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3日 星期三

交出我的頭



   梅艷芳有一首〈交出我的心〉深入民心,若然,換轉是〈交出我的頭〉又如何?

  銀幕上最性感而誘惑的洗頭場面,有可能是來自1990年一套法國電影《The Hairdresser’s Husband》,片中主角是一位美艷動人的女理髮師,由當代意大利大美人Anna Galiena飾演,她亦曾參演過一部著名西班牙電影《Jamon Jamon》,女理髮師與丈夫及客人由洗頭理髮建立奇妙曖晦的親密關係,配合背後由Michael Nyman的美妙配樂,與及她不時聆聽的東方音樂,魅力絕對沒法擋,如有看過此片的男士們,相信都曾經幻想過如果可以交個頭給她洗一回就好了。

  相反地,回到現實中,個人卻認定九十年代一套港產片《同居蜜友》,其中一幕梁朝偉在高級髮廊的理髮遭遇,是真正貼近民意寫實反照,劇情講述梁朝偉被迫去到一間所謂高級髮廊理髮,先來一位Hair Stylist為他提供一堆浮誇意見,再來交由一位後生仔為他洗頭,洗頭途上又再被問一大堆問題:「先生,覺得邊度痕?」,梁朝偉即時寸答:「史忽痕!」,然後,後生仔繼續在其頭上按摩一輪,最終搞到梁朝偉立刻起身,表示不用他洗了,決定自已拿回花灑幫自己洗埋個頭,洗完頭後,自己吹埋頭,最終只求其給該Hair Stylist輕輕剪了一條頭髮就極速離開。

  這一段洗頭戲,梁朝偉完全揮酒自如,出奇地達到很幽默抵死效果,香港一般髮型屋的洗頭員工,全屬該店內所謂學徒擔任,剛入行不久的初牲之䄣,也是全店人工最低的員工,所以流失量最多最快,完全不明所以,何解消費者竟然要交個頭給他們來任舞練習?點解沒有專業洗頭員工為客人提供服務?

  回看《The Hairdresser’s Husband》電影中的洗頭場面,那是讓人感到極舒服享受的洗頭過程,如果個個都可以如此細心幫客人洗頭,就不會出現《同居蜜友》的尷尬場面;相信,到髮型屋洗頭理髮已是都市人平均一兩個月一次的指定動作,髮型屋洗頭跟家居洗頭最大分別,除了有人幫你洗之外,頭顱傾向亦大不同,前者是身體需要躺下,頭向後放下面向天,後者則通常站立,頭向前彎躬面向地,所以,他們總會示意閣下將頭放在他們手上,並由此刻正式開始交個頭給他們處理。

  首先,水溫是第一個問你的問題,是冷是熱悉隨尊便,反而他們絕少會問水力問題,好多時,他們都偏愛用過猛一點水力方便沖洗,卻完全沒有任何示意;然後,就到「先生,覺得邊度痕?」,大家當然不會學梁朝偉的答案,不過又實在幾難回答,除非你用手協助指引痕處,否則真的難以言喻?呢度果度對上對下向左向右前一點後一點,人都癲!好了,終於來到讓他們一顯身手的時刻,那就是為君在頭上進行一些指壓按摩之類,通常都是擦上護髮素之後的指定動作,也是最懊惱的洗頭重要關口。

  都說他們大部份全屬剛入行不久的初牲之䄣,未學好洗好一個頭之餘,還要他們去幫客人指壓按摩,根本就是越級挑戰,需知指壓按摩本身真的要功多技熟,易學難精,敢說遇過有八成以上幫你洗頭的,根本就是亂按一通,完全不懂甚麼是陰力,只像求其在你的額上「懶有手勢」地用力按用力捽,有些甚至求其按一兩按就完事,講真,按完頭痛多過鬆馳,還是事先早響不用做指壓按摩為妙!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AV Magazine @ 25/4/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