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5日 星期五

《來自星凶的愛》: 天外有情是禍福


  外星人到訪地球,到底是禍是福?黑澤清新片港譯《來自星凶的愛》,又凶又愛,字裡行間潛藏正負兩面睇之說,日文原名《散步之侵略者》又如何,外星人既愛散步,又愛侵略,再看英文片名《Before We Vanish》,全人類消失之前是甚麼一回事,港英日加加埋埋,未入場已對劇情略知一二,真的嗎?

  先搞清楚,外星人侵略地球不是主菜,也非日版《ID4》,純屬一場「3Lo-Fi襲地球」貨色,外星人上日本人身,再搵個有緣人做嚮導,然後周圍汲取地球人腦袋集思概念,於是出現大批忽然沒思想的反常新人類,政府誤判為一種新型傳染症候群,實則似在暗諷科技掌控人類思維的未來危機,一旦失去科技依賴就全面失陷,另一角度,又似拋棄固有思想壓抑枷鎖,人類終可獲自由重生。

  3隻外星人兩條主線,以真治與鳴海的夫妻情急變最討人心,外星侵略者上老公真治身,失憶斷片判若兩人,跟老婆鳴海從新認識,百感交集,終極成就愛的概念,感化外星人剎停侵略行動背後,反映現代人對婚姻失信心的恐懼心理,只因大家愈來愈缺乏心靈溝通的時間及付出。

  至於記者櫻井先後遇上的兩隻外星人,暴力向少女與善良向少男,相形成趣,櫻井由獨家訪問外星人的立功初衷,轉化公諸於世的打開心屝,怎料群眾對外星人侵略零反應,完全見證當下傳媒資訊泛濫的自食其果,聽得太多「狼來了」,令百姓的災難應變意識嚴重失守。

  整體好比荷里活科幻電影大集會,將1984年《天外情》來個主調大變奏,及混入一些《黑超特警組》、《天外奪命花》及《極度空間》等不同元素後,再轉化很日式的Lo-Fi特技手法處理,由原著舞台劇搬上大銀幕,黑澤清志不在搞大龍鳳,地球人何嘗不是外星人,人就是人,建造與破壞也是人。

  香港可以拍出這樣的題材嗎?對不起,這裡的生活已壓迫密集到連散步空間都是奢侈,外星人肯定撐不住,本土港人只盼有生之年見到Before They Vanish的一天吧。 

(原文刊於U Magazine@14/6/2018)

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

亞里叭叭 : Agnes Obel 子夜迴廊 (下)


        上期先來Agnes ObelLate Night Tales》子夜迴廊上半場,耳不暇給,10首選曲匠心獨運,環扣環式緊密連貫,聰明地借用幾首以讀白演繹手法樂曲,沿途有聲有畫,戲味濃郁,上回講到走入夢境,下半場夢之延續,由Agnes前年舊作《Stretch Your Eyes》再度出發,特意找來二人電音組合Quiet Village氛圍化處理的accapella 混音版本,去年只作限量12Single發行,據知這亦是《Late Night Tales》系列創辦人Paul Glancy提出的個人建議。

        從Agnes的單人聲道,轉入Bulgarian Folklore Choir多聲道合唱的《Pilentze Pee》,即時聯想跟川井憲次《攻殼機動隊》動畫配樂名曲《謠Making Of Cyborg》同出一系的震懾力,然後,一連送上兩首Agnes自家全新作品,《Glemmer du..Sa Husker Jeg》原曲是出自1932年丹麥音樂人Arvid Muller手筆,由演員歌手Liva Weel主唱,是Agnes個人至愛之作,這個純鋼琴版本別出心裁,特別用上analogue錄音帶作現場收錄,務求仿造一種舊時代感覺,短小精巧如音樂盒的懷舊魅韻,冷不防美麗背後的未知憂患。

        另一首《Bee Dance (Things Falling Apart)》是一個尚未正式完成的版本,基於製作此碟期間,碰巧Agnes亦要遷移錄音室,未能將此曲修飾埋尾,忽發奇想,不如就將它的未成型過程紀錄下來,依舊繼續暗黑詭異,夜深人靜的不安過後,一切是否就此告一段落?德國女演員兼民謠女歌手Sibylle Baier,曾於七十年代初自家錄製一些個人作品,直至2006年才首度輯錄於唯一一張專輯《Colour Green》內,《The End》是其中一曲,輕彈結他窩心唱出一段感情的終結,Life Is Short But Love Is OldIts The End, Friend Of Mine

