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They Live We Sleep


  還記得2012世界末日之年嗎?如今人類又已在地球過度了4年,你有察覺到我們有甚麼轉變? 或許,有更多人相信2012不是末日,已是另一個「覺醒」時刻新紀元的開始。

  這幾年荷李活湧現大量「反烏托邦」主旨電影,好像《飢餓遊戲》系列、《分歧者》系列、《移動迷宮》系列、《未來叛變》、《天煞逆緣》…之外,片名也不乏「覺醒」之意,如《赤誠者:末世醒覺》又或《星球大戰原力覺醒》,甚至網台節目亦以「陰謀論」、「外星人」、「古文明」及「神秘學」之類為大熱首選,我們是否真的從「沉睡鋼筋森林」慢慢「覺醒」起來?
  這些電影劇本改編自一批新生代小說作家,敢說他們應該深受及取材自George Orwell 1948年經典之作《1984》,也是被公認為世上三大「反烏托邦」小說經典之一,其餘兩本為1932Aldous Huxley 《美麗新世界》及1920E.zamiztin《我們》,而1984年英國導演Michael Radford亦曾將《1984》拍成電影版,當年純慕Eurythmics配樂之名入場,觀後感一般,只留下一個很陰暗的未來國度印象,最大問題是Eurythmics配樂沒多出現片中,直至去年尾開始嘗試閱讀原著小說,當中所描述的四個部會:真理部、和平部、博愛部及富庶部,及「老大在注視你」監控人生, 不就是《飢餓遊戲》及《分歧者》系列的藍本根源。

  其實早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已不乏潛藏「反烏托邦」及「覺醒」意識的電影,如Michael Anderson23世紀大逃亡》及Terry Gilliam《妙想天開》,而 1988John CarpenterThey Live》就更是必看之作,當年本地譯名為《極度凶間》,大家只當一般科幻動作片看待,跟《天外奪命花》外星人寄居人體的主題無異而已,奇就奇在,此片公映後的廿多年來,不斷成為「陰謀論」迷追捧談論的話題作,只因大家從片中找到大量潛藏「反烏托邦」及「覺醒」訊息,甚至原來一早已暗示「光明會」如何控制全世界的陰謀真相。
 《極》以無業遊民John Nada無意間發現,這是一個外星人化身上流階層到高官權貴,以至警察操控下的世界,貧富極端懸殊,貧民區形同第三世界國家模樣,由一副照妖眼鏡大開眼界,看到世間一切變成黑白,外星人真面目如沒有皮囊的骷髏外,還重新發現大量洗腦式植入字眼,城市中所有廣告、路牌及一切事物背後不乏「食玩睡購物工作及結婚生育」的規律生活模式密碼,不容個人思維,就只要你乖乖聽話「Obey」,最深印象是美金鈔票竟變成「This Is Your God」字樣,金錢原是世上最大的宗教,拜金主義從來都是他們最成功的終極掌控手段,那位黑人牧師的街頭演說內容,所描述的「They」更令人跟「光明會」自動連線。

 「They Live We Sleep」是此片最具啟示的「覺醒」字句,今日比當年來得更值得反思自省,正如飾演John Nada的男主角Roddy Piper,本是加拿大出名的職業摔跤手,3年前因為《極》25週年之故,接受美國著名陰謀論節目The Alex Jones Show直播訪問時,首度公開揚言「《極》其實是一套紀錄片!」並分享這些年他於職業摔跤界的所見所聞,甚至美國政府的民生政策,揭露一切都是幕後操控,跟電影內容不謀而合,兩年後,Roddy Piper卻不幸死於心臟病,不少陰謀論愛好者卻揣測是被他們殺,信不信由你。



  不過,真正巧合的是,電影改編自1963年美國科幻小說家Ray Nelson短篇故事《Eight O’clock in the Morning》,原著內容比電影版簡單,主要是透過電視發放洗腦訊息,最後Nada成功攻陷電視台並留下「Wake Up, Wake Up, See us as we are and kill us」訊息響遍全城,引起一場「覺醒」之戰,可惜Nada最終沒有見証勝利一刻,卻於8點正死於心臟病發,戲如人生?

  值得一提,日本剛推出《極》復刻特別版藍光碟,內附原聲CD及貼紙襟章,還有John Carpenter 2013全新專訪,不愧為Entertainment Weekly史上最強25Cult片的第18位,依然長賣長有。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3/5/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