板,氣氛簡直差天共地,仲要收費先可以睇足64場,免費益你只有19+2場,全民參與純屬誤導之詞,請不要再濫用全民二字?世界盃的初衷,不就是讓全世界都可以同步參與?眼見周邊全城免費任你睇,香港人怎能不自求多Link

        然而,每場不斷出現的「激光電視,中國領先」廣告牌亦避無可避,初看還以為是「激光矯視」!究竟有幾多外國人會識得睇呢D中文簡體字?強國入唔到圍,都要用錢到場發圍,仲要大大隻字場場玩「中國領先」,自High到不能!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1/7/2018)

2018年7月6日 星期五

《死神遊戲 : Truth Or Dare》: 四不像的死神遊戲


        Blumhouse刀仔鋸大樹出品,年年密食當三番,這套《死神遊戲: Truth Or Dare3百五十萬美金成本,實收92百幾萬美金,Truth Or Dare,係真唔係真?借一個家傳戶曉古老遊戲,混合《死神來了》逐個死玩法,配套典型美式校園驚慄片包裝,最後弄成四不像的一場悶戲,竟然又易過呃Like,大收旺場,噱頭大過天是王道。

        一班好友去墨西哥度假,遇人不淑,受誘騙夜探神秘古宅中伏,被逼玩跟你一世的Truth Or Dare遊戲,然後死神順序逐個玩,總之講真話又死,鬥大膽又死,最後甚至冇得揀,除非你搵到另一班人接力玩,勝在Truth Or Dare人人玩過有共鳴,敗在後續劇情重覆又重覆,再玩不出新花樣,驚喜欠奉,恐怖不足,幾頭不到岸,到底你想點?

        如果你話劇本志不在玩驚嚇,實則企圖揭露人性陰暗面,真假友情大踢爆,對不起,OliviaMarkie這對金蘭姊妹跟Lucas的三角關係,眾人不斷輪流講完真話又Say Sorry,鬥大膽要互相傷害對方又下不了手,短時間內,嬲完Friend番又嬲過,如此回力鏢大循環情節,簡直婆媽到失笑,主線完全失陷,副角只淪陪葬。

        沒錯,最初死神出沒玩遊戲尚算有點心思,幻聽幻視的詭異實況,周邊人全部忽然變臉問你Truth Or Dare?個個造型似足Aphex Twin 1996年同名專輯封面的猙獰面貌,或Blumhouse另一賣座系列《國定殺戮日》出現過的面具變相版,至於死亡陷阱設定,成本有限,取易捨繁,明顯不及《死神來了》系列多元有Fun,死得平平無奇。

        結局回到起點玩拉布,想出將死神遊戲公諸同好,不問責求其草草收場,編導果然夠Truth又夠Dare,離場時,想起林鄭說過的一句「官到無求膽自大」,真心想死神找所有高官權貴玩一趟,向港人和盤托出講真話,抑或反共撐港獨鬥大膽?任揀其一,看看你們到底有幾膽自大?

(原文刊於U Magazine@6/7/2018)

2018年7月4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集感一週


1. 到底香港人是真心民以食為天,抑或假意「瞻仰遺容」打卡留念呃Like,聞風而至湊人氣,平日零幫襯,臨執抱佛腳!

2. 長江後浪推前浪,而家應該冇乜人飲7-UP,皆因人人都轉撐9-UP,網上網外不同平台,大量YouTuber/KOL日日9-UP無極限

3. 今期流行玩透明,當可樂都可以由黑色轉透明,成為人氣熱捧,下次不如輪到雪碧由透明變黑色!如此類推,遲D連廿四味、龜苓膏、夏枯草…都出埋透明版喇笨!

4. 你想玩透明,港鐵偏不跟你玩,幾份大報賣廣告發聲明又如何,不如斥鉅資邀請Roger Waters來港玩《The Wall》沙中線巡演,為各站頭的「拆牆」檢查即場助興,為「被閹割」的螺絲帽及鋼筋尋冤得雪。

5. 四年一度世界盃,實則純屬一盤大生意,一切由廣告客戶出發,屆屆如是沒差別,舉辦國家在哪裡冇分別,所有國家隊踢法冇分別,電視台嘉年華式搞騷直播冇分別,背景音樂冇分別,專家旁述內容字眼冇分別!

