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6年10月28日 星期五

《狙擊309》: 英雌自有真肝膽


  當神奇女俠出任榮譽大使,希拉莉好大機會成為首位美國女總統之時,《狙擊-309》似乎來得合時,既為新舊女性主義穿針引線,也將當年今日美蘇關係來個不尋常的連線互通,如今第三次大戰不斷擦槍走火之際,回看二次大戰的真人真事,世事難料,政治局勢豈可盡如人意。

  史上最強女狙撃手柳德米拉是怎樣形成?兩幕父女戲簡單俐落說出因由,身為軍官嚴父真心一句:「女人在戰爭中是最艱難!」注定柳德外剛內柔的男仔頭性格,不是代父從軍,卻有花木蘭同系延伸,品學兼優,天生麗質,還要天賦射撃本能,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偏生於亂世,轉化「死神小姐」稱號,無論是309名槍下德軍亡魂,或是身邊3個曾經愛過的男人亦然。

  本片是百分百俄國製作,才能細膩呈現出一種忠於史實的立體質感,起碼不是全程說英語的美國演員扮蘇聯人,及沒有荷李活慣常鐵幕揭秘角度看民生的處理手法,編導卻花心思以1957年羅斯福總統夫人到訪蘇聯作引子,並憶述1942年柳德與她的相識過程,再從旁主導整個柳德狙撃手故事,帶出多層次的引人入勝戲味。

  柳德強調她不是殺人無數,殺的盡是法西斯,任她眼界如何準繩,射靶不同射人,第一槍殺人始終不好過,由戰壕上眼見同伴逐一倒下,到心愛的首任長官為救她犧牲,再到新長官的一槍三命承傳挑戰,柳德殺得性起,殺出癮來,絕對有根可尋,為復仇是原動力,為自我價值認定是後繼力。


  羅斯福總統夫人嘗試將柳德久違了的女人味重新揭開,英雌自有真肝膽,但有誰知她此時情,老實說,如果配上梅艷芳《女人心》未嘗不可,柳德始終不過是個人,當然,民謠歌手Woody Guthrie在後台為她即席獻曲《Miss Pavlichenko》又是經典時刻。

  溫故知新,歷久常新,1942年記招上,有前蘇聯記者質問柳德:蘇聯何嘗不是入侵波蘭?回到當下,普京時代的俄羅斯,不是又重蹈覆轍入侵烏克蘭,歷史再重演,是悲劇的宿命嗎?

(原文刊於U Magazine@27/10/2016)

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全部都是西(2)


  西風再起時,重新愛上西,任何經典再造,好壞兩面睇,珠玉在前,比較難免,新知舊雨各得其所,相隔56年後,Antoine Fuqua將《七俠蕩寇誌》注入新意思,新七俠形同復仇者聯盟力抗狂派惡勢力,為新生代帶來新觀感,重新認識《七俠蕩寇誌》,而不是誤當「七盒蛋牛治」就是了。

  入戲院睇完新版《七》,回家後,收費頻道又有HBO最新電視劇集《Westworld》(港譯《西部世界》),同屬西部經典再造之餘,兩片剛巧有玄妙共通之處,只因1960年《七》男主角尤伯連納的神槍手Chris Adams,形象非常深入民心,亦構成1973年《Westworld》原裝電影版的延伸後續,再找來尤伯連納飾演同樣的西部神槍手,衣著打扮同出一轍,最大不同是變成機械人化身版,而《Westworld》正是其中一套最享負盛名的科幻西部片(Sci-Fi Western)代表作,中文譯名為《機械人世界》。

  一直以來,科幻西部片種從來都不是賣座保証,十死九傷居多,好似1999年《超智特務顯神通》(Wild Wild West)是最佳示範,企圖玩西部現代化的新舊時空衝突,卻拍得不倫不類,票房口碑滑鐵盧,據聞Will Smith亦表示為接拍此片而放棄主演《MatrixNeo一角是重大錯誤決定,較近一點2011年《天煞西部反擊戰》(Cowboys And Aliens)亦只算平手收場,口碑麻麻,其實當年《Westworld》最初亦被業界內外一致看淡下,最終用低成本125萬美金製作費,以刀仔鋸大樹姿態收得一千萬票房成績,令大家另眼相待。


