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6日 星期五

《殺破狼2》: 一命二運不該絕



     《殺破狼2》喜見鄭保瑞導演回歸絕處逢生的灰暗國度,跟《愛‧作戰》、《狗咬狗》及《軍雞》同出一轍,主角們一命二運不該絕,只視乎那份自信堅持可以去到幾盡,正如任達華一句對白:「錯的事情總是在對的時候出現!」活在當下,是非黑白混淆不清的亂世時代,狼出沒於城市的象徵意義,不言而喻。

        全片由3條絕路命脈連線互動,涉及兄弟、父女及叔姪3段非常親情關係,古天樂為己延生大義滅親,隻手遮天操控大局卻鬥不過天意,任達華與吳京不信命主動殺出死局,Tony Jaa為絕症愛女內心交戰,在一絲微弱曙光下的人生交叉點,為光明未來而沿途犧牲無數他生,根本就等同一場革命寓意。

        兩小時劇力懾人,尤以兩場香港泰國平衡剪接最扣人心絃,先有任達華與古天樂對談交鋒,風雲變色啟動兩地同步上演醫院「假劫犯」及黑獄「走犯」, 後有任達華潛入獄中救人之同時,香港同僚慘遭殺手全軍覆沒,此幕亦向首集作出呼應連系。

        不得不說,相信《殺2》多少受朴贊郁《原罪犯》薰陶影響,如黑獄一打十幾個的橫向鏡頭調度,「快狠準」的暴力美學,以至壓軸大樓最高層的無菌華麗設定,張晉跟劉智泰同出一系深藏不露的斯文形象,有跡可尋。

    「光天化日壞人當道」主旨鮮明,姜浩文率隊於郵輪碼頭為求目的公然開火,始不及恭碩良太太掌摑手下先發制人,現實世界確已如此失瘋,最後眾人聚首純白色的高層密室困獸鬥,巧妙以燈光開關轉化光明與黑暗的正邪分野,壞人竟是主動開燈的光明一族,是否暗喻為保位的至高無上,正是最懂玩弄是非黑白遊戲的掌權人?

        人最後是否一定勝天?只要你一息尚存,其實每刻都在尋找甚麼是活著的真義!只管忠於自己,為正確的理念Carry On就是了!

(原文刊於U Magazine@26/6/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