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7年2月9日 星期四

《NASA無名英雌》: 太空總署的The Supremes


  或許仍受《星聲夢裡人》影響下,入場看《NASA無名英雌》竟不斷幻想如果這是一套歌舞片又如何?3位主角好比太空總署的The Supremes(美國60s年代著名女子合唱組合),身處種族歧視的舊世代,憑一己的智慧信念,由有色鏡下的隱形人,成就改變歷史的無名英雌,屬於半世紀前鮮為人知的真人真事,名副其實的Supremes,公諸如世,誠意可嘉。

  全片最深刻的名場面,不是阿波羅升空,反是一連幾場Katherine長途拔涉去廁所,穿梭於Pharrell WilliamsRunnin》做陪襯主題曲,任由雨打風吹,只為「有色人種專用」之別,由主管Al Harrison懷疑你天天「吞Pop40分鐘,延伸到圖書館借書,甚至一杯水都要劃清界線,忍一時,怎能風平浪靜?是退步,還是進一步,才得海闊天空?

  回到1961的美蘇太空競賽,誰會想到當代NASA問題多多,由火箭工程部、IBM電腦部以至Space Task Group,揭露白人數口極差,全賴數學Supremes奇花扭轉乾坤,KatherineDorothy看盡上司同僚面色,卻救回大美國面子,相比之下,Mary幸得波蘭恩師從旁力撐,成功爭取進修學位,升空離地跟種族貼地問題同步互動,People Are People原是這樣,不知道新總統Donald Trump有何感受?

  美蘇與黑白戰場以外,還有人與機器的信任比試,Dorothy的數學團隊駕馭IBM電腦運作程式,推翻被取替的命途,Katherine以人腦運算,跟電腦終極確認的重要肯定,人不可以貌相,更別以有色眼鏡看低女人的真本事。


  美國政府機密檔案多得是,片中亦有一幕不同階級授權閱讀文件有限內容,如何逐層傳遞用黑筆刪劃遮蓋,奈何Katherine卻懂得借透光偷看相關資料;從太空回看這故事,我們都是地球人,反問何解要過了半世紀,到2015年才公開表揚無名英雌?難道她們早已是國家級受保護的資產,怕被他國擄走所致?Hidden Figures之名原意如此說不定。

(原文刊於U Magazine@9/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