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8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全部都是西(1)


  西,這個字,對港人來說,實在有太多無限聯想,一切由其粗口諧音出發,即門字加個西,不知由何時開始,此字等同雌性性器官的負面代用詞,然而,當97回歸後,西環又恰巧急變培育契仔契女之地,是97又是西,大家心照不宣,西,果然非比尋常。

  今期全部都是西,並非想說香港「SW」遍地,「SW」是甚麼?都是西之一種,SStupid,自己拼貼找答案;說回全部都是西,全因近期一連有兩套當代西部名片被改編重拍所致,分別為剛上畫的《七俠蕩寇誌》及HBO最新電視劇集《西部世界》, 一於跟大家分享這股西部片熱潮,事實上,這兩三年來,荷李活西部片確有復甦之勢,好像《奪命西》及《冰天血地8惡人》等,西風再起時,重新愛上西。


  自上世紀初,西部片已是默片時代標誌,五、六十年代屬黃金年代,《七俠蕩寇誌》(The Magnificent Seven)正是1960年出品,將黑澤明1954年代表作《七俠四義》(Seven Samurai)由日本武士轉化為墨西哥西部牛仔版本,以尤伯連納為第一男主角,再有史提夫麥昆、查理士布朗臣、占士高賓、羅拔韋漢…等,粒粒皆巨星,其中查理士布朗臣的「斬柴佬」形象之名,就是源自此片,償金獵人自組雜牌軍7人組,為平民百姓力抗惡勢力,會否令你想起日本漫畫家望月三起也《七金剛》,又或程小東導演,李寧及楊紫瓊主演的改編電影版《七金剛》?

  無疑,黑澤明《七俠四義》影響深遠,荷李活有《七俠蕩寇誌》,八十年代港產片亦有《忠義群英》做代表,由唐基明導演改編重拍,跟《七》同樣星光熠熠,有梁朝偉、張學友、鄭少秋、洪金寶、莫少聰…等,英文片名為《Seven Warriors》,改以中國1920年代軍閥割據時期背景,由日本、墨西哥到中國都可以連線配套,話雖此說,黑澤明曾經公開狠批對1960年《七俠蕩寇誌》感到失望,完全不像《七俠四義》原著改編版本,只是一套純娛樂片而已,不知道當年黑澤明又有否看過《忠義群英》?據知,坊間從來仿效者眾,就只有《七俠蕩寇誌》是正式獲得黑澤明授權改編重拍。

  有趣是,對於善忘的你我他,或已記不起十年前曾作大肆報導,荷李活Weinstein電影公司投資8億港元重拍黑澤明《七俠四義》,並打算由佐治古尼、章子怡及甄子丹主演,查看最後跟進相關消息已是2011年,當時有傳交由《The Tournament》及《Heist》英國導演Scott Mann執導,製作費已減為6千萬美金,或許,始終珠玉在前,似乎最終不了了之,泡湯收場。


  個人而言,初認識《七俠蕩寇誌》也是兒時的親子回憶,印象中,電影首度公映尚未出生的我,好像是十多年後重映時有緣遇上,多得父親也是影迷之故,才幾歲大的觀影睇驗,電影故事近乎零認知,卻依稀記得從父親的唱盤上,對Elmer Bernstein負責的主題音樂留下印記,皆因它自此亦一直成為萬寶路香煙最經典的電視廣告主題音樂,那個西部牛仔駿馬奔馳畫面構圖,跟電影同出一轍,由1963年至今,不同年代配上不同編曲,而1995年為War Child籌款的慈善合輯《The Help Album》內,英國著名電音跳舞組合The KLF亦化名The One World Orchestra,重新改編一個drum and bass變奏版《The Magnificent》,後來,此曲亦被選用為1996年達明一派《萬歲萬歲萬萬歲演唱會》的開場音樂。

  如今2016年 《七俠蕩寇誌》完場時,在戲院內再聽到這首經典主題音樂,份外感觸良多,想起了一些私回憶之餘,也不忘向已故配樂大師James Horner的最後遺作致敬。(待續)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8/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