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日 星期四

《星聲夢裡人》: 醉生夢死荷李活


  人人追看《星聲夢裡人》,不等於人人愛上爵士樂,只見証荷李活歌舞片久違了的靈丹效應,活在當下的爛世代,大家都想暫時逃避現實,借大銀幕載歌載舞來自我麻醉忘憂,由開場「Presented in CinemaScope」回味昔日好風光,到完場刻意寫上「Made in Hollywood」字樣,尋夢,真的唯有荷李活。

  先要一讚Justin Hurwitz極出色的配樂主導,寫出《Mia & Sebastians Theme》深情主題曲,就憑這幾粒簡約動人琴音,無論是Mia一聽入心,剎那幻聽決定情歸何處,及最後此情只待成追憶,好比高檔朱古力廣告配樂,完美成就他們一段甜中帶澀的四季戀曲,而《City Of Stars》先有Sebastian詩人獨憔悴已殺死人,到二人合唱更進化星聲夢裡尋的超浪漫境界,腦海留住這一刻,散場欲購電影原聲專輯是必然。

  MiaSebastian本是堅離地城一族,長期寄居游走於荷李活醉生夢死之地,媲美三谷幸喜《黑幫有個荷李活》,試問又有誰想離開?二人嚮往追求盡是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由Ingrid BergmanWes Montgomery殿堂偶像逐個捉,又或即興重臨《阿飛正傳》的Griffin天文台舊地,一幕星空飛天舞促成浪漫新經典,並向大量經典歌舞片致敬連場,知音必有深厚共鳴。

  隱世爵士男Sebastian延續導演前作《鼓動真我》餘韻,將音樂人執著與取捨矛盾心態,跟Mia的荷李活星夢互動連線,再見理想還是希望在轉角,畢竟只是一場荷李活建製下的綺夢,Sebastian幽默對白不絕,句句一針見笑,當一位嚴肅爵士樂人扮投入去玩80s大熱《I Ran》,又要為生計悶彈聖誕歌,懂得笑的話不會哭是這種。


  結局忽然來一個夢幻式Round-up最出奇不意,多元化拍攝剪接目不暇給,巧妙帶出「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有幾好?」終極主旨,是對昔日星聲好時代,一份致敬與傳承的心意。

 《星》也令我想起潘源良《戀愛季節》的明哥與珍妹,是另一個「歌舞夢裡人」故事之餘,結尾Sebastian的爵士酒吧Sebs,亦跟當年船頭尺的Sampan餐館有異曲同功之妙,何解美麗的童話總要在秋天終結?Table For Two?

(原文刊於U Magazine@2/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