 《Westworld》是美國著名小說作家Michael Crichton首套自編自導電影作品,也是電影史上首部出現2D CGI電腦畫面技術的先鋒話題作,基本上,整個故事概念,可是後來Michael Crichton代表作《侏羅紀公園》的前世今身,講述一間Delos高科技研究公司,製造一個前所未有的主題公園遊樂場,主要分為WestworldMedieval WorldRoman World三個不同世界區域,遊客以每日一千元收費,全身進入這個疑幻似真的虛構世界,所接觸到的人與事,完全由幕後一早預設安排,重點是遊客以外,其他全屬人工智能機械人角色扮演,活在其中,你是分不清面前跟你互動的一切,是真是假,所以,片中不乏重覆一句對白:「你是真的嗎?」

  正如當年電影宣傳字句:「我們為你提供一個開心假期,這裡不可能有任何出錯!」,兩主角Peter MartinJohn Blane,一個識徙老馬,一個初來步到,最後也冷不防機械人一場智能叛變,向遊客大開殺戒血腥收場,是否跟《侏羅紀公園》很相似呢?

  今回尤伯連納是沒名字的神槍手機械人,每日不斷挑釁遊客跟他槍戰決鬥,每次必定死完重生又再死,百分百「成日受死的槍手」,如此循環不息的設定模式下,有日終於忽然觸動他的自我意識程式,原本為遊客安全而設的紅外線體溫感應,令所有槍械只會對機械人構成傷害設定,最後也保護不了所有真人。


  1976年由於MGM電影公司決定開拍《Logans Run》而放棄《Westworld》續集,Michael Crichton亦全身告退,結果《Futureworld》轉由另一間AIP電影公司接手, 以事發兩年後Delos重開主題樂園為主,並加入FutureworldSpaworld兩個新世界,講述兩位記者如何揭露有關Delos以遊客進行複製人研究的大陰謀,貴為《Westworld》系列的標誌人物,尤伯連納亦有客串亮相,編劇將這位經典的神槍手機械人,變成一個夢中情人的新設定,只出現在一場女記者夢幻境像的浪漫纏綿情節;值得一提,此片於1979年成為首部正式獲批於中國公映的美國電影。(待續)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5/10/2016)











2016年10月20日 星期四

《七俠蕩寇誌》: 土地問題惹的禍


  無論是1954 年黑澤明《七俠四義》,抑或1960年舊版《七俠蕩寇誌》,畢竟已是半世紀的往事,只作經典回味已足夠,根本沒需要將新版來斤斤計較,時代大不同了,導演Antoine Fuqua深明此意,一切從個人西部情意結出發,嘗試滲入借古喻今新思維,當七俠已成七國又如何?

  新七俠不再是昔日全白人牛仔,似十足G7聯合國變奏新改動,絕對別出心裁,轉由Denzel Washington做領隊如奧巴馬上身,再有李炳憲做亞洲代表,就連卡曼契印弟安人都入選為盟,共敵是放火燒教堂的狂派極權,強佔他人土地,屠殺平民百姓,不就是跟IS所作所為同出一轍。

  土地問題,千載不變,大魔頭Bogue賤價搶地皮,在他眼中,農民之地等同灰塵不值一毫,自言比神還要大,如此官匪勾結做Landlord,將Lord這個字賦予雙層解讀有意思,看在眼裡,不難令本土觀眾跟「田氏」及「領癬」,或新界橫洲等連線聯想,感同身受,我們的七俠在哪裡?

