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9日 星期五

《侏羅紀世界》: 舊龍新園爭地頭



  由公園換轉世界又如何?又不是主題樂園一個,史匹堡掛帥的《侏羅紀》系列,好明顯欠缺史匹堡親自執導、John Williams配樂及Michael Crichton原著改編之下,首兩集始終比第三集及今套《侏羅紀世界》賞心悅目好多倍。

  沒錯,舊龍新園爭地頭,編劇也不忘玩自嘲反諷,先由員工網上高價購入1993年《侏羅紀公園》原版舊Tee開始,卻被女高層勸告不可再穿著上班,免引起尷尬相提並論之說,到最後,還是得靠昔日一眾原斑「地頭龍」合力屠新龍,完場前《侏》標誌代表暴龍嚎吼,更有心向首集作出致敬回應。

  22年前史匹堡匠心獨運泡製連場難忘經典場口,如高壓電圍網、暴龍追車、速龍廚房困獸鬥、甚至用水杯震盪來預報暴龍出沒…百分百娛樂無窮初體驗,印象猶新,今回主角兇王龍除了高智慧、集龍混種及變色自保外,其實跟暴龍相差沒幾,卻未見有任何令人回味的驚險場面,殺傷破壞力亦冇預期般厲害,平平無奇得交關。

  全片就只有仿希治閣《鳥》變奏版的翼龍來襲較可觀,而軍方操控速龍追捕兇王龍又是得啖笑收場,既然打造如此高科技新世紀恐龍樂園,應該安排兇王龍逐點亮相遊公園搞破壞,編劇卻竟避重就輕,沿途見控制中心多過玩轉樂園,所謂守衛隊ACU又是得個樣,行動兒戲又低能,試問怎會發射細網來捉巨龍?

  主線同是離婚家庭,又有年輕兩兄弟逢凶化吉,跟《加州大地震》一模一樣之外,《侏》本身亦似《明日世界》由對未來無限追尋探索,最終卻敗興而歸,一切建設與破壞的因果循環,全屬人類疚由自取,背後似乎隱喻無論是AI人工智能,或基因變種工程,交到貪婪本性難移的人類手上,早注定好事變壞事,你看片中那位基因工程主管的自私行為,懶理後果的研究大過天,此刻世上比比旨是在不同基地進行中,單是發現上帝粒子的超大型強子對撞機,已叫人擔憂。

(原文刊於U Magazine@18/6/2015)