        一個人在途上,由一支木結他交替一支電結他,接力者是加拿大Sadcore女唱作人Michelle Gurevich,別稱Chinawoman2007年首張專輯《Party Girl》同名主打,簡潔有力,Nobody Knows About My Broken Heart,孤單的美有誰知,心境已變得荒涼,當CanObscura Primavera》陪伴同行,人間冷暖在心頭,是生無可戀?自我沉溺渺無人煙的黑夜,只求黎明不要來。

       晨光初現,David LangI Lie》是否天國的呼喚?Nina SimoneImages》是否天使的覺醒?最後以Agnes獨家呈獻的《Poem On Death》特別版作完場曲,「死亡」這個字好比蒼蠅粘紙上的死蒼蠅,Death Is Everywhere, There Are Flies On The Windscreen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4/6/2018)

2018年6月8日 星期五

《未來殺姬Anon》: 遲來的殺姬


        一直都很喜歡這位紐西蘭導演Andrew Niccol編導作品,傾情於未來高科技與人類道德價值觀的探討主題,由1997年處男作《變種異煞》的優生基因身份認同,《真人Show》、《虛擬索女郎》、《潛逃時空》,又或對上一套關於美軍無人機操控員心路歷程的《Good Kill》,套套皆精,印象不錯。

        今套《未來殺姬Anon》似乎終於失手而回,也可說是逃不掉Netflix電影伏味濃的宿命詛咒,最大敗筆不是未來,而是遲來,所指是比《黑鏡》足足遲了7年之久,敢說《未》跟2011 年《黑鏡》首季第集《The Entire History Of You》屬同一平衡宇宙觀,人生時刻所作所為,即時自動儲存於大腦記憶體內,可隨時搜尋重溫每一分秒的個人歷史片段,共享私隱變成等閒事,《黑鏡》稱之為「re-do」,《未》則叫做「Minds Eye」。

        主線是駭客連環殺人事件,主角是沒名字的神秘女子嫌疑犯,開首調查員Sal設局引蛇入洞尚算有點睇頭,對方透過「反心眼」刪改程式技術大鬥法,玩到Sal蒙在鼓裡,險象環生,可惜當Sal與神秘女子相遇又搞上之後,拉布悶局隨即變奏而生,因為大家早知神秘女子只是煙幕,根本沒必要再故弄玄虛玩下去。

        全片角色沿途過度冷靜處事,個個木無表情,凸顯未來世界的人類長期依賴高科技下,走火入魔的眾生相,不斷走入「Minds Eye」睇片睇到即時呆,如同「Man-Machine」人機合一,當眼前畫面經常充斥大量資訊數據顯示,就連觀眾都要被逼同步睇到呼呼入睡,總之,觀賞過程完全了無生氣可言。

        然而,劇本雖不濟,美指攝影卻保持Andrew Niccol作品一絲不苟的優質表現,Clive Owen繼續一貫木口木面,跟12年前《末代浩劫》沒差別,Amanda Seyfried冷艷新形象型格不錯,片首借用17世紀英國詩人Robert Browning名句作序,應該是Sal對未來世界的內心表白,不知是否想仿效《2020Deckard意圖?

(原文刊於U Magaine@8/6/2018)

2018年6月7日 星期四

亞里叭叭 : Agnes Obel 子夜迴廊 (上)


        那些年,最興旺的賀歲片檔,午夜場完了,加開子夜場是等閒事,如今,丹麥Folk/Classical唱作人Agnes Obel剛推出她的《Late Night Tales》選輯,為一眾失眠知音者,如重拾子夜場的感官體驗,放送的當然不是賀歲片,而是一齣很七十年代餘韻的歐洲暗黑詭異片,由Agnes與音樂拍檔Alex Bruel Flagstad精心主導下,名副其實的Late Night Tales,媲美一張有畫面的電影原聲唱片,邊聽邊追看劇情發展,愈夜愈迷離。

        全碟共20首曲目,看似五花八門,實則峰迴路轉,一氣呵成好戲氛,當中不乏他們年輕時期的Mixtapes心水選曲,好像序曲Henry ManciniThe Evil Theme》是1958Orson WellesTouch Of Evil》電影配樂,引人入勝的懸疑佈局,成為七十年代本地電視台常用的罐頭配樂之一,跟接上Roger Webb SoundMoon Bird》,Agnes形容如在霧中漫遊之感,輕爵士樂編曲淒迷幽雅,配套女聲伴唱,意境非比尋常,此曲本收錄於1971The Roger Webb SoundVocal Patterns》,現已成絕版經典名盤,炒價高達140歐元。

