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8日 星期五

《狙擊309》: 英雌自有真肝膽


  當神奇女俠出任榮譽大使,希拉莉好大機會成為首位美國女總統之時,《狙擊-309》似乎來得合時,既為新舊女性主義穿針引線,也將當年今日美蘇關係來個不尋常的連線互通,如今第三次大戰不斷擦槍走火之際,回看二次大戰的真人真事,世事難料,政治局勢豈可盡如人意。

  史上最強女狙撃手柳德米拉是怎樣形成?兩幕父女戲簡單俐落說出因由,身為軍官嚴父真心一句:「女人在戰爭中是最艱難!」注定柳德外剛內柔的男仔頭性格,不是代父從軍,卻有花木蘭同系延伸,品學兼優,天生麗質,還要天賦射撃本能,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偏生於亂世,轉化「死神小姐」稱號,無論是309名槍下德軍亡魂,或是身邊3個曾經愛過的男人亦然。

  本片是百分百俄國製作,才能細膩呈現出一種忠於史實的立體質感,起碼不是全程說英語的美國演員扮蘇聯人,及沒有荷李活慣常鐵幕揭秘角度看民生的處理手法,編導卻花心思以1957年羅斯福總統夫人到訪蘇聯作引子,並憶述1942年柳德與她的相識過程,再從旁主導整個柳德狙撃手故事,帶出多層次的引人入勝戲味。

  柳德強調她不是殺人無數,殺的盡是法西斯,任她眼界如何準繩,射靶不同射人,第一槍殺人始終不好過,由戰壕上眼見同伴逐一倒下,到心愛的首任長官為救她犧牲,再到新長官的一槍三命承傳挑戰,柳德殺得性起,殺出癮來,絕對有根可尋,為復仇是原動力,為自我價值認定是後繼力。


  羅斯福總統夫人嘗試將柳德久違了的女人味重新揭開,英雌自有真肝膽,但有誰知她此時情,老實說,如果配上梅艷芳《女人心》未嘗不可,柳德始終不過是個人,當然,民謠歌手Woody Guthrie在後台為她即席獻曲《Miss Pavlichenko》又是經典時刻。

  溫故知新,歷久常新,1942年記招上,有前蘇聯記者質問柳德:蘇聯何嘗不是入侵波蘭?回到當下,普京時代的俄羅斯,不是又重蹈覆轍入侵烏克蘭,歷史再重演,是悲劇的宿命嗎?

(原文刊於U Magazine@27/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