  以七敵眾為主力,陣勢又幾似《復仇者聯盟》各自各精采的秘技盡出,快槍加神槍手是指定動作,加入飛斧快刀神箭手,簡直如虎添翼,頗有睇頭,反觀敵陣重火力機槍壓軸登場,是很典型舊派西部片設定,屢見不鮮,未能製造及推進高潮劇力;齊心就事成,自己小鎮自己救,原居民接受七俠速成特訓,女主角Emma為夫復仇,愈戰愈勇有驚喜。


  導演跟Denzel合作無間,今次人物角色眾多,交由最信任的Denzel做主導是明智,在其穿針引線下,卻只得償金獵人Sam及賭徙Chris較為出眾,其餘五俠個性略欠立體鮮明,只憑少許身份背景自行入局,Bogue亦只得開場窮凶極惡一輪,難怪正邪之戰前夕,尚欠一觸即發的期待度。

  完場時,終於亮起當年Elmer Bernstein的經典主題音樂,新知舊雨,感觸良多,畢竟此片是已故配樂大師James Horner最後遺作,不妨多加留意。

(原文刊於U Magazine@20/10/2016)

2016年10月18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全部都是西(1)


  西,這個字,對港人來說,實在有太多無限聯想,一切由其粗口諧音出發,即門字加個西,不知由何時開始,此字等同雌性性器官的負面代用詞,然而,當97回歸後,西環又恰巧急變培育契仔契女之地,是97又是西,大家心照不宣,西,果然非比尋常。

  今期全部都是西,並非想說香港「SW」遍地,「SW」是甚麼?都是西之一種,SStupid,自己拼貼找答案;說回全部都是西,全因近期一連有兩套當代西部名片被改編重拍所致,分別為剛上畫的《七俠蕩寇誌》及HBO最新電視劇集《西部世界》, 一於跟大家分享這股西部片熱潮,事實上,這兩三年來,荷李活西部片確有復甦之勢,好像《奪命西》及《冰天血地8惡人》等,西風再起時,重新愛上西。


  自上世紀初,西部片已是默片時代標誌,五、六十年代屬黃金年代,《七俠蕩寇誌》(The Magnificent Seven)正是1960年出品,將黑澤明1954年代表作《七俠四義》(Seven Samurai)由日本武士轉化為墨西哥西部牛仔版本,以尤伯連納為第一男主角,再有史提夫麥昆、查理士布朗臣、占士高賓、羅拔韋漢…等,粒粒皆巨星,其中查理士布朗臣的「斬柴佬」形象之名,就是源自此片,償金獵人自組雜牌軍7人組,為平民百姓力抗惡勢力,會否令你想起日本漫畫家望月三起也《七金剛》,又或程小東導演,李寧及楊紫瓊主演的改編電影版《七金剛》?

  無疑,黑澤明《七俠四義》影響深遠,荷李活有《七俠蕩寇誌》,八十年代港產片亦有《忠義群英》做代表,由唐基明導演改編重拍,跟《七》同樣星光熠熠,有梁朝偉、張學友、鄭少秋、洪金寶、莫少聰…等,英文片名為《Seven Warriors》,改以中國1920年代軍閥割據時期背景,由日本、墨西哥到中國都可以連線配套,話雖此說,黑澤明曾經公開狠批對1960年《七俠蕩寇誌》感到失望,完全不像《七俠四義》原著改編版本,只是一套純娛樂片而已,不知道當年黑澤明又有否看過《忠義群英》?據知,坊間從來仿效者眾,就只有《七俠蕩寇誌》是正式獲得黑澤明授權改編重拍。

  有趣是,對於善忘的你我他,或已記不起十年前曾作大肆報導,荷李活Weinstein電影公司投資8億港元重拍黑澤明《七俠四義》,並打算由佐治古尼、章子怡及甄子丹主演,查看最後跟進相關消息已是2011年,當時有傳交由《The Tournament》及《Heist》英國導演Scott Mann執導,製作費已減為6千萬美金,或許,始終珠玉在前,似乎最終不了了之,泡湯收場。


