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5日 星期四

《奇幻摩天輪》: 小島不可以怡情


        活地阿倫年度新作,回到1950Coney Island的夏日風情畫,這個奇幻摩天輪一點也不奇幻,亦不見任何幸福,同是小島淪落人,我們這裡何嘗不是有一個摩天輪,近望虛幻奢華,遠觀前景暗灰,小島再不可以怡情,戲裡戲外,一脈相承。

        Coney Island遊樂場是紐約的暑假勝地,如此夕陽無限好,襯托Ginny中年情感危機是絕配,不滿現況,前途未卜,突如其來的一場暫借美夢,好比遊樂場的避世心態,諷刺是Ginny與丈夫Humpty是同住同工於此的再婚伴侶,家居前面就是摩天輪,各顧各子女問題,心緒不寧是Ginny經常頭痛的成因。

        故事由救生員Mickey沿途主述,一個「這麼容易愛人」的浪漫俊男,拋出情場救生圈,先救不能自拔的Ginny,後愛上其鮮嫩繼女Carolina,換來一段三角感情瓜葛,觸發Ginny四十不惑的多疑妒忍女人心,被愛與背叛的心神恍惚全壘打,跟Coney Island日落西山後的孤獨身影,相形成趣,選用Georgia GibbsKiss Of Fire》做她的主題曲,簡直一絕。

        活地阿倫大玩舞台劇手法,配套長鏡頭處理,將Ginny家室形同一個困局處境之餘,全片最奇幻的設定,是類近劇場式的燈光運用,混合Coney Island的天然光效,跟眾人心路歷程來個即時轉化,製造別出心裁的反差張力,金像攝影Vittorio Storaro繼前年《情迷聲色時光》後再度合作,匠心獨運,功不可沒。


        人生如摩天輪,例必高山低谷,全片每個角色都是欠缺安全感,企圖逃避現實,需要尋求依靠的失向人士,Ginny被感情自困,Humpty被生計自擾,Carolina被黑幫丈夫追殺,Ginny愛放火的兒子是缺乏愛的報復行為,Mickey只求剎那浪漫,卻拒絕愛是永恆的包袱,所以,他們全程沒有坐上奇幻摩天輪,心中卻困著不能轉動的摩天輪,幾時才有出現奇蹟的一天,天知曉?

(原文刊於U Magazine@15/2/2018)

2018年2月10日 星期六

亞里叭叭 : 自製空間


        今期題目原本為「自製空間賀新歲」,心想,活在如此爛鬥爛的壞時代,新歲仲有乜好賀?一班廢官權貴妖孽,又係年三十尖咀懶Grand玩倒數,又係年初二放煙花污染維港,播幾首爛鬼賀年歌,講幾句門面祝賀語,年年如是,假情假義粉飾國泰民安,實則民不潦生,貧富懸殊,每下愈況。

  政治最緊要選舉,民選又如何,告急又怎樣,尊貴議員不尊貴,天下政客一樣黑,為選舉而從政,弄政治做飯碗,這廿幾年來,最後真正為民生成功做過甚麼?成功爭取紅綠燈多兩秒?!咁都要爭取?辛苦哂!Vote Me! Vote Me! 狗年,名正言順是「Vote Vote 狗」之年。

    「抬頭是某一個幽黑的角落,遺失一些感覺;抬頭是某一串失去的快樂,但失去難重獲,漸察覺,身邊一切全淡薄,自製這個空間,好似帳幕…」

    《自製空間》是1988年林憶蓮《Ready》專輯的序曲,是個人至愛的非主打之一,原曲為大橋純子《不眠的鑽石》,經杜自持重新改編,媲美 Swing Out Sister型格曲風,周禮茂歌詞內容,亦傳遞人生要懂得自製空間,想不到,30年後重聽之下,此時此刻此模樣,更覺應景傳神,自製空間延生法,自求多福,祝君好運。

        對好多本土成長的港人來說,這個地方早已變得陌生,生活沒有空間,生存只得凶間,回憶以前過新年,總是開心快樂的, 年初二睇紅白歌合戰,少不了一幅幅定格賀年電視廣告,停不了的仝人恭祝,銅鑼灣地舖都可以休息放假,全城喜氣洋洋。