        霧散過後,來到Eden Ahbez的《Edens Island》,展開不一樣的奇異部落之旅,Lee Hazelwood是當年Nancy Sinatra的音樂夥伴,《The Nights》細聽他的讀白及帶點西部風和聲配樂,好比一個騎著馬的嚮導,轉入NoraAy Ay Ay Ay (Angle-Lala)》迷宮之境,帶點失衡發狂的古怪合成曲,再有另一說故事高手Dieter Meier出場,以YelloGreat Mission》來總結這個神秘島探險記後,喚來是柳暗花明另一章。

        巴西Bossa-Nova四姊妹合唱團Quarteto Em CyTamba Trio1966年合作的《Alleluia》,Agnes建議大家要用耳筒細賞他們很超現實感,又不失古卷味的演唱層次聲效,延伸2015年希臘電音女唱作人Lena PlatonosBloody Shadows From Afar》,回到八十Dark Wave幽暗世界,沿途似細訴幻海奇情故事,不自覺被催化捲入血色漩渦,如誤闖Dario Argento的恐怖異域,再有Ray DavisI Go To Sleep》的惡夢纏身,傳來的是一個更詭異的鋼琴伴奏Demo版本。

       不思議琴音繼續在迴盪,Alfred SchnittkePiano Quintet V》由簡約而優美引子,漸進式不寒而慄的變奏,背後涉及關於原創者亡母隱喻,Agnes ObelLate Night Tales》上半場已如此懾服心靈,欲知下半場如何大結局收場,留待下期分解。(待續)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7/6/2018)

2018年5月31日 星期四

《韓索羅:星球大戰外傳》: Solo 最後冇事


        我們死忠仍堅持是漢蘇奴,不是韓索羅,Alden Ehrenreich扮演初出道Solo已算合格,比當年「嫩口鍾博士」順眼討好得多,編導全程落足大量暗藏密碼,百分百Fans向致敬設定,星戰盜海豪情,伏線引人入勝,經過《最後的絕地武士》失望一役,入場前不抱太大期望,結果Solo最後冇事,何解外傳總比新正傳好?

        尋找Solo的星戰時間軸,到底如何跟第4集《新的希望》連上,是今回最有趣的觀影睇驗,大家自行邊睇邊推敲,驚喜連場,Solo曾經誤打誤撞加入帝國軍團,最後又不知不覺幫了元祖反抗軍先驅一把,始不及Darth Maul忽然現身,如果你有追看星戰外傳動畫《Rebels》,必知道他如何死去活來,變身「赤色黎明」之首。

        沒有Jedi的原力護航,SoloBeckett卻有不一樣的師徙傳承,沒有死光劍,回贈死光槍,傳授亡命之徙心得,出賣與背叛的實踐教學,由高速列車劫寶,到出奇制勝的交涉佈局,滲入當代Sergio Leone意式西部片底蘊,愈睇愈有Once Upon A Time In The Galaxy之感。

        Solo如何與ChewieLando 初相識建立友誼,死忠期待已久的指定情節,笑聲不絕,冷不防Solo女友Qira才是焦點所在,尤其二人重遇後的關係變化,是緣是債是場夢,難為忠奸定分界,Qira的驚艷登場,足以媲美《2020》的Rachael,加上Lando的女伴拍檔L3-37,一個為機械人爭取平權的女機械人,繼續延伸新一系星戰的女性主義特色。

        全片不乏將第46集「星戰三部曲」的Solo名場面玩致敬,如窄縫逃亡駕駛秘技,跟Chewie打鬥倒在泥漿上重演《帝國反撃戰》被冷藏的甫士動作,又或千歲鷹內的一板一眼…等,John Powell的配樂亦即時奏出主旋律刻意配合提示,Fans肯定睇得過癮,完場後,不其然對Qira之謎留有玄外之音,推測她跟Rey是否有血緣之親?

(原文刊於U Magazine@31/5/2018)

2018年5月29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Who Fxckin’ Cares?


  近期ViuTV有個宣傳世界盃遊戲節目名為《全民星戰》,沒錯,全民星戰?好多人初聽都以為跟星戰有關,誤解是《韓索羅:星球大戰外傳》宣傳活動,睇完一兩集,世界盃感覺近乎零,重金搵林敏聰做主持,志在貪其搞亂檔,同埋等佢即興爆肚,依靠他無厘頭獨撐整個節目來娛樂大家,自由發揮也要配角互動,弊在所有拍檔主持遊戲經驗乏力,最後就得個亂同嘈字。

         以世界盃多國特色做遊戲設計,當局者迷,玩者自娛,旁觀乏味,為搞氣氛,林敏聰當然要大搞破壞,那就更莫說甚麼公平競技比試,換來鬧劇一場,這就是全民星戰?真想問有幾全民?又有幾多星味戰意可言?Who FxckinCares

  全民世界盃有幾全民?要睇足64場,又不是要付費尊享,原來今屆共有64場,如此敏感數字會否遭人投訴含政治意識?某屋苑居民如此忌諱8964密碼,是否應該繼續堅持抗拒是屆世界盃入其屋苑直播呢?

