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2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Creepy Clowns 小丑恐慌


  今年萬聖節未到,美國率先掀起一輪「Creepy Clowns小丑恐慌」事件,比本地年度海洋哈佬喂更早來襲,始於829日,源自美國南卡羅萊納州一宗個案,據稱當地有一位以小丑裝扮的神秘人,企圖誘導小朋友走入森林,之後,「Creepy Clowns小丑恐慌」就如傳染病毒般爆發連鎖效應。

  自此至今,小丑恐慌已蔓延至美國十幾個州縣不特止,連英國及澳州也相繼湧現仿效瘋潮,各地Creepy Clowns以不同形式向民眾作出不同恐嚇,包括以下個案:在街上忽然被狂追途人、在Facebook揚言恐嚇襲撃阿拉巴馬兩間高中學校、扮小丑打劫便利店、站在遠處角落對事主凝視、駕駛人士不斷在偏僻之地遇上小丑出沒…如此類推的Creepy Clowns事件如停不了的雪球效應,少不免有真真假假,混淆視聽般以偏概全,事實上,當中亦不乏一些惡作劇的報假案,也有未經証實的目擊事件個案,不過,從網上資料報導及YouTube找到的大量Creepy Clowns實況片段所見,這一場小丑恐慌瘋潮非同小可。

  從這些Creepy Clowns仿效者的裝扮行為舉止,再加上小丑出沒點逐漸移近緬因州之故,大家開始推斷連串事件的來由,或許跟1986Stephen King代表作《IT》有密切關係,因為故事背景以緬因州為主,並為它虛構一個不存在的Derry小鎮,故事主角Pennywise正是以小丑打扮的殺孩魔王,此小說曾於1990年改編拍成電視電影版本,巧合地,全新重拍的電影版,目前適值拍攝中,預計明年9月上映,如此種種前因後果,令人質疑整件「Creepy Clowns小丑恐慌」跟《IT》是否一趟另類宣傳的陰謀論?事有蹺蹊,Stephen King本人亦於104 日在Facebook公開表示:「大家好,是時候要將小丑恐慌事件冷卻吧!大部份小丑都是令大家開心的好人!」


  如果有睇過當年《IT》影碟的話,必有同感,片中7位相識於童年的The Losers Club密友,好比《伴我同行》變奏版,奇異歷險之旅也似近期美劇熱作《Stranger Things》前世今身,至於Pennywise,更是史上其一個最令人心寒的恐怖角色,一位穿上小丑裝扮的中年男人,以「Pennywise The Dancing Clown」自稱,偶爾叫做BobRobert Gray,形象參照自一些經典小丑人物如BozoClarebellRonald McDonald,沒錯,羅拔迪尼路剛剛就以「This Bozo」來形容Donald Trump如小丑。

  無疑,Pennywise深入民心,源自揭示開心小丑的陰暗面,冷不防的笑裡藏刀,堪稱Creepy Clown之鼻祖,後來美劇Masters Of Horror系列,出自《娃鬼回魂》導演Tom Holland手筆的《We All Scream For Ice Cream》入面,亦有賣雪糕的小丑惡魔Buster,每晚定時出現於小鎮向小孩賣雪糕,只要該小孩下來後,其父就會突然如雪糕溶掉了,Buster可說是Pennywise的另一復活延伸。


  說回今次「Creepy Clowns小丑恐慌」所見的小丑模仿者,大多數都以戴上一些面目猙獰的Killer Clown小丑面具為主,跟PennywiseBuster的傳統式化妝不一樣,反覺更似《國定殺戮日》系列的惡搞面具本色,經網上瘋傳互動的連鎖感染,頓變成一趟帶有反社會意識的集運模式,也同時引發新一輪「反小丑」對抗行動,美國不少坊間已自發組織同盟追擒Creepy Clowns,好像104日晚上,在賓夕凡尼亞州大學據報發現3Creepy Clowns出沒,結果召集超過500名學生上街捕捉,從網上片段所見,還以為他們在玩Pokemon GO

  整個事件發展愈鬧愈大,目前最受影響的無辜傷害者,必屬以職業小丑為生的一眾表演者,此事已令很多原定的小丑演出相繼被刪掉,收入生計成問題之餘,也隨時被大眾誤當他們為Creepy Clowns而遭受歧視或傷害,多個小丑專業聯盟公會已公開發出嚴正聲明。

  這股小丑恐慌瘋潮由美國延伸至英國及澳洲後,下一站會否來襲亞洲?香港?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1/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