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3年9月28日 星期六

超級懼聲 (2)



        現實就是這樣,教唱歌學唱歌從來都有一定市場需求,相反,就偏偏沒有教聽歌學聽歌的,其實不應用教這個字,聽歌根本就不應是教導,反而更需要的是輔導及灌輸音樂分享,不過,只要環看當下尚有多少份純音樂雜誌刊物仍能生存於此,就知點解原來好多人都是為唱歌而聽歌,再為唱歌而學唱歌,只有少數是想聽歌而主動探索更大不同的音樂世界;畢竟,聽歌純屬個人自由選擇取向,可惜,大多數都只要求一些很表面化的即食音樂就足夠,即是一般所謂既定的流行曲模式,編曲起承轉合ABCD一式一樣,旋律順耳不特止,搶耳才是最首要,最好就是聽一次就自己都識得跟住唱,投入羊群圈的安全地帶,因為聽乜嘢歌都可以成為大眾共同話題。

            記得幾年前Annie Lennox來港做慈善獻唱活動,接受本地傳媒訪問之時,亦曾強烈對《Britain’s Got Talent》節目深表不滿,當時適逢Susan Boyle成為大熱人物,她只感到大家就如在看一場怪人Show的反應一樣,事實上,當大家看見一位大嬸外表的肥女人走出來,由原本冷眼旁觀,到一鳴驚人,忽然成為矚目話題人物之間的極端變化過程,已足見製作單位背後的別有用心。

        然後,Susan Boyle迅即大紅起來,被唱片公司視為會生金蛋的母雞一樣,皆因山雞真的變鳳凰,於是,就連唱片公司亦為她冠以「靚聲村姑」的稱號,本地宣傳更曾經真的動用一班本地大嬸到處巡遊力撐。

        跟著,台灣星光大道又出現一位「男版Susan Boyle」林育群,一名「湯碗」髮型的小胖子,滿面暗瘡,肥肥矮矮,同樣在網上一嗚驚人,扮Whitney Houston唱歌唱到七情上面,又再是Annie Lennox所說的一樣,就只是因為他們貌不驚人的前設下,才令大眾如此覺得異稟,這種剎那間的「鮮人氣」,出自人類的一份好奇心,人云亦云的羊群心理作崇之下,加上主流樂壇死氣沉沉多時之故,等同海市蜃樓效應,敢說不消一年半載,早已淡忘得一乾二淨,同類始祖William Hung是最佳例子。

        香港又如何?最新鮮出爐熱話非那位十二歲的小朋友莫屬,電視台甚至將他的參賽片段視為該集的宣傳重點,日播夜播不斷催谷,又再應驗Annie Lennox的說話,即是「大家又有好嘢睇,唔睇又會冇話題」,今時今日,這已經成為都市人之間溝通的必需品,最緊要有共同話題,否則就好似變成離群者;試問一位心智尚未發育成型的十二歲小學生,又點可以將張學友〈餓狼傳說〉演繹到出神入化,聽佢如何肉緊地唱著:「心剛被割損,經不起變遷,她偏以指尖,牽引著磁電…」,倒懷疑他真的明白歌詞背後所要說的性挑逗畫面嗎?



        結果,電視台又再成功販賣小朋友的天真無知,令收視率節節上升,令城中又增添多一個新話題,令YouTube點撃率大增,對於這位十二歲小主角及其他參賽小朋友來說,就只怕他受不了意料之外的抨撃壓力,可能真的體會到甚麼是「心剛被割損,經不起變遷…」之同時,根本極可能早已令他們的成長期帶來不良影響也不知道。

  如果香港只得娛樂圈,恐怕早已連娛樂也不如,一切只剩「愚」樂化,搞娛樂絕對唔同搞音樂,本地某大皇者娛樂集團愈做愈大,金融投資,鐘錶傢具,食肆酒店,連地產都玩埋,不過,最為人認知始終係皇者娛樂,某年總動員走去澳門威尼詩人金光綜藝館,舉行一場「皇者風範十周年巨星演唱會」,以類似日本紅白大賽男女歌手大作戰為主,其中有唔少歌手重唱別人的歌,可惜個個真係唱K咁唱,只要細心留意音樂部份,一定聽得出是來自卡拉OK伴唱版,連主旋律引導彈奏都一清二楚,完全播K伴唱就是了,其他大部份歌手則以唱MMO為主,如此自稱之「巨星演唱會」,居然可以這麼求其馬虎製作了事,算吧喇!

