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8日 星期一

圍恐筆亂 : 《血色童話》/《吸血兒凶》



瑞典新世紀血魔

        有關吸血殭屍的電影,由1897Bram Stoker著名小說《Dracula》始動,到1922年德國導演F.W. Murnau開拍史上首套吸血殭屍電影《Nosferatu》,而2000John Malkovich就曾扮演Murnau,在一套名為《Shadow Of The Vampire》重塑當年《Nosferatu》的拍攝過程;93年來,我們每一代都曾看過不同類型的吸血殭屍電影,吸血殭屍總好像從未跟時代脫節過一樣,這套2008年瑞典出品《血色童話》《Let The Right One In》亦是在歐美享負盛名的代表作。

        電影是根據瑞典小說家John Ajvide Lindqvist同名著作改編而成,不說不知,小說名稱《Let The Right One In》靈感來由,原來跟MorrisseyLet The Right One Slip In》一曲有關,此曲只收錄於《Viva Hate1997年特別版之內,可見作者本身也是老摩迷,然而,《Let The Right One In》也是整個故事的關鍵所在,意指如果沒有被邀請的話,吸血殭屍是不能進入該屋內;最後,導演Tomas Alfredson更找來John Ajvide Lindqvist親自改編成電影劇本,難怪電影可以如此懾人心靈, 後來,到美國重拍時卻被改名為更簡單的《Let Me In》。

        本地《殺人犯》及美國《孤疑》均以「不老症」題材為賣點,《血色童話》其實同出一系,且被譽為新一代破格吸血殭屍代表作,只因吸血殭屍主角是一位只得12歲的小女孩Eli,觀感上跟以往同類血魔驚慄片截然不同,故事講述斯德哥爾摩的某小鎮上,一位經常被同學欺凌的12歲小男孩Oskar,跟剛搬來的鄰居Eli成為好朋友,二人逐漸建立一份不尋常的友誼關係,兩小無猜背後潛藏血腥殺機,Eli原是一隻女吸血殭屍,全賴同住的男僕人四出殺人為她尋找血源,可惜他不斷失手而回,最後更於行動中犧牲,只剩下Eli一人,還有她身邊的唯一朋友Oskar


        電影能夠得到好評如潮的極大迴響,主要是來自瑞典這處地靈人傑的背景,成就一套不一樣風格的吸血殭屍新片種,全片長期處於一片寂靜狀態,配套漫天雪花的黑夜時刻,及扣人心絃的幽雅配樂,令觀眾心裡不斷積壓潛伏又不安的觀感情緒,OskarEli首遇晚上,提出滴血為盟的建議,Eli冷不防見血的尷尬表情,純真與邪惡內心交戰的處理很別出心裁,到後來Oskar沒有邀請Eli入屋,帶出片名主題解說,Eli忽然七孔流血的一幕又是神來之筆,當然,論全片最令人嘆為觀止的驚慄場面,肯定是完場前的室內泳池戲,整個設計佈局極其出奇不意有心思,完全跟荷里活式的純賣弄血腥暴力高層次得多。

    《血色童話》至今已先後於歐美三十個不同影展屢獲殊榮,兩位小演員的精湛演出更是功不可沒,試想,他們真的才十二歲,就要去拍一個吸血殭屍故事,面對不少血腥場面,仍能處之泰然,尤其是飾演EliLina Leandersson,成功展現出Eli既黑暗又強化的勇猛氣質,深藏不露的眼神,可找到孤獨無助的矛盾心理,至於飾演Oskar的金髮男孩Kare Hedebrant,鬱鬱不歡的外表個性,對死亡事件充滿好奇心,二人就好比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完美組合。

(原文刊於AV Magazine@8/10/2009)


美式吸血改造



        荷里活玩重拍舊片佔9成今非昔比,偶有佳句實屬僥倖,在沒甚期待的好奇心下,入場觀看這套《吸血兒凶》卻有意外驚喜,拍過《末世凶煞》的導演Matt Reeves總算將瑞典原版錦上添花。

        首先,序幕以血魔伴侶失手被捕做起點再倒述的處理手法,成功將鄰居男孩奧雲跟少女血魔艾比相識過程,與及奧雲成為下一任伴侶助手的轉折點凸顯出來,心水清的影迷,應記得如此先聲奪人的講故事手法,正是《末世凶煞》監製J.J.Abram招牌好戲,想不到Matt Reeves也深受薰陶。

        血魔助手行兇尋血設計有新睇頭,改以頭戴黑膠袋造型及車廂潛行殺人,似足B級斬殺片變奏,其中一幕以後座主觀鏡同步拍攝撞車場面,感官視效一流;少女血魔現真身的面目猙獰,街頭獵食的快閃CG特技,都同樣比原版來得更美式大改造,血腥味足料添加。


        另外,透過奧雲宅男式的望遠鏡偷窺輕微交代鄰居生活,刪掉原版小鎮居民的聚談情節,只剩下老探員的追查主線,令整體劇力變得更集中凝聚,加入奧雲閱讀及觀看《羅密歐與茱麗葉》電影及小說,本身也跟他們人魔奇遇情誼有反射互動之意,最終同樣有為愛犧牲的準備;雖則全片有8成篇幅都跟足原版,然而,卻未見珠玉在前的老毛病,編導絕對應記一功。

        個人而言,或許原版《血色童話》兩位陌生小主角Lina LeanderssonKare Hedebrant實在演得太出色,致令紫天椒Chole Moretz及恐怖片常客Kodi Smit-McPhee兩位資深童星反給比下去,前者欠缺既暗黑又童真的獨特氣質,後者亦未達到惹人憐憫的同感,二人火花始不及原版的兩小無猜有共鳴。


(原文刊於U Magazine@28/1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