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4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是日嚇Lift


  Lift即是升降機,我們都習慣稱之為「搭Lift」,你又有計過每日搭過多少次Lift嗎?基本上,日日搭Lift已是都市人生活一部份,那麼,你又有留意或察覺搭Lift的處境實況嗎?某程度上,直至開門一刻,Lift形同一個密閉空間,所以,不少人最怕遇上的,就是困Lift,此時此刻此Lift內,是你一個人獨處,是你與甚麼人共處,是親朋好友同事,抑或完全陌生人,絕對互動不同心理變化。

  個人而言,則有一個怪念頭,就是如果這一刻忽然世界末日,全世界就只剩回這架客Lift的幾個人類死剩種,將會如何面對?如是者,以後每次搭Lift,總會自動留意多一些同Lift者是甚麼人,大家身上懷有甚麼東西,因為當世界末日來臨之後,再沒有人會為我們作出拯救,最終只有自救維生,沒錯,這令我想到更多連線聯想,就如電影《心慌方》一樣,Lift就好比當中的Cube,是日嚇Lift由此而生。

  2010M. Night Shyamalan拍了一套名為《Devil》恐怖片,港譯《升降凶間》,正是關於Lift撞鬼的題材,5位同Lift者其中之一,不是人類,困Lift期間怪事陸續發生,人心惶惶,各人潛藏心魔同樣束勢待發,你猜我度背後,凡事不要只看表面的直覺誤判,真正魔鬼全程捉弄被困者,來一趟人性大考驗,逐個被殺到最後,沿途旁觀者的你我他,亦未能成功想出真兇是誰?這會否令你記起幾年前議論紛紛的藍可兒失蹤事件?那段網上瘋傳的升降機閉路電視片段,升降凶間是否真的存在?



  搭Lift撞鬼從來都是鬼片指定動作,由八十年代經典港產片《凶榜》搭Lift落地府,到彭氏兄弟《見鬼》失驚無神有個阿伯企嚮你後面,不過,比M. Night Shyamalan《升降凶間》早27年出現的一套丹麥恐怖片《The Lift》才是元老經典,記得1983年曾於本港上映,譯名《恐怖電梯》,回看當年的廣告宣傳十分有趣,以「本世紀唯一真實地揭露電梯危機的電影」作介紹已夠厲害,既揭秘又玩恐怖,然後尚有「自關自開,隨時上落,死亡陷阱,殺人無數」,就是講電梯自動殺人,不妨上網找找看,其中殺人設計幾有心思,如電梯變成斷頭台,電纜變成吊頸武器,Lift門打開一踏直墮Lift槽底,電梯缺氧變焗死人凶間…等,日後均成為其他鬼片參考藍本,《死神來了》系列是最佳例子,2001年曾被荷李活改編重拍成《Down》,由Naomi Watts主演。


  深入民心的嚇Lift故事,點只睇戲咁簡單,都市傳聞同樣代代相傳,好像銅鑼灣某日資百貨公司的8樓,傳聞有保安員巡更搭Lift時,無論按哪一層數,一到8樓就總會自動停下開門,於是開始傳出相關的8樓鬧鬼之說,後來,行政部經理誠邀傳媒親到8樓了解真相,一切皆跟建築防火問題有關而已,然而,傳聞依然沒完沒了,信不信由你。話雖此說,這間日資百貨公司卻曾有港版「東京電梯女郎」之美譽,令顧客有如置身日本Shopping的親切感。

  至於個人的是日嚇Lift親身體驗,大多數屬人為事故,最深刻一次是於某公屋搭Lift的真人真事,公屋的Lift通常都是內籠較大一點的鋼板Cube空間,當眾人入Lift已在關門中途,有一名男子從遠正怱趕到來,可惜門已關上,此人卻心有不忿怒踢Lift門,此時Lift已在升層中,仍繼續聽到從地層傳來劇烈的踢門聲,不久,此Lift忽然停止運作,其中同Lift搭客即時嘆道:「唉!又係咁搞法!」後來得知,原來此公屋經常發生同類「怒踢Lift門」事件,是真的可以踢停部Lift,難怪細心留意的話,公屋Lift門為何總是凹凸不平。

  至於嚇Lift詭異事件,就有若無其事入Lift後一段時間,開始有感部Lift好似沒有任何動態,打開Lift門卻驚覺自己仍在G/F原封不動,真相是自己忘記按樓層而已;總言之,大家都各自有不同的是日嚇Lift故事,如果真的不幸碰上,就聽從《恐怖電梯》電影忠告:「如非必要,請改用樓梯上落!」,或者聽聽葉德嫻《情人Lift》自製浪漫減減壓吧!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4/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