6. 一宗槍撃案震驚全城,香港人是否過於大驚小怪?抑或自以為身處一個所謂「最安全城市」就理所當然?真心話,如果這裡跟美國一樣,恐怕槍撃案一定比美國還要多,每個城市都潛藏衍生多少個Travis Bickle,「殺無赦」的目標對象多得是,你知我知大家都知!

7. 你有壓力,我有壓力,12年前後的香港地,巴士阿叔名句揮之不去,何止仍未解決,壓力直情年年升呢,高官權貴,繼續肥上瘦下,中飽私囊,冷漠無情地向下層壓榨,自己加薪幾萬,綜緩加你幾十蚊,17億行人天橋,5千萬音樂噴泉,85萬葵青墳墓藝術品…多不勝數,我們又不是賭徙,點解每天要睇政府「倒錢落海」戒賭廣告?

8. 到底行政長官有幾行得正?一個例必駁咀駁舌的行政長官777,雙眼不停轉又轉地公開表示「政府不會做損害市民工作」,講到好似好有承擔,她所說的是不會直接損害,那麼,間接損害就關人隱事,隨便舉一個例,這幾年來,只要你有去過任何一間公營醫院的話,定必強烈感受到前線護士的工作壓力有幾大,本地醫療體系臨界點憂爆煲是絕望真相,醫療事故不是冰山一角,護士也是人,總之,世瘋日下,各行各業各部門,人為事故只會陸續來,試問原罪真兇問責又是誰?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4/7/2018)


2018年6月29日 星期五

《藉著雨點再愛你》: 植入美點再煽你


  是雨是淚,14年前後,由日式雨點「說愛你」,到韓式雨點「再愛你」,同一個故事,依然觸動人心,只說明市川拓司原著小說歷久常新,新晉導演李章焄成功植入美點再煽你,令它升華増值,選角選景攝影配樂,倍感更完美無暇,劇情細節重編處理心思精緻,孫藝珍又何止藉著雨點再煽你,直情叫人重新迷上你。

  以企鵝媽媽動畫童話作引,介紹天堂與人間的中轉站雲上國,帶出林秀雅與智昊濃情化不開的母子關係,真善美貫徹全片,由秀雅重拾媽媽角色,教導智昊學習自立生活,智昊為延續幸福雨天的秘密而犯事被人罵,到最後說出他是牽引雙親在一起的重要關鍵者,以致學校表演「我的擅長」真情表白,戲裡戲外,黯然落淚是必然,童星金志桓全程自然流露,演出入木三分。

  秀雅與宇振這對非常戀人,設定別出心裁,多層演變峰迴路轉好戲氛,一切以忘不了作始末,先由對喪妻思念出發,到愛妻回來玩失憶,開始共同追憶過去與今天,再回到二人初相識的緣起片段,沿途柳暗花明,媲美《假如愛有天意》的刻骨銘心,真的總要在雨天,人便掛念從前,壓軸登場的秀雅日記篇,繼續是神來之筆,14年後再重見,感染力絲毫沒減。

  孫藝珍不愧是韓國純愛片女神,看到她那雙水汪汪的黑眼睛,總不由自主被懾服,演技愈趨成熟穩重,賢妻良母勝任有餘,回到高中時代的3次約會,將秀雅表裡不一的漫不經意真個性,演活得人見人愛,揮灑自如。

 「忘了,忘不了」是編導李章焄重拍的主旨所在,心水清的影迷,可留意到秀雅與宇振黑夜上山,用望遠鏡偷看的汽車電影,恰巧又是14年前Michel Gondry《無痛失戀》,雖只亮相一秒快閃,已足見匠心獨運,勿忘初衷是戀人們的緣份備忘錄,人海中有緣為伴,一切皆有天意,珍惜身邊的另一半,在仍未忘了之時,多一些互相回味忘不了的往事,晴天陰天下雨天,幸福不是必然。


(原文刊於U Magazine@29-6-2018)

2018年6月28日 星期四

亞里叭叭 : 最後,一切都只是曾經擁有


  早前,明報有一篇名為「4個人6小時,處理了別人一生的CD」文章,話說某面書專頁出了一個Post,表示有朋友家人去世,遺下起碼3千多張CD/LD/DVD,不想隨便賣掉,所以找來有心人幫忙善後處理,看過之後,你有同感嗎?

