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7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煙雨殘花燒不盡



  十月一日傍晚,灣仔行人天橋上,正步行回家之際,忽然有一名自由行女士用普通話向我查問:「煙花表演是否這一邊?」經此一問,我才記起原來是夜又有煙花亂港,心想有甚麼好看?最後只冷漠地向前方一指回應,這位自由行女士卻心如鹿撞般興奮地向前跑去,好比K-Pop迷追捧偶像一樣,到底煙花有甚麼吸引力?尤其是香港的所謂煙花匯演,個人而言,只是煙雨殘花燒不盡,一年Loop過一年的「柒」事,很抱歉,不得不用上「柒」這個最直接最貼切之形容詞,請見諒。

  由新聞發布開始,已經「柒」到無論,每年例必事先張揚是次煙花款式有幾咁特別,有甚麼圖案到時會於維港上空出現,不是心心花花,就是不同數字,甚至扮似中文字之類,總之以好意頭象徵為主,單看這些預想圖已夠低智,完全小學雞構圖質素不特止,整個概念根本嚴重反智,如此花人力物力將煙花拼出一些指定圖案,每年在維港上空燒你十幾廿分鐘,就以為等同粉飾太平,心安理得,贊助商是燒銀紙,抑或為港燒衣紙祈福?

  然後,電視現場直播繼續「柒」下去,大台主持例必盛裝出席,以維港無敵大背景,坐在一個極富中國傳統特色的台上,跟你追擊每一枚煙花的旁述解讀,沒錯,他們一般都要照稿介紹煙花名稱、配樂資料、圖案組合、構圖意思…諸如此類,有時再加一些自己觀感,來來去去不是圖案好像真,就是寓意好有心思,又或呢首音樂好有氣氛…等,如果要數世上最無謂的現場旁述,本地煙花直播肯定名列前茅,聽著他們硬生生旁述這些瞬間即逝的煙花,是多麼的劃蛇添足,好比跟你同場考眼力驗腦袋一樣,你睇到睇唔到甚麼圖案,你估到估唔到寓意甚麼?傻的嗎?

  提到煙花配曲又是悶蛋之選,一切要從正能量出發,愛與和平為首任,新年播恭喜你,國慶就播國歌,你睇今年晚會都有小女孩高八度扯哂筋獻唱《You Raise Me Up》,舉手投足跟北韓同聲同戲,嘩!這就是國教成果,我們的下一代多得國共如此「You Raise Me Up」,起來用我們未來的血肉建新長城吧!

  是夜煙花最可笑是竟敢選用John LennonImagine》一曲,主持旁述解說今年是甚麼抗戰勝利七十年,借此曲向全世界宣揚和平之意,此時此刻,卻只感到這是對John LennonImagine》一種侮辱,689沒說錯,真是榮辱與共,原曲本是榮譽金曲,卻慘被「辱與共」,侮辱的辱,共黨的共,有關方面到底有幾了解《Imagine》原意何在?試問,一個長期漠視人權的中共政黨,竟還好意思學人憑曲寄意講《Imagine》的大同世界觀?更莫論在煙花亂放下,被濫用襯托浮華假象,何止不淪不類,簡直不知所謂。現場煙花「呯」過不停,主持旁述廢話停不了,選曲求其亂配一通,成件事九唔搭八,得個嘈字收場。

  幾年前,早於一篇「慌‧大同」文章寫過以下感想:「John Lennon名曲《Imagine》,好多人都聽過唱過,尤其成為慈善籌款晚會指定金曲,深受所謂「德高望重」上流名媛及社會知名人士.....等爭相粉墨獻唱,諷刺是他們情深款款展示「歌喉」之同時,究竟又有幾多真正有消化領會曲中「人人天生本大同」之意,而並非淪為霸權大制度下,既得最大利益者迫壓出來的「假大同」群組,有幾多真的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For Today?又要幾多窮富翁大作戰才可以做到 No Need For Greed And Hunger John Lennon 早有答案:"I Wonder If You Can!"」

  煙花過後,維港上空留下一大舊烏雲蓋天,畫面所見是一條粗粗的灰黑煙橫越整個灣仔到中上環一帶,活像《Lost》神出鬼沒的邪惡黑煙,你知道煙花的空氣污染問題有多嚴重?你知道15分鐘的煙花內藏二噁英排放量又有多少?二噁英是致癌物,你應該知道吧。

  1987年鍾鎮濤《煙花》歌詞是這樣:「煙花一般的戀愛,有燦爛沒有未來」,最後警告:以後每年現場重播投射畫面算了,當為港人做番件好事吧喇!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6/10/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