        下星期,送雞迎狗,你看看電視有乜新年電視廣告套餐好睇,又不是充斥停不了的借錢廣告,政府不斷忠告市民,還得到先好借,借得到記得還,唔好俾錢中介,唔好中間分界…跟當年吸煙危害健康有乜分別?借錢危害身心,不如禁播埋喇笨?!沒錯,本地電視廣告愈來愈沒趣,跟低端民生互動反射,一味只求「現實」,不設多餘「想像」,明買明賣唱通街為首要,已近乎零可觀度,更莫說當下的所謂賀歲片,不是爛片,就是拍不完的西遊記,對上一套好睇又好笑的,已是2002年《嚦咕嚦咕新年財》。


        自製空間延生法,好簡單,上Youtube找尋VCRCommercial 頻道,自找七、八十年代的賀年電視廣告串燒Loop,然後,衛視卡式台必有大量懷舊賀歲片連環播,個人推介,JPCMHD頻道睇4K日本電視廣告又是大開眼界!當然,如果你有八十年代紅白歌合祭錄像珍藏,那就更大派用場吧,祝大家網絡亨通,搜尋如意!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9/2/2018)

2018年2月9日 星期五

《忘形水》: 像水一樣,我的愛人


        墨西哥名導Guillermo del Toro是暗黑童話專家,編導監出品全屬詭異美學示作,
讓成年觀眾重拾遺失了的童年陰影,《忘形水》以上世紀60年代美蘇冷戰背景,
借神秘研究及間諜陰謀,帶出一段超凡浪漫的人怪戀,一切由水而來,像水一樣,
我的愛人。

        甚麼是「水的形態」?這令我想起李小龍名言「Be Water, My Friend 」的哲理轉化,水,才是全片真正主角,由序幕Elisa一場水中夢,每天浸在浴缸自慰,到她與水怪別出心裁的愛如潮水式「爆房」,如魚得水的交歡寓意,明顯不過,最後生死關頭的忽然大雨,深海重生,水,從來都是他們倆的生存意識,一直不停連繫互動,

        當然,大奸角Richard Strickland將軍也不例外,聽其用廁洗手論,就算如何出力用水洗手,卻洗不掉十惡不赦的罪孽,甚至用水杯喝水時的惡魔眼神,水是他的權力工具,Elisa與好友Zelda的清潔女工角色,亦不斷用水來洗清研究所的血腥現場。

        反傳統童話的英雄救美,啞公主無私奉獻,共建無言的愛,回歸基本,心靈溝通遠勝千言萬語,打破人與非人類之間的無形隔膜,跟《天煞異降》有異曲同功之妙,也圓了導演童年心願,為1954年《Creature From The Black Lagoon》女主角Kay與水怪的不了情,送上最完美的結局,實在,今次水怪造型本身亦有點似導演另一名作《天魔特攻》的Abe Sapien同系變奏。

        重塑美國60 年代流行文化,細緻講究有心思,由Elisa居於電影院樓上,正放映1958Pat Boone主演的歌舞名片 《Mardi Gras》,到她與鄰居Giles看電視跳跳舞,又或Elisa帶來留聲機播放Benny Goodman唱片給水怪聽,跨越半世紀的浪漫風情,長存不滅,愈睇愈想起法國導演Jean-Pierre Jeunet

(原文刊於U Magazine@8/2/2018)

2018年2月7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2017 再好聽


  今期再分享2017好好聽,去年重聽率最多的專輯,首位是坂本龍一《async》外,第二位就是Jane BirkinBirkin-Gainsbourg Le Symphonique》,以管絃樂重新編玩21BirkinSerge Gainsbourg經典金曲,感動得聽出淚來是必然,尤其當年Gainsbourg選用不少古典曲目改編為Birkin歌曲,首首一聽入心,如今總算是一趟天作之合的完美致敬,跟1996年大貫妙子《Acoustic》有異碟同魅的共鳴感。