  個人而言,初認識《七俠蕩寇誌》也是兒時的親子回憶,印象中,電影首度公映尚未出生的我,好像是十多年後重映時有緣遇上,多得父親也是影迷之故,才幾歲大的觀影睇驗,電影故事近乎零認知,卻依稀記得從父親的唱盤上,對Elmer Bernstein負責的主題音樂留下印記,皆因它自此亦一直成為萬寶路香煙最經典的電視廣告主題音樂,那個西部牛仔駿馬奔馳畫面構圖,跟電影同出一轍,由1963年至今,不同年代配上不同編曲,而1995年為War Child籌款的慈善合輯《The Help Album》內,英國著名電音跳舞組合The KLF亦化名The One World Orchestra,重新改編一個drum and bass變奏版《The Magnificent》,後來,此曲亦被選用為1996年達明一派《萬歲萬歲萬萬歲演唱會》的開場音樂。

  如今2016年 《七俠蕩寇誌》完場時,在戲院內再聽到這首經典主題音樂,份外感觸良多,想起了一些私回憶之餘,也不忘向已故配樂大師James Horner的最後遺作致敬。(待續)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8/10/2016)












2016年10月14日 星期五

《斯諾登風暴》: 多謝你,斯諾登!


  奧利華史東《斯諾登風暴》可是去年《第四公民》的連線補完,將美麗華酒店以外的斯諾登自傳故事從淺入深,讓我們更了解多一些斯諾登的心路歷程演變,一切由公義出發,見証愛國與所謂叛國之間的微妙轉折,精警對白比比皆是,正如他加入CIA的最初抱負,就是「幫國家為世界帶來改變」,最後,他真的做到了。

  以美麗華酒店的訪問段落穿針引線,回看後911的斯諾登,全心為國效力,以高材生姿態遇上多位國安局高層伯樂,看似平步青雲,卻背負公職與良知的道德失衡問題,日積月累,變本加厲下,兩小時劇情速成交待,如何眾人皆醉我獨醒,令這位覺醒了的白雪公主,憑一個扭計骰小玩意,智破美國政府侵犯全世界的私隱權惡行。

  副線是斯諾登與女友米爾斯的感情成長篇,初次約會在白宮前,遇上反戰示威,巧妙將兩人不同政見的對立面留下註腳,撐民主派的米爾斯,戲言支持出兵伊拉克的斯諾登,終有日會改變初衷,跟最後「撐你變成叛你」的前呼後應,又或沿途有口難言,如做臥底生涯的內心矛盾,好言相勸米爾斯將Webcam鏡頭遮閉,對方反駁網絡成千上萬連線,為何有人要監視偷看你?斯諾登簡單一句「這是廢話!」,擺明向大多數無知婦孺當頭棒喝,你我有共鳴。

  這令我想到去年自己曾於《第四公民》影評如此寫過:對於機不離手的本地低頭族,「斯諾登不是思樂冰」笑完就算,試問有多少關心私隱何價?就是如此國際大事在香港也事不關己般,搵食大過天,有趣是,本地某乾衣連鎖店宣傳是這樣:「攞衫去雅X,等如攞去美國洗」,其實你的手機亦如是。」

  一幕看似簡單的斯諾登與上司投射視像會議,完全是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最佳示範,美國人不是要自由,是要安全,有安全就等同勝利,如此說法成立的話,是否暗示當下美國已變成George Orwell《1984》的末世國度?難怪近年大量荷李活電影,不約而同出現一句相同對白「No One Is Safe」,似乎真有玄外之音。

  斯諾登由最初因斷腳從軍不成,到最後靠雙手解密揭露驚天大陰謀,一切皆天意似的,暗示傳統埋身肉搏式戰場已成往事,網上現代戰場才是王道,正如其上司所言,為何第三次世界大戰仍未誕生,戰場早已轉移互聯網之寓意。


  Joseph Gordon-Levitt比斯諾登真人靚仔一點,舉手投足入型入格,奧利華史東只算交足功課,跟《世貿大廈》一樣,相比以往收斂不少,只求安全著陸,加上政治敏感問題,倍添困難重重,也非已故名人傳記,而是活生生的真人真事,斯諾登最後真人現身示眾時,不少觀眾感到驚喜之餘,看著那一臉帶點無奈又淡然的表情,盡在不言中,不得不說一聲:多謝你,斯諾登!

(此為加長版本,原文刊於U Magazine@13/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