        各位新生代父母們又或怪獸家長一族,不要再以為小朋友懂唱得一兩句流行曲,想也不想又催谷威逼自己子女學唱歌,再參加這些愚樂真人騷爭曝光搏出位,成為被傳媒無良利用下的犧牲品!

        就算懂唱歌又如何?商人治港之下,寧要愚樂,也不要賺不到錢的真音樂。

此為2013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AV Magazine @ 28/5/2010)
 





Bonus Track :電影《陽光小小姐》一幕小女孩選美騷,明寸虛偽大人世界墨守成規的既定標準模式,直向所有怪獸家長來個當頭棒喝!

2013年9月26日 星期四

亞里叭叭 : 坂本龍一 ~ 三三不盡



            要數當今世上最勤力的音樂人,坂本龍一肯定名列前茅,無論是個人專輯、不同合作、現場演出、裝置展覽、環保企劃,廣告代言、連同YMO的重組活動…等,一直沒完沒了,忙過不停,這些年來,亦分別專注於一些自我循環再造,由20092011Playing The Piano,緊接上2011年的Trio Tour,再到今年的Playing The Orchestra,全屬坂本教授的著名音樂系列延伸。

遲來的驚喜

        最近,唱片公司剛推出教授最新現場專輯ThreeDeluxe Edition,比早前6月的國際版多了一張Live DVD,再引証遲買有著數的道理,實則,Three的日本版早於去年10月已先行於教授的Commmons旗下初面世,如今一等大半年才轉由Universal Classic作全球發行;個人而言,則早於2011年已先聽為快,只因跟之前Playing The Piano Tour一樣,教授繼續與日本iTunes Store同步合作,將是次Trio Tour每場音樂會都作現場錄音版本發售,大家可以差不多跟Tour同步欣賞到各場演出足本版,只需到日本iTunes購買下載,每一整場全曲目為1,500日元,個人經驗分享,不妨以150日元一首單價,逐場搜集心水曲目更實惠;如今從Three CDDVD曲目所見,仍找到不少漏網之曲,其中包括重新編玩Ennio Morricone著名電影主題音樂1900

新三角關係

        說回Trio Tour,心水清的樂迷,必記得1996年教授已聯同小提琴手Everton Nelson及大提琴手Jacques Morelenbaum首度以Trio形式灌錄1996專輯,及舉行Trio Tour世界巡演,當年亦曾來港於尖沙咀文化中心一連兩晚會知音,事隔15年後,教授再接再厲,找來長期合作的大提琴手Jacques Morelenbaum外,小提琴手則換上一位加拿大女樂手Judy Kang,感覺上,比Everton Nelson多了一份柔情細膩,卻略嫌玩得過於拘謹呆板,始不及前者剛柔並重的揮灑自如氣質;或許,又再是差不多的教授舊曲新奏,少不免令人有大同小異的對號入座,實則,細聽之下,自會發現編曲處理上的修訂改版,引入多少即興新變奏布局。

非一般琴弦

        開場由教授跟三角琴玩即興Improvisation始動,跟1996年一樣解構琴弦共振迴響的聲效魔法,再返回琴邊正式彈奏序曲Fukushima #12011年特別為福島事件創作,由一段拿手煽情的配樂進行曲旋律Looping為骨幹,再在上層加入即興彈奏,然後Judy Kang進場合奏Out Of Noise專輯的Nostalgia,一首簡約avant-garde實驗小品,輪到引入Jacques Morelenbaum為Aria for Oppenheimer互動過後,三人便正式合演Bibo no Aozora,即是Smoochy專輯最動聽的一曲《美貌之青空》,依然絲絲入扣;1919M.A.Y. in The Backyard仍是高手過招終極示範,前者密集式「人肉Sequencer」機動彈奏層層交疊,教授不經意玩弄扮跳線彈少粒音夠妙絕,後者小提琴添加Pyscho配樂協奏,為教授此經典三小貓組曲玩出新火花;其他如TangoHappy End、又或例必嬴盡全場掌聲不停的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等,都能成功注入即場感染力,百聽不厭的Masterpiece是這樣。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

2013年9月21日 星期六

超級懼聲 (1)



            資深傳媒人蕭若元,在電視台續牌諮詢會猛烈抨撃一台獨大的事實真相,隨後更在《城市論壇》繼續連珠發炮,到最後總結之時,他表示無線電視劇集如何不思進取,點解30年前本地電視劇集可以雄霸東南亞,甚至可以影響整個華人文化,現在卻明顯遠遠輸比台灣及韓國幾條街,拍來拍去就只有「主角互界」及「爭產」題材。

        近年兩台熱捧推谷的歌唱比賽節目,一個《超級巨聲》,一個《亞洲星光大道》,再到而家《星夢傳奇》....諸如此類,都說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有「幾咁多」選擇,唉!足足慢了別人《American Idol7年之久,如果真的趕潮流,7年前就好應該參考照Copy,不用等到連台灣及國內都搞得有聲有色之後,才後知後覺跟尾隊加入陣營吧!

