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大友克洋,唔係大有商場!


  很多年前,跟一位新生代分享日本動漫喜好,其間提到《阿基拉》,對方只知呢套動畫好出名,卻不知大友克洋是何人?我即時笑說:「大友克洋,唔係大有商場!」;怎料,最近嘗試Google Search大友克洋資料,當輸入「大友」兩個字,自動提示竟出現有「大友商場」選擇,真的世「瘋」日下!

  近日,最新推出的「Tribute To Otomo」致敬畫集,一看如故,也想跟大家分享自己追看大友克洋的動漫歲月,回到八十年代初,多得同讀大一設計的同學推介下,認識到大友克洋這個名字,去到當時位於銅鑼灣京士頓街的大丸分店(即Jusco Store同一位置),下層正是日本漫畫部,買了人生第一本原裝日本漫畫《童夢》,出奇地,明明完全不懂日文,卻一看入心,每格動感十足,筆觸細緻精巧,尤其超能力少女悅子的驚人破壞力,其中最經典的塌樓爆破場面,用上對開雙頁全景視角處理,人見人讚,後來才明白這是類近電影Storyboard編繪手法,從此就正式迷上大友克洋漫畫。

  當時買《童夢》時,記得架上尚有3本大友克洋作品《Sayonara Nippon》、 《The Mood Is Already War》及《Freedom To Ours》,最後也儲錢買了前兩本,內容跟《童夢》絕不一樣,帶點幽默諷刺政治意味,當然睇到一頭霧水,最深印象是《Sayonara Nippon》內有畫上中國式茶杯圖案設計的火箭,還有封面上那隻超巨型鯨魚橫躺大都會之上。

  無疑,《童夢》始終是一眾大友克洋迷心目中的神作,跟《阿基拉》齊名的頭位至愛,這三十幾年來,大家一直期待《童夢》真人電影版的出現,而網上亦可找到一條由fans自拍真人版短片,1983年曾出過一張原聲配樂黑膠唱片,由伊豆一彥根據漫畫分場來創作;去年,大友克洋在專訪已確實準備開拍,至於是否繼續交由Guillermo Del Toro執導及Disney發行,且拭目以待。


  然後,終於輪到《阿基拉》初邂逅,不是由講談社《週刊Young Magazine》的連載開始,印象中,購買第1卷單行本是1986年左右,當時大丸書店架上已有齊首兩卷,觀後感比《童夢》來得更震撼,直至現在,仍然覺得這套合共6卷的《阿基拉》是殿堂級珍藏,絕對家有一套,如有一寶;1988年,《阿基拉》劇場版動畫電影更上一層,跟不少海外fans一樣,我們都是透過由Pioneer發行的日版Laser Disc先睹為快,其中一套3Special Collection Boxset更是不可多得的絕版藏品,封面設計及包裝都完勝外國Criterion版,其實,當年劇場版影碟面世之時,《阿基拉》才推出第6卷最終回。


  1989年太極樂隊於《沉默風暴》專輯內,亦收錄一首《亞基拉》同名電影主題曲,最好笑是因葵的歌詞內容,完全跟原著扯不上任何關係,甚麼「地獄魔鬼戰犯」之類,不如將《紅色跑車》改為《紅色電單車》更有噱頭;最後,電影卻要到19921 月尾,才於賀歲片檔期正式公映,當《亞基拉》變成賀歲片又是奇聞,沒錯,香港譯名是《亞基拉》而非《阿基拉》,就好似筆者之名「亞里安」,當年安彥良和原裝動漫的本地譯名是《阿里安》,個人較喜歡用上此「亞」多於彼「阿」一樣。

 《阿基拉》單憑金田與鐵雄再加一輛型到爆的紅色電單車,足以迷倒眾生快30個年頭,相關副產品沒完沒了,影響深遠,早前亦有傳Christopher Nolans將與華納電影合作《阿基拉》真人電影三部曲,如是者,假若天時地利人和一年一集的話,到2020年日本東京奧運會來個終結篇,那就完美無瑕。(待續)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8/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