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6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如何叫世間驚訝?


  早前,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網絡」發表「2017年全球快樂報告」,結果由挪威取代丹麥,成為全球最快樂國家,香港又如何?一如港人望股天天向上的拜金心態,比去年又升了4位,抱歉,不是4個價位,是全球最快樂國家升到第71位,真叫世間驚訝!這裡民生尚剩多少快樂,大家心照。

  你快樂嗎?每次聽到這個問題,總想起1998年美國導演Todd Solondz代表作《Happiness》,當生活變成一種負累,生命的意義似乎亦變得不再重要,尤其活在當下,此時此處此模樣的香港地,Happiness早被列入奢侈品類別,當然,你可以日日都重聽許冠傑《快樂》自我麻醉,「快樂,其實邊一位都有份,不管你是富或貧…」,不過,這已是1982年的往事,35年後的今天,真是人人有份,真是不分富貧的話,香港就不會排到第71位吧!

  我說過要你快樂,是多麼羨煞旁人的承諾,挪威人真幸福,地靈人傑,事必有因;相反,我要令你不快樂,順我者生,逆我者亡,玩弄官威權力手段,與民為敵,官逼民反,讓我們認命承受老生常談的一句「幸福唔係必然」,還想有甚麼地靈人傑?地靈靈,天靈靈」的妖魔鬼怪就多得是,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盡在政府全線部門及垃圾會無恥寄生。

  因為回歸20年,就可以「因此知道珍惜 / 懂去欣賞我的香港?」只怕這個「我」不代表我,甚至不代表你,那應該是老大哥口中的「我」,即是通告大家要撐屬於「他」的香港!枉你們還樂此不疲,天天唱天天播,袖手唱好香港,旁觀粉飾太平,真叫世間驚訝!這裡比所多瑪更所多瑪,比娥摩拉更娥摩拉,每天上演的真香港實況劇才是真相,只有蒙著耳目、埋沒良知的,才會盲唱好香港,一群妖魔鬼怪主宰的這片土地,《香港‧我家》這名字已跟你早響誰是主人,醒來吧,香港人!

  請問負責填詞的向先生,你認為怪獸與牠們真懂得甚麼是「讓美麗香港,拓闊世界空間」?難道這幾隻歌詞就可以一於既往唱好香港是 「國際大都會」?只懂追求國際級高檔層次,卻虛有國際級宏大胸襟,美麗有限,多元文化並不是一場衣香鬢影的俾面派對,華麗盛宴亦不等同閣下品味有多高低,這裡甚麼都只推崇拜金主義生存模式下,推廣藝術文化亦早變質得銅嗅味濃。

  和諧講求平衡,失衡構成撕裂,納稅人需要紅館、伊館、會展、九展、亞博、藝術中心、文化中心…不同演出場地,提供不同主流多元文化演出之餘,同樣需要更多民間Live House釋放非主流的多元文化空間,你看日本及台灣人文精神冠絕亞洲,就知道Live House生態對一個城市的多元文化價值有幾重要,怎會有一個政府咁無能,從不打算面對需要修改過時條例的根本問題,就只傳承固步自封幾十年不變的官僚制度,對一間Live House咄咄逼人足有8年之久,為求趕盡殺絕打壓不斷,玩到拉人封場,就連在場專程來港的外國樂隊亦不倖免,然後,政府更高調將Live House等人定性為非法分子,利用主流新聞渠道廣傳開去,強權抹殺公理,原來「傳承著過去叫世間驚訝」這一句歌詞是如此意思。

  當晚,大家即時在FB作出聲援表態,翌日某雜誌集結一眾港獨樂人大合照做封面,頗有意思,只嫌「給音樂一點空間」這個標題有點微言,是被搞足8年,不是8日,未免太過於溫和客氣,今時今日,這個城市連聽 / 玩音樂空間都需要爭取,甚至乞求的話,我相信封面上每個港獨樂人的心底裡,已不是向強權跪求「給音樂一點空間」,講真,他們真的啋你都有味,「我們真的憤怒了」才是最直接的聲明及控訴。


  如何叫世間驚訝?Wheres the Revolution?那裡就叫世間驚訝!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6/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