        歌唱比賽年年有,由八十年代新秀或十九區業餘歌唱大賽,到英皇新秀歌唱…再到其他不同團體所搞的歌唱比賽,表面上,似為樂壇尋找所謂「唱得」之人,實則好多參賽者都有頗不俗的歌唱技巧底子,講真,試問K歌文化成長之下,各大K場早已每天培育出好多所謂「唱得」新生代,不足為奇,問題反而是大部份參賽者都好像「K工廠」產物,不是模仿某歌星,就是過份賣弄自以為是的「好唱功」,結果,你會聽得出好多都屬「機械化」演繹一族。

        到底樂壇是否不斷需要超級巨聲?又何謂真正的巨聲?又點解要巨聲?點解沒多少人夠膽學Paul Potts選唱男高音Opera參賽歌曲?點解選唱一些非主流曲種就好似自尋死路一樣避之則吉?當然,真是喜歡聽另類音樂的,又怎會參予這些「超級懼聲」真人騷?所以,大多數參賽者例必會揀〈The Greatest Love Of All〉之類的Show-Off或不自量力選曲?事實上,有更多是只愛唱國語K歌,本地廣東歌就反見愈來愈少,是否也引証新生代都看不起自己本土樂壇,寧願聽唱國語K歌,自覺更有發揮(因為國語發音比廣東話易掌握,較易掩蓋修飾懶音走音問題),更易有共鳴,又更易取悅大眾(因為國語歌是個大市場,涉足中港台以至新加坡等地)?

        這也是一般主流大眾對於「巨聲」及「唱得」的連繫標準定義,總認定一位歌星必需要唱得好高音,扯哂筋,震哂喉,好夠氣…那就是完美好歌聲好「唱得」的必備條件,卻往往忽略了歌者演繹風格,歌聲個性特質所在,舉個例說,如果有一位參賽者唱到好似Kahimi Karie那樣陰聲細氣,隨時會被大多數評定為沒精打采又唔夠氣又唔識唱歌,肯定即時被殘酷一叮也說不定,因為他們早有一套潛移默化的前設思維,以慣性保守的標準定義來拒絕接受所有異聲一族之外,這類《American Idol》同系出品,根本全部都非出自真心為樂壇找新秀,反是一場販賣煽情搏收視的真人騷。



        都是那一句,本地樂壇真正缺乏的並不是甚麼超新聲,超甚麼新聲?不如叫「超聲波」呀……笨!如果巨肺就等同巨聲,巨胸都可以等同「超聲波」!

        好了,就算成功勝出又如何?最後加入樂壇又不是要唱差不多的主流K歌,唱來唱去的,聽來聽去的,都是大同小異的,樂壇新人多一個唔多,少一個唔少,你看這些巨聲幫,又不是成為該電視台的一盤新棋子,拍拍劇玩玩騷搞搞笑唱唱歌,娛樂多過音樂,算吧喇 !

        本地樂壇真正需要的,可能是尋找更多具遠見又真正愛音樂的投資者,而非做生意的商人財團,首肯為本地樂壇推動開闊更多不同的另類音樂範疇,引導大眾開放接受更多不同的音樂體系,這才叫做真正的百花齊放,並非只要一聽到稍為另類之聲,就自動產生「超級懼聲」拒諸門外,請看看本地唱片公司對網上合法下載全面實施步伐仍慢得可怕,就可知他們思想有多保守!商人冶港樂,注定冇運行!

        當然,說到底又不是真人騷一場,參賽者唱歌技巧已不是重點,要識得配合劇本交足戲才是賣點,個個最好都自動落淚同大家哭訴一句「我真係好鍾意唱歌㗎!」,既成功嬴取公眾淺薄的同情心,電視台節目監製亦會好感恩,大量Close-up特寫傾巢而出,再不斷被剪輯成為宣傳片再販賣,大家甘願變成煽情工具,演出前後例必加插參賽者背後付出有幾多辛酸,落敗後又再扮好心送上「斜陽裡氣魄更壯」式旁白,接力抽水傳遞勵志人生訊息,總之,沿途喜怒哀樂定時全放送,劇力迫人。

(此為2013修改版本,原文刊於AV Magazine @ 1/10/2010)




