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7日 星期五

《國定殺戮日》三部曲 2022-2040



大選狂屠 : 選情告急殺無赦

  敢說《國定殺戮日》三部曲是近十年「反烏托邦」同類型最成功出位,年度12小時無問責大逃殺,凸顯貧富懸殊的敵對矛盾,呈現滅貧減人口的陰謀論,觸及美國種族歧視的傷痕,本集將The Purge轉化如邪教信仰,揭示政治從來都是污穢,選情告急殺無赦,為連任可以去到幾盡?

  開首即來「新建國元老會」掌門人密謀借殺戮日買起競選對手,並忽然改制廢除政府官員的豁免權,一群隻手遮天的既得利益者,公然向知情揭密的反對派施毒手,戲裡戲外,港人港事,似曾相識,近在眼前,你我有共鳴。

  如果真為今年美國總統大選而來,本集疑似明撐希拉利,不過由前兩集20222023年,到今回2040年的未來背景,未免太一廂情願對號入座,反觀《國定殺戮日》整個時間行程表,卻跟我們同步而生似的,「新建國元老會」是2014年推翻舊政府成立,並於2016年擬定The Purge來維穩美國,最終在2017年得到批准制定修正,如是者,不就是傳說中的減滅人口論快將被証實。

  大選狂屠以外,還有小店老闆為自保做Rambo,跟過氣大家姐眾人拍住上,可惜兩條主副綫流於表面,繼續偏重於大同小異的街頭戰場,面具人殺戮已變得乏魅,直至聯結地下革命黨,直搗敵陣的教堂重地,竟教我想到美軍偷襲IS基地變奏版,那群借宗教之名做盡壞事的「耶X」,臨死前仍不斷重覆勸告:「PurgePurgePurge…」,真正要清洗的,到底是誰的靈魂?

  由仇富困獸鬥、街頭攻防戰到直撃權力核心的層遞升華,並以反The PurgeCharlie Roan嬴出新局面終結三部曲,見好就收是必然,今集中段玩拉布悶悶不樂,劇力已大不如前,下一步轉戰電視連續劇是明智之舉,最新消息,第4集回到前傳從頭說起亦在所難免。

  當The Purge演變成殺戮旅遊節日,國民一句「我們的國家怎麼樣?」跟完場播出David BowieIm Afraid Of Americans》簡直絕配,一個槍械合法化及軍火大買賣之國,不用國定,日日都是殺戮日,母用置疑。

(原文刊於U Magazine@6/10/2016)


全民瘋殺 : 滅貧殺戮大陰謀

  一年一度國定殺戮日如開派對一樣,去年以鬼片手法玩互動困獸鬥,效果未如理想,今年續集終於走上街頭,視野擴闊到不同階層角色,新政府新元首加入大開殺戒,殺戮一夜媲美《28日後》喪屍橫行,再有型男主角沿途拯救,整體出奇地比首集可觀有驚喜。

  開場由平民角度為殺戮日做準備出發,聽得最多的一句祝福語是「Stay Safe」,事實是任你留在哪裡也難保平安,入屋殺人比比皆是,且以特擊隊形式入侵,更恐怖是人心難測,不論是左鄰右里身邊人,人人本是計時炸彈,美其名叫國定殺戮日,潛台詞是「心魔爆煲日」更貼切。

  全民瘋殺12小時,自相殘殺合法化背後,奉行減少人口論不容置疑,初亮相的反殺戮日地下組織,揭露政府與軍火商互惠互利陰謀真相,編劇明示美國槍械合法化的荒謬實況,片末那個貨櫃車重型機槍殺人王高姿態聲明,政府擺明要殺人滅人口,不容任何救人行為,可圓可點。

  政府出動特擊隊滅貧,富豪聘用獵頭隊收買人命玩殺戮遊戲,未來世界是否勢必盲從精英汰弱留強制,衣冠禽獸華麗盛宴的舞台上,槍桿下的惶恐百姓,跟近期「伊斯蘭國」斬首事件沒兩樣,也想起21年前吳宇森在荷里活處男作《終極標靶》早有前科,將如此沒人性的富豪殺戮遊戲搬上大銀幕。

  如果再有第3集,可以再交待殺戮日之後屍骸遍地的殘局處理,全民是否真的從瘋殺12小時回復生活正常?離場時聽到不少觀眾笑談香港殺戮日,如是者,相信好多高官富豪早已潛逃海外一避之餘,大義勢必滅親的話,梁家幼女初長成,一定有債有還,香港有幾咁愛惜生命,你看港鐵如何視狗為無物的公事公辦冷血行為,又或殺虐貓狗狂徙事件簿,殺戮無時無刻在進行中。

(原文刊於U Magazine@13/9/2014)




國定殺戮日 : 仇富滅窮殺殺殺

 《國定殺戮日》在港上映前,適逢美國國會終通過化解財政危機法案,聯邦政府得以恢復運作,不其然倍添對號入座的投入感,跟日本《大逃殺》或《死亡預告》相若,未來世界國家紛紛立惡法,美其名改善民生,實則想控制人口,2022年美國為維穩設立每年一天 「冇皇管」任人犯罪12小時,編導似存心反射當下「人都癲」都市生活下,人與事都壓力爆煲遲早一鑊熟的預警啟示,惜有心無力。

  電影並非如大家所願的GTA 式全國大逃殺規模,只集中以Ethan Hawke為首一家四口的豪宅受襲,諷刺是他以先進保安系統生意賺大錢,最後竟自身難保全家失守收場,編劇出身的James DeMonaco首次執導,企圖延續其擅寫的困獸鬥處境劇題材如《冇數講》及《暴火線13》之餘,監製之一James Blum更注入其代表作《午夜靈異實錄》系列、《兒凶》及《邪靈》等驚嚇手段,等同近作《夜凶》一樣以鬼片手法跟其他題材玩互動。

  結果,不足八十分鐘內容見人如見鬼,CCTV下的面具殺戮團隊形同喪屍徘徊,入屋後則如惡鬼玩突襲,好笑是每到主角們面臨生死關頭,總有背後一槍及時營救,逃亡窮黑人既是引禍入宅觸發點,也是人性大考驗,最後看似出奇不意卻猜得到的扭轉設局,引証出明刀明槍始不及笑裡藏刀的冷不勝防,仇富是否只屬窮人獨享,富人也有妒忌猜度的壞心腸。


  問題是,劇本再沒有將《國定殺戮日》此別出心裁主題深化反思,只流於很表面化的賣點綽頭,淪為一般借題發揮的純娛樂追撃未免太可惜,其實前半段可交代更多全世界貧富懸殊及人口過盛前因,又或不同階層的社區如何為殺戮日準備的前設,帶出普羅被權貴長年累月壓抑生活下的所思所想,豈止「邊個波士唔抵死」咁簡單。

  想深一層,如今美國每年根本都有好多非國定殺戮日,且以校園槍殺享負盛名,難道真的有人要你滅亡,必先要令你瘋狂,未到2022已見嚴重汰弱留強精英化的當下,到底滅窮又是否滅絕低下層人口的陰謀論揭後語?

(原文刊於U Magazine@20/10/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