  開首《Lost Song》本是改自Edvard GriegPeer Gynt Suite No.2, op.55》,即大家耳熟能詳的《索爾維琪之歌》,另一首《Baby Alone In Babylone》原曲是Johannes BrahamsSymphnoie No 3》外,Birkin同名主題曲《Jane B.》就是ChopinPrelude in E-minor (op.28 no.4)》,正如Birkin所說,他們都是Gainsbourg心愛的古典音樂家,聽了Birkin原裝舊版這麼多年,想不到2017年,竟仍具如此令人動容的感染力,驚喜尚有選唱了GainsbourgIsabelle Adjani合寫的《Pull Marine》,負責擔任全碟編曲的日本音樂人Nobuyuki Nakajima,功不可沒,如同泡製一張Birkin-Gainsbourg電影原聲配樂,《La Gadoue》盡顯氣勢非凡的大師風範,就連《La La Land》都要即時給比下去。

  值得一提,去年11Jane Birkin曾於法國電視音樂劇院Alcaline,跟Nobuyuki Nakajima及管絃樂團現場演出,有興趣可到YouTube找來一看。

  然而,2017再好聽,亦少不了Birkin-Gainsbourg二人的愛情結晶,也就是他們女兒Charlotte Gainsbourg5張全新專輯《Rest》,個人而言,對於上張跟Beck合作的《Stage Whisper》感覺平平,事隔6年,當初得知有Daft PunkGuy-Manuel de Homem-Christo參予,已預告是對號入座,正如跟Air合作般同聲同氣,《Rest》甚至比《5:55》及《IRM》來得更有型格,全碟滲透很70s法國電影配樂氛圍,心水至愛如《Kate》、《Im a Lie》、《Rest》及《Les Crocodiles》散發的Erotic情色劇力,混合多少Francis Lai 配樂基因底蘊,當然,出自Paul McCartney手筆的《Songbird in a Cage》亦玩出70s英法新浪潮餘韻。


  值得留意,多得合作無間的導演Lars Von Trier支持下,Charlotte Gainsbourg亦先後為新碟親自拍攝兩首MV,分別是《Rest》及《Deadly Valentine》,前者將一些不同舊法國電影片段以Looping形式剪拼,後者以一對白色戀人拍出至死不渝的愛情關係,各自反精采。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2/2018)

2017 好好聽

2018年2月2日 星期五

《死無對證》: 層疊式推理迷局


  常言道:「聽故唔好駁故」,《死無對證》編導就破格跟觀眾對著幹,要你聽故,又同你自行駁故,106分鐘完美佈局,迷思層疊式推倒重來,愈睇愈入局,嬴得「全球賣座懸疑推理電影新突破」之譽,實至名歸。

  設局媲美《幽國車站》與《非常嫌疑犯》同系延伸,全片以一位零敗仗的著名女大狀,跟一位名成利就的殺人嫌疑犯Adrian,共處一室洽討案情為主,展開停不了的「局中有局,案中有案」推理過程,女大狀循循善誘,Adrian自我保護,隨分逐秒,共建微妙互信關係是前戲,到底人在做,天真的在看,還是有心人在看?

  整體構思過癮之處,一切由洗脫嫌疑重點出發,二人不斷推翻又重組案情,多角度重返兩段迷情兇案現場,真假難分,愈拆解愈耐人尋味,「密室殺人」玩出不一樣絕世好橋背後,尚有「不能說出的車禍」前因,Adrian與秘密情人Laura的內情,既千絲萬縷,又死無對證,盡是美麗的謊言遍地,車禍情節亦有點似《黑鏡》新一季的《Crocodile》,不說不知,其實《死》是2016年的西班牙出品。

  歐洲背景天時地利,跟推理懸疑片絕配,是荷李活同類製作欠缺的酷魅,《死》沿途滲透濃厚歐洲式冷靜與迷情,懾人張力十足,全片只有幾位主角,全屬好戲之人,尤其飾演車禍喪子老父的Jose Coronado,為尋真相,死纏爛打的執著,這個爸爸不簡單。


  劇本精采到極,近乎零破碇,最後反高潮真相,出乎意料有驚喜,英文原名「隱形客人」改得非常好,結局自有分曉,編導Oriol Paulo前作《The Body》玩屍體失蹤懸案已驚艷影壇,而編劇成名作《Julias Eyes》亦是另一佳作,離場後,心想如果《死》交由Brian De Palma執導,可能會用《天眼追兇》標誌式層疊推理迷局手法,說不定荷李活可以考慮改編重拍。

(原文刊於U Magazine@1/2/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