Bonus Track :早前ATV重播1988年未來偶像歌唱大賽,原來25年前已開始找來一些非從事音樂的名人做評判,真替所有參賽者難過,連曹廣榮都可以做評判,其中一位女參賽者更慘被馮寶寶笑她頸長作為唯一評語。

送上Beyond這首〈打救你〉,試將曲中的所有「你」字,換成是「本地樂壇」,自有另一番新意會。

記不起 何日開始感覺我再不相信你
對不起 其實很多想法我再不倚靠你
始終最重要找到自己
你也別裝作充滿真理
愛上你沒太多趣味
我有我夢寐 天空海闊沒顧忌

我很想去打救你 怕你已忘記
我死心塌地
說不出我很愛你 怕你誘惑我
永遠要為你爭氣

看不起 還是不知不覺我眼睛只看你
了不起 無論天邊海角我每刻都說你

往往你讓我生醉夢死
剎那又感到死佈詭秘
愛你似獨有苦澀味
你有你預備 秋風秋雨沒法避

2013年9月19日 星期四

亞里叭叭:Goldfrapp 光影情迷燈下黑



        仍深深記得跟Goldfrapp的驚艷初遇,那是1999年的夏天,唱片公司宣傳朋友送來一張Promo CD,封面沒有任何設計,就只得印有GoldfrappFelt Mountain字樣的標貼,一聽不得了,濃烈電影配樂跟電音及Trip Hop共冶一爐,配套Alison Goldfrapp天使之音,等同是Portishead與Mono的同系生,轉眼又已15年,聽過剛推出的第6張全新專輯Tales Of Us後,再引証Goldfrapp從來別無兩樣,只因他們真心專注於光明與黑暗之間韻律唱遊。

愛麗遜之謎

       正如Alison所言,Tales Of Us是歸向Felt MountainSeventh Tree的延伸系列,屬於Goldfrapp感性幽暗一面,也是個人偏愛的Goldfrapp無敵魅韻所在,打從Felt Mountain已是一場詭秘盛宴,4張英版細碟封面仿如塔羅牌密碼,由Utopia的鳥語花香、Lovely Head的斷頭剪影、Human的艷情命案、Pilots的星空奇遇,再加埋Utpoia美版的實驗白兔,愈聽愈跌入不思議深淵,到Seventh Tree的愛麗遜奇夢,一棵美麗大樹,如海草般樹枝,還有一個七字掛在樹上,如果Felt Mountain是一座魔鬼山,Seventh Tree是魔戒的樹精靈,那麼,Tales Of Us又會是怎麼樣的詭故事?簡單解說的話,全碟10曲就等同10個短篇故事,集結不尋常的戀愛關係、奇幻童話及現代民間傳說題材,這個愛麗遜之謎,依舊撥著大霧默默地在覓我的去路。

迴光不反照

        或許,對Goldfrapp迴光反照的電幻勁歌,好像Black CherrySupernatureGlam Rock電音尚算強勢好氣氛,確為他們提昇商業市場定位,且令演唱會Up-tempo選曲成功増援,不過,耐聽度仍有待考驗,始終略嫌過眼雲煙,對上一張Head First正是最佳示範,個別單曲如AliveBeliever明顯較其他精采出色,後來據知是唱片公司快工出行貨之故,難怪Alison於最新專訪表示:「要在創作途上成功生存,我們必需掉下對錯誤的恐懼心。」有趣是,有留意碟評的話,當年Black CherrySupernature專輯兩首非主打推介,分別是Big Black Cloud Little White LieTime Out From The World,兩首同屬Goldfrapp淒美招牌之作,其實大家早對暗黑版Goldfrapp情有獨鍾,事實上,Tales Of Us肯定是Felt Mountain以外第二至愛。

電光溝幻影

        愛淒美,愛電影,Goldfrapp至愛電光溝幻影,先有Felt MountainOompa Radar一曲靈感,源自波蘭斯基1966年迷幻驚慄片Cul-de-Sac,到Seventh Tree則以七十年代Cult片名作The Wicker Man為創作概念,至於Tales Of Us則跟Alison偶像Juliette Binoche《情慾深淵》有著非一般的連繫,Alison尤對片中Juliette一幕自慰快感演出揮之不去,再細聽全程由結他及絃樂合奏的十個懾人故事,你最愛的又會是哪一個?個人首選非Annabel莫屬,很有七十年代流行民歌Ballad餘韻,旋律優美,簡約晉永,感性得讓心靈盪漾,其他如SimoneDrewUllaLaurel等,都是一人一故事的細膩,就只是Thea忽然電幻節奏搞亂大局。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