  近年,大家都開始對日本「斷捨離」的簡約生活主義得到啟思,斷物慾,捨雜物,脫離物質的執著,個人而言,這個「離」尚有「離去」之意,如果本來無一物,離去更應沒塵埃,想通了,就好讓自己尚在人世,仍有能力之時,及早進行「斷捨」之計,免得「離去」後令身邊人為自己的身外物帶來無形壓力。

  笑看風雲變,曾幾何時,大約九十年代中期,開始極愛追看日本部屋專題特集,內容主打走訪不同的自居部屋,可看到一間間全屬根據個人嗜好的儲物屋,目不暇給,當中不乏一些黑膠DJ、電音樂手、又或玩具精品收藏家之類,對於我們這些同樣曾經熱愛囤積影音軟件的,同聲同氣有共鳴,想不到,廿幾年後,時代大不同,心態大逆轉,這類部屋特集已買少見少,「斷捨離」主題書刊才是王道。

  說回文序別人一生的3千多張CD/LD/DVD,對於更多動輒以萬計藏量的樂迷影迷來說,只算是小數目,起碼沒有黑膠唱片及卡式帶,不知是風水輪流轉,還是覺得Analogue始終最好?八十年代初,除了Video Killed The Radio StarMTV改革時代外,CD開始殺絕黑膠卡式的趕潮換代,每次想起都猶有餘悸,二千年後,MP3又接力狙擊CD到末路,現在輪到串流音樂趕退埋MP3,上網即Click即聽,物極必反,數碼回歸原音,黑膠、卡式帶又捲土重來,真的地球是圓又圓,一轉咗變後邊。

  DQ?最後乜D都冇人Kill!所說是全部D字尾的影音軟件市場,由CDMDLDVCDDVDBD…全新出品銷量每下愈況,二手除非絕版罕有,大多數無人問津是正常事,更莫說甚麼傳承下一代之類想法,免費都嫌「阻碇」,就只剩黑膠、卡式帶死去活來,不過,明日有誰知,人生如是,身外物,帶不走,更珍惜的,一切都只是曾經擁有,一切他朝都會身外過,最後,甚麼都不算甚麼,Everything is Nothing and Nothing is Everything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8/6/2018)

2018年6月22日 星期五

《狂迷驚魂》: 揀錯小說開錯戲


  歌者戀歌,作者戀作,相隔8年,波蘭斯基再拍作家遇驚魂題材,可惜,整體明顯給《影子滅殺令》比下去,誰說聽故就不要駁故,《狂迷驚魂》最大敗筆就是劇本太早自露尾巴,甚至開場不久,個人已輕易推敲簽名會一幕,將是一個首尾呼應的還原點,只怪Eva Green的狂迷角色來得太著跡,真沒癮。

  女作家Delphine處女作大賣,卻陷於新作靈感腦閉塞困局,情緒低落之際,遇上書迷Elle一見如故,速成密友,二人同行,前段仿如《疊影狂花》變奏版,大家都預知Elle事有蹊蹺,來者不善,所以,後段演變成《危情十日》困獸鬥是意料之內,劇情如此熟口熟面,一切就只為舖設滿有自信的出奇不意結局,未免一廂情願。

  Delphine全程處於半夢半醒的混沌狀態,似為結局訂造最佳解說,實則嚴重打斷懸疑驚慄脈絡,更大問題是Elle,心水清的影迷,必早就留意到Elle從來只與Delphine對話,跟其他所有旁人一直是零交流,視而不見如《鬼眼》的Cole Sear,且剎有介意說出自己曾有一個幻想朋友,再加埋Eva Green天生詭異的招牌演繹,只想說,愈早發現Elle的不正常,狂迷驚魂愈早失效。

  英文片名「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絕對可圈可點,一本自作業的小說,自作自受是作者戀作的最大收穫,是真人真事,是真有其人,還是自我分裂?宣傳海報設計心思細密,DelphineElle一起執筆寫出血的兩隻右手,到底是誰手寫誰心?她倆共建的曖昧同性關係,將《疊》式女人是非心的陰暗層次再昇華,多少是合編的Olivier Assayas功勞。

  全片依靠兩女主角互動支撐,偶一失衡即告出事,Eva Green一貫入型入格,令Elle對號入座是必然,相反Delphine人物設定模稜兩可,整個所謂尋找寫作靈感過程,混亂得一塌糊塗,Emmanuelle Seigner演出吃力不討好,幾頭不到岸,總言之,揀錯小說開錯戲,《狂》注定是波蘭斯基失手之作。

(原文刊於U Magazine@22/6/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