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日 星期四

《冰鎮房嚇》: 子欲動時親不安


        荷李活困獸鬥式驚慄懸疑片,歷久不常新,一般大同小異,劇本素質定生死,導演眼高手低是死穴,《冰鎮房嚇》宣傳推介來自「The Black List」系列劇本之一,再睇預告Naomi Watts一段不尋常母子關係,疑似精神分裂困獸鬥,引我入場看個究竟,怎料悶到發慌,中伏收場。

    《冰》劇本4年來無人問津,事出必有因,黑名單出品也有良莠不齊,敗筆盡在編劇聰明反被聰明誤,以為想出一條絕世扭橋,就足以懾服觀眾神經,我敢說揭謎一刻,現場喝倒采的忍氣吞聲氣場,跟郭富城《殺人犯》不相伯仲,慈父慈母一律俾阿仔玩死,如此兒戲的騙徙技倆,竟可成功瞞天過海,又一笑死人「兒凶」經典代表作。

        前半段慈母噩夢不斷,故弄玄虛已夠煩厭,編導根本完全不懂駕馭驚慄懸疑手法,以聰障孩童玩失蹤企圖誤導Naomi Watts自作孽,卻力有不遞,全程一味拖拉重覆,停滯不前,一時想疑神疑鬼,一時又想思覺失調,幾頭不見岸,觀眾反被編導搞到力不從心,不禁自問:「究竟你想點?」

        後半段輪到癱瘓獨兒玩爭寵,一動不如一靜是解藥,禁室你追我躲,張力欠奉,遇人殺人,驚嚇不足,慈母鬥智出謀,毫不緊張,冰鎮不夠孤立無援感,房嚇直情零度平均值。

        個人而言,其實這位慈母不仁慈,晨早就想趕獨兒離家出走,點知佢怨魂不息愛回家,直至聰障孩童出現,慈母終於找到她的新寵,所以為何子欲動時親不安。


        如果你有睇過《屍孩》的話,即時高下立見,同樣以佔有慾作祟出發,《屍》起碼拍出疑魂陣陣,令人想追看真相的詭魅誘力,《冰》打從片首已輸在起跑線,找來今年美國人氣神劇《Stranger Things》主角之一Charlie Heaton飾演獨兒Steven,由他一個陰邪眼神向Naomi Watts道別,擺明就是I'll Be Back的復仇預告,早已出賣了整個故事的可塑性,還是慳番張票來買杯冰鎮奶茶更實際吧!

(原文刊於U Magazine@1/1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