  由全民星戰、全民運動日、全民清潔迎新歲、全民參與、全城熱話、全城街馬、全城抗炎、全城有機日…全民乜乜物物,全城乜乜物物,實在有幾全?敢說從來沒有任何一樣是真正百分百全民全城關注投入,須知道香港地,Who FxckinCares?乜都話之你,才是大多數的真民情。

  這裡一直都只有人云亦云的羊群效應,信奉追隨今期流行,最怕是過時不興,生活存亡於人氣與過氣之間的時空交替,還記得那些年的所謂時裝潮流專家,常以In/Out主題教你走在時代尖端,導人貪新忘舊,誤人子弟,一日健在就In,他朝死了就Out;時至今日,大同小異,睇電視見到昔日明星久休復出,總嫌棄人家年紀老又過氣了,實則閣下又何嘗不是?反而何解每天大家睇新聞報導,見到愈來愈多不平鳴的荒謬社會現象,又可以視如不見?

  不同生活圈子,不同生活熱話,所以,根本沒有全城全民之說,當這裡就快連呼吸空氣都要爭取,講真,好多人都已被迫活到麻木不仁,對政權惡行選擇蒙耳閉目,不聞不問,就是明天實行「全民普通話」,為兩餐為生計,Who FxckinCares?是正常事。

        我們從來都活在平衡時空,《Matrix》的紅藍藥丸不是虛言,貼地與離地,地面與地獄,真相與謊言,真心話與風涼話,人人為己,誰為人人,人面獸心,大行其道。

  最Fxcking的問題是:就算Care又點?還可以做些甚麼?全民升戰?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9/5/2018)

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

《鳥獸行》 : 身在愛中不知愛


  日文及台譯片名為《她不知道那些鳥的名字》,摸不著頭腦,到底北原十和子想知道名字的是甚麼鳥?還是她自己正是沒有腳的鳥而不自知?鳥獸行是一種另類緣份,可惜最後也逃不掉鳥獸散的宿命,身在愛中不知愛,或許正因為我們以為自己記性太好吧!

  十和子留戀前度賤男黑崎,莫視同居渣男陣治,搭上性奴人夫水島,完全是過去、現在及未來的代號投射,故事最終似暗示大家要活在當下,舊夢不須記,珍惜眼前人,明日難知曉,困局處境跟《奇幻摩天輪》的Ginny相若,不滿現況又前途未卜,企圖騎牛搵舊馬替代品,尋好夢,夢難成,有誰知我此時情,卻變成牛的真心話。

  前半部十和子與陣治的同居情節,二人爛鬥爛的頹廢生活,十和子既嫌棄又依靠的自相矛盾,陣治一廂情願死心塌地的單戀病態,令我想起1991 年《新橋之戀》MicheleAlex這一對,各自為心中的愛,墜入不能自拔的死胡同,直至揭露黑崎失蹤事件,急轉尋找懸疑謎案真相,怎料愈揭愈耐人尋味,十和子容易受騙的小鳥變惡女之謎,惹人憐憫,意料之內,反不及陣治的好戲在後頭。

  如果十和子是小鳥,她身邊的男人盡是獸嗎?黑崎及水島是披著羊皮的狼,那麼,陣治就是忠心守護她的流浪犬,自卑沒自棄,直至地鐵車廂向撞倒他當冇事的男子還擊一幕,說明他不是弱者,陣治最後的表白,不只令十和子思潮起伏,觀眾同樣出奇不意觸動淚泉,冷不防的哭泣聲,絕有意義。

  導演白石和彌成功牽引觀眾入局,將十和子與陣治的非常關係,來個人性告白大逆轉,他們倆都成為愛的受害者,延伸《凶惡》揭示醜陋人間眾生相,利用以「愛」之名,將其轉化成多少扭曲社會價值觀的畸形工具,蒼井優演出顯實力,淹沒於墮落與絕望邊緣,拿捏刻薄惡女準確到位,首拍情慾場面未達三級,已算大膽破格。

(原文刊於U Magazine@24/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