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9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電緣無限Touch


  聽電音得電能量,今期想介紹的希德美電力補給,來自希臘、德國及美國的電音三寶,分別有MarsheauxThe Rorschach GardenXeno & Oaklander,他們近期先後推出全新專輯,別來無恙,電源不絕。

  去年向Depeche Mode完美致敬的《A Broken Frame》一致好評,完成精采的巡迴演出後,希臘二人女子電音組合Marsheaux隨即埋首錄音室製作第6張全新專輯《Ath.Lon》,碟題看似一頭霧水,實則暗藏玄機,AthAthensLonLondon,分別是Marsheaux出身之地雅典,及她們至愛的英倫電音二合一之意,還記得今年3月才於UNDO Records官網訂購她們的限量版《Broken Frame Tour Souvenir Box》,屬是次巡迴於巴塞隆拿及馬特里最後兩站的特別紀念品,內有一張《A Broken Frame》純音樂版本CD及寶麗萊照片,兩個月後,便收到UNDO的電郵開始預購全新細碟《Safe Tonight》。

  真心話,初聽完《Safe Tonight》確有點失望,編曲旋律均非常大路,極平庸乏魅,過耳即忘,致令對大碟《Ath.Lon》有先入為主的不懷好感,在零期待的心情迎接之下,倒又總算別來無恙,未致被《Safe Tonight》拉倒下來,序曲《Burning》來勢洶洶滲出post-punk節奏式急激推進,配合SophieMarianthi一貫迷離夢幻的合唱聲效,一聽如故,型格依舊,接上的《Like A Movie》及《Sunday》則回到80s synthpop好風光,流動大量早期OMD的基因血脈,《Wild Heart》及《Strong Enough》則保持Marsheaux招牌式爽勁電音餘韻,聽到《Now You Are Mine》鮮明cool爆的lead-syn主導,不難推斷是向Gary Numan取經致敬之作,《The Beginning of the End》是不可多得的dream-pop ballad,很八十年代電影配樂化的編曲手法,亦似當代的低調電音重塑,是Marsheaux罕有的成功新嘗試。

  美國紐約電音2人組Xeno & Oaklander亦帶來自2014年《Par Avion》後的全新專輯《Topiary》,足足闊別兩年之久,主力花時間將他們的錄音室全面革新後,真的換來不一樣的新感覺,首先,Sean McBride完全退居幕後製作岡位,自2004年出道以來,今回首度不作主唱部份,新曲全交由Liz Wendelbo一人獨唱,再沒有男女合唱的混聲標誌,轉入純女聲dream pop電音懷抱之餘,McBride的編曲表現亦愈趨成熟有匠氣,開首《Marble》新浪漫琴音引子,配套Wendelbo感性演繹下,迷人魅韻跟Marsheaux同出一轍,《Palms》徐疾有致的synthpop節奏佈局,Rhythm編排玩得出神入化,《Worlding Worlds》不其然找到源自DMConstructing Time Again》時期的工業電音構圖,酷到極;另外,McBride苦心經營了3首純音樂作品,同名主題曲《Topiary》兩首組曲甚有電影配樂氛圍,《Chevron》繼續回歸八十電音好年華,中段Tribal式變奏層次鮮明過癮,個人而言,《Topiary》比《Par Avion》更上一層,可是2016年其中一張最出色的電音正碟。

  喜見德國電音3人組The Rorschach Garden愈戰愈強,出道27年仍長期保持創作力,去年推出精選合輯《The Rorschach Dossier》作出第2個十年階段性總結後,2016年即來全新專輯《A Game Of Passion》,跟以上兩團同屬80s synthpop的死忠分子,The Rorschach Garden演繹上卻明顯多一點師承同鄉Kraftwerk的冷酷機械味,序幕《Transcendental》跟《The Mix》時期Kraftwerk同聲同氣不容置疑,《City At Night》的原始synthpop卻令人想起當年初出道的加拿大電團Rational Youth成名作《City Of Night》,背後不知是否真有致敬意圖,《Worms In My Head》則媲美John Foxx早期型格電風,整體跟兩年前《Tales Of Fragile Mind》繼續保持不俗水準,總言之,The Rorschach Garden仍是80s synthpop迷對號入座的信心保証。

  電緣無限TouchSynthpop never die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