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1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Jean-Michel Jarre 電音大師親和力 (上)


  如果你是法國電音大師Jean-Michel Jarre(下簡稱JMJ)迷,應知道今年剛好是其成名作《Oxygene》面世四十週年,此碟也是JMJ出道以來的第3張專輯,之前還有1972年首張實驗電音的《Deserted Palace》及1973年唯一的電影原聲《Les Granges Brulees》,沒錯,JMJ之後再沒有參予任何Soundtrack創作,只因不想步亡父Maurice Jarre後塵,跟他盡量保持距離所致,父子關係自5歲那年開始起變化,父親離婚後移居美國,於2009Maurice Jarre喪禮上,JMJ表示跟他從未有過真正的父子情關係,一生中二人見面不到25次而已。

  說回《Oxygene》,今年再沒任何週年紀念活動,或許1997年《Oxygene 7-13》玩完20週年續篇,2007年又來《Oxygene : New Master Recording30年慶生已了無新意,事實上,自此之後,JMJ真的潛伏起來,直至去年才真相大白,原來這些年來JMJ正密謀部署一個龐大的音樂合作計劃,以《Electronica》為名,找來全球不同年代的電音單位玩互動創作,一切由重塑電音歷史體驗為出發點,2015年《Electronica 1: The Time Machine》先聲奪人,好評如潮,2016年再有《Electronica 2: The Heart Of Noise》緊接連線,繼續見證電音大師親和力。


  個人而言,始終認為最精采的JMJ盡在七十至九十年代初,即是1993年《Chronologie》為止,隨後愈玩愈乏魅且迷失方向是實事,其創造及專注力似乎已轉移到情迷大型音樂會製作上,以走遍世界各國著名地標策劃慶典大事創世界紀錄為己任,轉型為一位法國音樂外交大使身份,1994年香港大球場開幕典禮是最親切的難忘回憶,還記得時代廣場Tower Records的簽名會嗎?前後兩度到訪中國亦屬經典時刻,1981年北京及上海體肓館是創舉,2004年天安門及紫禁城聯結4個中國音樂團體,合260位樂師同台演出,現場直播收看超過1億人數亦開創以往新紀錄。

  不說不知,是次演出又再凸顯強國非常本色,紫禁城內兩旁百年樹木由於遮擋視線之故,JMJ只是要求作包紮式處理,怎料演出前一日,有關方面卻突然將它們全部割除,令JMJ團隊頓感錯愕;另外,JMJ想跟崔健於天安門廣場合作一首向Edith Piaf致敬的〈La Foule〉,最終卻因政治敏感問題而遭官方拒絕。


  若然你問我對上一張最喜歡是哪一張JMJ專輯?我會好快回答是2004年《AERO》,全名為《Anthology Of Electronic Revisited Originals》,即是JMJ特別重新編奏錄製自己的經典精選,基本上,編曲跟原版沒有太大出入,重點是JMJ5.1多聲道環迴音效帶來不一樣的全新體驗,當年JMJ為方便更多樂迷所需,沒有選取更高規格的DVD-AudioSACD,以DVD-Video形式發行,令大部份擁有DVD碟機的家居音響都可以欣賞到,十分窩心,實在《AERO》絕對是電音迷不可多得的誠品佳作,置身於JMJ的電音全包圍空間,非比尋常。


  記得去年從網上得知JMJ這個最初以「E-Project」為名的資訊,已感到一份極期待的興奮,然後,率先於The Vinyl Factory唱片網站以限量版形式發售3款十二吋黑膠細碟,立即引來搶購迴響,3個合作單位分別為3D of Massive AttackWatching You》、Tangerine DreamZero Gravity》及GesaffelsteinConquistador》,迅速售罄是意料之事,當Bristol暗黑Trip-Hop代表及德國殿堂級電音經典組合,先後跟JMJ法式電音主義接上電緣,可是破天荒的電音互動歷史時刻。(待續)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4/5/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